心-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王子視角第1冊(中文電子書)

書名 心-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王子視角第1冊(中文電子書)
作者 琴研
出版社 琴研
出版日期 2018-06-30
定價 0
特價 0
閱讀軟體 TAAZE eBook
檔案格式 PDF
檔案大小 0.11MB
分類 中文電子書>漫畫/輕小說>羅曼史

商品簡介

王子視角《心》與恩地視角的《口》對應,王子詳述不為人知的方宮內幕和秘聞,在選妃開始前,王子就已對恩地癡情傾心,他想盡辦法要她參加選妃,而當恩地終於進入方宮後,他想傾盡所有善待她,愛護她,回報她……
本系列名為「錦心綉口」,因灰姑娘恩地在「口」形的方宮內參加競存時,王子殿下則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地守護她,故而本冊取名《心》
錦心綉口規劃為長篇羅曼史,將會分為選妃時期,側妃時期和王妃時期三個時期展開恩地和王子的故事,每個時期都分別有恩地視角和王子視角的對應版本,恩地封面是桃粉色的,單字標題的部首均為「口」 ,王子封面是天藍色的,標題部首均為「心」。此外,內容升級加量和多樣花絮的全新免費《錦心綉口試閱合集》也將上架。敬請期待!

【系列簡介】
平凡少女恩地報名參加現代皇室的海選王妃後,出人意料竟被王子方凌天選中闖入決賽,從而捲入這場為愛加冕的浪漫角逐中。而從她一進宮進入決賽競存開始,王子就莫名對她格外呵護關照,種種親密舉動都在暗示彼此更為緊密的聯繫,恩地不會料到此後她將成為「方國」有史以來第一位平民王妃,而她並不知曉與王子的錦繡姻緣早已命中註定……

【免費書】
錦心綉口第1冊《口》全本免費

【FB社團】
請加入由琴研新建管理的FB社團“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讀者公主花園”

【錦心綉口系列主頁】
歡迎訪問www.rainbo.asia/princess.asp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心-錦心綉口現代王妃系列王子視角第1冊

作者簡介

琴研

寓意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歡迎訪問作者小站:www.rainbo.asia
讀者服務信箱:ginyan@rainbo.asia
#選段1

海選王妃決賽正式開幕後,盛裝打扮的二十三位候選佳麗們與夾道民眾見面問候,還與站立在前排的熱心國民一一握手致意。

我的視線無時不刻不聚焦在那個穿著粉色長裙的佳麗恩地身上。這時,人群中有個帶著猥瑣笑意的男子拼命擠到了前排伸出了鹹豬手,在碰到恩地的小手後就緊握不放。恩地沒法抽出手,大驚失色。我一下就被這男子的無恥行徑惹怒了,當著選妃節目攝製組的鏡頭和國民的面,趕在皇家侍衛之前,立刻闊步衝上前去,悍掌一下使力掐住了那男子的手腕痛得他立刻鬆開了手,我的另一手則握拳猛地砸向了他,將他擊倒在地。人群中爆發出了一陣驚叫和騷動,受驚的恩地被我即刻攬在了懷裡護著,原本與國民的互動就因此草草結束。

緊接著,各路媒體就接連報道此事,指責我身為王子不該使用暴力。的確,打人是不對的,我該狠狠剁了他。

你們可知道恩地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心愛的女孩,她救過我的命,如果不是她,我恐怕已經在雪地里絕命了。我愛上了救命恩人的她,把她當做了我的戀人。只有恩地,讓我捧在手裡怕摔,含在嘴裡怕化,甚至都不捨得外人多看她一眼。如果任何人想要覬覦恩地,騷擾恩地,我都絕對不會顧忌所謂的皇室成員身份和王儲頭銜而對此人客氣。

接著,又有好管閒事的媒體曝光說我最近有花重金要求搜索引擎公司改變算法,屏蔽所有關於恩地父親車禍內容的關鍵字,由此媒體譴責我的做法有違新聞自由。

但你們可知道無良媒體挖掘曝光恩地父親是貨車司機,因和情人開車時偷情而翻車雙亡的新聞,讓恩地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和創傷?當我看見恩地因為網路上被曝光的隱私和負面言論而傷心落淚,我的心都碎了。無論如何我都要不遺餘力地保護她,不讓她受到輿論的傷害。

而現在參加選妃的其他佳麗全都在向節目組抱怨和我互動甚少,指責我冷漠寡淡,對她們置之不理。可我完全沒有任何心思和其他佳麗逢場作戲地約會。因為我只想和恩地在一起,只想一心一意地跟恩地相愛。

可我對恩地流露的哪怕一絲愛意都會即刻轉變為其他佳麗對恩地深重的敵意。酒莊千金費歐娜甚至公然嘲諷恩地是她家傭的女兒,在女子短大唸書之餘還要在豬排飯餐廳打工。試問一個女孩子靠自己的雙手勤懇勞動掙錢,她到底有什麼可看輕的?社會本來就各有分工,不論出身背景,每個勤勞踏實,盡責苦幹的人不都值得深深尊重嗎?

但費歐娜自視甚高,她甚至還貶損恩地說:「恩地不僅吃我丟到垃圾桶的便當,還偷穿我的名牌裙子報名選妃!」 我告訴費歐娜妳既然打扮得這麼高貴,拜託說話也高貴些吧。我最寶貝的女孩竟被人這樣羞辱,我怎麼能不心如刀絞呢?如果他人的眼界和標準是這般膚淺世俗,那我就給恩地華麗昂貴的衣服食物來迎合他們也無妨,總之我就是不允許任何人再那樣輕蔑地詆毀她,誣蔑她。

其實,讓恩地加入這場選妃絕非我的本意,我原本就只想要恩地,只想和她戀愛結婚。我根本不想浪費時間和其他佳麗周旋,我絕對不會讓心愛的她居然需要通過一場選妃競爭才能得到我的愛,所以我特別內疚讓她加入到這場無謂的紛爭中來。

所以恩地,妳要知道我絕對不會為妳製造任何競爭者,自始至終,妳都沒有任何對手,因為其他任何女孩都不能取代妳在我心間獨一無二的地位。

時常我對恩地的偏愛和關注難以掩飾,欲蓋彌彰,由此恩地自然容易成為其他佳麗的眾矢之的。如果在我們軍校,眾人不服氣就會圍攻他,讓他一一和大家較量,挑釁和爭鬥都是公開而直白的。但在我的選妃中,這些勾心鬥角,各懷鬼胎的佳麗們個個都能表現得溫柔可人,姐妹情深,相互鼓勵支持和安慰,外表和舉止都極具欺騙性和誤導性,說實話我也常常無從分辨到底又有誰在暗中欺負恩地。

恩地的心裡該有多少苦惱和委屈呢?可她卻全都不敢告訴我,只向她從小長大的鄰家大哥,也是現在我的貼身皇家侍衛成承勛傾訴。

她可能覺得我是王位繼承人,就必定是養尊處優的紈绔子弟,完全無法理解她作為平民的苦衷,而她覺得成承勛和她來自相同階層,有著相似的背景和共通的想法,能夠產生共鳴。

可事實上我在十歲入宮前都在庚寅省的鄉下長大,我在宮外曾過著平凡的生活。如果我沒有被冊封王子頭銜的話,現在我應該也會在庚寅省種田或者養豬,過著充實快樂的鄉村生活,而我認為那並不亞於現在的王子生活。

所以恩地,我絕對不是妳所以為的高高在上,不懂人心,我當然也能理解妳的情緒,妳的想法。

以後不管妳遇到什麼困難,或者有什麼心事,都沒有必要再跟成承勛傾訴,讓我第一時間知道,好嗎?我可以傾聽妳,安慰妳,幫助妳。

所以,可不可以別再在委屈的時候找成承勛說話,那真的會讓我醋意大發。每當我問起成承勛關於妳的事,每當他用熟悉的口吻談及妳,說到妳時,都會讓我嫉妒得發瘋。因為我才想成為最了解妳,最懂妳心的那個人。

恩地,對妳,我既懷有謝意又滿是歉意。謝謝妳救了我的命。對不起,為了逼妳選妃,讓妳受苦了。而我費盡心思讓妳來到方宮,正是因為這場所謂的選妃實際上就是為妳而設,妳就是我早已選定,非娶不可的王妃。

那麼現在,恩地妳可不可以伏在我的胸膛,聆聽我的心聲呢?我想一心一意地報答妳,保護妳,寵愛妳,我的心意妳到底知不知道呢?

#選段2

此刻已是傍晚時分,夕陽黯淡,氣溫驟降。就在我奄奄一息之時,突然面前「嗖嗖」地突如其來飛過幾顆雪球,讓我從看到往生母親的瀕死幻覺中回過神來。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我敏感地以為是有人朝我發動又一輪的襲擊,脖頸無法動彈的我只得用眼角的餘光輕瞄,白雪皚皚的盡頭處有團可疑的大紅色敵軍。可是如果真是攻擊我,為何這般有失水準,接連不斷朝我砸來的雪球竟沒有一顆砸中我?如果是訓練有素的襲擊者,怎會臂力這般柔弱,拋出的雪球中竟沒有一顆能夠越過我的肩頭,全都只落在我面前好幾米處。

但我本能地還是進入到了防禦警戒的狀態,意識到一場惡戰在所難免,當我神經緊繃的時刻,隔著護目鏡,我才發現那並不是敵人,而是一個穿著大紅色外賣服,提著笨重外賣箱的女孩,在厚厚的雪地里一深一淺地走向了我。

在這荒蕪一人的雪地里,我未曾料想到竟萬幸有人發現了我。

這個女孩靠近被困在雪堆里的我時,不禁吃驚地低呼起來。我的喉嚨干啞疼痛,說不出話來,只能用鼻音發出微弱的低沉呻吟求救。於是,這個女孩立刻將送餐盒丟到了一旁,給我撥打了一通急救電話。

我從未聽過這般甜美綿軟的聲音,這是前所未有的比敵方發射的電磁干擾波還要強力的酥軟聲波,我聽著她的聲音,堅硬的心一下就徹底融化了。

急救中心接通她的電話後,利用她的手機立刻確定了精準經緯度,並告知會立刻出動直升機救援。

電話那頭接線員的聲音清晰可聞,「請不要擅自挪動重傷者的身體,請妳跟傷者持續說話,確保他不要在低溫環境下陷入昏迷……」

而此刻,我已經感覺精疲力竭,昏昏欲睡。只見她俯下身來,張開五指伸手在我的護目鏡前晃了晃,那雙透亮靈動的明眸關切地打量著我。

「你可不能睡過去啊!一定要醒著才行,聽到我的話你就答應我一聲!」

「嗯。」 我的喉嚨疼得厲害,只用鼻音低應了一聲。

「那就好。」 她小巧的鼻子吸了吸鼻水,「你怎麼會陷到雪地去了呢?是滑雪的時候不小心摔下來的嗎?別擔心,你吉人天相一定會沒事的,馬上救援直升機就會過來了。你有聽見我在跟你說話嗎?」

她扭過頭來,花瓣般可愛的櫻唇微啟問我,說話時呼出凝結的一團團白氣就像是香甜的毒氣彈一般一下將我的神經麻痺,徹底俘虜了。

我只好吃力地用鼻音又哼了一聲,「嗯。」

「你不要害怕,也不要心急,我會在這裡陪你一起等救援機。」

「嗯。」

「唉,我得跟你不斷說話才能讓你醒著,不過我要跟你說點什麼才好呢?」 她小聲嘀咕著,在我面前蹲下身來,這下她就和我視線持平,我隔著護目鏡注視著她。

確定她身上沒有攜帶任何武器?為什麼和她對視的瞬間,我就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好像被她精準地擊中了呢?

她撲閃著澄澈的眼眸,說道:「要不我就先跟你說說我自己吧。我叫恩地,恩惠的恩,大地的地,我媽媽給我取這個名字呢,意思是說我的出生蒙受方國福澤大地的恩惠,對這片養育我的土地要抱有感恩的心。」

恩地,我在心間默默重複著,一下就記住了她的名字。

「我今年二十歲,現在在女子短大讀家政專業,平時課餘時間我就在豬排飯餐廳里打工,剛剛來送外賣路過正好發現了受傷的你。對不起啊,剛才還朝著你用力砸雪球,我可能太使勁了,有沒有砸傷你呢?」 她又衝著我搖了搖手,確認我並沒有睡過去,「喂,你有在聽嗎?」

我只好不斷輕哼回應她,聽到我作出反應,這個叫恩地的女孩就繼續安慰我:「你可千萬要挺住,不要害怕,不要慌張,也不要擔心,因為馬上救援人員就會趕過來把你送到醫院,你一定會逢凶化吉,平安無事!」

「嗯。」 我重複應答道。

此刻,她發現我的脖子正漏風受涼,就把自己的圍巾解下,那是一條粉色的豬頭卡通絨線圍巾,她環繞著我的脖子,小心翼翼地給我裹上圍巾。

見我昏昏沉沉的模樣,她說道:

「肯定是我講的話太無聊要把你催眠了吧,不行不行,我要說點能讓你醒著的話才行。跟你講什麼才好呢?不如我就跟你說說我藏在心裡的最大秘密吧,我可不是隨便會把秘密告訴別人的人,因為我的好朋友承美最近聽我講話也都心不在焉,但是如果我說要告訴她屬於我的最大秘密的話,她就會立刻精神振作,豎耳傾聽。所以我告訴你我的秘密,是為了要你醒著挺住,堅持下去,千萬不要睡過去哦!」

只見她站起身來,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就向我這個陌生人敞開了心扉,她說:「最近方宮皇室舉辦選妃,全國國民都像打了興奮劑一樣積極地把自家的女兒送去報名選妃,現在每天睜眼閉眼,鋪天蓋地都是王子選妃的報道,這你肯定也知道吧?」

「嗯。」 我平靜地應了一聲,正是本王子的選妃。

「實話告訴你吧,我現在可是遇上了有生以來最苦惱的事——我媽媽逼我去參加選妃。」

這下,我可真的一下清醒過來了,原來這個叫恩地的可愛女生並不情願來參加我的選妃。

「我根本不想去!我不能去!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我頓時渾身打了個寒顫,剛才還被她的圍巾焐暖,突然間刺骨寒意又莫名襲遍全身。

恩地振振有詞地繼續道:「說實在的,在現在這樣的時代居然還有選妃這種事情你覺得像話嗎?那個所謂的什麼方凌天王子殿下肯定高高在上,目中無人,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所以就可以隨意地挑選別人,對吧?」

王子本人可沒有那樣想哦,所以我沒有回應。她見我突然沒了回音,心急地圍著我團團轉非要我回答,於是,我只好難受地低應了一聲「嗯」 。

此刻的恩地就站在我面前,居高臨下地俯瞰著我,等到我的回應後才安心。恩地,王子殿下並不總是高高在上的,你看,現在他就佔據下風呢。

而我一時竟忘卻了受傷的焦慮和恐懼,也忘記了等待救援的急躁,只是豎起耳朵,一心好奇地想要聽她講講對我的看法。

「你知道嗎?這個選妃活動非常不尊重女性,那個王子要每個女孩把自己的信息全都告訴他,然後王子就可以挑肥揀瘦,挑三揀四,可是王子本人到現在甚至都從來沒有露過臉!」

可我現在不是在妳面前露臉了嗎?

「我知道為什麼他沒有露臉!」

「嗯?」我難受地用鼻音問她,示意為什麼呢。

「你肯定不知道原因吧?」 她壓低了聲音,神秘兮兮地跟我說,「因為那個王子殿下是個見不得人的醜八怪!」

我聽得心頭一驚。

「我之前就讀過網上對四王子方凌天的解密,他因為是個可憐的難產兒,所以頭大腿短,身高只有一百二十二公分,而且有嚴重的智力缺陷,所以他才不敢在公眾面前露面!」

她的語氣聽來是何等確鑿無疑,這讓身為侏儒醜八怪的本王子要情何以堪?

於是,在等待救援的時間里,這個意外發現我的女孩就開始環繞著我晃來晃去邊轉圈跺腳取暖,邊嘰里咕嚕地跟我解析方凌天。

「你想想看那個叫方凌天的王子該是怎樣一個自以為是的自戀狂啊!他一定覺得根本不需要給別人尊重和愛,只要用自己高貴的王子頭銜就能吸引到全國的女孩子。可是那個王子也不動動腦子想想看,如果只用頭銜地位和錢去吸引女孩子選妃的話,他就只會吸引到那些被他的頭銜地位和錢所吸引的人。他自以為高人一等,卻不知道這樣的他有多討厭!那個方凌天王子根本就不明白互相尊重的意義,將心比心,以心換心,如果他不拿出真心的話,是不會換到別人的真心的,對吧?哎呀,你到底有在聽嗎?回應我一聲呢!」

本王子真是無語了,我不情願地「嗯」 了一聲。

「媽媽居然逼著我要去參加那種人的選妃,可在我心中,那個什麼王子根本就沒法跟我的承勛哥相提並論!」說到這裡,她戴著粉紅絨線手套的雙手就捂住了臉頰,「啊,說出來了,那個人的名字。」 她嬌羞地低喃著,「承勛哥就是我喜歡的人啊。」

我不過才認識恩地片刻,為什麼當她說出這句話時,我卻分明感受到再度墜崖的重擊呢?

這時候,恩地躬身從雪地里搓起了一個小雪球,跟我比劃說:「在我看來,那個什麼王子就像這個小雪球一樣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她說著倏地將雪球朝外拋了出去,砸個粉碎。在本王子深陷絕境的當下,妳就非要跟我說這些讓我沮喪挫敗的話嗎?

「可是在我心間,承勛哥對我來說,他的分量就像這座雪山一樣,因為他對我恩重如山。」 她展開雙臂,誇張地比劃著。我能深切感覺到那個叫承勛哥的人在她心目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承勛哥的好給我十天十夜我都講不完!你知道嗎?承勛哥雖然家境貧窮,但是他不論嚴寒酷暑每天都堅持凌晨起床練功,晚上苦讀到深夜才睡。他激勵我說『如果妳發現自己拿到的是一副爛卡,那妳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打好這副爛卡。』承勛哥不僅勤奮謙遜,而且還樂於助人,不要說我遇到困難的時候他總是熱心出手相助,甚至取笑他貧窮的闊少來他打工的加油站加油,因為打手機不慎引發火災的時候,承勛哥還是義無反顧地英勇救下了對方。結果那個富少非但不感謝承勛哥,居然還說『早知道我開那輛純電動超跑出來了。』那個闊少真是死有餘辜,如果不是善良的承勛哥,誰會冒死出手相救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像承勛哥這樣正直寬容而且英勇無畏,他才是真正的男人,無論貧富貴賤。」 她把心頭對他的愛意和敬意全都一股腦兒地向我抒發出來,最後還不忘向我確認說,「你也覺得承勛哥比王子好太多了吧?」

我沒法搖頭否認,只能口是心非地回答:「嗯。」

「可是我們從小到大認識這麼多年,承勛哥也沒有開口說過喜歡我之類的話,」 她沮喪地垂下頭,「難道一直是我自作多情嗎?反正我想與其這樣被動等待,不如自己主動出擊,所以我的告白大作戰就是要鼓足勇氣向承勛哥告白!可是偏偏這個最關鍵時期撞上了王子選妃,我現在是進退兩難,如果不去選妃,就對不起我的媽媽,如果去選妃又對不起承勛哥。可是我都還沒來得及跟承勛哥告白呢,我怎麼能去參加王子的選妃呢?我絕對不能去——」

恩地話還沒說完,我的喉嚨就疼得猛地咳嗽起來,她趕忙再度蹲下身來查看我的狀況,又不敢輕易觸碰我,只得小心翼翼地將圍巾圍好。見我每況愈下,恩地憂心地叮囑我說:「你可一定要挺住,不管怎樣都要咬牙活下去!為這個世界上那些在乎你,愛你的人,你可一定要挺住!你的爸爸媽媽,兄弟姐妹,親朋好友,還有你的女朋友或者妻子必定在牽掛你,擔心你,肯定也在心急地尋找你。為了他們,你也要頑強地熬過去哦!」

我疲倦地再也發不出一聲鼻音應答。她淚眼婆娑地盯著我,擔心我不行了,竟一下難過地放聲大哭起來。她帶著哭腔淚流滿面地邊抽泣邊懇求我道:「你千萬不要有事!堅持住好嗎?現在就當是為了我堅強地活下去,因為我要你看到選妃開始後,那個王子暴露出來的無恥真面目!聽到我你就回答我一聲,好嗎?」

把她嚇哭,我很是心疼,咬牙抵抗著襲來的昏沉感,我卯足最後的力道用鼻音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嗯」,回應了她。

這時候,只聽轟隆隆的飛機引擎聲傳來,她仰起頭望向了天際飛來的救援機,急救人員終於趕來了,伴著縈繞在我耳畔的她的聲音,我昏迷了過去……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