嘯風山莊(經典新譯咆哮山莊)(中文電子書)

書名 嘯風山莊(經典新譯咆哮山莊)(中文電子書)
Wuthering Heights
作者 艾蜜莉.布朗忒
(Emily Brontë)
譯者 賴慈芸
出版社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7-06-29
ISBN 9789573279969
定價 300
特價 7折   210
閱讀軟體 TAAZE eBook
檔案格式 PDF
檔案大小 26.15MB
分類 中文電子書>世界文學>英美文學
其他版本 平裝   9折 270元 
二手書   73折 220元 起

商品簡介

遠流X師大譯研所「經典文學新譯計畫」No. 07
經典新譯《咆哮山莊》


不要再讀梁實秋的《咆哮山莊》了!
1939年梁實秋在四川北碚翻譯Wuthering Heights,將書名定為《咆哮山莊》,但是這個譯名不其實並不妥當,卻因為由梁實秋定下,竟成為台灣的主流譯名,希望能藉由這次重新推出全新中文譯本,讓讀者再次認識此經典之作。
梁實秋在台灣享有盛名,是著名的學者教授、作家、譯者,不但編過字典還翻譯了莎士比亞劇作,但是他所翻譯的《咆哮山莊》卻是翻譯腔甚重,還有多處誤譯,只是因為掛了大教授的名字,至今仍有再版。
此次經典文學新譯計畫推出新譯本,將書名改為《嘯風山莊》,並考究多年來學界對本作品的解讀,重新翻譯為符合當代中文讀者閱讀語感的譯本。

【全新中文譯本】
簡體版譯者楊苡在1960年重譯本書時,提到「我總覺得一個房主人不會把自己的山莊形容為『咆哮』」,因此將書名改為《呼嘯山莊》。的確,「咆哮」一詞指野獸或人的怒吼,偏負面意涵;而「呼嘯」指高而尖銳的聲音,比較中性,可用於形容風聲,是比「咆哮」高明。但論到居所的命名,似乎還是不夠正面,僅有聲音隆隆的意思,因此賴教授選擇用「嘯風」,取「虎嘯生風,龍騰雲起」之意,符合正面聯想的宅邸命名原則。(節錄自本書導讀序「關於此譯註本的幾點說明」)

【舊譯本的誤解】
此新譯本改正了許多舊譯本常見的錯誤,也在導讀序與故事中的註解有詳細說明。例如故事開頭的第一句,這是敘事者的日記,他在第一章並不知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the solitary neighbour that I shall be troubled with只是說從社交角度來看,未來只需跟這一位鄰居應酬就好(這是他要強調自己的厭世立場),梁實秋卻誤以為這是整本書的預告,破壞了原作的敘事結構。這個錯誤影響深遠,後來多種譯本的第一句都犯同樣的錯誤。
梁實秋:「他就是使我以後將受麻煩的一位孤獨的鄰居。」
羅塞:「這位孤獨的鄰居便是以後將使我為他而感到煩惱的。」
楊苡:「就是那個將要帶給我麻煩的孤獨鄰居。」
宋兆霖:「就是那位後來讓我傷透腦筋的孤僻的鄰居。」
梁實秋雖在1983年遠景版補了譯序,也譯出1850年版夏洛特的編者序,但並未修改譯文。(節錄自本書導讀序「中譯本評述」)

文學史上最具爭議的愛情小說,影響力跨越兩個世紀
「這本書很糟糕。這本書很棒。這本書很醜陋,這本書很美好,這本書既可怕、令人痛苦,又很有力量、充滿熱情。」──毛姆
「《嘯風山莊》比起《簡‧愛》更為難懂,因為艾蜜莉是比夏洛特更為傑出的詩人。」──吳爾芙
英國衛報百大文學小說
BBC票選百大最佳小說
紐約公共圖書館票選「歷史上最偉大的愛情故事」第一名
諾貝爾學院百大經典世界文學
挪威讀書會百大經典世界文學

【特別收錄】
◎完整導讀序與作品解析,包括中譯本評述及譯註本說明
◎精彩彩圖,包括故事背景的參考原型與角色關係譜系圖
◎1850年夏洛特編輯序
◎艾蜜莉‧布朗忒生平年表

我就是希斯克利夫!
他永遠在我心中。不是因為他好看,而是因為他就是我。
嘯風山莊的主人恩蕭先生從外地帶回一名身世成謎的男孩,名為希斯克利夫,他讓男孩與自己的一對兒女一同生活。希斯克利夫的個性陰鬱而乖戾,與恩蕭的兒子興德利並不友好,但是他與凱瑟琳‧恩蕭卻發展出兩小無猜的曖昧,凱瑟琳偷偷地在自己的日記上署名,自稱為凱瑟琳‧希斯克利夫。

某日,希斯克利夫與凱瑟琳闖入山莊附近的鶇翔莊園探險,意外邂逅了鶇翔莊園的少主艾德格‧林頓,風度翩翩而溫文儒雅的艾德格也讓凱瑟琳動心,讓她在兩個男人間猶疑。此時艾德格向凱瑟琳求婚,凱瑟琳明知自己心中愛著希斯克利夫,卻也清楚他們二人終究無法跨越階級的差異,於是便答應了艾德格。心碎的希斯克利夫離開了嘯風山莊,就此音訊全無。

三年後,希斯克利夫竟意外出現,他回到嘯風山莊,似乎變了一個人。他對凱瑟琳還懷著愛戀之情嗎?他回到嘯風山莊有什麼目的?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嘯風山莊(經典新譯咆哮山莊)

作者簡介

艾蜜莉.布朗忒 Emily Brontë1818–1848艾蜜莉出生於英國約克郡,父親是牧師,她是英國文壇著名的布朗忒三姊妹之一。她的教育一部分來自教會學校,17歲時也跟隨姊姊夏洛特(《簡‧愛》的作者)進入一所女校就讀,但她最主要還是靠在家自學。艾蜜莉才智過人,在家自學德文之外,也接觸許多當代文學薰陶。布朗忒三姊妹從小便經常一同創作,後來三人以男性化名共同出版了詩集,三姊妹在文壇上逐漸累積名聲。1847年,艾蜜莉以化名「埃里斯.貝爾」出版了《嘯風山莊》,不料隔年就因病過世,享年僅僅30歲。1850年,夏洛特整理妹妹的書稿,重新出版《嘯風山莊》,才在書封印上艾蜜莉的本名,而她這本唯一的小說直至今日都是英國文學的經典之作,甚至有逐漸超越《簡‧愛》之勢。

譯者簡介

賴慈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教授。台大中文系學士,輔大翻譯學研究所碩士,香港理工大學中文及雙語研究博士。任教師大翻譯所多年,任教科目包括翻譯理論、翻譯史研究與實務。曾任出版社編輯,有二十多年的翻譯經驗,譯作數十種。身為譯者與研究者,長期關心各種與翻譯相關的現象。近年研究重點在於戒嚴期間台灣譯本抄襲大陸譯本的情形。近五年來多次造訪北京,上海,香港等地各大學及公共圖書館,追查抄襲譯本源頭,並陸續發表研究論文。目前已查出為抄襲本的譯本近1500種(1478種),源頭譯本超過600種,被冒名的譯者超過380人。

名人導讀

導讀(精彩節錄)英國十九世紀作家艾蜜莉‧布朗忒(Emily Brontë,1818–1848)唯一一部小說Wuthering Heights(1847),台灣讀者一般以《咆哮山莊》稱之,中國讀者一般以《呼嘯山莊》稱之,本譯注計畫則改以《嘯風山莊》為書名,理由詳見文末的「關於此譯注本的幾點說明」一節。這部小說多次改編成電影,又有各種改寫本,聽過的人應該比看過小說的多。這固然是一般被稱為「文學經典作品」的常態,但《嘯風山莊》因為更常被當作浪漫愛情小說,而讓人忽略了其在結構上和敘事上的驚人成就。作者艾蜜莉・布朗忒的姊姊夏洛特(Charlotte Brontë, 1816–1855)是《簡‧愛》(Jane Eyre)一書的作者,由於《簡‧愛》可說是後來西方羅曼史文類的始祖,也影響到許多讀者對《嘯風山莊》的期待,以為是另一本羅曼史姊妹作。但《嘯風山莊》結構遠比《簡愛》複雜,對愛情的描寫也與一般的羅曼史文類相去甚遠,以浪漫愛情故事來看待,可以說是普遍的誤讀,讓許多讀者錯愕難懂,也因此從出版以來,一直都不如《簡‧愛》暢銷。但隨著文學研究的進展,《嘯風山莊》的成就愈來愈為人所知,衍生作品不絕,已被公認是十九世紀的經典之一,甚至有超越《簡‧愛》之勢。作品的出版與接受一八四五年,單獨赴比利時任教的夏洛特,因與教授發生不倫戀而黯然回家,偶然發現妹妹艾蜜莉的詩作。她認為這些詩作十分傑出,值得出版,因此說服妹妹發表。後來三姊妹以男性筆名合出了一本詩選,叫做Poems by Currer, Ellis and Acton Bell,於一八四六年出版。這本詩集銷售極差,但讓三姊妹決心朝職業作家的夢想前進。一年之內,三姐妹就各自完成了一本小說,包括夏洛特的《教授》(Professor),艾蜜莉的《嘯風山莊》和安的《安格涅斯・葛雷》(Agnes Grey)。三姊妹把手稿寄給多家出版社都遭拒絕,最後一家叫做Thomas Cautley Newby的小出版社同意出版《嘯風山莊》和《安格涅斯・葛雷》,但退回了《教授》。夏洛特另起爐灶,開始寫《簡‧愛》,寄給另一家出版公司Messrs Smith, Elder & Co. 沒想到這家出版社非常喜愛《簡‧愛》,積極聯繫,反而比《嘯風山莊》更早出版,在一八四七年十月出版,市場反應熱烈,十二月即再版,而《嘯風山莊》和《安格涅斯・葛雷》卻拖到同年十二月中才初版,且反應平淡,負評不少。一八四七年與一八四八年對《嘯風山莊》的書評,雖有少數批評者承認作者天分,卻有相當多人批評故事過於粗俗、野蠻;人物舉止不端,道德敗壞;大篇幅描寫惡行,最後惡行卻未得到恰當的報應等。「這是一本奇怪的書。……整體來說,這本作品狂野、混亂、不連貫、也不得體。」「這本書把《簡‧愛》所有的缺點都放大一千倍,我們唯一的安慰就是,我們認為這本書將不會有很多人看。」美國的惡評更多,幾近謾罵,如「讀完此書,好像剛從隔離病房出來似的。我們建議讀者去看《簡‧愛》,但把《嘯風山莊》燒了。」「居然有人寫完這本書,而沒有在寫了前幾章的時候就去自殺,真是怪事一件!」「作者Acton似乎耽於想像人性的醜惡,得到病態的滿足。」此時三人仍用男性的筆名發表,批評者並不知作者性別。。一八四八年五月《簡‧愛》三版,三個作家實為一人的傳言甚囂塵上,夏洛特親帶小妹到倫敦與Messrs Smith, Elder的編輯見面,出版社才知她們實為三姐妹。一八四八年年底,艾蜜莉過世;一八四九年,小妹安也病逝,四個手足僅剩夏洛特一人。一八五○年,Messrs Smith, Elder決定重新出版兩個妹妹的遺作《嘯風山莊》和《安格涅斯・葛雷》,由姐姐夏洛特寫序,並重新編輯,如夏洛特就把《嘯風山莊》原來的兩部合併,改為一到三十四章。由於艾蜜莉的手稿沒有保留下來,一八四七年初版又校對不精,留下許多錯誤,因此後來通行的多是經過夏洛特編輯的一八五○年版本。夏洛特一八五○年的序,針對初版評論中常出現的「怪誕、粗野、土氣、未經雕琢」等向讀者致歉,即使可以視為一種辯護或謙詞,仍可感覺當時氛圍對這部小說並不友善。也有不少書評認為這部小說缺乏明確的道德教訓,令人困惑。連夏洛特自己都說:「我不知道創造出希斯克利夫這樣的角色,是對還是錯;我自己是覺得不太應該。」(一八五○年序)從小說問世到十九世紀末,一般讀者和學界大多認為《嘯風山莊》不如《簡‧愛》。以一八九九年耶魯文學教授威博‧克羅斯(Wilbur L. Cross)多次再版的《英國小說發展沿革》(Development of the English Novel)(NY: Macmillan)為例,他用了一整節分析夏綠蒂的作品,而只有一次提到艾蜜莉,而且是用來襯托夏綠蒂的創新:他認為《嘯風山莊》還是以美貌過人的凱瑟琳為女主角,並沒有突破浪漫小說的傳統,只有《簡‧愛》敢用外貌不美的女性為主角,是一大突破(頁228)。不過到了二十世紀,姐妹兩部作品開始得到不一樣的評價。一九○五年,威廉‧詹姆斯‧道森(William James Dawson,1854–1928)在《英國小說創作者》(The Maker of English Fiction)一書中,盛讚艾蜜莉的文學成就超越姐姐夏洛特,他說:「我們樂於稱為讀書界的圈子以前不了解這部作品,現在也還不了解。」(頁141)預言《簡‧愛》可能會被遺忘,但《嘯風山莊》會超越夏洛特的所有作品,成為英國不朽的文學(頁143)。一九二五年,英國作家吳爾芙(Virginia Woolf,1882–1941)在《普通讀者》(The Common Reader)一書中,收錄一篇〈「簡‧愛」與「嘯風山莊」〉(9),雖然標題是兩者並列,但她顯然更看重後者:她主張《嘯風山莊》比《簡‧愛》難懂,因為艾蜜莉是比姐姐更傑出的詩人。夏洛特寫她的愛、恨、痛苦,寫得很好看,也許比常人強烈,但畢竟還是一般人的層次;而艾蜜莉已經超越個人的愛恨,寫的是人類與永恆的對抗。一九二六年,吳爾芙夫婦的獨立出版社Hogarth Press出版了查爾斯‧山傑(Charles Percy Sanger)僅二十六頁的小冊子《嘯風山莊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Wuthering Heights),首度深度剖析了小說的縝密結構、事件年表和法律知識,反駁了夏綠蒂所謂的「鄉土氣」、「質樸粗野」等語。到了一九四八年,英國作家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1874–1965)在《世界十大小說家及其代表作》(Great Novelists and Their Novels)一書,就不提《簡‧愛》,只提《嘯風山莊》了。毛姆認為夏洛特「全然不知她的妹妹已寫了一本光耀奪目的作品,她自己的作品如和《嘯風山莊》一比,就黯然無光。所以她還覺得不得不為這本書道歉」(10)。二○○五年,中國小說家王安憶在《小說家的十三堂課》中討論了八部傑出的小說,其中也是有《嘯風山莊》而無《簡‧愛》。她說:「愛情故事多得不得了,可是真正使我們感動的,使我們在愛情之上看到神靈之境的,實在不可多得,而《呼嘯山莊》(本文以《嘯風山莊》稱之)是一個。」(頁171)因此《嘯風山莊》雖在初版時受到猛烈的抨擊,但二十世紀初開始有越來越多的知音,現在已可稱為英國經典文學而無人反對了。百餘年來研究者眾,已經從諸多角度分析過這篇作品,如討論其歌德小說元素、愛爾蘭鬼怪傳說和蘇格蘭歌謠、約瑟夫和其他僕人的方言、自然景物的象徵意義、從後殖民角度和奴隸買賣談希斯克利夫的身分、從女性主義角度談女性不能繼承財產的後果等等。

名人推薦

石芳瑜/永樂座書店負責人曲辰/大眾文學評論家紀大偉/《同志文學史》作者郝譽翔/國北教大語創系教授、作家陳蕙慧/出版人葉佳怡/作家、譯者蔡秀枝/台大外文系教授鄭俊德/華人閱讀社群主編藍祖蔚/資深影評人顏擇雅/出版人──感動推薦(依姓名筆畫順序)

得獎記錄

英國衛報百大文學小說BBC票選百大最佳小說紐約公共圖書館票選「歷史上最偉大的愛情故事」第一名諾貝爾學院百大經典世界文學挪威讀書會百大經典世界文學

特別收錄/編輯的話

oracle.sql.CLOB@112d26d9

章節目錄

導讀序嘯風山莊第一部第二部作品解析附錄一:一八五○年夏洛特編輯序附錄二:艾蜜莉.布朗忒年表
oracle.sql.CLOB@64cfc9c7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