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融入一滴:卡比爾詩選(中文書)

書名 大海融入一滴:卡比爾詩選(中文書)
作者 卡比爾
譯者 鍾七條、智嚴、張玉
出版社 妙高峰上
出版日期 2021-03-01
ISBN 9789869746922
定價 280
特價 88折   246
庫存

即時庫存=1
分類 中文書>世界文學>世界詩集

商品簡介

卡比爾──影響泰戈爾最深、最受推崇的印度詩人,也是被印度喻為國之瑰寶的靈修聖者

【本書簡介】
◎將不同來源的詩歌寫本重新做系統性的梳理,精選出近兩百首詩歌,讓讀者深刻體會卡比爾的靈性智慧。
◎將詩歌依來源分為五章,參考十六個英譯本,為您呈現全方位的詩歌風貌。
◎恍如懸於夜空指引方向的星辰,又似冉冉東昇照破思維迷霧的旭日,在詩人的吟誦間滌淨世俗的塵埃,行走於靈性世界。

我不碰紙墨
這隻手從未握過筆
卡比爾只用一張嘴
就說出了四個時代的偉大
——卡比爾

卡比爾(Kabir),是印度的國之瑰寶,是當之無愧的詩聖。他的詩歌智慧高超、意象非凡,如同一支疾箭,穿破時空。他影響了數不勝數的宗教信徒、文學家和詩人,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印度詩人泰戈爾就是其一。

卡比爾不懂梵文,他使用的是當時地方上的俗語,也就是古印地語。他的詩歌都是在口中吟唱而出,之後被弟子和仰慕者們記憶下來,進一步傳唱出去。直到卡比爾死後大概一兩百年,他的詩歌才被集結成為文字版本,也就是「寫本」。目前所知的卡比爾詩歌,主要有三大寫本來源:卡比爾派(Kabir Panth)的經典《祕訣》(Bijak),錫克教經典《阿底經》(Adi Granth),以及傳入了拉賈斯坦邦的卡比爾詩歌寫本(Rajasthani collection)。

目前為止,華語世界還未有人對以上這些寫本來源進行系統性的梳理,《大海融入一滴:卡比爾詩選》填補了這方面的空白。書中選譯的近二百首詩歌按照寫本來源分為五章:
1. 卡比爾派(Kabir Panth)的經典《秘訣》(Bijak);
2. 錫克教經典《阿底經》(Adi Granth);
3. 拉賈斯坦邦的卡比爾詩歌寫本(Rajasthani collection);
4. 泰戈爾的《卡比爾詩歌百首》;
5. 其他來源。

此書依據並且參考的英文譯本共有十六個,其中包括印度文學的學術專家、錫克教宗教學者、詩人等。編譯者選錄的是能彰顯卡比爾最璀璨的不二智慧的巔峰詩作,側重的是卡比爾作為靈性導師發出的獨特而有力的教言。這是一本萃取精華的詩歌選集——它將大海融入了一滴。

我把我的房子
一把火燒了
我站立著
手中握著火把

我會把你的房子也燒了
如果你願意
就跟我一起回家
——卡比爾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大海融入一滴:卡比爾詩選

作者簡介

卡比爾15世紀偉大的印度詩人。印度教徒認為他是個毗濕奴虔愛者(Vaishnav bhakta),穆斯林認為他是個辟爾(pir),錫克教徒認為他是聖徒(bhagat),對於卡比爾派(Kabir-panth)的教徒來說,他是至上之神的化身。關於卡比爾的生平有許多傳說,但能被公認為事實的,其實寥寥數語就能概括:他在15世紀初出生在卡舍(Kashi,也就是現今的瓦拉納西),屬於一個剛改宗為伊斯蘭教的織工群體,他們被稱為俱拉拉(Julala),處於僕役階層。他學會了家傳的織布手藝,並以此為生。他跟隨了一位印度教的上師羅摩難陀(Ramananda),從他那裡得到了禪修和虔愛(bhakti)的教授。後來,他自己也成為了靈性導師,並開始吟唱詩歌。卡比爾的文化程度不高,他用地方上的俗語(古印地語),隨性灑脫地唱出一首首道歌:我不碰紙墨這隻手從未握過筆卡比爾只用一張嘴就說出了四個時代的偉大——卡比爾

譯者簡介

鍾七條中國復旦大學物理專業,紐約城市大學物理博士,曾在哈佛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後經上師三不叟的建議,於紐約州噶瑪噶舉的三乘法輪寺,在堪布卡塔仁波切的指導下進行傳統的藏傳佛教三年閉關修行。出關后從事印度不二論的翻譯。智嚴中國復旦大學法語專業,巴黎三大比較文學碩士,后移居紐約,獲紐約大學出版碩士學位,并遇到上師三不叟,跟隨學習佛法,從藏文翻譯近代西藏大成就者更敦群培的《中觀甚深心要善說》(簡體書)。現居紐約。張玉畢業於中國北京交通大學,法國巴黎六大理科碩士,在上師三不叟的指導下進行翻譯工作。現居北京。

名人導讀

卡比爾的詩歌簡介印度擁有極其悠久且璀璨的詩歌歷史,其中有這麼一位詩人,他的詩句如一支疾箭,射穿了宗教、種姓、階層的重重阻隔,並且劃破時空,歷經數百年,依然直擊聽聞者的心扉。他就是印度的國之瑰寶,聖者卡比爾(Kabir)。印度教徒認為他是個毗濕奴虔愛者(Vaishnav bhakta),穆斯林認為他是個辟爾[1](pir),錫克教徒認為他是聖徒[2](bhagat),對於卡比爾派(Kabir-panth)的教徒來說,他是至上之神的化身。關於卡比爾的生平有許多傳說,但能被公認為事實的,其實寥寥數語就能概括:他在15世紀初出生在卡舍(Kashi,也就是現今的瓦拉納西),屬於一個剛改宗為伊斯蘭教的織工群體,他們被稱為俱拉拉(Julala),處於僕役階層。他學會了家傳的織布手藝,並以此為生。他跟隨了一位印度教的上師羅摩難陀(Ramananda),從他那裡得到了禪修和虔愛(bhakti)的教授。後來,他自己也成為了靈性導師,並開始吟唱詩歌。卡比爾不懂梵文,他曾這樣說過自己:我不碰紙墨這隻手從未握過筆卡比爾只用一張嘴就說出了四個時代[1]的偉大(Bijak, Sakhi. 187)他使用的是當時地方上的俗語,也就是古印地語。他的詩歌中有一首,一語雙關地提到了自己所說的方言:我說的是東方話沒人聽得懂我能聽懂我話的只有真正的東方人(Bijak, Sakhi. 194)他的詩歌都是在口中吟唱而出,之後被弟子和仰慕者們記憶下來,進一步傳唱了出去的。根據目前所知的歷史資料,他在世時並沒有留下任何文字記錄。因為印度大陸上的文化一直強於唱誦,卡比爾的詩歌歷經人們口耳相傳,傳到了不同的地區後,就變成了當地的方言,這就導致最終流傳後世的各個版本之間互有差異。直到卡比爾死後大概一兩百年,他的詩歌才集結成為文字版本,也就是「寫本」。目前所知的卡比爾詩歌,主要有三大寫本來源:1)卡比爾派(Kabir Panth) 的經典《祕訣》[1](Bijak):這一教派是在卡比爾逝世後一兩百年左右產生的,將卡比爾奉為祖師。如今卡比爾派開枝散葉,成立了更多子派別,他們都尊崇《祕訣》為其教派最神聖的經文。這也是最早為西方所知的卡比爾的詩集(在二十世紀最初十年),屬於卡比爾詩歌的東傳寫本(Eastern Tradition)。2)錫克教經典《阿底經》(Adi Granth):此經收錄了早期錫克教聖者和他們所仰慕的其他教派聖者的詩作,其中包括數百首傳為卡比爾所作的詩歌。這也屬於卡比爾詩歌的東傳寫本。3)唯一的西傳寫本,是傳入了拉賈斯坦邦的卡比爾詩歌寫本(Rajasthani collection)。這一寫本,在1920年代被印度的印地語教授Shyamsundar Das 發現並整理,出版為《卡比爾集》(Kabir Granthavali)。後來又經過了P.N. Tiwari 的重新梳理,將這些詩歌按照不同的主題進行了歸類、分章,在1965年出版為新的《卡比爾集》(Kabir Granthavali, Allahabad, 1965)。最初發現這一寫本時,因為本子上標注的日期為1504年,學術界一度認為這是卡比爾生前就被記錄下來的寫本,所以備受重視。但是在七十年代之後,學術界意識到這一日期並不可靠,這一寫本的可信度也因此受到了質疑。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非常流行的文本,就是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的《卡比爾詩歌百首》(One Hundred Poems of Kabir),它與上述三個寫本來源不同。這是泰戈爾讓朋友Kshiti Mohan Sen 從民間,尤其是遊方僧人口中,把他們所傳唱的被認為是卡比爾的詩歌收集起來彙集成冊,1910年翻譯為孟加拉語詩集出版。隨後,泰戈爾從中選擇了一百首,譯成英語出版,書名為《卡比爾詩歌百首》,由艾芙琳・昂德希爾(Evelyn Underhill)作序。這是西方讀者們最為熟悉的卡比爾詩集,也被多位中文譯者譯為中文,是目前普通的中文讀者所瞭解到的唯一系統性的卡比爾詩集。但是,這百首詩歌是否真為卡比爾所作,遭到了印地語詩歌專家們的質疑。而且也有學者提出,泰戈爾和昂德希爾對卡比爾本人的見地也不甚瞭解,比如昂德希爾的序言中,提到卡比爾「反覆頌揚家庭日常生活的價值,以及它所帶來的愛與超脫的機會」,這與卡比爾所宣說的宗旨南轅北轍。但是這一版本的英語文字優美,廣受西方讀者喜愛。回溯卡比爾詩歌流傳到西方的歷史,始於1758年義大利聖方濟會的僧侶Padre Marco della Tomba,他在印度居住了十來年,藉由他,西方社會第一次聽說了卡比爾。1812年,又有西方學者John Malcolm 在著書介紹錫克教時,提到了卡比爾,並描述他為一位蘇菲。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前二十年,印度和英國學者們──他們通常是基督教新教的信徒──開始對卡比爾感興趣,他們被卡比爾詩歌中的虔敬氣息所感動,並覺得其觀點和聖經有相契之處。隨著英國在印度的殖民統治越來越深入,印度本土的「印度文藝復興」(也被稱為「新印度教」,Neo-Hinduism)也越演越熱烈,隨著1913年泰戈爾贏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而達到了巔峰。作為這股復興運動所力推的民族詩聖,卡比爾由此成為了印度的國之瑰寶。就文化角度而言,卡比爾的詩歌的確是一個寶庫,反映了他所處時代的各種宗教、流派交融、碰撞的事實。他的詩歌中出現了許多靈修流派的身影,如傳統的婆羅門教,新近進入印度的伊斯蘭教,印度教和佛教中的密續怛特羅(Tantrism),納特(Nath)傳承[1]的瑜伽士教導等等。伊斯蘭教對無形無相的神的推崇,以及印度教中對於有形有相的神的虔愛,這樣截然相反的宗教態度,在卡比爾的詩歌中都有反映。目前為止,華語世界對卡比爾的介紹,主要還停留在泰戈爾的《卡比爾詩歌百首》,除此之外,就只有卡比爾的雙行詩集彙集本Kabir Dohavali的中譯[2]。互聯網上有愛好者所譯的一些卡比爾詩歌,但相對而言,都比較零星,沒有進行系統性的梳理。《大海融入一滴》這一譯本,是華語世界首次對卡比爾三大寫本來源進行系統性的梳理及選譯,也對泰戈爾的百首詩進行了篩選、重譯。我們所側重的,是卡比爾最為獨特而有力的教言,選錄的是能彰顯其最璀璨的不二智慧的巔峰詩作。這是一本最精華的詩集──將大海融入一滴的詩集。詩歌格式與語言風格說明卡比爾的詩歌形式主要為以下這三種:1)sakhis(或稱為dohas),即對句,詩句為兩行。2)ramainis,以chaupai 律為格律的四行詩,最後兩行為對句。3)pads(或稱為shabdas),長短不一的詩歌格式,長度為四句至十二句,每一首由一個標題詩句開始,並作為詩歌中通常在一節之末的疊句。考慮到卡比爾所用的是當時通俗的民間語言,而且他的詩歌情感強烈,自由奔放,大膽地衝擊著主流的思想和宗教習俗,若譯成格律體的中文,對現在的中文讀者而言,必然倍感隔閡,這也有悖於卡比爾想要藉由詩歌與大眾直接溝通的原意。於是我們選擇了自由體的中文,對行數也不加限制,力圖能傳達出其詩歌中流暢的氣韻。本書在翻譯過程中,對每一首詩,都盡可能參考了其所有的英譯版本。在將同一首詩的多個英譯本進行研究比對之後,我們發現英譯者本身的用詞偏好及態度,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卡比爾詩歌的味道。比如卡比爾詩中頻繁出現的「神」的稱謂,在學者們的譯本中,特別是Charlotte Vaudeville、Linda Hess及 Shukdeo Singh 的譯本中,保持了原來寫本中的面貌,比如「訶利」、「羅摩」、「薄伽梵」等,因為印度人人都熟悉這些名稱,這就是平時掛在嘴上的神的名號。但在非學者的譯本中,卻都被統一翻譯成了God或者Lord。需要指出的是,泰戈爾的譯本帶有明顯的基督教用語習慣,他除了譯成Lord之外,還有Supreme Spirit,Supreme Soul 這樣的意譯。而且泰戈爾的「西化」還體現在譯文中出現了lyre(里拉琴)、harp(豎琴)這樣的西洋樂器,以及把印度教特有的lila一詞(指神的遊舞、遊戲)簡單譯成了sport,喪失了lila一詞的豐富含義。面對這麼多帶有不同時代烙印、依據不同文本來源、譯者立場各不相同的英譯本,如何能保持中文譯本用語上的一致和穩定,同時又傳達出卡比爾的語言特色,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但有幸的是,卡比爾的詩歌就是有這樣的魅力,屢經轉述、傳唱、翻譯,依然能直達人心。嘗到一滴,就是嘗到了大海。

章節目錄

卡比爾的詩歌簡介致謝第一章 醉於羅摩之酒 | Bijak第二章 阿底聖典 | Adi Granth第三章 顛倒的詩篇 | Kabir Granthavali第四章 真愛的樂章 | Tagore第五章 愛的道路 | Other Sources譯後記一:為什麼要翻譯卡比爾?譯後記二:他或祂「妙高峰上」圖書列表
oracle.sql.CLOB@7e6d4c7a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