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書誌Breakazine 1-3月號/2019 第56期:假如這樣住就好了!? 侷住出來的民間房屋實驗(中文電子雜誌)

書名 突破書誌Breakazine 1-3月號/2019 第56期:假如這樣住就好了!? 侷住出來的民間房屋實驗(中文電子雜誌)
出版社 突破機構
出版日期 2019-01-01
定價 168
特價 81折   136
閱讀軟體 TAAZE eBook
檔案格式 PDF
檔案大小 16.56MB
分類 中文電子雜誌>人文文學

商品簡介

《假如這樣住就好了!?》
「你今天,住得幾好嘛?」
一講到住,不知牽動幾多人的情緒。

2018,我們走過樓市的顛峰,
然後驚覺腳下,幾近無枕首之處。

從貧民窟到豪宅,從港島到深水埗,
我們的居住空間,竟只剩下一張睡牀,
進入全民皆被劏的時代。

還有彷彿永遠排不上的公屋、永遠買不起的樓、
快要租不起的房,我們真的侷住要爆了——
可否爆出公屋與私樓、上車與貴租之外的第三條路?

今期Breakazine,我們奮力探討「一起住好啲」如何可能?
為香港人的住屋奮鬥述史,
研究歐洲更重視生活的居住模式,
走訪本地大大小小的民間房屋實驗,
打開我們磚頭以外的樓宇想像。

「樓係用來住,不是用來炒的。」
這老掉牙的、被人訕笑的道理,
仍是我們今期持守的信念。

你仍願意這樣相信嗎?
«ÈªA 02-2570-1233 | ·|­ûªA°È¨Ï¥Î±ø´Ú | Áô¨pÅv¬Fµ¦
PCª© TAAZE | Mobileª© TAAZE
Power By ¾Ç«ä¦æ¼Æ¦ì¦æ¾PªÑ¥÷¦³­­¤½¥q

突破書誌Breakazine 1-3月號/2019 第56期:假如這樣住就好了!? 侷住出來的民間房屋實驗

作者自序

序:我要「人間房地產」談房屋、說土地,我們不是第一次。八年前,我們已談《蝸居天下》,五年前探討《出賣我地》,多年後回首,最深的感受,是昔日的問題原來已是不值一哂。今天豪宅已由極細變了納米,劏房由被罵不人道變成了名正言順;一個新樓盤竟可以有四道門四個廁所,方便你劏房分租。假如佛利民說香港是最佳的資本主義代表,我們的樓盤就是資本主義邏輯最極致的發展,原本規定是人住的空間,已扭曲變形至每分每寸都是錢,蔚為奇觀。我願他可再睜眼看,這地如何觸目驚心。更驚心的,其實不在樓則,而在你進入劏房的每家每戶的那一刻,看到的幾乎都是人疊人的景象。廣廈千萬間,(我們因為劏房多、樓宇納米,家的樓目更多),今天遙望卻如18 層煉獄,每戶的那一扇窗,都叫你感到天堂無望。我願相信去年陳帆局長在探劏房戶後哽咽流淚,那淚是真的。稍有人性的,都應如此,也再說不出以前自己也是住板間房,如何克勤克儉儲錢,然後上公屋再換私樓改善生活的故事。我們已經太明白,這是一代人的幸運,也是另一代人的宿命。當房屋成為人的宿命,我們真夠膽打破?還人間以正常的地產嗎?我們不想老調重彈,苦水一地,畢竟許多批判都已說過。再進入這議題,卑微地問《假如這樣住就好了》,是我們對「樓宇不是炒賣商品」仍然堅持,而跟我們一樣不死心的人,也大有人在。在香港有,在外地有,上一輩、這一代的都有。.第一個遇上的,是社聯推動「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的Charles Ho。他主動邀請合作,起初我是猶豫,因為坊間都質疑這計劃只會淪為粉飾。不過聽到他說,「民間要在公樓和私樓外,找第三條出路」,民間社會要學習做房屋企業,不能只靠政府或地產商釋出善意。他們是冒着失敗也冒着被臭罵的風險去嘗試。是他這一份看見打動了我,也就決定在這一期,打開香港人磚頭以外的樓宇想像。我們是感謝青年人願意打開他們的房門,讓我們看他們如何「侷住」。我們不是要說他們的苦,而是說他們的想望,回歸到家最原始的想像。我們也感謝每次皆無條件當我們顧問的本土研究社,今次有姚政希為我們大談房屋變形史。曾仲堅更不惜出賣私隱,從外母角度談青年人買樓的掙扎。姚松炎教授,「被迫買了樓無端端上了岸」的他(是他自己說的),說要以合作社房屋「打破樓宇宿命」,還有在德國的Michael LaFond,越洋帶我們看見樓宇可以回應的未來。還有許多默默耕耘參與房屋議題的組識,就像「要有光」的Ricky 和Amen 不斷做房屋實驗;當我們想把想像推得更遠時,竟發現南涌原來有人計劃自己動手,打造自己的土房子。To buy or not to buy, that’s no longer the question.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lways the question.山地寫於只有攝氏14 度的清晨今年年初,因耕田認識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的阿敏,閒談時說起彼此的工作。阿敏眼神炯炯,對單車事工充滿火熱,是這團火,久違了,決定來一次crossover。談單車的雜誌或專題,坊間何其多,時尚的有,談裝備的有,從文化角度說的也有《what.》的《自由騎行》。我們在十年前構思書誌創刊之時,也曾想過以單車為第一期,但當時興趣缺缺,以為是小眾、旅遊、運動、閒暇的議題。懷着一份「國難當前,談什麼兒女私情?」的情懷,就此擱下,一擱就十年。十年後重提,洗盡鉛華。身為香港人,我努力尋找自己的落腳點,在日常好好累積前行的力量;作為雜誌人,面對彷徨不知方向的氛圍、侷促不安的前景,我們在努力尋找羅永生所說的 fall back position(詳參 Breakazine 051《Game is not over》),認真看我們失腳之處,推倒也重來,臥薪也嘗膽,個人也是社會,要做要學的還有太多。有人問我們何以近期談《數字盲》、講《搵真銀》,選如此冷門艱深的題目?就因為我們不懂也忽略;何以今期要讀者《睇路!》談交通?就因為十年後,我們想「仲有路行」。從一班單車友和步行者身上,我認識了「Active Mobility」這個新詞彙,是mediated travel 的相反,不被汽車運載,靠己力前行,行出、跑出或踏出路來。這一期《睇路!》,就是說他們的自行故事,如何在香港以鐵路和汽車主導的交通系統中,從塞爆的馬路中找出仄徑,用身體提出城巿人另一種移動和發展模式。這些「阻住地球轉的人」,有人以為討厭,卻是主流社會最該珍惜的邊緣人。誰說地球一定要這樣轉?轉得快就是好嗎?馬路要繼續這樣膨脹下去嗎?Please mind your mindset.且稱「Active Mobility」為「自行」,這班人為「自行者」,他們提出的道路改革為「自行革命」。近年,革命一字太超前太敏感;事實是,革命太陳舊太麻木。早在1970年代石油危機之時,就有人提出鐵馬革命,荷蘭阿姆斯特丹這單車城巿已發展40年,紐約已十年,倫敦差不多十年,台北巿也超過五年,新加坡亦是這數年間;在香港,是負數吧。其實,有一羣香港人默默起步十多年,且看他們實驗的路、思考的路、自主的路,還有他們的仄徑地圖,期望change your mindset,未來,才有改變的可能。山地寫於山竹來臨的前夕P.S. 付梓之日,颱風山竹肆虐後揚長而去。東鐵淪陷,巴士停駛,通勤無門,政府不敢叫停資本主義的巨輪,更深感到「自行」是不可不革之命。仲有路行今年年初,因耕田認識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的阿敏,閒談時說起彼此的工作。阿敏眼神炯炯,對單車事工充滿火熱,是這團火,久違了,決定來一次crossover。談單車的雜誌或專題,坊間何其多,時尚的有,談裝備的有,從文化角度說的也有《what.》的《自由騎行》。我們在十年前構思書誌創刊之時,也曾想過以單車為第一期,但當時興趣缺缺,以為是小眾、旅遊、運動、閒暇的議題。懷着一份「國難當前,談什麼兒女私情?」的情懷,就此擱下,一擱就十年。十年後重提,洗盡鉛華。身為香港人,我努力尋找自己的落腳點,在日常好好累積前行的力量;作為雜誌人,面對彷徨不知方向的氛圍、侷促不安的前景,我們在努力尋找羅永生所說的 fall back position(詳參 Breakazine 051《Game is not over》),認真看我們失腳之處,推倒也重來,臥薪也嘗膽,個人也是社會,要做要學的還有太多。有人問我們何以近期談《數字盲》、講《搵真銀》,選如此冷門艱深的題目?就因為我們不懂也忽略;何以今期要讀者《睇路!》談交通?就因為十年後,我們想「仲有路行」。從一班單車友和步行者身上,我認識了「Active Mobility」這個新詞彙,是mediated travel 的相反,不被汽車運載,靠己力前行,行出、跑出或踏出路來。這一期《睇路!》,就是說他們的自行故事,如何在香港以鐵路和汽車主導的交通系統中,從塞爆的馬路中找出仄徑,用身體提出城巿人另一種移動和發展模式。這些「阻住地球轉的人」,有人以為討厭,卻是主流社會最該珍惜的邊緣人。誰說地球一定要這樣轉?轉得快就是好嗎?馬路要繼續這樣膨脹下去嗎?Please mind your mindset.且稱「Active Mobility」為「自行」,這班人為「自行者」,他們提出的道路改革為「自行革命」。近年,革命一字太超前太敏感;事實是,革命太陳舊太麻木。早在1970年代石油危機之時,就有人提出鐵馬革命,荷蘭阿姆斯特丹這單車城巿已發展40年,紐約已十年,倫敦差不多十年,台北巿也超過五年,新加坡亦是這數年間;在香港,是負數吧。其實,有一羣香港人默默起步十多年,且看他們實驗的路、思考的路、自主的路,還有他們的仄徑地圖,期望change your mindset,未來,才有改變的可能。山地寫於山竹來臨的前夕P.S. 付梓之日,颱風山竹肆虐後揚長而去。東鐵淪陷,巴士停駛,通勤無門,政府不敢叫停資本主義的巨輪,更深感到「自行」是不可不革之命。
«ÈªA 02-2570-1233 | ·|­ûªA°È¨Ï¥Î±ø´Ú | Áô¨pÅv¬Fµ¦
PCª© TAAZE | Mobileª© TAAZE
Power By ¾Ç«ä¦æ¼Æ¦ì¦æ¾PªÑ¥÷¦³­­¤½¥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