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中文電子書)

書名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中文電子書)
僕が殺した人と僕を殺した人
作者 東山彰良
譯者 王蘊潔
出版社 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 2019-01-28
ISBN 9789571083117
定價 350
特價 6折   210
閱讀軟體 TAAZE eBook
檔案格式 PDF
檔案大小 8.03MB
分類 中文電子書>世界文學>日本文學
其他版本 平裝   79折 277元 
二手書   46折 160元 起

商品簡介

令人震驚的真相!四名台灣少年,究竟是誰會在三十年後變成震驚全美的連續殺人犯?
繼直木獎一致通過得獎作品《流》之後,東山彰良再度獻上以台灣為舞台的青春成長犯罪小說。

★2019年2月國際書展受邀來台!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新書座談會
時間:2/15(五)19:45~20:45
地點:世貿一館 主題廣場
對談來賓:作家/吳明益

★三冠達成!連續獲得日本文學獎肯定!
第34屆 織田作之助獎
第69屆 讀賣文學獎
第3屆 渡邊淳一文學獎

★各界名人推薦(依筆劃順序)
鏡文學簽約作家/天地無限
推理評論人/冬陽 
律師/呂秋遠
專欄作家/周偉航(人渣文本)
詩人、作家/林達陽
作家/青木由香
作家/星子
詩人/徐珮芬
高中公民教師、《思辨》作者/黃益中
作家/張渝歌
閱讀人/鄭俊德

★讀者好評
「我是因為這本書得了文學獎才來買來看的,比想像中還要流暢好懂,看完之後對台灣感興趣起來了。」
「描寫四名青少年之間深刻友誼,以及他們所面對的是如此沉重的世界,相當高水準的一部作品!」
「隨著敘事者的回憶,視點從現代的美國與三十年前的台灣來回切換,前面埋下的伏筆在後半段一口氣爆發,非常精采。」
「相較於《流》帶來的感動與希望,讀完《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得到的是一種救贖。」


【故事簡介】
「如果說,《流》是光,
那我希望這部小說是影。」──東山彰良

在暑假即將結束的兩天前,我們的人生從此完全變了調……

一九八四年,台灣。
十三歲的鍾詩雲,經歷了哥哥意外過世、父母拋下他前往美國等變故,
寄住在眷村牛肉麵店的同學阿剛家裡,整天想著打架鬧事,幹些尋求刺激的事情。
這年夏天,他和阿剛、阿剛的弟弟達達,以及住在本省人地盤的阿杰,
四名少年決定執行一項計畫……

二○一五年,美國。
震驚社會的連續殺人魔「布袋狼」遭到警方逮捕時,
「我」接受委託擔任他的辯護律師,沒想到「布袋狼」居然會是這個人。
我注視著底特律荒廢的街道,回想起在台灣度過的少年時代。
那一年,我們十三歲……

少年時代如此虛幻痛苦,卻又閃閃發亮。
繼直木賞得獎作品《流》之後,
東山彰良第二本以台灣為舞台的小說。


【本書特色】
●台籍旅日作家東山彰良,繼直木獎一致通過得獎作品《流》之後,再度獻上以台灣為舞台的故事。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連奪日本文學獎三項大獎,文壇一致給出好評。許多日本讀者看完甚至表示這本書「能夠聞到台灣街道的氣息」。
●延續前作《流》流暢、傳神的譯筆,譯者王蘊潔小姐再次使出渾身解數,仔細與作者(以及作者父母)逐句確認,致力呈現最好的翻譯品質。
●耗時一年半的往返協調,終於爭取到原版封面照片授權,忠實向讀者傳達原汁原味的視覺體驗。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作者簡介

東山彰良 一九六八年在台灣出生,五歲之前在台北生活,九歲時移居日本。目前居住在福岡縣。二〇〇二年,以《逃亡作法》獲得第一屆「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大獎銀獎和讀者獎。二〇〇三年,將同作改名為《逃亡作法 TURD ON THE RUN》後出版,踏入文壇。二〇〇九年,以《路傍》獲第十一屆大藪春彥獎。二〇一三年以《黑色騎士》獲得隔年「這本小說最厲害!2014年」第三名,並獲得第五屆「ANX十大推理傑作」第一名。二〇一五年,以《流》獲得第一五三屆直木獎。二〇一六年,以《罪惡的終結》獲得第十一屆中央公論文藝獎。另著有《愛情喜劇法則》、《KID THE RABBIT NIGHT OF THE HOPPING DEAD》、《平凡的痛楚》。

譯者簡介

王蘊潔譯書二十餘載,譯作五百有餘,譯字數千萬,翻譯也從工作變成樂趣。譯有《流》、《十二國記》、《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窗邊的小荳荳》等各種不同類型作品。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作者自序

這是我以台灣為舞台寫的第二本小說。上一本小說《流》的故事在一九七五年拉開序幕,當初將故事設定在那個年代的最大原因,是因為《流》的主人翁是以我父親為原型。在以我父親的青春時代為題材的同時,也想寫下了我記憶中的台北街道。我五歲左右離開台灣,之後一直在日本生活,一九七五年剛好是我經常在日本和台灣之間往返的時期。我對台灣的記憶有一大半來自更早之前的生活,這些記憶至今仍然綻放出強烈而生動的光芒,繼續活在我內心。我相信自己改造了某些經過漫長歲月漸漸模糊的記憶和印象。人類的記憶有自淨作用,曾經對感情造成極大震撼的慘痛經驗,經過時間的洗禮,逐漸磨去了稜角,原本的真相變得像水母般模糊。我們往往會在事後賦予一些平淡的日常記憶新的意義,時而引領我們前進,時而令我們自責。我在台北生活的往日記憶,也許在不知不覺中被我自己改寫了,但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更美好,才更加綻放出燦爛的光芒。《流》這本小說中,充滿了許許多多這樣的個人記憶。我將這部小說舞台設定在一九八四年。一九八四年,正是我十六歲那一年,比這個故事中出現的四名少年——鍾詩雲、林立剛、林立達和沈杰森——稍微年長。那時候,我都在日本生活,只有每年暑假回台灣,所以,我對台灣的記憶都是關於盛夏季節——火傘高張和暑假的自由,驚險刺激的街道和冒險的預感。我想要把這些記憶融入這部小說,但同時又希望和《流》不同,這次想要寫一個沉痛的故事。如果說,《流》是光,那我希望這部小說是影,所以,在這個故事中,沒有發生任何奇蹟。為什麼會寫下這樣的故事?我相信是基於對自己不曾有過在台灣度過少年時代的嚮往,以及孤寂的灰心。如果有人問我:「這四名少年中,哪一個最像你自己?」我應該會回答是鍾詩雲。我在少年時代和他一樣,很崇拜那些太保,所以也學他們做了一些惹人討厭的事,但最後依然是老樣子。我在讓日本讀者閱讀的前提下創作了這本小說,雖然小說中提到有關政治、歷史和民族方面的問題,但目的是為了讓日本讀者瞭解台灣,更吸引他們進入故事的世界。雖然我如實地記錄了自己的記憶,但可能有些部分與事實有出入,這些日本人不可能瞭解的表達方式,將面對台灣讀者的嚴格考驗,不知道台灣讀者會如何看這個故事。老實說,我內心的戰戰兢兢並不亞於期待。以前曾經有一條鐵路沿著中華路延伸,我在故事中,將這條鐵路描寫成區分本省人和外省人的象徵性分界線。在我的記憶中,那條鐵路的確發揮了那樣的作用,但那僅止於我個人的印象。這次在推出台灣版的時候,我並沒有針對這個部分加以修改。因為我希望珍惜自己的記憶。王蘊潔女士繼《流》之後,再度為這本小說翻譯了出色的譯文。由她擔任這本小說的翻譯工作,我就高枕無憂了。同時也非常感謝尖端出版社的各位編輯。這三十年來,台灣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如今的台北已經沒有當年那條鐵路了,但三十年前的確存在,我認為自己不能忘記這件事。台灣現在拆除了這條鐵路,我認為這也是一件美好的事。──二〇一八年六月 東山彰良
oracle.sql.CLOB@470f2439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