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頸之物: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阿迪契第一本短篇小說集(中文書)

書名 繞頸之物: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阿迪契第一本短篇小說集(中文書)
The Thing Around Your Neck
作者 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譯者 徐立妍
出版社 木馬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20-06-03
ISBN 9789863597995
定價 360
特價 79折   284
特價期間:2020-12-31~2021-03-31
庫存

即時庫存=4
分類 中文書>世界文學>英美文學

商品簡介

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 阿迪契
▋2015年《時代》雜誌「100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
▋TED演講超過兩千萬人次觀看
▋《華盛頓郵報》稱她為「非洲文學之父」阿契貝在21世紀的傳人

「阿迪契筆下的角色大多是孤身一人,飄零在陌生的實體或心理環境中……覺得沒人看得見自己、遭人抹消。」——《洛杉磯時報書評》

旅居美國的非裔作家阿迪契擅長以「局外人」視角觀看世界:
性別歧視、貧富差距、權力階級、依親移民、美國夢……
描寫現代與傳統、家庭與個人、夢想與現實劇烈衝突的十二則短篇傑作!

《繞頸之物》為阿迪契2009年出版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其中收錄歐‧亨利短篇小說獎獲獎作品〈美國大使館〉等12篇故事。她在奈及利亞成長,接著在美國長居,於兩地都有長足觀察,以成熟且深刻的眼光觀察飽受內戰摧殘的奈及利亞,以及對世界無感麻木或錯誤想像的美國社會,並透過故事融合兩個文化,帶來衝擊且無人能及的閱讀體驗。她的故事中沒有膚色偏見,而是以冷靜且洞悉人心的方式帶你走一場紙上導覽,帶領讀者以作者之眼去看那不能及的國度,並發現你不需要有任何既定印象,也不用跨過任何門檻,就能橫越海洋陸地,閱讀另一個世界。

★收錄「歐‧亨利短篇小說獎」得獎作品〈美國大使館〉
★收錄《紐約客》作品〈一號牢房〉與〈頑固的歷史學家〉

「非洲文學之父」奇努阿‧阿契貝稱之為「天縱之才」

阿迪契得獎紀錄
 《BBC》、《紐約時報》「2013年十大好書」
 美國文學界最高榮譽「美國國家書卷獎」小說獎
 美國跨領域最高獎項之一「麥克‧阿瑟天才獎」
 《讀者文摘》「年度最佳作者獎」
 2018年英國筆會「品特獎PEN Pinter Prize」
 大英國協圖書獎最佳新人獎、最佳處女作獎
 英語寫作女性代表榮譽「柑橘獎」
 入選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
 與碧昂絲以共同作者身分入圍葛萊美獎「年度專輯」  

即將出版

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作品

《我們都該是女性主義者》(短文合輯,收錄點閱人次超越六百萬的Ted演講)
《美國佬》(改編為HBO影集,入選《BBC》、《紐約時報》十大好書、美國國家書卷獎小說獎)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繞頸之物: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阿迪契第一本短篇小說集

作者簡介

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1977年生於奈及利亞,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與耶魯大學分別取得碩士學位。父母皆有高教育程度,在盛行父權主義的文化中保有開明的想法,也讓阿迪契前往美國完成大學學業,並追尋自己的作家夢。作品翻譯成三十種語言並發表在各種出版品,包括《歐亨利得獎故事2003年》(The O. Henry Prize Stories 2003)、《紐約客》雜誌(The New Yorker)、《格蘭塔》雜誌(Granta)、《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以及《西洋鏡故事》雜誌(Zoetrope)。第一本小說《紫木槿》(Purple Hibiscus)即獲柑橘女性文學獎與不列顛國協作家獎。第二本長篇《半輪黃日》(Half of a Yellow Sun)以奈及利亞內戰為背景,同樣橫掃國際大獎,獲選為時人雜誌以及黑人議題書評(Black Issues Book Review)的年度最佳好書。最新作品《美國佬》(Americanah)(將由木馬出版)獲美國國家書評獎,被紐約時報列為2013年度十大小說,更被HBO相中改編影集,由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露琵塔.尼詠歐製作並主演。  她與歌手碧昂絲跨界合作歌曲《完美無瑕》(Flawless),在TED有過兩場知名演說――〈單一故事的危險性〉(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與〈我們都該是女性主義者〉(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她將後者的演講稿改編成冊,出版後成為新時代年輕女性的啟蒙與覺醒之書,也是瑞典高中生的指定讀物。阿迪契所傳達的故事並非單屬於非洲女性,她要訴說的也並非女性主義者的故事。當你感受到壓迫,喘不過氣乃致窒息,那些便是緊緊纏繞住頸子的事物。她以文字跨越了國界,邀廣大讀者透過她去感受非洲的土地、民族與文化;她宣揚女性主義,以溫柔而堅定的方式。她以故事連結所有人的情感,不只為女性,而為所有位於文化邊陲、無從發言的人發聲。

譯者簡介

徐立妍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筆譯組畢業,譯有《一九八四》、《華氏451度》、《人性中的良善天使》等多本作品,持續翻譯中。

名人導讀

 [導讀] 既遙遠、又親密的後殖民耳語何曼莊奈及利亞共和國是非洲人口第一高、GDP第二高的大國,在這片資源豐富、歷史衝突不斷的土地上,至少有兩百五十個不同的種族,不同族裔、宗教之間的武裝衝突早已是家常便飯,儘管人民死傷不斷,富豪繼續暴富。從英屬殖民地的時期起,權貴階層的生活就已經與英美大城市接軌,例如奈國證券交易所的創辦人Louis Odumegwu Ojukwu是非洲第一位黑人億萬富翁,在英國女王在1956年訪問奈及利亞期間,提供他的私人勞斯萊斯給女王乘坐。在《繞頸之物》的十二篇小說中,你不會直接看見英國女王乘坐殖民地財閥豪車般的詭異風景,你看到的是當奈及利亞脫離英女王獨立,Ojukwu這樣的人領導國家之後的人間情事,最強烈的衝擊就是民族得到自決,但貧富差距依然殘酷,你可以在〈私密經驗〉第一段就感受到某種複雜難解的心情,在躲避突發的武裝衝突時,兩位信仰與身家背景都不同的女性一起避難,一個女人感嘆自己弄掉了(塑膠串珠)項鍊,而另一位則掉了剛買的柳橙跟包包。她沒有繼續說那個包包是Burberry的,是她母親最近去倫敦旅遊時買的正貨。奈及利亞第一個共和體制,於1960年建立,那時開始,政府提供獎學金讓優秀國民赴美留學,但是這次共和體制非常短暫,只到1966年開始為期三年的比亞法拉獨立戰爭就結束了。在〈鬼〉一篇中,老教授與一位他以為早就犧牲了的前獨立運動領袖重逢,發現這人不但沒死,還很早就與家人搭著紅十字會的飛機逃到瑞典,心中因此有點看不起這位運用特權逃生的革命分子,但是他自己不也逃到了美國在柏克萊大學教書嗎?……但是我們幾乎不談戰爭,如果談起了也總是帶著一種無法平靜的模糊感,就好像重要的不是我們在空襲期間蜷縮在泥濘的防空洞裡,而在這之前埋葬的焦屍皮膚上還露出一點粉紅的血肉,重要的也不是我們吃過木薯皮,還要看著孩子的肚子因為營養不良而脹大,重要的是我們活下來了……透過高學歷追求社經地位的執著,是資本主義社會通行的成功法則,但奈及利亞人對母國政治狀態的不安全感,進一步強化了這份動機,不是知識分子不想回國,而是就算回去了也只是徒增痛苦,第一次共和只維持六年,接下來在1975年又發生了軍事叛變、然後是1976、1983、1985、1993年,直到1999年第四共和之後,才算是穩定下來,新興國家常見的貪腐、暴動、特權結構,這些後殖民常見產物,相信讀者都不陌生,但是為什麼實現了民主共和,為什麼來到自由平等的美國,不公不義還是隨處啃噬著我們呢?因為儘管在民主社會裡,每個人的起點也不是平等的。在《上週週一》一篇中,卡瑪拉其實擁有碩士學位,只是礙於還沒拿到綠卡工作許可,暫時只能打工當保母,她的雇主尼爾是個猶太白人:……尼爾知道她是奈及利亞人時,聽起來很意外。 「妳的英文說得很好啊。」他說,她聽了就覺得惱怒,那種驚訝,認為英文好像應該是他的個人財產一樣。因為如此,雖然托比奇警告過她不要提起自己的教育程度,她還是告訴尼爾自己有碩士學位。這個白人不知道自己有多無知,奈及利亞的官方語言是英語啊!而且,在美國,奈及利亞族群的平均學歷幾乎是全美各族裔最高的,2019年統計顯示二十五歲以上的奈及利亞美國人,有百分之二十九擁有研究所以上的學歷(美國白人則是百分之八),其中有極大比例的醫生、律師、工程師。儘管奈及利亞全國通用的語言就有三種(Hausa、Igbo、Yoruba),但自共和成立以來,學校便以英語上課,這讓學生準備留美時有了語言優勢(不用考托福呢),許多人即使在奈國已經大學畢業,來美初期為了維持簽證,繼續攻讀研究所,也就「順便」讀到了博士。這麼拼命是為了什麼?一名黑人律師曾說,在美國,身為「移民」、「少數族裔」本身就是一種劣勢,所以只有比白人更努力地逆風而行,精準攻佔高收入職業,晉身上流社會,這樣的策略在亞裔人士之間也很常見。《繞頸之物》的作者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擁有兩個美國名校碩士學位(約翰霍普金斯跟耶魯大學),讓她在美國文學界的取得話語權少了一些阻礙,但是很多女性可能沒有那麼優秀,也沒有同等的教育機會。作者透過女性視角敘事,告訴我們在女性也能獲得高學歷的時代,還有種種事物綑綁著女性,例如傳統婚姻關係:《膺品》中,在美國坐移民監的太太們經常八卦老公們在家鄉的外遇事蹟、《上週週一》裡的丈夫明明已婚,卻用單身身分申請綠卡、《跳跳猴山丘》裡,受女性主義思想啟蒙的齊歐瑪聽到媽媽描述爸爸外遇對象,然後女人們在商店裡大打出手……。也有的丈夫是自由主義新頭腦,批評政府、領導改革,但卻對拖累家人毫無愧意,妻子必須到《美國大使館》外排隊申請難民簽證,聽到別人這樣讚美自己的丈夫:「…那兩個編輯就是奈及利亞需要的那種人,冒著生命危險來告訴我們真相,真的很勇敢。…」但她心想:「那不是勇氣,只是過度誇大的自私。」還有一種丈夫,是在美國當醫生、已經十一年沒返鄉、把姓名都改成美國菜市場名的成功僑胞,透過《媒人》尋找奈及利亞新娘,雖然這個老公幾乎是個陌生人,但他很認真的教導太太如何成為美國人……「我看到妳的照片時很開心,」他咂著嘴唇說,「妳的膚色很淺。我得考慮到小孩的長相,膚色淺的黑人在美國比較容易出頭。」又或者是單身赴美,在號稱自由、平等的美國,發現黑人女性在職場與社會上,依然處於結構性劣勢的女孩,在她被富裕白人追求時,她很敏銳地捕捉到了:後來妳告訴他自己為什麼不高興,就算你們兩人這樣經常一起去張家餐館,就算在送上菜單前你們兩人親吻了,那個中國人還是認為妳不可能是他的女朋友,而他微笑不語。他先是一臉無神看著妳,然後道歉,但妳知道他並不明白。我的生活中有一位奈及利亞女人,她是住在對門的鄰居馬穆魯太太,我有時會幫她提菜上樓,她說謝謝你寶貝,如果超過一週沒見我,她就來敲門看我是否安好,順便抱怨說房東想趕她走。這棟樓是租金穩定公寓(Rent Stablished),受到政策保護,她付的還是四十年前搬進來時的行情,我推算房東要是能換別人入住她的公寓,能收到五倍的房租。但是馬穆魯太太能去哪裡呢?她在公立醫院服務四十年直到退休,但不像我聽說過的奈及利亞菁英,她不是醫生或護士。她問我的朋友是否需要幫傭、問我有沒有不穿的球鞋讓她寄回老家,她的妹妹住在紐澤西、她氣川普滿口謊言、對防疫毫無作為,喜歡喝汽水、右邊膝蓋不好,她的名字是尤吉娜。尤吉娜每次都說:「親愛的,Don’t get old. 變老了一點好事也沒有。」她這樣說的時候,我從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總覺得「美國夢」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政治宣傳,模糊的理論基礎、可隨時變更的法規,甚至也不保證結果——畢竟這不是創投、也不是選舉,只是一個夢。在紐約成為Covid-19新冠病毒的「震央」,封鎖已經兩個月的今天,我坐在看得見布魯克林郡立醫院的窗前,為這部短篇小說集寫導讀,是一個奇妙的巧合,我可以為讀者做的,只是補充後殖民歷史以及美國生活的背景資料,但是那纏繞在頸子上擺脫不掉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我沒有答案。

章節目錄

一號牢房贗品私密經驗鬼上週週一跳跳猴山丘繞頸之物美國大使館顫抖媒人明天太遠頑固的歷史學家
oracle.sql.CLOB@584144c4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