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中文書)

書名 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中文書)
作者 湯姆.溫萊特
譯者 吳煒聲
出版社 寶鼎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01-31
ISBN 9789862487839
定價 430
特價 79折   340
特價期間:2020-01-01~2020-03-31
庫存

即時庫存=3
分類 中文書>商業>經營管理
其他版本 二手書   67折 289元 起
電子書(PDF)   75折 323元 

商品簡介

這本黑色幽默的書,比毒品更令人上癮!

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最佳圖書」
《科克斯書評》、《路透社》、《圖書館期刊》亮眼推薦


川普在美墨邊境築牆,販毒集團為何竊竊自喜?
在墨西哥,傍晚5點45分為什麼不要出門?
幫派成員從頭到腳刺青,竟然是為了預防員工跳槽?
一個地盤不夠就來兩個,毒梟也搞連鎖加盟?
線上販毒比線下交易更有品質保障,顧客評價機制還能優化客服?


隨著電視影集《絕命毒師》與《毒梟》風靡全球,毒品產業、錯綜複雜的販毒組織、毒梟大起大落的故事莫不引人好奇,討論度始終不減。當前毒品問題嚴重,官方投入大量金錢與人力想遏止毒品氾濫和伴隨而來的犯罪活動,雖然時有捷報但仍無法根除危害,問題出在哪兒?如果將販毒活動視為一種經濟現象,並據以調整反毒政策呢?經濟學家若能扮演警察,情況會是如何?

重量級媒體「經濟學人」商業線記者湯姆・溫萊特奉命深入拉丁美洲,採訪報導全球最奇特又野蠻的販毒產業,過程爾虞我詐、驚心動魄。他愈是探討毒品背後的故事,愈是發現——販毒集團和組織嚴謹的跨國企業差不了多少!組織犯罪集團不斷汲取大型公司的策略和手段,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微調客戶服務,無一不包。

毒梟如何向大型企業借鏡經驗:
★學習沃爾瑪 → 壟斷賣家(農民),壓低古柯收購價格;要求供應商吸收成本以維護本身利潤。
★效法麥當勞 → 利用連鎖加盟的特許經營模式,擴張集團版圖與影響力。
★模仿亞馬遜 → 網路開店節省成本,線上比價、宅配及加強售後服務,提高顧客黏著度。
★人力資源管理 → 把監獄當作就業中心;以紋身提升向心力、避免員工跳槽。
★塑造企業形象 → 花錢買公關,利用社群媒體形塑毒梟親民愛民的公眾形象。
★洞悉市場脈絡,經營全球化 → 定期研究〈經商環境報告〉、〈全球競爭力報告〉,司法弱、警察不可靠、政客不受信任、容易行賄的國家,最適合拓展境外業務。

《毒家企業》從經濟學家的視角出發,逐一分析毒品產業的上下游供應鏈、人力招募與管理、品牌建立、加盟連鎖、多角化經營、電商布局、通路開發與維繫⋯⋯等;原來,一般合法企業面臨的問題,毒梟也很傷腦筋!

從玻利維亞到哥倫比亞、從墨西哥到美國,從古柯種植園到中美洲監獄,跟著溫萊特冒險進入神祕又危機重重的暗黑市場,以鮮明嶄新的視角深窺毒品交易與價值三千億美元的毒品市場,全面掌握全球毒品產業——可以說,這是一本給毒梟的商用參考書,也是打擊毒品的關鍵指南!

【亮眼推薦】
沈旭暉/GLOs創辦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信報財經新聞》主筆(國際)
林志都/譯者,蘋果日報「國際蘋道」拉丁美洲線、想想論壇、換日線專欄作者
阿潑/文字工作者
馬躍中/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
張淑英/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西班牙皇家學院外籍院士
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許春金/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陳小雀/淡江大學西班牙語文學系專任教授、拉丁美洲研究所專任教授兼國際暨兩岸事務處國際長
陳韻如/臺北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黃麗如/旅行作家
膝關節/影評人
蘇彥斌/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chinchen.h/旅遊作家
(依姓氏筆劃排序)

【本書特色】
1. 作者以經濟學家的角度觀察並分析非法毒品交易產業,得出令人信服的結論;這項的寫作角度史無前例,在同類型書籍中立刻脫穎而出。
2. 本書屬紀實報導,敘事手法條理分明、一針見血,筆調幽默活潑,人物訪談讀來彷彿親臨現場。一段段故事妙趣橫生,令人欲罷不能。
3. 題材特殊吸睛,喜歡《絕命毒師》、《毒梟》影集或是《金牌特務:機密對決》的讀者,絕對會愛上這本書。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

作者簡介

湯姆.溫萊特(Tom Wainwright)擁有牛津大學哲學、政治學、經濟學學位,曾經擔《經濟學人》(Economist)駐墨西哥市的記者,負責報導墨西哥、中美洲和邊境地區的新聞。他目前是《經濟學人》的英國編輯,也替《時代雜誌》(Times)、《衛報》(Guardian)、《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與《華爾街日報》撰寫文章。

譯者簡介

吳煒聲美國蒙特瑞國際研究學院中英口筆譯組碩士,曾獲美國翻譯協會(ATA)英譯中檢定合格認證。目前任教於清華大學與交通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致力於英語教學與中英翻譯研究。

作者自序

序言卡特爾有限公司「各位先生女士,歡迎來到華雷斯城(CiudadJuárez),當地時間為早上八點。」時值十一月,天寒地凍,英特捷特航空(Interjet)2283號班機滑行於墨西哥沙漠的跑道上,機上一名乘客神情緊張,不斷撫摸藏在襪子裡的小東西,不知自己是否犯了大錯。華雷斯位於美墨邊境,粗曠嘈雜,白天炎熱,夜晚寒冷,乃是將古柯鹼(cocaine)走私到美國的主要門戶。它與德州邊境僅隔一道金屬牆,也恰好位於太平洋沿岸與墨西哥灣沿岸的中央,走私者長期在此地聚集出沒:毒梟大賺不義之財,然後揮金如土,購買拉風跑車,入住華麗豪宅,但囂張不了多久,通常會死於非命,躺進華麗的墳墓。在早晨的陽光下,這位緊張的乘客直眨眼睛,走向航站大廈,看見身穿迷彩裝、頭戴巴拉克拉瓦帽(balaclava)的海軍陸戰隊員鎮守出口,但他不是「毒品騾子」(drugmule)。這位乘客就是我。我走進航站內最近的廁所,把自己鎖在小隔間裡,然後取出小東西。那是一個精巧的黑色電子裝置,大小約等於打火機,只有一個按鈕和一顆LED燈。我幾天前待在墨西哥市(MexicoCity),當地安全顧問給了我這個裝置,因為他擔心眼前年輕天真的「英國佬」前往華雷斯城時,可能會惹禍上身。我是首度造訪華雷斯。當地敵對的卡特爾(cartel)雇用職業殺手(hitman),彼此在洋溢殖民時代風格的市中心與爐渣磚(cinderblock)房舍林立的貧民窟你躲我藏,四處廝殺打鬥,因此華雷斯最近才贏得「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城市」(world’smostmurderouscity)的封號。當地報紙和電視新聞不斷報導路邊處決、集體屠殺後埋葬死者的殺人坑(massgraves)和千奇百怪的肢解人體方式。記者若喜愛追根究柢,經常會被人用封口膠帶(maskingtape)綑成木乃伊,然後丟進汽車行李箱滅口。千萬不可在華雷斯城冒險。因此,我該做的就是依照顧問遞給我裝置時的指示,抵達之後按下按鈕、等待LED燈亮起,然後把它藏在襪子裡。只要燈持續閃爍,萬一我沒有住進旅館,顧問便可追蹤我的行踪(至少能知道我右腿的下落)。我在小隔間裡,悄悄拿出追蹤裝置,把它翻面後壓下按鈕。我等待著,但燈一直不亮。我很困惑,於是又按了按鈕。沒有任何動靜。我又敲又搥,按住按鈕。在接下來的幾分鐘,不管我如何想辦法啟動裝置,燈死都不亮。我萬般無奈,只好把這個廢物塞回襪子裡,收拾好東西,小心翼翼地走到華雷斯城的街道上。裝置已經掛掉,我只能靠自己了。•••我是有點膽怯的商業記者,竟然被派去報導全球最奇特且野蠻的販毒產業,本書就是講述這段採訪歷程。我在二○一○年抵達墨西哥。當時,該國政府正雷厲風行,大舉掃毒,因為毒梟(narco-cowboy)早已拿著鍍金的卡拉什尼科夫衝鋒槍(Kalashnikov)橫行霸道,某些墨國地區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二○一○年,在墨西哥遭殺害的人數超過二萬,約為整個西歐被謀殺人數的五倍。隔年的暴力局勢將會加劇。電視新聞快報幾乎千篇一律:每週都有新案件,不是警察貪污腐敗,就是官員遭到暗殺,甚至大批「毒販」(narcotraficante)被殺害之後,軍隊會大舉鎮壓,或者毒販之間又會自相殘殺。這就是毒品戰爭,但販毒組織顯然逐漸占據上風。我以前待在歐洲和美國時,偶爾會從消費者的角度撰寫討論毒品的文章。如今我置身於拉丁美洲,親眼見識了毒品產業驚人的供貨端。我撰寫愈多探討「販毒」(elnarcotráfico)的報導,愈瞭解這個產業最像「組織嚴謹的跨國企業」。它的產品經過設計、製造、運輸和行銷等過程,最後販售給全球二・五億的人,年總產值約為三千億美元;如果毒品產業是個國家,將可躋身全球四十大經濟體之列。經營這個產業的人,都散發一股冷酷陰險的魅力,總愛取駭人聽聞的綽號〔有個墨西哥毒梟的外號是「食孩魔」(ElComeniños/TheChildeater)〕。然而,每當我到監獄拜訪毒販時,他們往往會對我吹噓和抱怨,不禁令我想起公司經理。一位薩爾瓦多嗜血幫派的頭目在炎熱的監獄牢房向我炫耀,說他的同夥掌控了一大片土地,而且喋喋不休,老愛聊一份新的幫派休戰協議(gang-truce)。聽他的口氣,會誤以為某位執行長正在宣布合併計畫。我還遇到一位魁梧的玻利維亞農民,他種植古柯(coca,提取古柯鹼的原料),興致勃勃地談論新種的成群毒品作物,猶如開店的園藝家,神采飛揚,滿口專業知識。那些最冷酷無情的歹徒,經常向我講述同樣困擾企業家的日常問題,譬如:如何管理手下、規避政府法規、尋找可靠的供應商,以及和宿敵打交道。他們的客戶類似於消費者,會提出相同的要求。這些毒品買家猶如其他行業的客戶,會搜尋新產品的評論、愈來愈喜歡透過網路下單,甚至要求供應商負起某種程度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socialresponsibility)。你可以透過「暗網」(DarkWeb)使用比特幣(Bitcoin)匿名購買毒品和武器。我進入這種地下暗網時,跟一位冰毒(crystal-meth,又譯甲基安非他命)菸斗交易商打交道,這位仁兄和亞馬遜的銷售代表同樣細心。(老實說,我想收回這句話;這位交易商的服務更加週到。)我對全球販毒產業瞭解愈多,便愈想知道若將它視為企業來報導,會出現哪種結果。結果我就寫了本書。我透過經濟學家的眼光去檢視非法販毒產業時,立即注意到許多事情,其一是緝毒官員會提報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但這些數字毫無意義。我抵達墨西哥之後,不久便在提華納(Tijuana)看見有人放火焚燒一大批毒品。士兵點燃了火種,然後退得老遠,只見一百三十四公噸的大麻(marijuana)陷入熊熊烈火,濃濃的刺鼻煙霧滾滾上升。緝毒人員從市郊倉庫的六個貨櫃中找到這批藏匿的毒品,破獲墨國史上最大宗的毒品犯案。這批毒品準備要出口,密封於一萬五千個沙袋大小的包裹內,上頭印著動物標誌、微笑圖示和荷馬.辛普森(HomerSimpson)卡通圖案,毒販以此表示這批貨將送往何處。緝毒人員測試和過磅這些包裹,然後拍照存證,隨即將其高高堆疊,淋上柴油後點火燒毀。大批民眾圍觀這熊熊烈火,手持機槍的士兵嚴防有人站在下風處,免得他們聞到氣味後產生幻覺。該區的墨西哥陸軍指揮官阿爾方索.杜瓦爾特.穆希卡(AlfonsoDuarteMúgica)將軍自豪地宣布,這批破獲的毒品價值四十二億披索(peso,又譯比索),當時相當於三・四億美元。某些美國報紙甚至加油添醋,根據這批毒品可在美國販售的價錢,宣稱其市值高達五億多美元。只要合理去分析,便會發現雙方都錯得離譜。杜瓦爾特將軍計算市值時,似乎是根據在墨西哥買一克大麻大約只需三美元來推估。根據這個價格,那批一百多公噸的大麻自然有約略三億美元的價值。在美國,一克大麻可能索價五美元,五億美元的市值便是如此估算的。即使只是粗略估算,背後的邏輯似乎很合理。然而,這其實很荒謬。不妨考慮另一種令人上癮的拉丁美洲出口貨物:阿根廷牛肉。若前往曼哈頓的餐館吃飯,八盎司的牛排可能要價五十美元,亦即每克二十二美分。按照杜瓦爾特將軍的邏輯,半噸重的小公牛就得開價十萬多美元。養牛戶必須先屠宰小公牛,然後包裝和運輸牛肉。牛肉送到餐館,又得調味和烤製,等到端上餐桌之後,每片牛肉才有五十美元的價值。因此,牛肉產業的分析師絕對不會根據紐約餐廳的牛排價格,以此估算在阿根廷草原上吃草的公牛有多少賣價。然而,當局在阿富汗緝獲海洛因(heroin)或在哥倫比亞截獲古柯鹼時,偶爾就會如此估算破獲毒品的價格。其實,毒品如同牛肉,必須歷經漫長的增值鏈(value-addingchain),才會有最終的「場外價格」(streetprice)。一克的大麻在墨西哥市的夜店可能要價三美元,在美國大學宿舍則可賣到五美元。然而,這批大麻仍然藏在提華納的倉庫,尚未走私出境、切分為零售包裝,以及偷偷摸摸兜售給消費者,它們的價值當然要低得多。根據最佳估算數字,墨西哥的大麻批發價格約為每公斤八十美元,亦即每克只有八美分。按照這個價格,在提華納破獲的大麻只值一千多萬美元,或許價值更低,因為藏匿一百噸非法商品的人,絕對無法依照千克的售價去銷售。這批破獲的大麻確實很大宗,而且毫無疑問,損失毒品的卡特爾將飽受打擊。多數報紙宣稱,這宗三・四億美元的毒品破獲案將可重創組織犯罪,但這僅是憑空幻想:毒販實際蒙受的損失,可能不到這個金額的百分之三。估算在提華納某個大型倉庫破獲的大麻價值時都能錯到這般離譜,我於是狐疑:假使應用基本的經濟學,從嶄新的角度分析毒品交易,會發現哪些蹊蹺呢?再檢視一次毒品卡特爾,便能清楚發現,販毒組織很像合法企業。哥倫比亞的古柯鹼製毒販管控供應鏈來維持利潤,與美國零售企業沃爾瑪(Walmart)如出一轍。墨西哥販毒卡特爾利用加盟連鎖擴張版圖,跟麥當勞有樣學樣。在薩爾瓦多,渾身刺青的街頭幫派分子曾經彼此殺伐、不共戴天,如今卻發現,共謀互利偶爾比相互競爭更有利可圖。加勒比海的罪犯將惡臭的島嶼監獄當作就業中心,暗中招兵買馬,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毒品卡特爾猶如大型企業,已經嘗試離岸委外(offshoring),把問題轉移到更脆弱的國家。毒販達到某種經濟規模之後,會仿效多數公司,致力於多角化。此外,他們跟大街的零售商一樣,飽受網路購物的衝擊。從經濟和商業的角度去分析毒品卡特爾似乎極為反常。然而,如果不瞭解毒品交易的經濟情況,並且不斷引用虛幻的數據(比如在提華納燒毀市價五億美元的大麻),就會迫使政府採納無效的政策,平白浪費公帑與犧牲無辜生命。全球納稅人每年花費一千億美元打擊非法的毒品交易。單是美國聯邦政府就耗費了二百億美元,一年逮捕一百七十萬名毒販,將其中二十五萬人送進監獄。在生產和運送毒品的國家,軍方不斷打擊販毒產業,枉死人數之多,令人眼花撩亂。墨西哥的謀殺率令人生畏,但是在其他位於古柯鹼運送路線的國家,謀殺害命更是觸目驚心,每年有數千人因為打擊毒品集團而慘遭殺害。公共投資的規模龐大無比,但反毒證據卻過時老舊。當我沿著販毒路線追查時,發現從玻利維亞到英國政府都一直在犯四大經濟錯誤。首先,各國都過分關注如何抑制毒品供應層面,但根據基本的經濟學原理,解決需求層面才更合理。切斷供應鏈與減少毒品需求量相比,前者更容易刺激毒品價格上揚,促成價值更高的犯罪市場。其次,有害的短期主義(short-termism)陰魂不散,各國政府短視近利,不願早期介入,寧可事後花錢收拾爛攤子。一旦預算吃緊,首先便刪除囚犯更生(prisonerrehabilitation)、創造就業機會與成癮治療之類的計畫,但是卻不斷挹注資金支援前線執法(可達成相同目標,但成本更高)。第三,毒品卡特爾採用敏捷靈活、無國界的全球商業模式,但政府的管制手段卻極其笨拙,仍然跳脫不出國家範圍。因此,毒販發現各國並未聯手打擊毒品時便會鑽漏洞,從某個司法管轄區逃到另一個管轄區求生存。最後要談根本的問題,就是各國政府誤將禁止(prohibition)與管制(control)劃上等號。販毒產業有數十億美元的利潤,而政府下令禁毒,起初看似合理,卻誤將販毒專利權拱手讓給全球最冷血無情的組織犯罪網。我愈瞭解毒品卡特爾如何做生意,便愈猜想:倘若毒品合法化,毒販是否不會從中獲益,反而會走向滅亡?後續章節會補充說明這些論點,但最要緊的是:只要體認毒品卡特爾是仿效大型跨國企業的方式運作,便更容易預測毒販的下一步行動,同時確保投入的反毒資金與人命沒有白白浪費。本書既是毒梟的商業手冊,也是擊潰他們的藍圖。

名人導讀

【各界好評】「《絕命毒師》世代必看的經濟叢書。」——《泰晤士報》「棒極了。這是我讀過最能以出奇致勝之道對付毒品世界的書籍。」——摩伊希斯・奈姆(Moisés Naím),《誰劫走了全球經濟》(Illicit)與《微權力》(The End of Power)作者「溫萊特是調查販毒產業之後尚能倖存的幸運記者之一。」——《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這幾年最令人激賞的商業書籍之一。」——《今日管理》雜誌(Management Today)「出色的作品……既是長篇黑色笑話,也是對吸毒的冷靜分析……。《毒家企業》讀起來興味盎然,作者思緒縝密,在諸多層面提出令人信服的論點。」——路透社(Reuters)「從數個層面來看,溫萊特非常勇敢……。(他)一下子挑戰了每個人,包括毒販、毒梟與這兩者之間的旁觀者。這是一本大膽的調查報導書籍,論述有理,值得借鏡,可依此制定更明智的反毒政策。」——《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本書極具爭議,但論述完備……。想解決毒品問題的人,務必詳讀本書。各國政府似乎對毒販束手無策,不妨借鏡溫萊特頭頭是道的見解。」——《華盛頓書評》(Washington Book Review)「言簡意賅,深具說服力,乃是我讀過最棒的毒品法改革論述之一……。(溫萊特)分析縝密且論事平衡,研究極為徹底……。溫萊特將毒品交易視為企業營運,揭露為何販毒會嚴重危害世界。」——米莎.格蘭妮(Misha Glenny),《紐約時報週日書評》(New York Times Sunday Book Review)「本書生動活潑,引人入勝,既有堅持不懈的記事報導,也引用了學術研究的成果。」——《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經濟學人》編輯溫萊特觀察敏銳,運用企業策略與市場力量的邏輯,解釋全球販毒產業為何如此具有彈性。他的論點極具說服力,指出政府一旦忽視基本的經濟力量,就算投入大量公帑去執法,依然無法遏止毒品交易。」——《外交》雜誌(Foreign Affairs)「本書條理清晰,內容精闢,毫不浮誇……。溫萊特明確指出,想遏止毒品氾濫的人之所以失敗,乃是堅持去打毒品戰爭,其實應該將販毒視為市場操縱(market manipulation)。」——《獨立報》(Independent)(英國)

名人推薦

《毒家企業》:從經濟學角度瞭解毒品市場——沈旭暉/GLOs創辦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信報財經新聞》主筆(國際)毒品禍害人類,除了因為它損害人的身心,還有很多人因毒品被殺害。二〇一〇年,墨西哥就有超過二萬人因毒品被謀殺,當地華雷斯城更是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城市,拉丁美洲也因毒品令人聞風喪膽。毒品全球銷售額達每年三千億美元,若果毒梟聯合統治一個國家,這國家足以擠身全球四十大經濟體之列。雖然各國政府都努力打擊毒品,但毒品依然橫行,究竟可以如何回應?除了種種法律監管,《經濟學人》英國編輯溫萊特(TomWainwright)出版了《毒家企業》一書,則嘗試以經濟學角度解構毒品的產業鏈。販毒畢竟也是一門生意,與賣餐飲賣衣服賣基金無異,只是毒販賣的是違法毒品,打擊毒品時加入經濟學理論,合情合理。溫萊特揭示大毒梟也在使用大家耳熟能詳的經濟學和企業管理理論:像香港兩大超級市場般壟斷採購、像美式速食店般特許經營、像大企業般管理幫派人力資源、搞公關和形象等,販毒集團愈來愈有組織,已經自成一國。正當生意有行規、有法例監管,販毒也有自己的地下秩序。為了摸清這地下秩序,溫萊特親身深入拉丁美洲毒品產業鏈的各部分,冒著生命危險訪問、調查當中大小人物,以得到第一手資料。毒品由種植、收購、提煉、批發、零售,都由龐大的卡特爾販毒集團控制,當中涉及龐大利益,小混混、販毒集團、各層警察、不同官員之間關係錯綜複雜,並非非黑即白,而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爭執亦由此起。當爭執不能以正常法律途徑解決,只能流血收場。歐美國家近年積極打擊販毒人士,甚至插手拉丁美州國家內政,以捉拿毒販和摧毀種植毒品的農田,打擊販毒源頭。表面上,這類行動觀感震撼,得到民眾支持,不過溫萊特認為打擊效果不彰,毒販春風吹又生:大毒梟自有躲避方法,又或已勾結政府官員或警察;小混混掃之不盡,人浮於事,只能靠毒品勾當維生;農民沒有技術種植比古柯樹更賣錢的農作物,亦別無選擇。打擊了一處毒源,毒梟在另一處另起爐灶;即使收入被打擊,「羊毛出自羊身上」,街角「零售」的古柯鹼又會漲價。根據一般邏輯,只要政府管治得當,人民安居樂業,毒品這高風險行業的從業員自然會減少。可是不少拉丁美洲國家都是「失敗國家」,政府沒有管治能力,毒梟甚至代替政府位置,提供社區服務,這既為自己提升形象,又能從中吸收新血。政府腐敗不得民心,但某些毒梟被補或死亡時,反而得到民眾哀悼。現在大毒梟面對的最頭痛問題,並非各國政府的打擊,而是如何面對經濟轉型。互聯網興起後,個人可以透過「暗網」販毒,並以加密貨幣交易,令人難以追查交易雙方,這大大減少了毒販上下其手、從中取利的空間。暗網交易反而令毒品質素提高了,連「交易態度」也好了,符合全球「去中介化」(Uberization)的大趨勢。毒梟的嘍囉其實也不太靠得住,除了信任問題,也會經常失手,有質素的嘍囉又會依靠網絡另起爐灶,都令毒梟集團再不易壟斷。新興的合成精神藥物、各國逐步讓大麻合法化的潮流,也為傳統毒梟帶來競爭,令他們慨嘆「生意難做」。溫萊特以身犯險寫成這本書,除了讓人看透毒品產業鏈,也是要各國反思如何有效打擊毒販,特別是要避免以傳統方式動刀動槍搜捕(令人想到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反毒戰爭),情願通過計算經濟學誘因和動機,從而減少枉死的生命。加拿大讓大麻合法化的同時,同步以經濟政策大規模打擊毒販;成效如何,對未來的全球掃毒運動就有指標作用。由哥倫比亞的蛻變看毒品經濟——林志都/譯者,蘋果日報「國際蘋道」拉丁美洲線、想想論壇、換日線專欄專欄作者西元二〇〇〇年,我到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出差拜訪客戶,即使惡名昭彰的毒梟帕布羅・艾斯科巴早在七年前就被哥倫比亞政府與美國聯合擊斃,但是所謂的「毒品戰爭」遺緒仍然處處可見:在旅館吃早餐時,可以看見服務人員拿著末端裝有反射鏡的長桿,伸進停放在旅館前的每一輛汽車底部檢查,一一確認車底是否裝有炸彈。公司在當地的代理人告訴我,某個一直付不出貨款的客戶,其實是因為被毒梟綁架,錢都拿去付了贖金之故;他也坦白說,在當時的哥倫比亞,沒有一個行業與販毒無關:要不就是必須繳交毒梟保護費,要不就是讓毒梟入股,成為他們洗錢或轉投資大筆不法獲利的工具。而即便帕布羅殺人如麻,甚至公然向哥倫比亞政府與警方宣戰,但是至今在他出生的哥倫比亞第二大城美德因(Medellín),仍有許多人懷念他,因為他當年曾在當地造橋鋪路,還替窮人建造了四百多戶住宅。不過這位「大善人」即使在當地,也對反對者毫不留情:一九九一年,在帕布羅與哥倫比亞政府對抗的最高峰時,這個一百八十萬人口的城市有六千三百四十九人被謀殺,幾乎都與毒品暴力脫不了干係。這樣的暴力浪潮也隨著毒品生意漸漸由墨西哥與中美洲幫派所掌控,沖向墨西哥與中美各國。二〇一八年登上國際新聞頭條,被稱為「篷車隊」(caravan)的一群多達上萬人的中美洲移民潮,之所以要逃離祖國的原因之一,除了當地高漲的失業率以外,就是毒品所帶來的暴力。正如本書所提到的,毒品生意與產業運作方式愈來愈相似,而掌控進入美國這個大市場前最後一道關卡的墨西哥與中美各國,正如大型連鎖超市一般,掌控了通路,也就掌控了產品進入市場的關鍵與利基,連帶壓縮了生產地的哥倫比亞與祕魯等地毒梟的利潤,逼得他們若不是冒險找人攜帶毒品闖關,就是透過加勒比海的船運與小飛機路線,冒險將毒品送至邁阿密附近海域丟包。同時,墨西哥的毒梟為了擴大利益,甚至也自行種植罌粟以提煉海洛因與鴉片類的毒品,提供癮君子更多樣化的選擇,並與來源受到南美洲毒梟控制的古柯鹼一較高下。這樣的作為,其實就是商場中的垂直整合與研發新產品。不論是墨西哥黑幫希望以暴力殲滅敵對幫派,或是薩爾瓦多幫派間同意停火共分市場,甚至是在自己出身的城鎮花大錢造橋鋪路、賑窮救老做好公關,其實毒梟們的這些作為在背後都有經濟上的考量,如同企業面對市場競爭時的做法。從數年前的「蘋果橘子經濟學」開始,以經濟學角度分析解讀各種社會狀況就成為了一門顯學。身為《經濟學人》編輯的本書作者,深入中南美洲探訪毒品供應鏈現況,並將毒品生意的經營以企業運作角度來分析,創造一種獨特的觀點,非常值得一讀。而支持毒品合法化也是《經濟學人》一直以來的觀點:正如過去美國終止禁酒令後,酒精飲料的合法化瞬間斬斷由加拿大及墨西哥走私酒進入美國市場的的黑幫利潤,或是在拉斯維加斯改發合法賭場執照後,原先壟斷當地賭場市場的義大利黑幫便在企業與政府力量雙重壓力下節節敗退,轉明為暗。在前述兩個案例中,「罪惡行為」的合法化都使得政府得以課稅與管控這些罪惡產業,企業得以獲利、減少暴力殺戮的發生,並減少政府執法部門以億萬計的支出。但是毒品對健康的損害也許比賭博、酒精或菸品更直接、更厲害,尤其是對腦部的運作,也因此對於毒品的合法化,勢必要有更進一步的討論與規範。藉由美國與哥倫比亞政府共同努力,在美國推廣哥倫比亞品牌咖啡,以鼓勵哥倫比亞農民轉為種植咖啡等各種措施,哥倫比亞現在已經逐漸走出毒品經濟的陰影,並成為拉丁美洲最有活力的經濟體之一。希望哥倫比亞的例子,可以成為墨西哥、中美洲各國、祕魯、玻利維亞等國家效法的模範,而不需經歷如此痛苦血腥的歷史。

章節目錄

序言 卡特爾有限公司第一章 古柯鹼供應鏈:蟑螂效應與百分之三萬的加價第二章 相互競爭VS共謀互利:為何合併偶爾比謀殺更好第三章 毒品卡特爾的人員問題:當龐德遇上豆豆先生第四章 公共關係與錫那羅亞的狂徒:為何卡特爾要關注企業社會責任第五章 離岸委外:在蚊子海岸做生意的好處第六章 連鎖加盟的好處與風險:犯罪集團如何仿效麥當勞第七章 創新變革,超越法律:「合法興奮劑」產業的研究與開發第八章 網路訂購古柯鹼:網路購物如何改進毒販的顧客服務第九章 事業多元化,打入新市場:從走私毒品到走私人口第十章 回到原點:毒品合法化如何威脅毒梟結論 為何經濟學家能扮演最棒的警察致謝注釋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