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了快了:相聲瓦舍三十週年經典作品(中文書)

書名 快了快了:相聲瓦舍三十週年經典作品(中文書)
作者 馮翊綱
出版社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07-18
ISBN 9789863232711
定價 300
特價 79折   237
特價期間:2020-12-31~2021-03-31
庫存

即時庫存=1
分類 中文書>藝術>戲劇

商品簡介

相聲瓦舍創團三十週年經典作品

幽崖之狐成群,陰壑之虺如車輪,亦必能葬爾於腹。
那是一隻白色的狐狸,臉上的花紋彷彿有人給牠畫了國劇臉譜。
正溫柔歡愉地舔著我的臉。
不一會兒把我吃了,牠就有充足的奶水,
回到窩裡餵養那六隻剛剛出生的小狐狸。

如此完美的結局,是奢望,可遇不可求。

快了快了。


◎《快了快了》

【相聲瓦舍】創立於一九八八年,二〇一八年以《快了快了》這個創作,做為三十週年團慶的代表作。

當年三月二十三日,馮翊綱、宋少卿、黃士偉,首演於台北市親子劇場。

這裡所收錄,是實際的劇場演出版本。早在演出前一年,《快了快了》的原創劇本一稿便已完成,且入圍二〇一七年台灣文學獎劇本創作金典獎。

原創劇本的靈感來自王陽明的散文名篇《瘞旅文》,所以原來的三個角色,都很文氣地,擷用篇中字句,命名為「紫彪」、「朝鹿」、「暮猿」。並混合了《影劇六村有鬼》、《影劇六村活見鬼》書中的幾個故事而寫成。

最後一段「要不要」不在原創劇本中,而是馮翊綱在上海急症住院,在加護病房中的幾日,纏綿病榻、混沌囈語的紀錄,幾乎一字不改。許多觀眾在離開劇場時表示「不懂」?當然,有一天你或家人也因重症住院、且又康復回家,那時就懂了,這是珍貴的「生命體驗」。


◎《戰國廁》

《戰國廁》可說是【相聲瓦舍】最膾炙人口的作品,最初以《誰唬嚨我》為名,一九九九年首演於台北新舞臺。

尤其普遍受到家長、老師的歡迎,經常選播,做為子弟的文史訓練補充,且稱讚「效果」,據說,看了《戰國廁》,功課都進步了。

經常有人請求我們重演《戰國廁》。然而,這是我在三十歲出頭時的劇本創作,覺得自己根本是舞文弄墨、玩笑遊戲,大家還是看劇本就好。

過了半百,如果還停留在三十歲的心智,我也會瞧不起自己哩。


◎《比壞》

《比壞》是《蔣先生你幹什麼》的一個片段,二〇〇五年首演於台北新舞臺。

這也是觀眾特別愛傳誦的段子,還有網友剪接畫面、拼貼聲音,製作出極為荒唐的「超人比壞」。

比對當下的社會、政治環境看看,我當年已絞盡腦汁,仍不夠壞。


◎《喔宋》

《喔宋》望文生義,是為「宋」少卿量身打造的節目。宋爺愛說大話,愛言過其實,有時甚至說謊,戲台上這樣、真實生活也這樣。不如編段相聲,教他公然扯個爽!

曾有北京的製作單位邀約演出,我力推演出「喔宋」。共產黨統治下,劇本還要送審的,這個內容,得到極度的反斥、批判,並嚴令禁演。順著對方制訂的落伍制度,激怒了檢查機構,我好得意呀!

《喔宋》是《兩光康樂隊》的其中一段,二〇〇九年首演於台北新舞臺。


◎《空城計》

《空城計》是一段著名的傳統相聲。是馮翊綱、宋少卿在學生時代,草創【相聲瓦舍】,經常演出的節目。

改編《空城計》,過程諸多啟發。在原有的敘事架構下,填入與我們切身相關的資訊,以完成「後設」展現所需。曾有觀眾在後台等著安慰我:「不要再介意當年龍套站錯邊的事件了,你現在很棒。」

我瘋唱戲,他傻看劇,相聲若不是戲劇,還能是什麼?

三十週年團慶後,以《空城計》為骨幹的套裝節目《十五萬大軍直取西城而來》上演,標示著【相聲瓦舍】邁入新階段。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快了快了:相聲瓦舍三十週年經典作品

作者簡介

馮翊綱【相聲瓦舍】創辦人。工作項目包括演員、導演、劇作家、演說家、大學教授。出版文字與影音作品數十種,獲得過一些獎項。自認為是永不退休的學習者、創意人。【相聲瓦舍】創辦三十年來,以溫厚的人文底蘊,創作雅俗共賞的喜劇作品,既服務大眾趣味,也探索深度幽默,堪稱精緻表演藝術的入門款,觸動青年學子文化涵養的興味,更是臺灣人的品味指標。

作者自序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日,我的生命出現了一個轉折,正在演出《寶島一村》的舞台上,突發心肌梗塞。這個病徵的最嚴重結果…會很嚴重,但我在演出夥伴的集體照應下,洪福齊天,從徵兆、到症狀、送院、檢驗、手術,長達五個小時,全程沒有昏迷,這個指標,很關鍵!媒體為了善盡娛樂大眾的興奮,忘了守住平衡報導的本分,大量使用「急救」、「開刀」、「病危」…等等煽動性字眼,創造出一個「此人大概會」…的氣氛,不理會【相聲瓦舍】的正式聲明。更有根本不在狀況內的演藝人員,人來瘋,發表個人推測,加重了言論角度。以訛傳訛的過程中,馮某人更被傳以「倒在台上,陷入昏迷」的荒誕結局。心肌梗塞的前三小時,我繼續把戲演完,過程中,視覺、聽覺、體力、感知,進入前所未有的奇幻經驗。手術後接著幾天,在上海住院,承蒙院方極度看重「是台灣來的表演藝術家」,審慎處置,安排在加護病房,全時觀察。數日間,直如「瀕死經驗」選修課程,見聞、心境極度複雜,也前所未有地寂靜。《快了快了》就在病榻完稿。我是一個自認樂觀的人,多年來,因為演出奔波、也愛玩,常有跨國、洲際飛行,於是給予自己「澄澈」的訓練,看寬生死際遇。王陽明的《瘞旅文》,是古文名篇中,最著名的「安魂」曲,總是影印,帶在身邊,沒事朗讀一遍,想想文中的境界:「幽崖之狐成群,陰壑之虺如車輪,亦必能葬爾於腹。」安我心神的,是來自傳統文化的信心與內藴。在「去中國化」氛圍陰鬱的時空條件下,【相聲瓦舍】自詡為「中華文化的載體」,我的動機並非和當權者對著幹,而是看到存活的契機,庸人往往在西瓜效應下趨吉避凶,但覺察者總能善用「政治不正確」,找到對自己處境最有利的轉圜。三十年前,我們是「小劇場運動」的一員,現今,【相聲瓦舍】的展演,不在街頭、不在茶館、不在公園一角、不在廢墟拉皮改建的實驗空間。總得在一千人的專業劇場裡,單一作品連續演出四十場次,一年兩部,加上零散的邀約、呈現,每年總得演上一百場。畢竟逝去了三十年,我們變了。有機會,將來還會再變。

章節目錄

序快了快了戰國廁比壞喔宋空城計跋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