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透視(中文書)

書名 尼采透視(中文書)
作者 黃國鉅
出版社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7-08-25
ISBN 9789571193175
定價 380
特價 95折   361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哲學宗教>西方哲學

商品簡介

尼采對現代哲學影響巨大
而近年的華語學界對他的思想產生了嶄新且多元的研究興趣
除了對其哲學的核心部分有更深入的探討外
也關注他與古今中外哲學之間的對話
使他的思想面貌更加清晰地呈現

本書特色

本書集結了十二篇兩岸三地尼采專家的專題文章,內容涵蓋多個層面,包括尼采與古希臘文化的關係、尼采哲學的核心問題、尼采與近代西方哲學家的對話,以及其與佛學、中國哲學之間的對話等。透過這些細緻、嚴謹的探索,讓我們對於尼采的思想有更豐富的認知,也看見近年在華語學界中,尼采研究的方向和成果。

尼采對蘇格拉底、柏拉圖的批判,在思想史上產生了鮮明的影響,是認識尼采思想的重要切入點。從尼采與諸多近代哲學家如馬克思、胡塞爾、海德格爾等之間的思想比較及對話,我們能對尼采哲學與西方哲學傳統複雜而有趣的關係有更多理解。而與佛教、中國哲學的對話中,則讓我們發覺中西哲學之間巧妙的關聯。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尼采透視

作者簡介

張振華
同濟大學人文學院講師

趙千帆
同濟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黃國鉅
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副教授

楊婉儀
國立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副教授

王俊
浙江大學哲學系外國哲學研究所副教授

張文濤
重慶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研究員、古典學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比較古典學學會祕書長

吳俊業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與哲學研究所副教授

梁家榮
同濟大學哲學系教授、歐洲思想文化研究院副院長、現象學中心主任

駱頴佳
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通識及文化研究課程)講師

孫雲平
國立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教授兼任所長

張穎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副教授

劉滄龍
國立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

作者自序

本書收錄了2014年12月在香港浸會大學舉辦的「尼采在二十一世紀學術研討會」發表的文章,共十二篇,代表了近年華語界尼采研究的一些方向和成果。
自二十一世紀,華語學界對尼采哲學產生新的研究興趣,不只有大量直接從德文原文翻譯成中文的尼采著作出現,還有不少中國大陸、臺灣和香港的學者,在歐洲和美洲研究尼采的思想,學成歸來,為尼采研究提供新的動力。一方面,我們喜見華語界對尼采的研究日趨扎實、成熟和細緻;另一方面,隨著大量關於尼采的通俗讀物的出現,他的名字在坊間也越多人認知,但他思想的真貌如何,更需要認真探索。
故此,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於2014年12月5至6日,於浸會大學夏利萊夫人演講廳舉辦上述研討會。我們很榮幸邀請到來自兩岸三地十多位華語界尼采專家,聚首一堂,交換研究心得和意見。是次會議比想像中成功,不止參與者討論熱烈,而且還非常有興趣把這個會議一直承辦下去。第二次類似會議已經在2015年11月於臺灣清華大學舉辦,名為「尼采視角與當代哲學」,今年年底還會重回浸會大學續辦,並冠上「第三屆華語尼采會議」的名字。想不到我當初一個小小的念頭、一點點傻勁,無心插柳之下,慢慢成為一個傳統,更證明華語學界對尼采
的興趣非常濃烈。
本文集的文章粗略可以分為四組,第一組圍繞著尼采跟古希臘文化的關係,尤其柏拉圖主義,以及古希臘文化的人文主義;第二組選取一些尼采哲學的核心問題作深入探討,如永恆回歸、生活哲學、虛無主義等;第三組嘗試讓尼采跟其他近代重要哲學家進行對話,如馬克思、胡塞爾、海德格、德希達、利維納斯等;最後一組則著重中西哲學對話,特別是佛學與中國哲學。涵蓋廣泛,內容豐富,尤其跟近代西方哲學對話的部分,是華語界少有如此深入嚴謹研究尼采的文章。
此文集能成功出版,首先要感謝浸會大學文學院的資助,和各位參與學者供稿;感謝協助籌辦會議的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同事及同學,和臺灣五南圖書出版社的賞識,還有陳康言同學協助校對和編務工作。
黃國鉅
二○一七年五月於香港

章節目錄

序 3

作者介紹 5

尼采對蘇格拉底、柏拉圖的批判 9
張振華

地宮中的線:尼采早期思想中的摹擬思想和翻轉的柏拉圖主義 35
趙千帆

尼采的古典世界中人的形象 65
黃國鉅

從尼采的永恆回歸,談彌賽亞再臨 83
楊婉儀

生活藝術哲學家尼采 103
王俊

虛無主義與現代性批判:尼采與馬克思 117
張文濤

尼采與胡塞爾論理念的建構─系譜學與現象學的一些交錯點 139
吳俊業

尼采的意志概念與海德格爾的解釋 165
梁家榮

責任與困苦:論尼采與列維納斯的身體倫理學 203
駱穎佳

尼采與德希達──從對形上學跟語言的批判切入 227
孫雲平

假名與戲論:從佛教中觀看尼采的語言觀和真理觀 263
張穎

跨文化思考中的「內在他者性」──系譜學與氣的思維 285
劉滄龍

尼采全集表 309
我們所要討論的問題的動機來自這樣一種觀察:在現代哲學中,以海德格爾為代表,有一種回到前蘇格拉底的思想潮流。現代哲學家波普爾甚至基於科學哲學的立場,明確提出「回到前蘇格拉底思想家」的口號。這一思想潮流可以一直追溯到尼采那裡。因此如果我們要對這股思想潮流作出恰當的判斷,需要再次回到尼采,去探查尼采回到前蘇格拉底的理由。

尼采對蘇格拉底的批判與對柏拉圖的批判有所交叉但也不盡相同,由於我們關心的總問題是如何評判回到前蘇格拉底的思想潮流,因此尼采對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批判在本文中被放置在一起得到觀察。

要全面而細緻地討論尼采對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批判,需要相當大的篇幅,我們這裡只滿足於進行一些簡潔明瞭的提示性討論。我們要完成三個基本任務:尼采批判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理由;對尼采的批判作出反思;對回到前蘇格拉底的思潮作出判斷。

壹、與蘇格拉底的競賽

尼采對蘇格拉底的評價非常之高。在《悲劇的誕生》這部給蘇格拉底定罪的作品中,相比於平庸的歐里庇得斯,對蘇格拉底的批判簡直更像是一曲頌歌:「新的俄耳甫斯」、「神性的天真和確定」、「駕馭者地位的尊嚴」。與晚期尼采把蘇格拉底稱為「小民」(Pöbel)不同,早期尼采甚至把蘇格拉底稱為「半神」。

在《人性的,太人性的》這本獻給「自由精神」的書中,尼采更是屢次讚美蘇格拉底,不僅把蘇格拉底稱為「自由人」,還將蘇格拉底和耶穌作對比,對蘇格拉底做出了比《悲劇的誕生》更加體貼入微的描述:「蘇格拉底擁有快樂樣式的嚴肅(die fröhliche Art des Ernstes)以及那種構成人類最佳靈魂狀態的滿是戲謔的智慧,他優於基督教的創建者。此外,他有著較好的理解力。」因此考夫曼認為,尼采對蘇格拉底信徒是鄙視的,但對蘇格拉底的學說則抱有一種「滿懷敬意的批判」(respectful criticism)。

那麼,尼采批判蘇格拉底的理由是什麼?

一、早期:科學vs藝術

尼采對古代事物的沉思起於對現代事物的批判。在寫作《悲劇的誕生》的尼采看來,我們這個現代世界,建立在所謂的「亞歷山大文化」(alexandrinische Cultur)的基礎之上。

什麼是亞歷山大文化?亞歷山大文化的特徵是它將理論人(theoretische Menschen)視為理想。理論人「本著上述對於事物本性的可探究性的信仰,賦予知識和認識一種萬能妙藥的力量」,而其目的和意義在於「使人生此在(Dasein)顯現為可理解的、因而是合理的」。在尼采看來,理論家的心中具有一種「妄念」(Wahn),認為科學知識能夠直抵存在的深淵、洞悉萬物,甚至能夠修正存在。這種「妄念」引起了理論家無限的「知識衝動」。而理論家滿足這種知識衝動並達到這種妄念的工具則是圍繞概念、判斷、推理而展開的邏輯程式。由於這種先在的妄念,理論家僅僅「欣賞和滿足於」被揭開的認識成果,在這種認識成果中陶陶然忘乎所以,「不想完全分享事物的全部天然殘酷」。這是一種對生命的科學樂觀主義的態度,是現代文化的本性。

而在尼采看來,事物在本質當中蘊含著不可避免的殘酷,對這種殘酷的認識恰恰構成了希臘文化的基礎。尼采認為,希臘人的特異之處在於,「如此敏感、如此狂熱地欲求、如此獨一無二地能夠遭受痛苦(leiden)」。對希臘人來說,生命本身充滿了恐怖和可怕,西勒尼(Silen)神話便是這種生命體驗的形象表達。為了克服這種對生命根本處的恐怖體驗,希臘人求助於太陽神阿波羅所生產出的假象之美(Schein)。這種夢一樣的美的衝動給人一種內在的快樂,從而使人能夠生活下去,具有一種療救的效果。

這種美的假象的快樂與科學樂觀主義不同。美的假象誠然提供一種生命慰藉,但是它不僅不否認生命底層的痛苦與殘酷,甚至以此作為自己的根基,美的假象之於生命的痛苦與殘酷「有如玫瑰花從荊棘叢中綻放出來」18。科學則全然否認事物本身的痛苦。在晚期作品《偶像的黃昏》中,尼采回到自己思想的開端─他把《悲劇的誕生》稱為「對一切價值的首次重估」─指出「為了有創造之歡樂,為了生命的意志永恆地肯定自身,也必須有永恆的『產婦的陣痛』。」這正是阿波羅精神和科學精神的區別。美的假象有它的二元構造作為基礎,科學的知識衝動則完全消解了戴奧尼索斯層面的基礎性,成為一種平面化的單純理智。換句話說,我們在科學精神中只看得到清晰與快樂,卻看不到清晰背後的混沌、深淵、深度和恐怖。所以早期尼采喜歡使用海水的比喻來反對溫克爾曼的希臘觀:「希臘生活的透明性、清晰性、確定性以及表面的平面性就像清澈的海水:基底(Grund)看上去要高出許多,似乎比它真正的樣子要來得淺顯。正是這一點造就了偉大的清晰性。」希臘文化表面上的明朗(Heiterkeit),其實源自於海洋一樣的深淵。這種作為背景和基底的深淵才使得這種清晰性不是膚淺的理智清晰,而是一種偉大的清晰性。這種清晰與深淵的疊加造成一種特別奇異的效果。

在尼采看來,這種全面支配現代世界的亞歷山大文化的「原型和始祖」正是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將藝術、道德及其全部的世界觀建立在新的原則的基礎之上。這種新的原則就是認知、知識、科學、理智的原則。蘇格拉底遍訪雅典的政治家、演說家、詩人和藝術家,結果發現他們的行動不是依賴於正確的知識,而是只靠本能行事。於是蘇格拉底起而進行了理智的革新,把文化的基礎建立在知識之上。邏輯天性過度發育的蘇格拉底用理智的嶄新原則驅趕了本能的古老地位,先前由荷馬、品達(Pindar)、埃斯庫羅斯(Aeschylus)、菲狄亞斯(Phidias)、伯利克

裡(Perikles)、皮媞亞(Pythia)和戴奧尼索斯這一批人組成的「美好古代」就此崩潰。這在後世便催生出了科學樂觀主義的怪胎。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