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頭上的海浪聲(中文書)

書名 枕頭上的海浪聲(中文書)
作者 毛恩足
繪者 達姆
出版社 好的文化
出版日期 2017-01-07
ISBN 9789865626594
定價 320
特價 88折   282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大眾文學
其他版本 二手書   49折 157元 起

商品簡介

巴布‧狄倫榮獲2016諾貝爾文學獎--音樂與文學本就一家
台灣文創的最強組合--流行音樂與小說創作聯手出擊

華文都會小說+同名音樂專輯 同步發行

李維菁、林曉培、門田英司、翁嘉銘、
陳玉慧、張文光、黃子佼、楊澤(以上依筆畫序) 跨界推薦

胡德夫專文推薦

指頭輕淺與繾綣旋律 來回疊成潮汐
枕頭上的海浪聲 在今夜男人哭笑間 重現

一個故事,兩個文本
沒有標點符號,如同音樂一般的行文,讓人充分感受文字的節奏與律動

這是你我共同的故事:
在都會繁華的角落裡,每一個孤獨的靈魂,都在啃噬內心的空虛。
人來人往,生活畢竟留不住痕跡
過近千帆,愛情注定虛無成空
唯有創作,稍能抓住片刻的實存


指頭輕淺與繾綣旋律 來回疊成潮汐
枕頭上的海浪聲 在今夜男人哭笑間 重現
一個故事,兩個文本
沒有標點符號,如同音樂一般的行文,讓人充分感受文字的節奏與律動
在都會繁華的角落裡,每一個孤獨的靈魂,都在啃噬內心的空虛。
人來人往,生活畢竟留不住痕跡
過近千帆,愛情注定虛無成空
唯有創作,稍能抓住片刻的實存

[Tom 唱那首歌給我聽好嗎? 我最喜歡聽你唱歌了! ]

[跟著你很沒安全感 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我要的是安穩!

安穩 你知道嗎?]

[我愛你 親愛的 睡前 我想再聽聽枕頭上海浪聲]

[對不起 兩個藝術家在一起 是悲劇的開始 我要走了]

[別說對不起]

[就當我一時情亂意迷 將妳愛上 就當我一時糊塗吧 輕易將妳放

風啊 風兒呀 你可看見我的她呀 花啊 花兒呀 你可別在今夜謝呀

就當妳一時睡過頭 沒在我這站下 就當妳一時自由慣了 還不想家……

雪呀 雪兒呀 你可別在今夜飄呀 月呀 月兒呀 繼續照亮來時路呀

每年此時 妳可還記得我門前山茶花兒開 妳可還記得 有我在守候

可惜 風花雪月一場 轉眼 風花雪月一場]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枕頭上的海浪聲

作者簡介

[沒有田的農夫 在豐收裡嘆息 沒有筆的詩人 在嘆息裡豐收]毛恩足,1974年生,屏東出生,現居台北。身上流有一半浙江一半原住民排灣族的血液,兩種文化結合,孕育出多元的創作風格。29歲時,遭逢人生轉折,雖決志踏上音樂之路,但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所幸後來結識啟蒙恩師劉偉仁,跟隨七年,方得一窺創作世界。爾後,在胡德夫的導引之下,重新認識自己與土地的關連,如覓得沃土,將過往種下,結成詩與歌,長出故事。曾出版《成為一條河》音樂專輯,現為萊茯音樂工作室合作藝術家,《枕頭上的海浪聲》音樂專輯與同名小說同步發行。

作者自序

2004年入冬時分,我開始著手寫這本小說,每完成一個章節,便寫信給Tom Waits,內容大概就是跟他說一下進度,但比較多是酒醉後的牢騷。這一切最終會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在虛構與真實之間,在美好與悔恨當中,懺悔,是我所有的筆劃,並紛紛入歌。如果沒有離別前那句最後的提醒,沒有那段尋求自我的旅程,詩呀歌啊,連同那抹守候的藍月,只得埋葬在之後灰階日子。決志創作人生後,生命與生活不停拉扯,紊亂思緒,無心創作,一場車禍意外,傷了腦袋,如電影情節般遺失了某些記憶,小說卻因此才得以接續書寫。遷徙到第一道曙光到來的蘭嶼,晝伏夜出,拼湊記憶,故事失而復得,寫就破鏡重圓的結尾,自以為的。某夜,走入漆黑的港,倒臥在漁船甲板上,隨浪搖曳,當月亮升起,照亮粼粼海面,海上斑駁的、天際完滿的光如月的兩面鏡,同樣皎潔靜好,才明白放手的圓滿,於是逐字刪除,換上如今的結局。原諒,姍姍來遲,但並未缺席。我知道終點的風景是多麼美麗,所以低頭在寒風中行走,雖仍有霧,但就要散去,山水月全然澄明。我是毛waits 擅長等待的人。

名人導讀

胡德夫推薦序在毛毛第一張發表的創作音樂專輯【成為一條河】(Bana)裡有一首歌「OA」,是為我們已遠行的摯友OA所寫的。毛毛說錄音當時他在深山蟬鳴中靜候著「他」(指OA)的到來,在無預設詞曲的狀態下開始吟唱,完成了這首作者自稱再也無法重現的詠歎調。然而,當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卻驚訝地聽見他所唱的內容竟全是非常古老的排灣族語,描述著一種很沈鬱的哀傷,而他是個不會說母語的排灣族孩子啊,這樣的詠歎到底從何而來呢?!猶記得初認識毛毛時便有強烈的直覺,他身上流著與我同源的大武山血液,但他的外表、談吐、口音卻又像是「白浪」(漢人),唯有那經太平洋的風、東海岸的陽光曬吹過的黑皮膚,讓我覺得分外親切。我們第一次同台是在2008年3月1日臺北一場為偏鄉兒童而唱的慈善演出,當天我從反三鶯部落拆遷的抗議行動趕過來,心中的悲憤不能自己,忍不住在台上唱了許久,只記得負責招呼我的毛毛台前台後一直靜靜地忙著,彼此並沒有太多機會對話。後來,OA告訴我有一個孩子藍調唱得極好,沒想到就是毛毛。OA有句名言:「好酒、好菜、好朋友」,他對人總是無私地分享,在毛毛這一輩的年輕人當中,這位大哥是他們尊敬學習的典範,我們常在他的私廚裡聚會時,隨性拿起吉他開唱,藍調一整夜。OA 走後,同是深坑居民的我們自然而然走得更近,逢年過節還是平日,他總會帶著食物到家中分享,喝酒吃飯、醉了就窩在平台鋼琴下做夢,我們對話也越走越深,社會的、族群的、歌的、少年時的輕狂。那時的毛毛早已決意走創作之路,只是不知他已踏入了文字的世界,比我在創作上跨界得更早。我喜歡他寫的一手好字,在字裡行間見到內心的工整,純善。即便他是熱愛藍調的,但我覺得他的世界更接近民謠,是關懷人與社會的,無論與誰交往為友,他總能跟那人相關的親人、貓狗做好朋友,愛屋及烏得很徹底。他長幼有序地盡自己的責任,義無反顧、平和而沈靜,就像是我所認知的排灣族傳統精神。他從不掩飾自己靠雙手勞力當搬運工的身份,或是從小在清苦環境中成長的磨難,我常想著他身心的負荷不知有多大?但他從不以為意,當作是在經驗人生最純美的歷練,而這從小到大的苦難必將是他未來豐收的小米田,沒有赤足踏過何以成路?何以感受荊棘?我與他,與島嶼眾生同是移動的傷口,是帶著血管的漂流木,聚集成河匯入太平洋,才找到依靠的枕頭,聽著枕上的海浪聲入眠,傷口也就不覺得那麼疼痛了。Every thing seems so nice and pure.聖經裡說與其去跟人歡樂一起作樂,不如去憂傷的人那兒一同憂苦,我很確定毛毛選擇給這樣的祝福,讓他內在的容量變大,當苦痛都可以在一起,更何況將擁有的分享,如此唱出的歌才會自然由衷,而非無病呻吟。(文字整理/南美瑜)

名人推薦

李維菁(小說家)聽毛恩足的聲音,就好像聽到這男人和自己靈魂徹夜長談的過程。這次毛恩足的音樂小說展現了他的另一項才華,文字與歌曲的並行,宛如一部音樂電影腳本展開,其中人物的追求、失落、渴望,都收攏在他誠摯而豐富的感性之中。儘管多數人害怕和自己的靈魂相遇,毛恩足卻和他的靈魂像好友,他們聊著聊著決定玩場神燈遊戲,呼喚精靈出現在他們與我們的夢境。林曉培(歌手、專輯製作人)能夠把私藏的動人故事跟大家分享,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毛恩足同學,謝謝你、祝福你。翁嘉銘(樂評人)這冊音畫小說集,是一幕幕小酒館、美術社、一張專輯錄音出片或一個男人成名的故事,我看著聽著也是寂寞、荒唐與空洞無邊的飄遊,名之為《枕頭上的海浪聲》,卻又可見詭艷BlueMoon,以及滿是老歌式的淒涼之愛,倒進菸蒂、黑咖啡和滄桑的歌聲,是宿醉無人擁抱的床上,泛起了海浪聲,一遍又一遍潮騷,是生命藍調的激情與嘆息。陳玉慧(作家)排灣媽媽,外省爸爸,「混得很凶」的嗓音,聽不出派系的音樂,藍調吧,或者也不是,沒有人這樣用的文字,文字像吟唱,而他的吟唱是一幅流浪的地圖,那些美麗的自言自語,不哀傷,也不怨嘆。像自給自足的河流,泪泪而出。在沒有身分認同的日子,也沒有地方可以去,在「那些充滿玫瑰與詩的日子,曾經屬於妳和我的曾經」,他為南迴醫院演唱,為自己,「我的部落就是我自己」,是一次我與我自己的重逢。我在聽看毛恩足的音樂帶和文字集,這一定要推。
oracle.sql.CLOB@3f8c0e5a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