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玉荷(中文書)

書名 半夏玉荷(中文書)
作者 蝴蝶Seba
出版社 雅書堂
出版日期 2014-08-15
ISBN 9789863021957
定價 240
特價 88折   211
庫存

即時庫存=1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羅曼史
其他版本 二手書   46折 110元 起

商品簡介

半夏玉荷
被祖先牽連而成為「冤親債主」供品的半夏,在一次機緣巧合下獲得一株梔子護法,就這樣在眾植物的庇護與協助下,過著命懸一線的人生。原本認命過日子的半夏,在領悟到任何忍耐和退讓都沒有用處之後,化身成敵視冥界的「不法之徒」,開始搶奪並收藏冥界授與的討債文書、滅毀這些仇視生命的冤親債主!

朱炎
她的身分則是剮去仙體的罪魂,人斬官的護法。但那個性格扭曲個性惡劣的人斬官,嫌天上人間都太沒意思,跑去歸化成修羅了……而且還用一種詭異的規則,賦予她依天律代行人斬的權力。沒錯。總是要有人來阻止的。這就是為什麼她不畏權貴,徹底貫徹執法仙官職責,直到下獄被剮還是沒有懊悔。她不懂得其他生活方式,也沒有興趣沾染紅塵。會做的,想做的,就是成為一個執法者,然後維繫住這種尊嚴。

******************************


封面文案:
晨光中,四季桂、紫芳草、月橘……和梔子花的香氣交融……
我想到紅樓夢裡的「萬豔同杯」。
誰也不會明白,這杯芬芳,就是我保命的方式。

封底文案:
「冤親債主」、「抓交替」,這類的「合法」,已經運行了非常非常的久。
為什麼祖先犯下的罪孽,是由子孫來承擔呢?
為什麼這種復仇會是合法的,能夠領著地府文書來催討呢?
既然神明漠然的看著我的性命如風中危燭,我為什麼要遵從這種不公不義的「法律」?

對,我成了一個「不法之徒」,而且沒有打算收手。
我明白,搶奪並且收藏文書、滅毀冤親債主,等於是在官方的臉上響亮的搧耳光,我若死了以後應該會非常慘。
但我活著並沒有比較不慘。
看看我的人生,我倒楣而時時命懸一線的人生。
我粉身碎骨無所謂,但我會牽累許多人,跟我有關係的人。
我才不管你們是不是合法。既然你們相信拳頭就是真理……那就這樣吧。
「超現實」永遠不要想侵蝕我的「現實」。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半夏玉荷

作者簡介

蝴蝶Seba關於這樣一位雙子座的女子,你應該先聽聽她怎麼說:其實寫小說就是說故事。人生這麼長,無聊的事情那麼多,不找點有趣的事做做,怎麼打發?我不愛看電視也不喜歡看報紙,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待在家裡面對著電腦,說出一篇篇我想像世界裡的故事……於是,她化身成了蝴蝶/Seba/玫瑰/染香群……以引人的故事情節及獨特的文字渲染功力,橫跨了奇幻小說、武俠小說、網路小說、羅曼史小說等領域,更曾以兩性專欄縱橫於BBS論壇及時尚雜誌《柯夢波丹》。奇幻的蝴蝶,浪漫的蝴蝶,陰鬱的蝴蝶,搞笑的蝴蝶,寂寞的蝴蝶……只要你進入她的文字,你就可以發現完全不一樣的蝴蝶!【夜蝴蝶館】(部落格)http://seba.pixnet.net/blog 【蝴蝶二館】(部落格)http://elegantbooks.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寫完了《深院月》,我並沒有吐血三升。(鄭重聲明)至於我的身體狀況……算了,這個不要提了,老生常談,讀者不煩我都煩了。總之,半夏寫得這麼慢,其實就是我有點害怕了。我對寫作這件事……真的有點怕了。我不得安寧,身心都沒辦法平靜。我安眠藥吃得很重,但我在寫作期間,安眠藥幾乎是無效的。我可以逃,卻躲不了。所以寫完《深院月》,我想辦法逃避了一陣子,我只是……想要一點安寧。所以荒廢了很久,實在很抱歉。坦白說,我也不覺得《半夏玉荷》寫得好。我會把她撿起來設法完成,其實只是一種長久以來不滿的爆發。一種……不吐不快。民俗說的「冤親債主」和「抓交替」,簡直是莫名其妙到極點。甚至只是不小心瞥了一眼,或者只是純粹的倒楣,毫無因果的就會被跟被纏……我對這種仇視生命的死者有著強烈的鄙視。對「因果報應」這種說法更有極度的不滿和質疑。為什麼這輩子的不幸,會是毫無記憶的前世罪孽所致?既然「今日事今日畢」,難道所謂的「天」,不知道該「當世罪當世了」?為什麼會有「禍延子孫」這種事情?其實我最不能容忍的是圍觀群眾那些冷言冷語,什麼一定是前世不修,所以這世來償還之類……完全,不知所謂。這世間,有很多不公平。有很多法律有漏洞,形成所謂的「惡法」。是的,惡法亦法。但我覺得應該是想辦法完善修補,不是逼人吞下去。我寫了〈朱炎〉的開頭,卻沒辦法寫結尾。我知道一定是有個遺失的環節還存在,所以一直暫時擱置,直到《半夏玉荷》的出現。是的,我承認。這是一部很陰鬱的小說,所有的氛圍幾乎都導向一種絕望。而我類似的題材實在已經寫得很不少了,這不是一部很特別的小說。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會拿來跟《荒厄》比,甚至跟《上邪》比。但是很抱歉,裡頭的愛情成分真是稀薄得可憐,我還用最難俯瞰全觀的第一人稱。甚至,強烈仇視死者也和我之前的主張相矛盾……我明白。但世界不是只有好的,可也存在一些壞的。其實這些一直都是醞釀壓抑著。為了一些傳說的莫須有而義憤填膺,真的非常神經。所以有時在留言看到那種「因果報應」的言論,我都咬牙快快翻頁,忽視該讀者的任何一個字。我應該忍。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環境和言論自由,我該忍。結果爆炸的點很好笑……我回魔獸世界了,為了硬把自己從寫作的暴君拖出來,我想做些什麼好讓自己逃離一時。然後我看到部落陣營的首領之一,黑暗女王希瓦娜斯毀滅了吉爾尼斯,把南海鎮徹底破壞,完全只剩下瘟疫,並且將死人轉化成被遺忘者。我看到……一個,自己慘不甘願,要把全世界拖下來一起慘。自己死了太不公平,全世界都是活死人就公平了。我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劇情,遊戲的劇情。但我在相關論壇看到支持希瓦娜斯言論的狂熱者……我的天。你們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和想什麼嗎?你們在支持一個……忘記自己曾經是活人,明明成為死者非常痛苦,卻希望所有人跟她一樣痛苦的混帳。炸在這種可笑的點,我都覺得自己幼稚又白痴。但不寫出來,我真的快噎死了。坦白說,我很喜歡人類,和我身為人類的一切。我擁有七情六慾,我知道痛苦的深度……或說痛苦的深淵。就是知道痛苦,所以更不希望別人也痛苦,我曾經以為「感同身受」是人類本能。所以我很任性的寫了這部小說,重複許多我過往創意和配對的小說,把我的不滿都宣洩掉。我對現實毫無辦法,只能夠在虛擬裡找補。最少這樣發完脾氣後,我平靜很多。或許以後我的作品會少很多……被暴君統治這麼多年,我終於意識到我老了、疲憊了。也許我該好好想一想,沉澱一下。我是該往前設法走下去,還是止步於這個程度。坦白說,我還不知道。我有很多故事想講,很多很多。但這些故事……卻沒辦法脫離我固有的窠臼。這樣,我該寫嗎?誰也不能給我答案。我想我會繼續深思。蝴蝶

章節目錄

半夏綠庭(花草圖鑑) 001半夏玉荷      011朱炎        197作者的話      223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