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經衍義(中文書)

書名 書經衍義(中文書)
作者 黎貴惇
出版社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出版日期 2011-05-01
ISBN 9789860241594
定價 300
特價 79折   237
特價期間:2021-01-22~2021-03-21
庫存

即時庫存=1
分類 中文書>哲學宗教>中國哲學

商品簡介

《書經衍義》內容分為三卷。第一卷包括〈堯典〉至〈微子〉等篇;第二卷包括〈泰誓〉至〈無逸〉等篇;第三卷則包括其它剩餘篇章。《書經衍義》在越南目前僅存孤本,以木版刊印,頁數(含序及跋在內)共284頁。書中並無註明何時刻印。開頭有作者的自序,下面標明作序的時間為1772年。書後的跋由黎貴惇的學生李陳瑻於1778年所寫,但跋的內容也沒有透露有關刻印的時間。現存版本缺少自序的第一頁,我們已據其他書籍中錄載《書經衍義》序文的部分補上。李陳瑻的跋文中有許多字脫落和模糊不清,無法辨認,因尚未找到有記載此跋的資料可供對勘,所以只能暫時保留原狀。
《書經衍義》原版現藏漢南研究學院圖書館,編碼:A 1251。

越南儒學資料簡介
黃俊傑
阮金山
台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東亞經典與文化」研究計劃,最近10年來致力於「東亞儒學」新領域的開拓與研究,出版《東亞文明研究叢書》、《東亞文明資料叢書》、《東亞文明書目叢書》等三大書系,至今(2009年)已出版百冊。
由於研究資料的關係,過去10年來的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中國、日本、韓國的儒學發展。為了更聚焦「東亞儒學」的研究,所以從2009年起開始出版《東亞儒學研究叢書》與《東亞儒學資料叢書》兩種出版品。前者以研究論著為主,後者則蒐集並出版東亞儒學的相關原典與史料。現在重印出版的這一批「越南儒學資料」,就是本院開拓東亞儒學新視野的重要工作。這批資料的影印出版,都獲得原庋藏單位正式授權。我們願就越南儒學的發展概況以及這一批資料的狀況,略作說明。
儒學、漢字以及其他中國文化要素,雖然早在秦漢時代便已傳入越南。但從公元2到10世紀之間,儒家思想對越南社會的影響,似乎僅限於華僑、行政官僚等上層社會人物,尚未普及到社會其他階層。因此,這段期間並未出現出色的儒家學者及儒學著作。
第10世紀李朝成立之後,統治者有意識地採納儒家思想和制度,致力於建設一個獨立文明的國家,儒學對越南社會的影響才全面地加速展開。儒家思想首先深入政治領域,接著擴展到教育制度、學術訓練、文藝創作、社會文化、民間風俗等等。從第10到第15世紀,儒學在越南的地位逐漸提升,但因佛教盛行,儒學在三教之中未能取得優勢,仍與佛道兩家平分秋色。
自公元15世紀的黎朝起,儒家的地位才開始超越佛道兩家,成爲越南社會的主流思想,儒學也逐步滲透到越南社會的各個領域及階層,這種發展一直延續到19世紀。在儒家思想的影響之下,越南文化產生了根本性的轉變,原來的東南亞特質逐漸失色,而浸潤在中國文化中的東亞特色佔了上風。雖然受到法國統治的干擾,越南最後一個王朝阮朝仍然繼承並發揮儒家傳統,這種持續性的發展,使儒家思想對於越南的社會文化、人民生活、社會價值體系等方面的影響,在18及19世紀達到最深刻的程度。越南人在接受儒家思想的同時,也無可避免地將其「在地化」,以符合越南本土文化及本地人的個性,而在這種「在地化」過程中豐富了原始儒學的內容。
越南的儒學文獻使用兩種文字記載:漢字及越南文字(稱為「字喃」)。越南人用漢越讀音來念漢字,字喃則是越南人參考漢字造字原則所創的標音方塊文字,用來記錄越南語言。字喃的發明雖然早在第10世紀之前,但目前公認最早的長篇字喃著作遲至13世紀才出現。在最近7個世紀裡,越南人同時使用漢字及字喃兩種文字著書立言,雖然字喃的使用並未如漢字頻繁,但以其寫成的文獻也構成了越南儒家典籍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書經衍義

作者簡介

黎貴惇(1726-1784)又名黎名芳,字允厚,號桂堂,沿河縣沿河社人(即今太平省興河縣獨立社),係黎朝進士黎富恕(後改黎仲恕)之子。黎貴惇於黎顯宗景興十三年(1752)登進士及第,取為榜眼,是年二十七歲。之後歷任翰林院承旨、秘書閣學士等職,爵穎成侯。出仕未久,於景興三十一年(1770)辭官歸鄉,專於治學著書。至景興二十八年(1767)再度出仕,歷任入侍陪訟、戶部左侍郎等職,爵穎成侯。景興三十一年(1770)左除侍都御史、工部右侍郎;景興三十四年(1773)授任陪訟。1773年至1775年,至山南地區進行查簿及土地量測統計工作。1775年升為吏部左侍郎兼國史館總裁,該年底被降為禮部侍郎。景興三十七年(1776)被派往順化任協鎮參贊軍機,隔年又奉命回京授為戶部左侍郎、行都御史。景興三十九年(1778)改入武班,授左校點權撫事,爵義派侯。到1783年則改任乂安處協鎮,不久又被召回京任都御史。於景興四十五年(1784)過世,得年五十九歲。黎貴惇著述種類甚多,堪稱越南十八世紀群儒之冠。著作內容涉及經學、歷史、文學、地理、考證學等諸多領域,越南儒者皆尊其為集大成者。黎貴惇的著作有:《桂堂詩集》、《桂堂文集》、《全越詩錄》、《皇越文海》、《大越通史》、《撫邊雜錄》、《見聞小錄》、《書經衍義》、《芸臺類語》、《群書考辯》、《聖謨賢範錄》、《北使通錄》等。另外還有一些作品目前仍無法確定是否為黎貴惇所著作的。

作者自序

《書經衍義》景印弁言

阮金山

《書經衍義》作者黎貴惇(1726-1784)又名黎名芳,字允厚,號桂堂,沿河縣沿河社人(即今太平省興河縣獨立社),係黎朝進士黎富恕(後改黎仲恕)之子。黎貴惇於黎顯宗景興十三年(1752)登進士及第,取為榜眼,是年二十七歲。之後歷任翰林院承旨、秘書閣學士等職,爵穎成侯。出仕未久,於景興三十一年(1770)辭官歸鄉,專於治學著書。至景興二十八年(1767)再度出仕,歷任入侍陪訟、戶部左侍郎等職,爵穎成侯。景興三十一年(1770)左除侍都御史、工部右侍郎;景興三十四年(1773)授任陪訟。1773年至1775年,至山南地區進行查簿及土地量測統計工作。1775年升為吏部左侍郎兼國史館總裁,該年底被降為禮部侍郎。景興三十七年(1776)被派往順化任協鎮參贊軍機,隔年又奉命回京授為戶部左侍郎、行都御史。景興三十九年(1778)改入武班,授左校點權撫事,爵義派侯。到1783年則改任乂安處協鎮,不久又被召回京任都御史。於景興四十五年(1784)過世,得年五十九歲。黎貴惇著述種類甚多,堪稱越南十八世紀群儒之冠。著作內容涉及經學、歷史、文學、地理、考證學等諸多領域,越南儒者皆尊其為集大成者。黎貴惇的著作有:《桂堂詩集》、《桂堂文集》、《全越詩錄》、《皇越文海》、《大越通史》、《撫邊雜錄》、《見聞小錄》、《書經衍義》、《芸臺類語》、《群書考辯》、《聖謨賢範錄》、《北使通錄》等。另外還有一些作品目前仍無法確定是否為黎貴惇所著作的。《書經衍義》於1772年成書,載錄黎貴惇對《尚書》五十八篇內容所提出的討論。他重視的並不是今、古文的相關問題,而把焦點放在分疏此部經典所表達的涵意上,如書中特別著重的政治思想。《書經衍義》不但是黎貴惇個人對《尚書》這部經典的心得及理解,亦能作為了解儒家精神及其運用實踐的學習講義。黎貴惇在自序中即表示,希望皇帝能學習此書學,並落實到治國方面。他在每一卷開頭都寫著「臣黎貴惇撰」,表達的就是欲將此書薦獻給君王的想法。在越南十八世紀政治動盪的背景之下,黎貴惇衍解《尚書》的行為有明顯的經世意義。黎貴惇依據《尚書》的篇章次序逐一進行講解,將焦點放在他認為較重要的內容上,因此對每一篇的詮釋深淺不一,有的進行較詳細的解釋,有的僅稍微提一二論點。黎貴惇基本上把注意力集中在《尚書》中有關治術、國君之德、修身、化民、舉賢任能、遷都、賦稅、兵制等內容,進而提出深度的詮釋及發揮,將含蓄或深奧的文辭加以解釋,再以其他經典或史實的例子來論證其觀點的準確性。黎貴惇同時也注重歷史背景、地理條件、典章制度及法典的考證,並依據考證的結果對歷代解經的說法予以評斷。他在《書經衍義》裡面即多次引用清代學者顧炎武的觀點,並對其表示贊同。《書經衍義》內容分為三卷。第一卷包括〈堯典〉至〈微子〉等篇;第二卷包括〈泰誓〉至〈無逸〉等篇;第三卷則包括其它剩餘篇章。《書經衍義》在越南目前僅存孤本,以木版刊印,頁數(含序及跋在內)共284頁。書中並無註明何時刻印。開頭有作者的自序,下面標明作序的時間為1772年。書後的跋由黎貴惇的學生李陳瑻於1778年所寫,但跋的內容也沒有透露有關刻印的時間。現存版本缺少自序的第一頁,我們已據其他書籍中錄載《書經衍義》序文的部分補上。李陳瑻的跋文中有許多字脫落和模糊不清,無法辨認,因尚未找到有記載此跋的資料可供對勘,所以只能暫時保留原狀。《書經衍義》原版現藏漢南研究學院圖書館,編碼:A 1251。

章節目錄

越南儒學資料簡介 黃俊傑、阮金山 i書經衍義簡介 阮金山 xi書經衍義 1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