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濛戰記 Almo Wars第一集-潛入奧濛星(中文電子書)

書名 奧濛戰記 Almo Wars第一集-潛入奧濛星(中文電子書)
作者 默渠
出版社 默渠
出版日期 2013-04-17
ISBN 9789574307098
定價 0
特價 0
閱讀軟體 TAAZE eBook
檔案格式 PDF
檔案大小 38.13MB
分類 中文電子書>類型文學>科幻小說

商品簡介

商品簡介

恆久無限的宇宙,遼闊浩瀚的大海,指引著人類追求未來的希望,但是物質的貪婪權力的慾望,是遠古至今無窮無盡的循環……。

這裡描述著一個遙遠的未來,接續著古老過去的宿命──失落的少女在挫敗的偵蒐任務中,陷入了悲劇淵源的原點,結識了一群相互支持的希望,她知道自己的處境並不孤單,也領悟到了生存價值的所在,為了反抗強大勢力的剝削,她必須奮鬥,重拾掌握在手中的命運,堅毅的存活下去。


詳細介紹

遍地荒漠的泰坦殖民星,荒蕪的砂地上到處林立著碩大的穹頂城市,一群沒有身份的難民,藏身在先進的城區底層,他們靠著廢棄物資源的回收,堅毅的在底層的隧道當中求生,一個身世不明的嬰兒,被遺棄在廢棄物回收區的角落,由沒有公民身份的老婆婆將她扶養帶大。

垃圾堆裡長大的少女,經歷了一段殘酷的死別劫難,兇手剝奪了她心愛的所有,侵害脅迫的肆虐之後,讓她面臨了一連串不堪回首的創痛與磨難。

悲慘的際遇讓她顛沛流離,卻在無知的利誘安排之下,輾轉加入了一個秘密的武裝組織,那是個賣命贖身的秘密機構,在那裏她歷練了三年嚴格的軍事訓練,再造重生的身份,讓少女成了傭兵機甲戰隊的一員。

就在首次與同僚執行偵蒐登陸的任務中,潛行墜降的過程讓他們陷入了伏擊,不料在猛烈的空中攔擊之下,團隊潰敗失散,少女獨自慘落在蠻荒的原始星球當中,成為了一個失落孤單的求生者。

隨著任務的失敗,登陸變成了一趟無法歸返的行程,眼見逝去的未來,她身陷在迷途之中,駕著機械裝甲在渺茫的大海中飄盪,望眼所及的當下,她幾乎失去了所有希望。

就在孤寂的時刻,遠方乍現一道微弱的曙光,那是她唯一可以追尋的目標,順著目標前去,闖入了一連串探索追尋的祕境。

她的依靠就是保護著自己的機械裝甲(貝塔),在美麗原始的奧濛星中,失落的少女如何扭轉自己的命運,是否能追尋到屬於她自己的未來?

讓我們一起進入《奧濛戰記》跟著西薇亞一起勇闖奧濛星被禁錮的礦區。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奧濛戰記 Almo Wars第一集-潛入奧濛星

作者簡介

這是亞空間延伸的科幻圖文世界,自由作者的默渠在古老的書櫃裡面,發現一個曾經失落的故事,探索我們都將遺忘的未來,也是異邦地域似曾見過的境界。

作者自序

遍地荒漠的泰坦殖民星,荒蕪的砂地上到處林立著碩大的穹頂城市,一群沒有身份的難民,藏身在先進的城區底層,他們靠著廢棄物資源的回收,堅毅的在底層的隧道當中求生,一個身世不明的嬰兒,被遺棄在廢棄物回收區的角落,由沒有公民身份的老婆婆將她扶養帶大。

垃圾堆裡長大的少女,經歷了一段殘酷的死別劫難,兇手剝奪了她心愛的所有,侵害脅迫的肆虐之後,讓她面臨了一連串不堪回首的創痛與磨難。

悲慘的際遇讓她顛沛流離,卻在無知的利誘安排之下,輾轉加入了一個秘密的武裝組織,那是個賣命贖身的秘密機構,在那裏她歷練了三年嚴格的軍事訓練,再造重生的身份,讓少女成了傭兵機甲戰隊的一員。

就在首次與同僚執行偵蒐登陸的任務中,潛行墜降的過程讓他們陷入了伏擊,不料在猛烈的空中攔擊之下,團隊潰敗失散,少女獨自慘落在蠻荒的原始星球當中,成為了一個失落孤單的求生者。

隨著任務的失敗,登陸變成了一趟無法歸返的行程,眼見逝去的未來,她身陷在迷途之中,駕著機械裝甲在渺茫的大海中飄盪,望眼所及的當下,她幾乎失去了所有希望。

就在孤寂的時刻,遠方乍現一道微弱的曙光,那是她唯一可以追尋的目標,順著目標前去,闖入了一連串探索追尋的祕境。

她的依靠就是保護著自己的機械裝甲(貝塔),在美麗原始的奧濛星中,失落的少女如何扭轉自己的命運,是否能追尋到屬於她自己的未來?

章節目錄

本系列書籍共為十二集,描述著一個遙遠的未來,接續著古老過去的宿命──失落的少女在挫敗的偵蒐任務中,陷入了悲劇淵源的原點,結識了一群相互支持的希望,她知道自己的處境並不孤單,也領悟到了生存價值的所在,為了反抗強大勢力的剝削,她必須奮鬥,重拾掌握在手中的命運,堅毅的存活下去。
奧濛戰記

Almo Wars

作者:默渠

序文

遍地荒漠的泰坦殖民星,荒蕪的砂地上到處林立著碩大的穹頂城市,一群沒有身份的難民,藏身在先進的城區底層,他們靠著廢棄物資源的回收,堅毅的在底層的隧道當中求生,一個身世不明的嬰兒,被遺棄在廢棄物回收區的角落,由沒有公民身份的老婆婆將她扶養帶大。

垃圾堆裡長大的少女,經歷了一段殘酷的死別劫難,兇手剝奪了她心愛的所有,侵害脅迫的肆虐之後,讓她面臨了一連串不堪回首的創痛與磨難。

悲慘的際遇讓她顛沛流離,卻在無知的利誘安排之下,輾轉加入了一個秘密的武裝組織,那是個賣命贖身的秘密機構,在那裏她歷練了三年嚴格的軍事訓練,再造重生的身份,讓少女成了傭兵機甲戰隊的一員。

就在首次與同僚執行偵蒐登陸的任務中,潛行墜降的過程讓他們陷入了伏擊,不料在猛烈的空中攔擊之下,團隊潰敗失散,少女獨自慘落在蠻荒的原始星球當中,成為了一個失落孤單的求生者。

隨著任務的失敗,登陸變成了一趟無法歸返的行程,眼見逝去的未來,她身陷在迷途之中,駕著機械裝甲在渺茫的大海中飄盪,望眼所及的當下,她幾乎失去了所有希望。

就在孤寂的時刻,遠方乍現一道微弱的曙光,那是她唯一可以追尋的目標,順著目標前去,闖入了一連串探索追尋的祕境。

她的依靠就是保護著自己的機械裝甲(貝塔),在美麗原始的奧濛星中,失落的少女如何扭轉自己的命運,是否能追尋到屬於她自己的未來?

◎第一集 潛入奧濛星

◆ 星環

裝載著廢棄礦料的提亞運輸艦,高速的航行在暗黑星雲邊緣,路線迴避著泰坦殖民星偵查網的管制監控,偷偷的從礦載專用的貨艙中伸出了一具重力加速器,拋射出一顆像貨車大小的隕星體,讓隕星體隨著強大的拋射力,飛速的脫離了礦船專用的航道,往無光暗黑的星雲前進。

隕星體循著加速的衝力飛行在浩瀚無際的宇宙中,耀眼的星空逐漸遠離,背景隨著加速的增進而開始模糊,個體慢慢的產生了強離子的電場,形成了光速彈射的震波,一瞬間成了一道亮白的電漿光束,隨著脈衝的震盪穿越過次元的層面,撞進了電離層的亞空間裡,消失在大漩渦星系暗黑虛空的邊緣。

眼前只剩下波動盪漾的銀河,靜靜的循著恆久律動的寬帶,閃爍點滅著萬千的星域,載運著廢棄礦料的提亞運輸艦,越過了暗黑星雲的邊境,安靜的加速遠離,不久也跟著神秘隱蹤的隕星體,消失在光彩奪目的星雲之中。

在這銀河邊際遼闊的星域之間,人類的科技文明隨著時空的推移不斷的進化,活動的足跡也隨著科技的發展而不斷的蔓延,一些遊歷在星際的族群,追逐著先人的腳步,不斷的拓展移居,居住的據點綿延在各星域之間,開拓的足跡也遍佈在整個銀河系當中。

只要有人類密集的所在,必然有密集的商業活動,各式各樣的經濟交易,猶如河水匯集一般密切的發展,隸屬於次系統的星域裡廣闊的大漩渦星系,是現今經濟貿易和文明發展最密集的所在。

遠古至今大漩渦星系的航運發展相當進步,這裡是人類最密集也是經濟活動最繁榮的星域,星域間依賴著一種重要的物資系統運作,那是一種神奇的能源,是主要的經濟命脈,更是所有物資交易的指標,只要擁有這種能源的採礦權,便是擁有了控制星際間無比絕對的力量。

這種能源在幾萬個世代之前,被一個名為泰坦的族群所發現,他們在自己所居住的星球,發現了這種複合質量的礦產,那是一種流藏在地層間,具高單位放射特性的膠狀礦岩,從礦岩的結晶當中,可以直接萃煉成高質量的乳狀礦油。

經過了幾萬個世代的科技發展,泰坦族人徹底的將這種能源的特性解析開來,透過了物質原點的高度激化,經過了超高分子的分餾之後,乳狀礦油被純化精煉之後,透過高度萃取技術研製的成果,衍生出各式各樣的高能量物質,而這種強大又神奇的能源,被稱之為「焦源礦油」。

泰坦族人擁有著焦源礦油純化的關鍵技術,他們將焦源礦油廣泛的運用在各項科技和工業的用途,全面性的發展特化的反物質能源,除此之外延伸的副產品還能從中提煉出各式各樣的原料,提供了生化科技和武力能源的動能,也滿足人類生活每個層面的經濟所需。

於是位於大漩渦星系中心部位的泰坦殖民星,掌控著所有礦脈資源,主導著大漩渦星系的資源決策力量,泰坦殖民星是能源探勘的經濟先驅,也是科技最先進經濟活動最熱絡的所在,因此泰坦殖民星成了能源經濟和礦業經濟最重要的控制中心。

但因泰坦族人過度的科技發展,加上物資無度的揮霍,讓奢靡浮敗的生活形態,成了能源經濟蕭竭的危機,由於過度的耗費這些蘊藏的珍貴資源,以致焦源礦油的需求與日俱增,肆意濫墾各星域間礦產資源的後果,於是破壞了個星域間珍貴稀有的礦脈。

泰坦族人如此任意妄為的濫墾之下,導致各大星域間的資源枯竭,各地族群都面臨了生存重大的威脅,逼的各地所屬的科技集團積極的促動探礦的腳步,極力的找尋能源開發的據點,泰坦族形成了龐大的遷移團隊,並著手拓張發展星域殖民計畫。

這些航行在無盡星海的探勘船,是泰坦族民所屬的「焦源探勘船隊」,他們由各自分支的族群成立科技集團,管理經營著大漩渦星系內的採礦資源,探礦範圍遍及每一處星球,珍貴的礦油資源就在各方集團的謀略算計之下,以血腥無情的武力探取侵略。

焦源探勘船隊強勢的霸佔這些星球,殘忍剝削著當地的住民的資源,侵奪了當地住民的土地,更以強大的重機武裝殺害反抗的生命,殘害的方式無所不為,醜陋的迫害行徑比比皆是。

這當中,船隊為了爭奪礦區的探勘問題,利益爭端的衝突日漸的激化,只要在星際公約規範的境外之地,或是偏遠的星域礦區,他們便彼此爭戰互奪領地,各地星域都有他們激烈的攻防戰事。

就在三個世代之前,一支焦源探勘船隊,為了探尋新礦脈,他們不畏古老禁忌,直接冒險闖進了大漩渦星系邊緣的暗黑星雲,進行前所未有大規模的礦藏探勘。

那是古老又偏僻的星域,是個遠古以來被禁止前往的一處所在,這裡被濃密暗黑的天體所包覆,暗黑幽冥的區域中有著濃密異常的電輻層隔離,封閉消沉的區域中壟罩著暗黑的謎團,是自古以來所有探勘者都不敢擅入的神祕星域。

但是船隊勇敢的冒死闖入之後,卻在隔絕著外來電波和光線的暗黑星雲當中,遭遇了狂亂的電頻風暴,空洞的內離層爆擊,讓他們不知所措,在一陣顛頗震盪之間視死如歸的船員誓命直驅而入,卻安然的度過了幻電般的電漿迷雲,安穩的航行在暗黑的空域當中。

結果意外的發現,這裡面是個孤立隔絕的星系,並且在這個古老的星系當中,偵測出了強烈的焦源礦油頻率。

暗黑星雲的星域中心,有一個最大的行星系,裡面有六顆繞行著一顆巨大恆星的天體,就是在這天體之中排行第四大的行星之上,反映著無比強烈的礦源波動。

焦源探勘船隊來到這第四大行星,穿過星環進行登陸之後,發現這裡是個適合人類居住的行星,環境相當的原始宛如世外桃源,美麗的行星上也發現了一群住民,他們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與世隔絕安詳的居住在這個地方。

住民們望著這織熱光明的巨大恆星,把這閃耀的光球稱之為「奧恆之陽」,叫著自己生長的星球為「奧濛星」,而自己則稱為「奧濛族人」。

探勘船隊隨後採樣分析,證實了奧濛星上蘊藏著非常豐富的焦源礦脈,而且含量是所有大漩渦星系蘊藏量總和的百分之四十,因此船隊便快速的在此駐紮,創立了一個獨立出泰坦殖民星科技集團體制外的貿易組織,自行成立了「交流領地辦事處」,並以不當的方法取得專有的礦物探勘權。

此後交流領地辦事處迅速的在當地築起大型採礦要塞,肆無忌憚的侵占土地,大刀闊斧的劈地開採焦源礦脈,暗中隱匿的輸出精煉的礦油,專營圖利給泰坦殖民星的某個知名科技集團。

這交流領地辦事處所屬的採礦要塞,在當地的採礦行為毀壞附近生態,並和星球的住民們爆發了嚴重的衝突,受到欺騙和迫害的住民們為求生存,紛紛群起反抗並發動保衛游擊戰爭,奧濛族人從此深陷殖民迫害和流離放逐的噩夢之中。

就在奧恆星系附近一處幽暗的空間中,突然間迸裂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增強的閃光泛著絲游的光暈般,閃耀的電漿不停的擴張,從膨脹扭曲的光芒中綻出了一波波高溫的磁場,強離子閃轉迷炫的電漿四散,接著從次元層的亞空間中,穿越出一顆閃耀的光球。

這顆閃轉的光球像炮彈一樣迴旋,瞬間炸出了弧火般的光波,宛如畫破天際的流星一樣,以雷擊般爆破的威力高速飛行,飛馳的光球表面不斷的彈出陣陣爆波,震波撼動了幽靜的太空,噴洩的火屑曳出著彗星般耀眼的軌跡。

這亮白耀眼的光球不久便失去了光芒,光體逐漸的黯淡,表面像煙火般煋紅的閃燃,真空的低溫逐漸冷卻著球體,外表像火熱的煅鐵一樣,從橘紅的霓漿慢慢的轉成了鐵黑的岩塊,最後成了一顆焦黑的隕星體,直飛奧濛星的軌道。

這顆隕星體速度極快,絲毫沒有減速的跡象,運行經過了數小時的航速,路徑漸漸的靠近了奧濛星的引力範圍。

眼前的奧濛星外圍環繞著一層閃亮的光環,這是流竄在宇宙空間的星骸所組成的星環,受了奧濛星外圍引力牽引,吸進了外層衛星軌道上的天體,其中懸掛在星環一角的巨大衛星,隨著星環的軌跡浮繞在軌道上,在奧濛之陽耀眼的光照之下運轉的環體,宛如環繞在翡翠外圍的銀鍊顯得格外亮麗。

高速飛來的隕星體,隨著自己慣性的運行方向,一頭就衝進了懸滿碎星骸的星環區裡,隨後隕星體瞬間爆散開來,崩解的碎片往四方破散,逐漸脫落的岩塊露出了三艘連結一起的水滴狀飛行器。

這隕星體裡面原來是三艘精巧偽裝的「偵蒐機械裝甲」,他們以光速彈跳的方式來行到奧濛星,準備從事機密的情報偵搜任務。

鏗鏹有力的巨響在沉重的機身中迴盪,真空中沉悶的敲擊聲響,讓三艘集結一起的飛船彈開,高速運行的鐵灰色水滴狀飛行器,以靈巧流暢的動作分解,快速的翻折展開了水滴狀的外殼,從內部伸出了可變形的雙臂和雙腳,各別游竄在碎星骸之間快速的減速,輕巧的攀停在破碎的星骸裡面。

寂靜之中,這三架機械裝甲無聲無息的伏藏在浮游瓢移的星骸,定點的攀附在四處漂流的星骸上,就這樣躲在黑暗的陰影裡面,不漏任何蹤跡悄悄的隱身了起來。

位於奧濛星的星環軌道上,警備的星際門防空太空站,早已經偵測到這顆隕星體可疑的行跡,觀測員馬上將雷達所觀測的路線數據,以位置影像顯示在監控區的大螢幕上,並將監控區鳴叫不停的警報器關掉,然後氣定神閒的拿著資料,沉穩的走到了站長的前方。

「站長!有事向您報告。」

「嗯!請說。」

「剛剛我們警報系統所追蹤的不明物體,已經散成了碎片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嗯……那消失的方位呢?」

「位於星環12.42.11.28座標象限區域之內。」

「好!很好,你們持續的監控這個區域,不可鬆懈!」

「……不過站長,我已經關掉了警報,並將通報歸入自動巡邏的模式了。」

「不!警報不可解除!通報要持續進行」

「啊……為什麼?」

「因為在這一帶無故消失的隕星體都非常可疑,你們要針對這附近的區域持續追蹤,仔細的確認後續的動態!」

「不過……站長,這片空域怎樣都偵測不到殘餘的蹤跡,而且隕星體在衝進星環區之後早已四散,碎片也在雷達追蹤的屏幕中消失的沒有蹤跡,應該可以解除入侵的防衛通報了。」

「我說繼續追蹤確認!」

「站長!今天已經有十多顆類似的隕星體墜進星環裡,都沒發生什麼異常的狀態,而且這個物體已經完全破散消失在星環內了,我們研判應該就是單純的隕石而已,不用那麼緊張。」

「我說繼續追蹤!」

「站長……根據雷達系統的反應研判,我們……。」

「我說的!你是沒聽清楚嗎!」

「是……是的!」

「你的表情還在懷疑甚麼?」

「站長,對於這小小顆隕星體……有必要搞得如此緊張嗎?」

「當然!」

「站長,我不懂,在雷達上並沒有顯示可疑的物體反應,或是任何移動的跡象,而且我們已將侵入的訊息資訊,傳送給奧濛星地面上的防空要塞了,現在追蹤辨識的判讀工作應該移交給地面掌控。」

「我問你!你的分譜儀上顯示的數據,有接收到這顆隕星體撞擊產生的震波資料嗎?」

「呃……沒有。」

「哼!這不奇怪嗎!這種沒有撞擊震波的隕星體,你不覺得應該要特別持續監控嗎?」

「呃……這……。」

「有消息傳來,有一些入侵的行動在最近正暗中的勃發著,所有外來靠近的不明物體,都必須高度警戒,尤其是這種忽然消失物體更要提高警覺,持續緊密的監控四十八小時之後,才能歸檔結案,知道嗎!」

「我警告你!可千萬別鬆懈了警戒,最好是派出防衛衛星,搜尋隕石撞擊所產生的殘骸破片,並向『防衛攻擊系統』再次通報這些觀測訊息,請他們繼續提高警覺!」

「嗯……是的!」

「聽好!剛才的空域範圍在這二十四小時之內要嚴加搜索,密切的觀察剛剛隕石消失的象限區域,持續追蹤後續的動態,如有異常或是可疑的動靜出現,即刻通報防衛攻擊系統,以強大的絕對火力全面迎擊!」

「是的!了解!」

「哼!大家最好警慎一點,萬一真有甚麼問題的話,那可是會變成非常麻煩的大事,除了加強防衛衛星蒐尋之外!另外派出殲滅者衛星,掃除任何可疑的機件,我們可不能就此疏忽!」

「哼!你們知道嗎!為什麼,這樣無故消失的隕星體,我要你們特別的謹慎嗎?」

「我告訴你們!就是因為四年前,同樣待在我們這個單位的站員,因為他們的疏忽礦區遭受武裝入侵,到現在這批站員都還被拘禁在泰坦殖民星的邊境監獄當中呢!」

「呃……。」

「那次的入侵事件,就是跟這種忽然消失的隕星體有關,那一次的武裝侵襲,採礦要塞遭受了猛烈的攻擊,部分礦區也造成了嚴重的破壞,採礦系統面臨停擺的危機。」

「事後追究責任的始末之後,判定就是星際門防空太空站防守的疏失,核定歸屬的原因,就是因為警戒失誤,才把當時所有星際門防空太空站的人事遭到全面撤換,那批人都被強制遣送邊境監獄服刑。」

「各位!凡是進入星環內的不明物體都要嚴加監控,絕不能隨意的敷衍放過任何跡象,失誤的研判導致的入侵,不是我們可以擔待的!知道嗎!哼!」

「啊……是的!」

「千萬別小看任何接近的個體,連隨意流動的岩片也不能放過!如果覺得不妥,就趕快放出殲滅者衛星仔細搜索!密切監控這顆消失的隕星體,即使撞成了碎片,也要找到那個個體的殘骸碎片,你們繼續給我分析那顆隕星體的行跡動態!」

「是的!我馬上通知衛星監控中心加強偵查!」

觀測員收起了迷惑的眼神,嚴肅的皺起了眉頭,緊張的回到了座位,仔細的檢查著雷達最新反射出來的動態數據,比對著殘留的軌跡,謹慎的撥動著手中的控制屏幕,快速的設定了巡守區域調配系統,再次啟動了另兩架防衛衛星。

接著把原先環繞在星環外側的兩架防衛衛星,誘導進剛剛那一顆隕星體消失的位區域,加速了衛星繞行的頻率,增加了巡防的警戒性也提高了監測層級的靈敏度,數十架殲滅者衛星從星際門防空太空站射出,飛向了不明隕星體進入的區域。

此時三艘機械裝甲正攀附在這個區域的碎星骸裡面,每一架裝甲像隻蜇伏的螳螂一般,觀察著附近碎星骸動向,靜靜的等待著攀降的機會,隱藏在破碎的星骸當中,帶隊領前的機械裝甲,從前艙的機腹中伸出了機械手臂,掃描著夾子上取樣的星骸岩石。

這是領頭的機械裝甲,在裝甲內漆黑的駕駛艙裡,只有青綠色的光點間段不停的閃爍,眼前的監視螢幕上跳動反映著整片的綠色光點,解析著星骸下方可供登陸的空域狀態,橘色的光跡描繪著預備下降的路線和定位點。

駕駛艙內身穿全黑防護式氣密服的身影,沉默的盯著螢幕上的影像,深邃的雙眼正全神貫注的看著掃描器所列出的數據,從顯示屏幕上的反照上,像閃光般不停跳動的數字,急促的輝映在駕駛頭盔上暗沉的玻璃面罩。

昏暗的駕駛艙內,駕駛屏氣凝神專注的讀取著數據,這個年紀約30出頭的青年,是這次偵蒐特潛任務的領隊,他有著資深的戰鬥偵蒐資歷,負責這次偵搜任務的總指揮,名字叫做傑米羅。

他駕駛著任務編制代號為「阿爾發Alfa號」的機械裝甲,領著其他兩艘同樣優勢裝備的同型機械裝甲,授命執行著這次極為機密的偵蒐任務,而跟在後面的兩艘機械裝甲,分別由兩位協同行動的女隊員,一架是「貝塔Beta號」由西薇亞所駕駛,另一架則為「伽瑪Gama號」由佩妮所駕駛──緊張的氛圍之下,大家都安靜的蜇伏在星骸當中,靜待著領隊傑米羅的指令。

領隊傑米羅指使著她們設定著定位引導閃爍著雷射標示,操控著裝甲前端的掃描器鏡頭,選別著可利用的星骸,讓電腦評估標示的數據,算出如何乘著星骸墜降的方法。

就在他們正專注於測量的當時,兩架衛星快速的滑過了三個人所在的上空,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掃描振波,掃射著耀眼的探照光束,把強大的掃描波震透著所有的碎星骸,恐怖的波長迴盪在繁密的星骸之間,高段的頻率也震動著駕駛艙內的每一具儀器。

動作停止遲疑了一段時間之後,領隊傑米羅透過超短波無線電向兩位隊友發聲。

「貝塔號的西薇亞!伽瑪號的佩妮!兩位請注意!」

「防衛衛星已經開始運作,他們的掃描標地也摸到這個區域,數十架殲滅者衛星可能就要逼近了,這裡已非久留之地,我們等一下就執行星骸墜降計畫!」

「是的!」

跟在兩側的兩位女駕駛西薇亞和佩妮都帶著緊張的口氣,謹慎小聲的應答著。

受到了密集的掃描波干擾之後,三架機械裝甲的電源系統變的有些不穩,駕駛艙的空氣中嗅到了冰寒的殺氣,氛圍開始變的格外的異常,在緊張的遲疑之中他們還是專注的盯著螢幕,操控著星骸下層的空域,透過掃描器鏡頭仔細的找尋著他們所需要的碎星骸。

「聽好!我把適合的區域標示給妳們,自己再從裡面挑選適合的星骸執行墜降程序。」

「是的!」

「不過!妳們在移動的過程中,動作要再輕緩一點,免得彈開了身旁的碎星骸,驚動了警戒中的防衛衛星和殲滅者衛星,那可就麻煩了。」

「傑米羅,奧濛星的大氣層非常厚實,厚度大約是泰坦殖民星氣層的2倍,哪些是適合借助突入墜降的星骸,嗯……可不可以把明確的數據標示給我?我實在沒有把握判定適當的星骸來執行墜降程序……」伽瑪號的駕駛佩妮顯得有些緊張的問著。

「好的!佩妮,妳如果沒有信心,那妳就直接跟在我後面,妳們先把自己積算完成的資料傳給我,我們再按照共同算出的數據一起向下挺進。」

「是的!傑米羅。」

「貝塔號的駕駛……西薇亞,妳還好嗎?」

「嗯!我沒問題!」

「好的!各位,那我們的行動就按照事先預演的計畫接續進行,隱密的突入奧濛星外緣超厚的氣層有著相當的風險,一但失誤將會導致意外的失控,有可能產生打水漂的作用失控彈離軌道,被防衛衛星的擄獲………。」

「但如果稍不注意氣層的突入角度,那就很容易造成切角過深,可能直接和氣層過度衝擊,而讓機體燒毀殆盡──超厚實的氣層突入的區域實在有限,希望大家不要敗露行機謹慎對應,我在這裡預祝各位在過程中一切順利進行。」

「是的!」

足以致命的危機時刻,伽瑪號的駕駛佩妮面對著太多不確定的因素,顯得格外的緊張,在尚未精準的掌握控制狀態之下,這兩架隨隊行動的機械裝甲,只敢照著阿爾發號領隊傑米羅所計算出的行徑數據,緩慢的在星骸之間前進攀跳爬行。

防衛衛星和數十架殲滅者衛星四處不斷的探索巡邏,而且已經迫近他們所在的區域,不利墜降的情勢直逼現前,暫留的時間已經不多,緊迫的氣氛愈發的凝重,行徑方向所指示的數據燈號,正快速的閃滅著催促著他們加快前進。

兩個人專注的掃描著各個星骸的尺寸,仔細的尋找著可利用的破碎星骸,持續追蹤著飄流星骸的動向,篩選出最準確跟最合適的墜降時機。

領隊傑米羅正小心翼翼的操控著阿爾發號,往更接近下層的星骸緩緩移動,照著電腦所計算的指示,靈巧的跳向前方一顆碎星骸的頂端。

正當傑米羅想再向前一步取得更清晰的漂移數據時,警報器卻忽然鳴聲大作!

刺耳的鳴聲在阿爾發號的駕駛艙內急促間斷的響起,這突然間啟動的警報聲穿透著領隊傑米羅的神經,他壓抑著忽然慌亂的情緒,操控著阿爾發號壓低姿勢靠在星骸的壁面不動,然後透過超短波無線電低聲大喊!

「西薇亞!佩妮!注意!……大家不要再前進了!」

阿爾發號就這麼懸在石縫間的壁面不敢再有任何動作,只看到駕駛艙內通紅的警示燈在銀幕上四處游移,警報器的響聲愈來愈是急促,交互閃爍的光點指出在星骸區下層的區域,顯示著下方全是詭雷波段的反應。

阿爾發號的掃描器顯示出星骸區的下層有重大異狀,詭雷的波段就近在350公尺的前處,領隊傑米羅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氣之後,不知不覺的從疑惑的眼神中險露著不知名的驚懼,警報依然不停的響著,他緊閉起雙眼在揪緊的眉心中滲出了冷汗,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嘆了一口氣。

「……呼……呼……糟了……這下可就麻煩大了……。」

「各位!我們闖入了詭雷區,大家暫時停止任何動作,先別再往下探進,先靜靜的待在這裏,等候我的指示……。」

從觀景窗外望去星骸間的景物根本沒什麼異樣,但是螢幕上的亮點卻標示著星環區下層的空間佈滿著為數眾多的詭雷,駛艙內呼應著殲滅者衛星迫近的警報聲,緊迫的鳴聲正撼動著每個人的胸口,閃爍的警示燈驚促著每個人的心跳,三個人只能緊盯著螢幕,看著跳動的數據不知如何是好。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