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悟之前:七個日夜迴照自性的印度禪堂(中文書)

書名 開悟之前:七個日夜迴照自性的印度禪堂(中文書)
作者 洪啟嵩
出版社 全佛文化公司
出版日期 2020-01-03
ISBN 9789869613880
定價 350
特價 9折   315
庫存

即時庫存=2
分類 中文書>哲學宗教>佛教

商品簡介

真正的覺醒,從迴照自身開始。

菩提伽耶的第一場禪七,一場場精彩絕倫的生死探問,
洪啟嵩禪師首本禪七完整修行開示。

無論今日或昔日,世間或禪堂,
於每個壯闊的生靈而言,此刻,都是開悟之前。

開悟需要多少時間?
每一個日升月沉都是一場生死的輪轉,
每一天從生到死,從死到生,
是否曾有一念覺悟,一念反觀自心。

窮究法義,佛法何其平凡,何其自由。
相較於其他宗派,禪宗不立文字,不被言語所困,
在無常中「直顯」開悟之機要。

本書如一盞燈塔,點亮輪迴惡海之晦澀,
建立生命的正見,探訪不同的禪定境界;
再看禪家的風光無限,禪師一默一喝,
或氣概萬千,或遊戲率真,或灑脫自在,
只為在世人心中擦出一點開悟的契機星火。

?關鍵摘句?
*佛法不是開發潛意識能力,神通或能力就像煉鋼爐裡面的爐渣,智慧、慈悲才是冶煉出來的鋼或黃金。

*修行人不需刻意破邪顯正,但是要做什麼呢?要顯正。顯正,邪自然就破了。因為你要破邪,所以一天到晚忙著破邪,就沒有時間顯正了,我們要作的正面事情是作不完的。

*拿開黑暗是不可能的,你只有點亮光明一途。所以心不要與自己作敵,也不要與一切人作敵。

*開悟這兩個字,我常常寫誤會的誤,「開誤」,解開誤會。我們千辛萬苦就是要解開誤會,沒有解開誤會之前千辛萬苦,解開誤會之後什麼事也沒有,原來也沒有事,所以開悟的佛沒有執著他是佛,開悟之後也沒有開悟這事了。

*我們的煩惱很多,就像很多木棍同時丟過來,一次一百支、一千支的木棍丟過來,你根本無從躲避,而修行打禪就像一條繩子,把這些煩惱綁在一起,你就能把它抓住、丟掉。

*修行人永不認命的,任何事都是有因有果,你必然接受,但是我們不接受宿命。任何事情在還沒有發生前,都有改善的機會。就如同我手上的香板,它這樣一掉,掉到地上,現在如果你的手接住了,它就不會掉下去了。

*當我廿一歲親眼跟死亡接觸,品味到死亡之後,我回觀此生,發覺到不可思議啊,人世間所有的恩怨情仇,就像螞蟻腿、蚊子肝那麼大。如果在你生命終了之前回觀人生,你會發覺到這一生所堅持的東西,都是那麼小的東西,哪一件是值得堅持的?

*各位想想看,你們死的時候,知不知道自己死掉了?換個問題,你們睡覺的時候知不知道自己睡著了呢?如果不知道,那對於死亡可能就更沒辦法了。如果我們死亡的時候不自知,不精確地瞭解自己的死,會變成死亡的時候,不肯承認自己死,大部分人都是這樣子的。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開悟之前:七個日夜迴照自性的印度禪堂

作者簡介

洪啟嵩,為國際知名禪學大師。年幼深感生死無常,十歲起參學各派禪法,尋求生命昇華超越之道。二十歲開始教授禪定,海內外從學者無數。其一生修持、講學、著述不輟,足跡遍佈全球。除應邀於台灣政府機關及大學、企業講學,並應邀至美國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俄亥俄大學,中國北京、人民、清華大學,上海師範大學、復旦大學等世界知名學府演講。並於印度菩提伽耶、美國佛教會、麻州佛教會、大同雲岡石窟等地,講學及主持禪七。畢生致力以禪推展人類普遍之覺性運動,開啟覺性地球,2009與2010年分別獲舊金山市政府、不丹王國頒發榮譽狀,於2018年完成歷時十七年籌備的史上最大佛畫—世紀大佛,2019年獲金氏世界記錄認證「世界最大畫作」(168.76公尺X71.62公尺)。在藝術成就上,被譽為「二十一世紀的米開朗基羅」;在修證成就上,被譽為「當代空海」,為集禪學、藝術與著述於一身之大家。歷年來在大小乘禪法、顯密教禪法、南傳北傳禪法、教下與宗門禪法、漢藏佛學禪法等均有深入與系統講授。著有《禪觀秘要》、《密法總持》、《養生從放鬆開始》、《妙定功超享壽》、《如觀自在》等,著述主編書籍近三百部。

作者自序

自序往昔在佛陀前發起的勝願,圓滿了這一次的大覺禪七。二○○八年來自全世界的一百零八位團員,從台灣、中國、美國、歐洲等地會集到佛陀成道的聖地,重新體悟二千五百年前佛陀在聖地菩提樹下的開悟因緣。禪七,即源自於佛陀在印度尼連禪河畔的菩提樹下坐禪,夜睹明星的廓然大悟,七日證道。在菩提達摩東來,禪宗開始弘傳後,禪七逐漸形成具有特色的中華禪修形式,成為祖師方便中的方便,精進禪七與參禪一旨相合,而行於天下。宋朝的高峰原妙祖師云:「誠能如是用功,如是無間,一七日中,若無倒斷,妙上座永遭拔舌犁耕。」並說:「誠能如是施功,或三日,或五日,或七日,若不徹去,西峰今日犯大妄語,永遭拔舌犁耕!」若行人有釋迦牟尼佛的奮迅自誓,祖師保證一定開悟。「倒斷」或「徹去」皆為開悟之意;「拔舌犁耕」乃是拔舌地獄,祖師大悲心切為世人顯示禪七功德,而立此重誓,實在不可思議。禪七中,旨要剋期取證,「打得生身死,方得法身生」。要有這樣的大決心、大勇氣,決定成佛,證得眾生本具的靈明覺性。不僅在禪堂中,更能在平時,甚至面臨生離死別時,在獄中等待死刑時,被折磨時,被考驗時,求生不得時,求死不能時……,也能在其中得到完全的自在,完全明白,完全透徹,完全光明,這才是悟道的本色,這才叫禪家風光。禪七原旨並非在七日中修行參究而已,而實是在七日中考試,考的正是平常功夫。故自宋以來,打七的禪堂又稱為「選佛堂」,換作今日的語言,禪堂就像奧運的訓練場,禪師在場中選選手,投入正式的人間道場。這一場「選佛」,是印度兩千五百年來的第一場禪七,十五天踏實的朝聖行履,包含禪七(即本書收錄的內容)、聖地巡禮、國際齋僧大會、娑婆世界地球大護摩火供法會、未來佛的授記—髮供養,每一步都踏在法之本源、自心之本源。每一天能在正覺大塔旁,佛陀成道的菩提樹旁坐禪、繞塔,這種難以想像的情景,是每天都能觸摸到的幸福,摩訶菩提寺宛如成了自家後花園,就好像每天都去老爸爸家裡走動走動,安適自在地坐禪。禪七期間,一大早清晨天色尚未明透之時,若天氣晴朗,我就會帶領大眾,進行清晨的戶外經行、坐禪,再依照禪眾的身心狀況、現場的機緣,有時回到禪堂用功,有時在不同的寺院打禪。每天清晨坐禪之前,首先由美國佛教會紐約大覺寺的法師,以莊嚴的梵唄帶領大眾,我在一九八三年閉關時所寫的「參禪淨課」,學生們將之引為本次的早課,從皈命三寶、發心度眾、懺悔業障、持誦心經,如是真誠發願。百人齊誦中國式的梵唄,在公元二○○八年的我們和公元前五○○年印度的佛陀,在菩提伽耶的正覺大塔旁,超越時空兩千五百年的交會,如夢似幻。清晨正覺大塔外雖然寒風襲人,但虔誠的信眾早已群聚在菩提樹下禮拜、誦經,甫開門的正覺大塔就熱鬧非凡,午後時分更是人山人海,禪眾們帶著各自的參禪坐具來回於禪堂間,百人的隊伍,全然禁語、靜默,自然的在路上形成一支靜默而有紀律的隊伍。無處不起的鳥叫聲、自然的聲音、唱頌聲、喇叭聲,有小販兜售鮮花、有人交談,所有的一切相交結在一起,但是禪眾們安定的身心卻與外界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和諧。六塵進入心,就像一面鏡子。當一面鏡子照著一千個很複雜的景象,跟一面鏡子照著一個人,照到最後都是一樣的。我們所面對的,永遠是一緣。因為天氣寒冷,但印度的太陽溫暖照人,我也隨緣宣說太陽融入己身的甚深光明觀想,進而觀想佛入我身,我入佛身,這是我最深的觀想方法,但卻也是最簡單最生活化的觀想方法。不一定要苦苦追著禪師學習三十年,佛法是平常事,是每一個人自性中本具的,如同佛陀在菩提樹下的開悟,各位是跟自己學,跟佛陀學,而我是虛幻的幻影。各位都是圓滿的佛陀,這是我深刻的體悟。這次大覺禪七的機緣著實難得,當確定要在菩提伽耶主持禪七後,我決定恭繪一幅釋迦牟尼佛成道相,手邊剛好有長五公尺、寬三公尺的紙可用,剛好又有夠大的桌子可以作畫,剛剛好地完成了這幅畫作,空運至印度,作為本次室內禪堂—世界華僧朝聖會館(Taiwan Temple)的禪堂主尊。而禪七圓滿次日,緊接著「國際齋僧大會」,假日本大乘教會館舉行,供養印度、錫蘭、不丹、西藏、日本、緬甸等世界各地百餘位出家僧眾,三十多個寺院團體前來應供。齋僧圓滿之後,大眾將此畫作迎請至正覺大塔,由不丹的喇嘛僧眾為首,以莊嚴低沈的法器唱誦,百餘位各國僧寶隨行在後,陣容浩大地前進正覺大塔,許多外國的觀光客也加入迎佛的隊伍。佛畫到達正覺大塔山門前(寺院正面的樓門,印度偉大君王阿育王建於兩千三百年前),由於佛像太大,無法繞塔,正在思維之際,忽然來了兩位工作人員,抬著好長的梯子,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已爬上高高的山門,迅速將大佛掛上山門。令人驚訝的是大佛與山門的尺寸竟然完全吻合。巧合的還有這一件,二○○七年我於美國大覺寺主持完禪七後,尼泊爾多波基金會寧瑪仁波切便送來菩提伽耶摩訶菩提寺的衣缽,此衣缽由十七世大寶法王供養,並穿在釋迦牟尼佛身上,這個來自聖地佛陀的訊息,正是促成本次大覺禪七的因緣。而在禪七圓滿之後,涅槃寺的住持法師交付予我佛陀身上一件金色法衣,第二件是南傳及顯教出家人穿的袈裟色,第三件是藏傳佛教喇嘛所穿的藏紅色,象徵佛法的傳承匯聚一流。在佛陀成道地菩提伽耶,及涅槃地拘尸那羅,分別迎請到佛陀身上所穿的法衣,讓我感到因緣的不可思議。感念在禪七期間,所有的禪眾受到菩提伽耶各方的大力支持,日本大乘教會館更特別封館供禪眾經行、繞佛、坐禪,這都是相互成佛的機緣。最重要的是,當我們到達了菩提伽耶,這娑婆世界的覺性中心,回到最親近的佛陀身旁,終將明白真實的菩提伽耶是在你的心裡,凡所立處皆是菩提伽耶,都是無上金剛寶座,祈願所有閱讀此書的讀者,亦能到達自心的本源,因為當你開始為生命增上而走向內在,迴照自性,這即是一場意義深刻的佛陀授記大眾終將成佛之旅。編者前言作者洪啟嵩禪師自二十歲(一九七八年)開始傳禪,迄今已四十年餘,佛法著作與主編的書籍將近三百本(早年著述多以不同筆名發表),內容涵蓋大小乘、顯密教、南傳北傳、教下宗門、漢藏佛學等,著作之豐讓許多海內外的華文讀者、圖書館直覺地認定洪啟嵩肯定是個宗教界的「歷史人物」,為此亦鬧出許多趣聞。 然洪啟嵩禪師這四十年來不僅著述、講學、主持禪修從未止歇,自一九九五年起,藝術創作的數量更是驚人,其所繪之曠世巨幅佛畫──世紀大佛──更在二○一九年六月獲得金氏世界紀錄認證「世界最大畫作」,這個在藝術領域的「洪啟嵩」更難讓人與前面所述的「洪啟嵩」聯想在一起。但洪啟嵩禪師就是這樣的一位禪者。雲岡石窟研究院張焯院長曾這樣形容他:「洪老師初來雲岡,清秀儒雅,謙和瀟灑,而談吐不凡、大言如佛,我僅以戲言觀之。數年交往,居然樣樣兌現,事事精彩,每每出人意表,不禁讓我由衷地讚賞。」禪師在不同的媒介、領域深耕,其實都在傳達同一件事──佛法,與幫助人們開悟。面對不喜歡讀經典的人,禪師用藝術的方式展現;面對不同信仰者,禪師教你行住坐臥的放鬆方法。如同在禪七期間,禪師用他的手段、各種善巧方便,在每個剎那間幫助修行者進入更深的悟境,故說世間與禪堂沒有纖毫的分別。這樣善巧的禪師,在禪堂的風貌又會是如何呢?本書的開示來自洪啟嵩禪師二○○八年一月於印度菩提伽耶主持的禪七,這是佛陀成道二千五百五十一年後,菩提伽耶的第一場禪七。從一九七八年起洪啟嵩禪師指導的禪修已超過百場,足跡遍佈全球,每一場都是獨一無二的珍貴教言,隨著打禪地點、法脈源流、季節氣候應機變換,無處不是悟道禪機。本場並非是禪師帶領的第一場禪七,但由於佛陀在菩提伽耶的證道,其具有承先啟後之深刻意義,同時也是禪師首次將話頭禪隱於默照禪中的一場禪七。有感於此,我們整理了數量龐大的珍貴音檔、影像、照片,首先以本場禪七作為開始,經過數月聽打、修潤、校正,並盡可能保留禪七的氣氛,與禪師時而莊嚴時而妙語靈動的語氣,在屆滿十年之際,編輯而成此書。本場禪七,白天以靜坐、經行(或於聖地繞佛經行)為主,書中收錄禪師的開示與數篇經行導引;夜晚為禪眾講授修習禪法的法門與參禪悟境,並透過《佛本行集經》、《宏智禪師廣錄》闡釋禪修精要與境界。每一場開示導引各自成圓,篇篇又連貫相續,似有修行次第藏於其間,又隱於無形,其目標一致,直指每個人本具的圓滿智慧。禪眾在禪七期間的身心變化,禪師皆敏銳觀察,或解惑,或警惕,或陪伴。日子一天一天推進,禪師的開示更加細密、深入、奧妙,句句棒喝,鏗鏘有力。故本書將禪師的開示逐日、逐時依序呈現,建議讀者按照同樣的時間序閱讀,彷彿自己便是在場的一位行者,感受那初到菩提伽耶聖地的風塵僕僕,眼、耳、鼻、舌、身、意一點一點收攝的過程。當疑情煩惱產生時,也許恰巧在禪師下一場的開示中即刻被解開了,這樣的共時性總是奇妙又真實的。而一次次重返書中,像打了一場又一場的禪,蛻去一件件染垢之衣,解開生命不同層次的疑難,終將明白自己的覺性從未失去。讀者不妨親身體驗,畢竟「此生不向今生度,要到何時度此生」呢?

章節目錄

出版緣起自序編者前言起七│決定成佛夜間開示:佛不是舊有的,也不是新成的貳│心本無心晨間開示:修行只是將身上垢染的衣服拿掉經行導引:彷彿身在溫泉中的慢步經行下午開示:輕攝被六根線牽動的眼耳鼻舌身意經行導引:如光在光中行走夜間開示:修學禪法的法門提要叁│因緣所生傳香開示:此香各自內熏,莫向外覓上午開示:誰是真實修行者 極慢經行導引:你從光明裡面,要撈出什麼光明呢?戶外打禪開示:隨時隨地轉識成智夜間開示:什麼是輪迴?輪迴就是習慣參禪悟境與神通肆│空生出色戶外繞佛開示:入我我入的甚深光明觀想上午開示:定在慧中,慧在定中上午開示:要降伏的難道是外在的魔嗎?佛陀成道啟示極慢經行導引:菩提薩埵們,來把糾結散掉夜間開示:佛法一味∣話頭中自有默照十二因緣的生死流轉伍│樂是苦因上午開示:大精進者如何面對因緣無常下午開示:苦是騙人的,樂也是騙人的經行導引:作個活活潑潑的明白佛夜間開示:圓滿解脫的決定 牽轉牛鼻來,轉身就位陸│默然寂照聖地開示:心的覺性誕生了藍毘尼園│佛陀出生聖地正覺大塔│佛陀成道聖地鹿野苑│佛陀初轉法輪聖地靈鷲山│佛教第一聖山毘舍離│第二次佛教經典集結七葉窟│第一次佛教經典集結經行導引:執著的一步是眾生,放下的一步是如來解七│處處現成下午開示:莫錯用心
oracle.sql.CLOB@1c5f3118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