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錄(第十四卷):太古遺跡(中文書)

書名 開天錄(第十四卷):太古遺跡(中文書)
作者 血紅
繪者 馬聰
出版社 欣然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06-12
定價 180
特價 9折   162
庫存

即時庫存=1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奇幻小說

商品簡介

生存,很容易;生活,很艱難。
我族,要的不是卑下的生存,而是昂首、高傲的生活。
我族,誓不為奴


在多利亞的指引下,老刀風帶著巫鐵幾人進入了奧西裡斯的上古遺跡,踏上了死者之途,接受奧西裡斯的考驗。然而,巫鐵因為白虎裂的關係,在遺跡中頗受優待,得到了神器豐收之樹,收穫頗豐。隨後,實力大漲的血彎刀決定徹底屠滅金亡靈,一場慘烈的廝殺展開,而巫鐵,終於可以痛痛快快的復仇了。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開天錄(第十四卷):太古遺跡

作者簡介

血紅
網路寫作近十年,一直還在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的碼字。
最大的願望就是和書友分享自己的故事,分享自己的想法,分享書中的苦樂哀愁。
讀書是一件讓人愉悅的享受,希望大家能一起享受豬頭的書。

★ 台、港、澳人氣大神作家,網站千萬點擊白金作家
★ 暢銷作品:《人途》、《呂風子》、《天元》、《巫頌》、《逆龍道》、《逍行記》、《開天錄》
第一章 死者之途

讚美至高仁慈的奧西裡斯大人!

德薩長長的尾巴輕輕拂過自己身上密集的刀痕,地面上,一縷縷黑色沙塵不斷向牠的身體彙聚過去,牠亮晶晶的外殼逐漸癒合,刀痕在不斷消失。

他給我的任務是,當有外人進入的時候,必須有人接受他佈置的考驗。德薩冷哼了一聲道:如果不是偉大的奧西裡斯大人的命令,我一定會殺光你們。

毫無折損的胡狼頭人戰士步伐隆隆,在德薩身後排成了整齊的方陣。

老刀風和六個命池境高手微微喘著氣,他們雖然將德薩打得很狼狽,但是他們的法力消耗也很恐怖。

老刀風還好,六個命池境高手幾乎耗盡了法力,此刻正忙著往嘴裡塞元草,忙著恢復一絲半點的力氣。

多利亞則是哼哼唧唧的,掏出了一包藥粉,反過手來艱難的撫摸在了傷口上。

他傷的地方很尷尬,所以他塗抹藥粉的時候分明有點艱難,但是並沒有叫人幫忙。唯有巫鐵絲毫無損,他扛著白虎裂,緩緩的走到了老刀風身邊,道:魁首,我們……接受這個考驗,那小白臉說的話,可靠嗎?我覺得,應該讓他第一個接受考驗。

老刀風眯了眯眼睛,很贊同的點了點頭,他看著德薩沉聲問道:這考驗,有什麼要求嗎?

德薩渾身閃爍著細細的黑色晶光,外殼猶如水晶鑄成,各處關節處密佈著複雜、精緻的紋路,只要牠一動,牠全身就不斷閃爍起細細的光芒。

沒要求,是活人就行。德薩很驕傲的甩動著尾巴道:德薩大人,是偉大的奧西裡斯大人最忠誠的使者。所以,奧西裡斯大人慷慨的、信任的,讓德薩大人主持考驗……你們可以同時進入,也可以一個接一個的進入,沒什麼區別,反正考驗是單獨進行的。德薩低聲咕噥道:但是考驗究竟是什麼?好吧,德薩大人承認,那是奧西裡斯大人親手佈置的。

德薩大人也不知道這裡面到底是什麼考驗。德薩怪聲怪氣的笑了起來:反正,我選中了你們,你們就必須接受考驗……除非,你們想死!

轟!

金字塔底部大門外兩尊身高百米的胡狼頭人雕像動了起來,它們周身閃爍著金色、黑色的光紋,腳下有直徑超過百米的圓形法陣轟然浮現。

兩尊胡狼頭人雕像腳下的圓形法陣色澤不同。

左邊的胡狼頭人雕像腳下法陣的色澤是黑色,死氣沉沉,充滿了一種死寂的陰森氣息。

右邊的胡狼頭人雕像腳下的法陣色澤是金色,光芒奪目,莫名的有一種堅固的守護之意。

兩尊巨大的雕像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這邊,隨著它們的靠近,那些胡狼頭人戰士身上也冒出了一絲絲黑氣、金光,這些胡狼頭人戰士給人的感覺更加的強大、危險。

喀喀聲中,原本身高三米左右的胡狼頭人戰士身形逐漸拉高,逐漸長到了四米長短。

他們的兵器上也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黑光,給人一種更加危險的感覺。

只是有好些胡狼頭人戰士的兵器、甲胄都被巫鐵左手震碎、吞噬,所以這一部份胡狼頭人戰士渾身光溜溜的,站在隊伍中就顯得不怎麼協調。

德薩回頭呆呆的看了一陣子這些失去了兵器和甲胄的胡狼頭人戰士,尾巴惱火的在黑光凝成的廣場上抽打了幾下,再次用那種古怪的語言咒駡了起來。

惡狠狠的罵了幾句,德薩回過頭來,雙眼閃爍著森森紅光,狠狠的盯了一眼巫鐵道:大傢伙,你一定會被奧西裡斯大人懲罰的……你居然敢侮辱他親手製造的陵墓侍衛!

巫鐵沒吭聲,他雙手抱著白虎裂,上上下下的摩挲著槍桿,很憨厚的笑著。

老刀風的一隻手背在身後,五指不斷的變幻著印訣。

他身邊的六個命池境高手,也有人在低聲唸咒語。

高空中一縷縷沉重的、陰寒的黑色沙塵不斷墜落,四周的虛空被一股陰暗、沉重的龐大壓力籠罩,一股無形的恐怖力量籠罩了整個空間,老刀風和幾個高手並沒能掀起什麼風狼。

巫鐵也嘗試了一下,他想要凝聚火球。

但是一股他絕對無法反抗的恐怖力量驅散了四周的一切異力,他一絲火苗都無法凝聚。

多利亞則是雙手抱著大獸皮書,哆哆嗦嗦的說道:相信我,相信我,我的預言不會錯……我們會經歷一些危險,但是我們一定能帶著巨大的收穫回去。

多利亞的嘴唇變得有點發白,他的眸子裡充斥著狂熱的火焰。

在我的指引下,你們一定能夠一統黑蛇域,你們一定能夠做到……這不僅僅是我的挑戰,也是我必須經歷的修行過程……我一定會成功,我一定會成功……

多利亞過於緊張,他自言自語的聲音變得有點大,巫鐵和老刀風等人都聽清了他的自言自語。

挑戰?

修行?

這傢伙來黑蛇域,選中了金亡靈作為輔佐的對象,是為了他口中的修行?

巫鐵深沉的看了多利亞一眼。

老刀風已經低聲的罵了起來:原來,你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高手,而是一隻初出茅廬的菜鳥……小菜鳥拿黑蛇域練手,我們成了你練手的物件……

老刀風氣得身體微微哆嗦,怒駡道:我真應該在上面就一刀劈了你!

多利亞頑固的說道:可是,我說錯了嗎?這裡的確有一座太古遺跡,而你們這麼多年來,真的沒人找到這座遺跡的入口。是我,帶著你們來到了這裡。

德薩不耐煩的用尾巴抽打著地面,濺起了一蓬又一蓬的黑色沙塵。

不要囉嗦了,進入偉大的奧西裡斯大人的沉睡之地吧,他的考驗在等著你們。德薩大聲的咆哮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考驗,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結果……不過,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希望你們死在裡面。

德薩快活的甩動著尾巴,大聲的嚷嚷道:啊,等你們死亡後,我會接收你們的靈魂,我會吞掉你們的靈魂,這是奧西裡斯大人給我的特權。死在這裡的所有生靈,他們的血肉和靈魂,都是德薩大人的口糧……哦,哦,我會存下來,慢慢吃。

德薩身後的胡狼頭戰士再次動了起來,他們排成一排,舉起了兵器,逼著巫鐵等人向金字塔的方向走去。

兩尊巨大的胡狼頭人雕像也走了過來,它們給了眾人極其可怕的威壓。

它們身上散發出的壓力恐怖至極,就連巫鐵的鋼筋鐵骨,都被壓得渾身幾乎崩裂。巨大的壓力一波波襲來,壓得巫鐵渾身劇痛,無可奈何的彎下了腰身。

老刀風幾個人也是全力撐起了法力護罩,艱難的抵擋著兩尊雕像散發出的威壓。

多利亞就更加不堪了,他的修為大概比巫鐵高一點,但是高得有限。在這裡,他的預言術也沒什麼大用,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抵擋兩尊雕像的威壓。

多利亞手中的大獸皮書放出淡淡的白光,化為一個光罩護住了他全身。

威壓襲來,光罩一波波的顫抖著,多利亞受到了極其沉重的壓力,他就好像榨汁機中的柳丁,腰臀上的傷口崩裂,鮮血一波一波的不斷滲了出來。

哦,哦,多甜美的鮮血氣息!德薩向多利亞湊近了幾步,陶醉的哼哼著道:嗯,你還是一個童男?純淨的童男氣息,雖然沒有美麗的、純潔的少女給我的吸引力大,但是也不錯了。

德薩向老刀風幾個人看了一眼,然後搖了搖頭道:沒滋沒味的老玉米棒子,乾巴巴的……倒是這個傢伙,哦,雖然你生得醜陋了一些……但是醜陋的食物,只要滋味好,那就是好的食物。

巫鐵低頭看著德薩道:我很醜嗎?

德薩一本正經的抬頭看著巫鐵道:我說過了,只要滋味好,醜點沒關係。你要知道,有很多美味的食物,長得都不怎麼樣。比如說,皮蛋,比如說,沙蠶凍,比如說,烤蜘蛛,哦,哦,我喜歡神秘的東方的美食……可是,全都玩完了。

德薩有點傷心的嘆了一口氣道:我吃過那些美味的食物,但是現在想想,全玩完了吧?沒了,徹底沒了。

驢打滾,豌豆黃,茯苓餅……哦,哦,全沒了。德薩深紅色的眼眶裡有亮晶晶的水汽滲出。

我思念我的朋友,我思念他們請我吃過的美食,所以……該死的,我會把你這個醜陋的食物放在最後享用,以此來紀念我念念不忘的臭豆腐……德薩開始語無倫次的胡言亂語。

老刀風他們不知道德薩在說什麼。

而巫鐵則是隨著德薩的自言自語,腦海深處不斷流出各種美食的相應資料,他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

數十裡地沒多遠,一行人在上萬胡狼頭戰士的押送下,很快就來到了金字塔底部的大門前。

德薩站在金字塔門前,用那種奇怪的語言大聲的誦讀起咒語。

就聽隆隆聲不斷,在這座金字塔的大門內,九根暗沉沉的黑色晶石柱子冉冉升起,黑色的柱子上霧氣繚繞,每一根柱子上似乎都站著一道朦朧的人影。

考驗的大門已經開啟,你們進去吧,進入奧西裡斯大人親自設置的考驗之地。德薩低聲的自言自語道:那是叫做什麼?死者之途?嗯,嗯,沒錯,死者之途……每一步都充滿危機,你們如果走不過去,你們就死定了。我希望,你們都死在這裡面。因為你們死了,你們的血肉和靈魂,就都歸我享用了。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