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輕日暖(限)(中文書)

書名 風輕日暖(限)(中文書)
作者 秋陽
出版社 北極之光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4-16
ISBN 9789869726856
定價 320
特價 79折   253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大眾文學

商品簡介

觸不到的真心/如何擁抱真愛
敲不開的心門,觸不到的真心,淚水是否能成為通關密語?比起相愛,更困難的是互相信任,一時激情容易,攜手到老卻很難,如何擁抱真愛,或許信守承諾是很好的答案,《風輕日暖》是秋陽【日光海洋】系列第五本作品,不知道大家是否已經看出本系列的主題?請翻開書頁細細品味。
——米夏/北極之光出版社主編


內容簡介:

信任我,我會讓妳依靠。

「要讀懂一本書,就先翻開第一頁。」
「如果妳現在不答應交往,我們永遠都不要交往了!」

莫浚涓是混血兒,天生一頭柔細漂亮的棕髮,肌膚白皙輪廓深邃,聰明過人氣質絕佳,是台灣商場有名的女強人,一顆心卻始終懸在一個不值得的女人身上。

公司鬥爭激烈,她不得不爭取接班,不是因為渴望權力或財富,只是她一出生就已經在這個位置,不想被踩在腳下就只能往上爬,而她再往上一步就是爭取當董事長,別無選擇。

以為傷痕累累的心已經失去對人的信任,她一時衝動跟冰冷強勢的谷鼎嬌上了床,心思就此纏繞在谷鼎嬌身上,這一切該不會都是算計好的吧?谷鼎嬌像一道難解的謎題,敲不開的心門難以捉摸的心思將她深深迷住,如果想成為最終勝利者,也只能先下手為強了!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風輕日暖(限)

作者簡介

秋陽

熱愛女女小說和創作,
愛吃、愛看小說漫畫、愛玩遊戲,
喜歡秋天午後的太陽,
有一種溫暖的力量。

已出版書籍:《午後斜陽》、《凡妹》、《夜花》和暖暖系列、女人香系列、號碼系列、武俠系列、鳶尾花系列、心流系列、月影森林和日光海洋系列等七十幾本書。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ventsun
三月,台北,莫氏企業總公司。

天氣晴朗,產品經理莫浚涓看著辦公室落地窗外的藍天白雲深深嘆了一口氣。

近期工作忙碌,她身心俱疲,產品經理在公司的地位舉足輕重,但很多人其實並不了解職務內容,簡單說,產品經理既要負責產品研發,也得應客戶要求進行市場調查和商業分析,經常得跨部門開會,努力維持團隊運作的效率,產品行銷和專案管理一把抓,非常辛苦。

當然,各家公司對產品經理的職權劃分不盡相同,在莫氏企業,產品經理的地位只在總經理之下,肩負公司的盈虧,壓力非常沉重。

幸好,因為地位重要,莫浚涓的辦公室位於二十八樓,空間寬廣,兩面牆都是落地窗,採光明亮視野遼闊,豪華程度僅次於董事長室和總經理室。

莫浚涓的母親莫慧茹是莫氏財團董事長莫偉華的大女兒,深受莫偉華寵愛,身為長女的莫浚涓也頗受重用,才三十歲就在莫氏總公司擔任產品經理,在莫氏第三代中,她的表現非常傑出。

喝了一口咖啡,她無奈的把目光從藍天白雲轉回電腦螢幕,莫氏企業旗下的越南工廠正在研發電腦硬碟的零件,美國生產高階電腦的大廠已經下單,廠商對於規格的要求非常高,越南工廠提供的樣品美國公司不滿意,她得請越南工廠以更高規格研發製作。

拿起話筒,她打給在越南管工廠的表弟彭立峰說明情況,彭立峰的語氣為難,說美國公司根本是在強人所難。

彭立峰的奶奶莫玉珠是莫偉華的妹妹,莫玉珠嫁給學者彭展誠,莫偉華跟妹妹感情很好,對彭家人非常照顧,才會讓彭立峰去越南管工廠。

聽到彭立峰一直推三阻四,工作態度非常糟糕,莫浚涓不禁怒了,冷冷的說:「一個星期之後,你必須交出符合廠商需求的樣品,如果交不出來,我會馬上把你革職。」

彭立峰嚇了一跳說:「是妳外公讓我來這裡工作,妳沒有權力把我炒魷魚,妳……」

她不耐煩的打斷彭立峰的話說:「你可以試試我有沒有這個權力!」

沒等彭立峰回話,她直接掛斷了電話。

無能的人真的很容易讓人火大,如果現在還是能幹的莫浚扉在越南管工廠該有多好,她敢說莫浚扉一定早就交出符合廠商需求的樣品了。

桌上分機響了起來,她按了擴音說:「什麼事?」

分機傳出她的特別助理丁卉的聲音說:「經理,有位小姐自稱是妳姊姊,要求跟妳通話,要接進來嗎?」

搞什麼,是嫌她火氣不夠大嗎?她爆炸的說:「我是長女哪來的姊姊?這種鬼話妳也相信?還需要問我?」

「對不起對不起!」丁卉緊張的說:「我一開始也說經理沒有姊姊,但是她自稱萊妮,說妳聽到她的名字就知道了……」

萊妮!心臟突然不受控制的大力跳動,她沉下聲說:「接進來。」

「是。」

為什麼萊妮不是打她的手機?找了一下,她發現手機在包包裡,中午出去吃午餐,回來之後忙個沒完就忘了手機。

拿出手機一看,果然有兩通萊妮打來的未接來電,她習慣開震動,沒注意到手機響。

桌上分機響了起來,她拿起話筒說:「喂?」

萊妮在電話那頭輕笑說:「經理大人好忙喔!」

「最近特別忙。」她皺眉說:「怎麼忽然打給我?妳在哪?」

「台北,意外嗎?」

心臟彷彿就要停止跳動了,她不敢置信的說:「妳在台北?真的嗎?」

「嗯,要離開加德滿都時忽然想到妳,就決定先飛來台北,很久沒見面了,見個面吧?」

「加德滿都?」她不悅的說:「妳該不會又去攀登喜馬拉雅山?」

「嗯,這次是挑戰干城章嘉峰,大成功喔!」

「干城章嘉峰名列全球十大死亡之峰耶!妳去爬那麼危險的山,居然沒先跟我講?」

萊妮笑了說:「先跟妳講,我怕妳會日夜擔心到無法入睡啊!」

她一時無言,只能輕嘆一口氣。

「浚涓……」萊妮的嗓音充滿磁性:「妳會擔心我嗎?」

心跳瞬間加快,她無奈的說:「當然。」

「晚上見個面吧!一起吃晚餐?」

「我最近每天都得加班,妳會在台灣待多久?」

「明天就得回丹麥了,我母親說梅特每天都哭著在找我呢!妳下了班來飯店找我?」

「嗯,妳把飯店跟房號傳到我的手機吧!」想到萊妮的女兒梅特可愛的臉,她暗自嘆了一口氣。

「好,晚上見。」萊妮結束了通話。

輕輕的把話筒放回話機上,她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跟萊妮多久沒見面了?相見不如不見,見面只是徒增痛苦,為什麼還要見面?

思緒飄回很久很久以前,她第一次見到萊妮的情景,那時她才十歲。

「媽媽,姊姊的頭髮是金色的耶!」莫浚涓看著眼前的大女孩驚異不已,金色的頭髮,金色的汗毛,眼珠是很淺很淺的藍色,美得像天使。

「妳好可愛。」大女孩蹲下來輕摸她的臉頰,她羞紅了臉。

莫浚涓的父親托馬斯是德國人,性情嚴肅的學者,來台灣擔任客座教授時和莫慧茹邂逅墜入愛河,可惜他們的婚姻維持不久,莫浚涓國小二年級時,父母離婚,莫慧茹離開台灣去接管莫氏企業的紐約分公司,莫浚涓則是跟托馬斯一起留在台灣,不久,莫慧茹在紐約邂逅丹麥富商延斯.韓森,很快決定再婚。

延斯曾經有過一段婚姻,萊妮是延斯跟前妻艾特的女兒,艾特也是丹麥人,萊妮一直跟艾特住在丹麥,她比莫浚涓年長四歲,漂亮迷人的外型和狂野不羈的性格,讓莫浚涓深深著迷。

一開始,莫浚涓只是很崇拜萊妮,從沒想過兩人會產生超越姊妹之情的感情,後來……很多事都由不得她控制。

莫慧茹跟延斯再婚之後定居在丹麥,莫浚涓依然跟托馬斯一起住在台灣,後來,托馬斯的任期結束要回德國了,莫偉華不准托馬斯把她帶離台灣,莫慧茹當時又懷孕了,莫偉華就把莫浚涓帶回莫家豪宅。

莫浚涓一直住在台灣,但是只要學校有比較長的假期,傭人就會帶莫浚涓去丹麥跟母親團聚,莫慧茹跟延斯住在哥本哈根的獨棟豪宅裡,對莫浚涓來說,丹麥的一切都陌生又新奇,莫慧茹生了一對雙胞胎,兩個妹妹都非常可愛,莫浚涓很愛逗她們玩。

萊妮平常是跟艾特同住,學校放假時萊妮也會來豪宅一起住,莫浚涓總是開心的跟萊妮玩在一起。

丹麥的文化和氣候跟台灣截然不同,冬天平均日照只有一個多小時,幾乎整天都是黑夜,雪總是下不停,路上都是積雪。冬夜裡,她喜歡跟萊妮窩在房間裡,關上燈點幾盞蠟燭,看著搖曳的燭火談心。

桌上分機忽然又響了,把莫浚涓從回憶中驚醒,她按了擴音,話機傳出莫浚扉的特別助理顏司韻的聲音說:「經理,記憶卡零件的採購案,我把資料發給妳了。」

莫氏企業的總經理原本是莫浚涓的舅舅莫振明,他是莫偉華的長子,未來會由他接任董事長。近期莫振明因為妻子羅穗芬身體狀況不佳一直待在美國,目前由莫振明的二女兒莫浚扉代理總經理。

莫浚扉精明幹練能力高強,可惜缺乏事業心,不久前,由莫浚扉一手策畫的合作案大成功,莫浚扉跟莫偉華討了休假,開開心心的去舊金山度假了,這幾天總經理的工作全落在莫浚涓身上,她簡直累到快靈魂出竅,只能自我安慰說再忍耐幾天,莫浚扉就會乖乖回台灣工作,到時肩上的擔子就會輕鬆許多。

莫浚扉不在,很多事都有賴顏司韻處理,幸虧顏司韻精明能幹,幫了很大的忙。

莫浚涓趕緊回神說:「廠商指定的規格妳都確認過了嗎?」

跟顏司韻討論了一番,掛上電話,莫浚涓打開顏司韻傳來的資料確認內容,確認完,她要丁卉把資料彙整好,請行銷部主管進會議室開會。

開會、處理工作、邊吃晚餐邊加班,終於忙完,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嘆了口氣,莫浚涓傳訊給萊妮說:「我要下班了,現在過去飯店找妳。」

萊妮很快回訊:「我等妳。」

走出公司,她搭上司機的車,好疲憊,閉上眼睛,她輕嘆一口氣,總是苦苦思念萊妮,真的要見面了,腦袋卻一片空白。

車子經過一家五星級大飯店,她想起上回谷鼎尹回台灣就是住這家飯店,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

還以為可以有新的開始,跟萊妮糾纏多年,她累了厭倦了,身心俱疲的時候,去巴黎出差,人生地不熟,想喝酒又怕獨自一個女人去夜店被糾纏,她決定約谷鼎尹一起喝酒,怎麼都沒想到,谷鼎尹會跟她告白。

莫慧茹的妹妹莫慧蓮嫁給谷氏企業的董事長谷富昌,谷鼎尹是谷富昌的哥哥谷富泰的女兒,彼此是姻親,莫浚涓跟谷鼎尹在宴會碰到時會打招呼聊天,谷鼎尹從小就被送去德國唸書,現在是谷氏企業巴黎分公司的總經理,她們一年頂多見一、兩次,其實談不上熟識。

莫浚涓是混血兒,肌膚白皙,五官立體亮麗,深棕色長髮很迷人,她很有魅力,但是又酷又美的谷鼎尹也不差。

跟谷鼎尹交往是個機會吧,她渴盼脫離跟萊妮無止盡的糾纏,非常投入跟谷鼎尹的交往,努力跟谷鼎尹培養感情,遺憾的是,除了跟谷鼎尹的興趣不合,她也發現自己不自覺一直把谷鼎尹拿來跟萊妮比較,這樣對谷鼎尹太不公平了。

發現自己終究只是在利用谷鼎尹的溫柔,十天前,利用谷鼎尹回台灣出差的機會,她忍痛跟谷鼎尹提了分手,再繼續下去,她只會傷害谷鼎尹。

分手之後心情難免失落,但她也發覺自己鬆了一口氣,或許,她根本不適合跟人交往。

車子在萊妮住的飯店前停下來,服務人員過來幫她打開了車門,她下車道謝。

走進飯店,她莫名的渴盼自己還跟谷鼎尹在一起,這樣她就有很好的藉口拒絕萊妮的邀約,有個溫暖的懷抱當暫時的避風港……即使明知這樣是不對的。

搭電梯上樓,走到房門前,心跳得好快,深呼吸好幾次,她才按了電鈴。

房門開了,萊妮隨興的穿著白色T恤和牛仔褲,對她露出爽朗的笑容說:「好久不見。」

看到熟悉的金色長髮、藍色眼珠和秀麗絕倫的面容,情緒忽然激動了起來,她用力抱住萊妮說:「好久不見。」

萊妮也抱緊她,嗅聞著熟悉的香氣,滿心眷戀全湧了上來,她情不自禁仰頭吻住萊妮的唇。

她的身高一七二,在女生中算身材高挑,萊妮卻比她高了半個頭,她總是習慣這樣仰頭接吻的角度……

第一次和萊妮接吻,她十四歲,看電影時看到男女主角接吻,好親密,她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如果要接吻,對象一定得是讓她欽慕不已的萊妮。

不久,學校放暑假,到了丹麥,萊妮來豪宅找她玩,夜裡在房間,兩人關燈點燭火談心,昏暗的光線助長了勇氣,她對萊妮說:「我想吻妳。」

當時她們是趴在地上,萊妮直接靠過來吻住她的唇,柔軟的嘴唇好性感,舌頭相互吸吮,她的心跳得好快。

熱吻結束,她害羞的靠在萊妮的肩膀上說:「萊妮,妳有接吻的經驗嗎?」

「當然。」

「跟誰?」

「很多人啊!我男朋友,還有一些上過床的人。」

她不敢置信的說:「妳有男朋友,還跟很多人上過床?」

「丹麥的耶誕狂歡總是很瘋狂,大家喝了酒就在客廳的一角做愛是常有的事。」萊妮輕鬆的聳聳肩說:「這又沒什麼。」

不敢相信有這麼淫亂的事,她驚得幾乎說不出話,腦中浮現萊妮赤裸的身軀跟男人交纏的畫面,滿心妒意,她抱緊萊妮說:「我也要跟妳做愛。」

「不行。」

「為什麼?」

「我查過,台灣有法律規定,未滿十六歲不能做愛。」

「妳為什麼要查台灣的法律規定?」

萊妮輕咬她的耳朵說:「為了跟妳做愛啊!等妳滿十六歲的時候。」

滿心羞窘,腦袋一片混亂,她脫口而出說:「妳不能只屬於我一個人嗎?」

萊妮大笑說:「不可能,浚涓,丹麥不是台灣,我們不講究那一套。」

她氣憤的說:「如果妳不能只屬我一個人,我才不要跟妳做愛。」

「喔,妳會的,我敢說妳一定會。」

早在那時,她就知道該遠離萊妮,可是瀟灑不羈的萊妮實在太太太有魅力,總是可以把她迷得神魂顛倒。

莫浚涓擁有別人沒有的優勢,名義上,她是萊妮的妹妹,只要她去丹麥,萊妮一定會來豪宅找她玩,萊妮身邊總是有很多男男女女來來去去,跟誰都不長久,唯有她可以一直待在萊妮身邊,她一直都相信,自己在萊妮心中擁有獨一無二的地位,即使萊妮跟無數人交往過上過床。

熱吻讓她全身發熱,萊妮親吻著耳朵喃喃的說:「浚涓,我好想妳。」

「萊妮……」

萊妮直接把她壓倒在床上,她突然回神說:「我得先去洗澡,在公司忙了一天……」

「我就喜歡妳忙了一天沒洗澡的味道。」萊妮的舌頭沿著耳後往下滑,還隔著衣服揉捏她的胸部。

「萊妮……」她喘息著掙扎。

萊妮輕鬆自如的解著她的襯衫釦子說:「浚涓,妳穿套裝好誘人,很有女強人的架式,我喜歡妳這個模樣。」

她掙扎著說:「先讓我去洗澡……」

「不要,先讓妳去洗澡多沒趣。」萊妮解開了胸罩扣子,俯身舔吻乳頭。

「喔……」她抱緊萊妮呻吟出聲,萊妮伸手輕揉著她的耳朵,是她最喜歡的力道和頻率。

總是這樣,她總是很難抗拒萊妮,身體像有火在燒,萊妮脫了上衣露出性感的胸部,她飢渴的起身抱住萊妮吸吮乳頭,萊妮伸手進窄裙扯下她的內褲,她背靠著床頭坐在床上,萊妮跪坐在她身上,她貪戀的吸吮萊妮的乳頭,萊妮的手從兩腿之間鑽進去直搗私處。

她們永遠都是用這個姿勢開始做愛,對坐著,萊妮跪壓在她身上……起源是第一次做愛那天,她一直拼命抗拒,退無可退整個人縮到床的角落,萊妮逼過來跪坐在她身上,捧起她的臉凝視著她說:「浚涓,說妳不要我,我馬上就放開妳。」

她顫聲說:「妳不過是想征服我,就像妳征服那些男人和女人,妳只是想要所有人都臣服於妳。」

「妳不一樣。」

「怎樣不一樣?」

「如果有一天,我登山失事了,沒有人救援,我在冰天雪地中死去,死前一定會想著妳,只想著妳。」

她哭出來抱住萊妮熱吻,熱吻中,萊妮直接扯掉她的內褲,手指探進私處,輕揉著她稚嫩的肌膚,輕而易舉就讓她在熱吻中達到陰蒂高潮,手指一刻都沒停就直接進入她,有點痛但她完全不在乎,主動抬起臀部讓萊妮進到更深的地方,迎合萊妮的插弄扭動臀部,她達到生平第一次的高潮。

那天是她的十六歲生日。

往事在腦中紛紛亂亂,她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十六歲,身不由己臣服在萊妮的身下,迎合著萊妮的插弄達到高潮,摟緊萊妮的脖子放浪的呻吟。

結束一波高潮,調整了姿勢,萊妮脫下她的窄裙把她的雙腳打開到底,她驚慌的說:「我忙了一天還沒洗澡……」

「我就喜歡這樣。」沒理她的抗拒,萊妮埋首在她的雙腿之間,感覺淫水氾濫沾濕了床單,她羞恥的掩住臉。

快感、高潮、萊妮又一次進入她,她用力抓緊萊妮的背淫亂的尖叫呻吟。

越過一波高潮,她翻身壓在萊妮身上,迫不及待把她脫光,迫不及待進入她,聽到熟悉的呻吟聲,看著萊妮高潮時誘人的表情,她無法克制哭了出來。

萊妮抱住她說:「怎麼了?這麼想我?」

「妳半年沒跟我聯絡了!」

「是妳說要靜一靜,說我們不該再聯絡了。」

「我已經這樣說過無數次。」

「妳說這次是認真的。」

「這我也說過無數次了。」

「妳說妳再也受不了我一直沒離婚,不是嗎?」

一句話突然喚醒了她的神智,她放開萊妮擦著淚水,萊妮把她摟回懷裡說:「浚涓,我決定離婚了。」

「這妳也說過很多次了。」

「這次我是認真的。」

「是嗎?」她不相信的說:「妳不是說為了梅特不想離婚,而且妳跟費奇的工作跟財產都很難切割?」

「我在干城章嘉峰時想了很多,這次有些時刻真的很驚險,九死一生時,我想著萬一我就這樣失事,最懊悔的會是什麼,我想到妳,忽然領悟到我真的該離婚了,真正的擁有妳。」

「這種話妳也說過好幾次了。」

「這次我會做到的。」

她輕嘆了一口氣,思念和慾望都紓解了,過往的各種不快忽然湧上心頭,萊妮答應過她的許多事,太多太多……從來沒一件做到。

坐起身,她默默進浴室沖澡,萊妮也跟進浴室沖澡,熟練的幫她抹著沐浴乳說:「妳不相信我?」

「妳做到了我就會相信妳,不必急著問我相不相信。」

「這次我會做到。」

「這句話我聽過一萬次。」

萊妮不快的說:「難得見面……妳不要這樣好不好?」

「難得見面,是我的錯嗎?」

「妳工作忙,不能輕易離開台北,不是嗎?」

「工作隨時可以辭掉,外公不會為難我,我不過是在打發無聊的時間。」

萊妮輕笑說:「打發思念我的時間?」

她一時無語,氣、鬧或大發雷霆都沒有意義,今晚她真的累了,跟萊妮多吵沒有意義。

離開浴室,萊妮倒了紅酒,輕鬆的喝著紅酒,聊著這次登山的趣事,她也決定不再多說。

累了一天又激情做愛,沒一會兒她就睏到幾乎睜不開眼,萊妮輕鬆的將她一把抱起,為了登山,萊妮一直有在健身,體格非常強健。

把她抱到床上,萊妮抱住她,窩在熟悉的溫暖懷抱,她一下就墜入夢鄉。

清晨,手機鬧鐘定時響起,莫浚涓起身關掉鬧鐘,好累。

傳訊要司機過來飯店接她,她進浴室梳洗,走出浴室,她看到萊妮還在熟睡,眷戀的輕摸萊妮秀麗的臉。

「妳要走了?」萊妮被她驚醒。

「嗯,我得先回家換衣服再去上班。」她戀戀不捨的俯身吻了萊妮的唇。

萊妮抱緊她深吻,「要想我。」

「嗯,我會想妳。」

放開萊妮,沒一會萊妮又睡著了,這一次萊妮真的會離婚嗎?不,她不這麼認為。

輕嘆一口氣,她拿起包包離開房間,走出飯店,司機的車已經在路旁等,她坐上車說:「先送我回家。」

莫氏企業的總公司位在敦化南路的大樓,她就住在敦化南路的巷子裡,距離很近。

回家換了衣服上好妝,她傳訊要丁卉幫她買飯糰和豆漿到辦公室,才走路上班。

走進辦公室坐下來,她發現今天也是好天氣,藍天白雲,陽光燦爛。

門外傳來敲門聲,丁卉走進來說:「經理,這是妳的飯糰和豆漿。」

「謝謝妳。」

丁卉的神色有點異樣,她疑惑的說:「怎麼了?」

丁卉遲疑了一會兒才說:「經理的脖子上……好像有吻痕。」

她嚇了一跳,趕緊拿鏡子出來看,吻痕在頸側,不是很明顯,但是她的肌膚白皙,如果站在身旁很容易注意到。

萊妮真是的,明知道她要上班還刻意留吻痕,為什麼萊妮總是這麼任性?

她輕嘆一口氣說:「知道了,我會用頭髮蓋住。」

「嗯,那我來跟經理報告今天預定的安排。」丁卉轉移話題講起工作。

二月中接任產品經理,莫浚涓才雇用丁卉擔任她的特別助理,才過了一個多月,彼此還不熟悉,各方面都在磨合中,對於她的私生活,丁卉當然一個字都不敢多說。

討論完工作,丁卉離開經理室,她照著鏡子撥動頭髮,讓頭髮蓋住吻痕,但是頭髮畢竟會飄動,今天有兩個重要的會議,她得小心點。

任性自我、瀟灑不羈、花心卻又克制不了征服慾……早在五年前萊妮決定奉子成婚時,她就該知道萊妮絕對不可能屬於她,為什麼她就是抗拒不了萊妮?

留著絡腮鬍的費奇是美國人,萊妮在登山時跟他認識,萊妮從小就熱愛野外活動,登山、滑雪、衝浪、越野路跑……萊妮什麼活動都愛參一腳,但她最愛的還是登山,立志征服世界各大名峰,即使明知非常危險。

認識費奇之後,萊妮決定跟費奇一起經營登山團隊,專門帶隊去攀爬世界各大名峰,費奇原本就是富商,也熱愛冒險,知道萊妮懷孕,費奇跟她求婚,萊妮不愛被束縛,但是婚姻對她跟孩子比較有保障,萊妮經常冒險,不知道哪一次攀登會是最後一次,更何況費奇也沒禁止她跟男男女女亂搞,結婚對萊妮和孩子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她就決定接受費奇的求婚了。

事實上,莫浚涓覺得這一切都只是費奇控制萊妮的手段,讓萊妮盡情的亂搞,萊妮就不會離開這段婚姻。

莫浚涓見過費奇一次,就在萊妮跟費奇的婚禮,費奇高大強壯,野心勃勃,控制慾很強,看萊妮的眼神深情款款,她很清楚,費奇也是深愛著這個女人,不擇手段即使忍著萊妮的花心也要把萊妮綁在身邊,而他佔了一個極大的優勢,就是他想辦法讓萊妮懷了他的孩子,這是莫浚涓永遠做不到的事。

若她做得到,她願意用這樣的方式把萊妮綁在身邊嗎?忍著萊妮會在世界各地任意跟男男女女上床?

不,她從來都知道這不是她想要的關係,跟萊妮之間,主動的也從來都不是她。

萊妮就是不肯放過她,不肯放棄對她的征服慾,一有機會就要征服她,說盡不會實現的甜言蜜語,明知萊妮說的都是謊言,她卻總是忍不住想要相信,因為如果不相信,這十幾年的深情和光陰就全都白費了……

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像個差勁的賭徒,明明早已輸光光,連褲子都脫下來賠進去了,卻還是妄想下一次會回本,連內褲都脫下來擲到賭桌上,從來不肯相信這是一場永遠贏不了的賭局。

桌上的分機突然響了,驚醒莫浚涓的沉思,她按下擴音鍵說:「喂?」

分機傳出丁卉的聲音說:「經理,谷氏企業北京分公司的總經理谷鼎嬌找妳。」

她愣了一下說:「接進來。」

谷鼎嬌是谷鼎尹的姊姊,精明幹練非常厲害,目前莫氏企業總公司跟谷氏企業的北京分公司沒有合作事項,谷鼎嬌怎麼會突然找她?

分機響了,她拿起話筒說:「喂?」

「嗨,浚涓。」谷鼎嬌外型溫柔優雅非常漂亮,嗓音也如其名非常嬌柔,雖然跟谷鼎嬌的個性完全不符,卻很迷人。

「嗨,嬌嬌,好久不見,有事嗎?」

「我週末有事回台灣,有空一起吃飯嗎?」

她疑惑的說:「妳上個週末才回台灣吧?這個週末又要回來?發生什麼事了嗎?」

「就是回來探望我叔叔,順便跟夢夢討論工作。」

谷氏企業的董事長谷富昌不久前突然心肌梗塞倒下,幸好手術順利,為了保險起見,目前還在住院。據莫浚涓所知,上個週末谷家所有人都回台灣討論谷氏企業的事業佈局,目前由谷富昌的大女兒谷鼎夢暫時代理谷氏企業的董事長。

「原來是這樣,找我有事?」

谷鼎嬌淡然的說:「見面再說吧!」

腦中浮現不妙的預感,推測跟谷鼎尹有關,她無奈的說:「星期六晚上可以嗎?地點由妳選。」

「那就去『普羅旺斯』吧!我會先訂位,星期六晚上六點見。」谷鼎嬌說完就結束了通話,語氣強勢。

掛上電話,她深深嘆了一口氣,過年時,她跟谷鼎尹算是在熱戀,莫家剛好跟谷家安排了一起去北海道旅遊,當時她努力想跟谷鼎尹好好相處,訂房時,她藉口說要教谷鼎尹瑜珈跟谷鼎尹同房,當時大家都沒說什麼,她也不確定有多少人對她跟谷鼎尹的關係起疑心。

谷鼎嬌性格敏銳,在北海道旅遊時,莫浚涓的雙胞胎妹妹莫浚汧和莫浚沛整天纏著她,她跟谷鼎尹雖然黏在一起卻很少單獨相處,有那麼一、兩次,她有發現谷鼎嬌在注意她們,谷鼎尹沒有告訴谷鼎嬌交往的事,但谷鼎嬌八成已經猜到了。

分手之後,單純的谷鼎尹很可能傷心消沉都寫在臉上,也就是說,谷鼎嬌八成是要來興師問罪。

很疲累,她按了分機要丁卉幫她煮杯咖啡進來。

一會兒之後,丁卉端了咖啡進來,喝了一口熱咖啡,她又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發呆。

如果谷鼎嬌對於她傷了谷鼎尹的心非常憤怒該怎麼辦?兩家是姻親有不可切割的關係,現在她對於自己輕易答應跟谷鼎尹交往非常後悔,才短暫交往幾個月卻後患無窮。

谷鼎嬌是商場有名的女強人,能力和聲勢跟谷鼎夢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谷鼎嬌的父親谷富泰性情溫良不愛奪權,甘願把董事長大位讓給弟弟谷富昌,他也不希望女兒奪權,谷鼎嬌跟谷鼎夢等人感情很好,很顯然沒有奪權的野心,否則在谷富昌倒下時,谷鼎嬌絕對有足夠的能力坐上董事長的位置。

傷了谷鼎尹的心是小事,得罪谷鼎嬌卻是大事,她該怎麼辦?應該先跟谷鼎夢求救以備不時之需嗎?不,不必這麼衝動,還是觀察谷鼎嬌的態度再決定吧!

星期六傍晚,莫浚涓忙完工作,匆忙搭司機的車離開了公司,幸好公司離法式餐廳「普羅旺斯」所在的大飯店不遠,走進餐廳時,正好六點整,她沒有遲到,遺憾的是,谷鼎嬌已經到了。

領班帶她走到窗邊的位置,她看到谷鼎嬌穿著淺藍色洋裝,美麗耀眼,很有春天的氣息。

「工作很忙吧?」谷鼎嬌翻著菜單悠閒的說:「星期六還在公司加班?」

「嗯,妳怎麼知道?」她坐下來喘了一口氣,為了不遲到,她走得飛快。

「妳看起來很趕。」谷鼎嬌抬頭微笑說:「想吃什麼?」

「松露牛排,我喜歡這兒的牛排。」

「想開一瓶紅酒嗎?」谷鼎嬌笑笑的說:「週末夜晚可以放鬆放鬆。」

「好啊!我真的很需要放鬆。」她看著酒單選了一隻高價位的紅酒說:「好久沒喝這個酒莊的酒了,今晚我請客。」

「不,是我約妳,當然我請客。」谷鼎嬌笑了說:「莫大小姐請放心,這點錢我還出得起。」

她也笑了說:「我當然知道,只是我挑了很貴的酒卻讓妳請客,好像存心揩油。」

「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讓莫大小姐揩油啊!」谷鼎嬌招手要服務生過來點餐。

點完餐,兩人寒暄了幾句工作,服務生為她們倒了紅酒,谷鼎嬌愉快的拿起酒杯朝她舉杯,她趕緊拿起酒杯輕敲杯子。

喝了一口酒,她忍不住長長吁出一口氣,到底多久沒好好休息了?過完年之後工作非常忙碌,她的精神一直很緊繃,真的非常疲累。

谷鼎嬌淺嚐了一口紅酒說:「妳的眼光不錯,紅酒很好喝。」

「嗯,我愛喝紅酒,夢夢也是,她收藏了不少好酒呢!」

「妳應該也是吧?」

「嗯,我家也有個酒窖,有空時就可以喝個盡興,可惜我很久沒放假了。」

「浚扉把工作都推給妳,自己忙著談戀愛,真是太不應該了!」

「她喔,明明很能幹,就是太沒事業心了。」一直言不及義不是辦法,她把紅酒一口喝乾說:「妳最近應該也很忙吧?怎麼有空約我?」

谷鼎嬌又幫她倒了一杯紅酒,才淺嚐著紅酒說:「妳應該知道我的來意,不如自己交代?」

還交代勒!現在是在審問犯人嗎?她嘆了口氣說:「為了鼎尹?」

「嗯。」谷鼎嬌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她說:「妳跟鼎尹是怎麼回事?」

「幾個月前我去巴黎出差,找她出來一起喝酒,她忽然跟我告白,說她暗戀我十年了,我很感動,她說希望跟我交往,我答應了,但是……我跟她實在個性不合,怕繼續下去會傷害她,只好提分手。」

服務生送上了前菜,谷鼎嬌吃著檸檬生蠔說:「鼎尹不是妳喜歡的類型?」

「嗯……」她也吃了檸檬生蠔,真好吃。

「妳一直都喜歡女人嗎?」

她尷尬的說:「嗯,我對男人沒興趣。」

谷鼎嬌依然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她說:「妳有喜歡的人吧?」

腦中浮現萊妮秀麗的臉,她忽然氣息一窒,拿起紅酒,她一口氣喝了半杯,萊妮來台北找她是星期三,今天已經是星期六,萊妮肯定早就回到丹麥了卻音訊全無,昨天她特意打給莫慧茹閒聊,萊妮如果真的跟費奇鬧離婚一定是大消息,莫慧茹卻什麼都沒說,很顯然這次萊妮又是在騙她,不過就是想再一次享受征服她看她心甘情願臣服的模樣罷了。

心情低落,她衝動的說:「嗯。」

「什麼樣的人?」

她淡然的說:「一個騙子。」

服務生送上她點的松露牛排和谷鼎嬌點的薄荷羊排,谷鼎嬌用優雅的姿態切下一塊羊排放進嘴裡才說:「騙子?怎麼說?」

她也吃了一口牛排,牛肉軟嫩肉汁滿溢,稍稍拯救了低落的心情,跟萊妮漫長的糾葛根本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她只能簡化故事說:「她很花心,我卻總是抗拒不了她。」

「她很有魅力?」

「非常。」

「什麼樣的魅力?」

她皺眉說:「她喜歡登山,性格強勢,瀟灑不羈,做事總是不按牌理出牌。」

谷鼎嬌淡然的說:「阻擋在妳們之間的,是她的花心?」

「不。」她拿起紅酒一口喝乾才說:「是她已婚還有個女兒。」

谷鼎嬌錯愕的說:「妳喜歡的是有夫之婦?」

「我認識她時,她還沒結婚。」

「妳們認識很久了?」

「嗯。」

「妳就為了這樣的人拋棄鼎尹?」

「不是這樣的。」她急切的分辨說:「當初我是真的很有誠意想跟鼎尹好好交往,那段日子我跟那個人完全沒有聯絡,只是我跟鼎尹興趣實在不合,她喜歡的書或電影我都沒興趣,我喜歡滑雪,可是鼎尹對滑雪毫無興趣。」

「妳喜歡滑雪?」

「嗯,每年我總會排幾次休假去滑雪。」

「妳都去哪裡滑雪?」

「假期長就去歐洲,假期短就去日本。」她想到說:「妳也喜歡滑雪吧?在北海道時,記得妳也有一起去滑雪。」

「嗯。」谷鼎嬌愉快的說:「北海道那個度假村的滑雪場很不錯,不比瑞士的滑雪場差呢!」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