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中國船(下)(中文書)

書名 飄洋過海中國船(下)(中文書)
作者 非天夜翔
出版社 平心出版
出版日期 2019-03-28
ISBN 9789864941117
定價 300
特價 9折   270
庫存

即時庫存=4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BL

商品簡介

延宕許久的婚禮,終於要舉行了。
但對展揚來說,最大的挑戰,
卻是陸少容那個憑空出現的親生母親。
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帶著陸少容前往加拿大,
邀請這個頭痛人物到紐約參加他們的婚禮。

而在「蜀劍」遊戲當中,開山怪等級的重樓、景天、玄霄和雲天青,
因為和陸少容的角色過多的交集,竟產生了自我的性格,
脫出了遊戲公司能控制的範圍。
然而遊戲公司就是整個遊戲的「天」,
要抹除掉這些由數據構成的虛擬角色,卻是再容易不過的事。
陸少容為了拯救他的「朋友們」,
不惜偷樑換柱,趁著一次遊戲BUG的機會,將「元胎」偷了出來。
他真能憑一己之力,讓重樓等人保留自己的記憶,
逃過系統的追殺嗎?

本書另附番外〈七夕〉、〈但願人長久〉、〈生子記〉,及未公開番外〈什麼什麼大遊行〉。

商品特色
真‧二貨攻╳偽‧聖母受

和主角一起在未來徜徉「蜀劍」的世界,一鍋拍扁大享齊人之福的李逍遙~
《靈魂深處鬧革命》系列作中,兩個爸爸的故事堂堂登場!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飄洋過海中國船(下)

作者簡介

非天夜翔
文青一枚,酷愛旅行,寫作與電影,講故事的人,沉溺於童年的幻想者,我有許多故事講給您聽,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世界,歡迎您來到我精神的樂園,一張門票,帶您踏上與現實截然不同的奇妙之旅。

作品有:《武將觀察日記》、《飄洋過海中國船》、《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錦衣衛》、《金牌助理》等。
個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310520
第二十一章

陸少容與展揚拉著手,站在三生石外,三生石面平滑如鏡,映出他們二人與背後的重樓。陸少容仍是飛魚的模樣,展揚映在石中的身影卻緩緩發生了變化,現出從前的峨嵋派弟子——扶搖。

重樓道:「三生石能照出一個人的三世三生。」鑽石之光在這時候嘀嘀嘀響了,陸少容接通傳訊,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嗨——弟弟——」

陸少容:「史提芬?」

史提芬道:「珊柔呢?她上線了嗎?我完全忘記大家名字了,只記得你叫飛魚。」

展揚道:「誰?騷包又來了?」

陸少容笑道:「你大舅子來了。」

展揚微一頷首,現出狡猾的笑,道:「叫什麼名字?」

史提芬發來好友請求,陸少容點了同意,看到史提芬的遊戲名是:「金毛旺財。」

陸少容:「怎麼起這種名字?」

史提芬道:「揚揚建議的,他說你們中國人有和氣生財的說法,所以叫旺財,好聽嗎?」

陸少容徹底無言了,只得道:「你還是……換一個吧。」

史提芬笑道:「孫給我買了白金VIP,刪號重建就沒有新手福利了,你和珊柔在一起嗎?我來找你們玩。」

陸少容看了一眼史提芬的等級訊息,道:「哥你先在新手村做任務,升到十級,我讓柔依去新手村門口接你。」

史提芬笑道:「太好了,快點啊!」

陸少容想也知道,史提芬這傢伙完全是上遊戲來泡妞的,不到三句話就問了兩次柔依,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陸少容點開鑽石之光,問道:「老妹在嗎?」

柔依笑道:「在啊,怎麼啦?」

陸少容想了想,道:「無憂快來了吧……史提芬練了個新手號,妳有空嗎?帶他去玩一會。我在地府呢,做完任務就把他領回去。」

柔依道:「哎喲喂,怎麼又來了!」

陸少容笑道:「待會無憂也得來了吧,二十去看看,把他帶到二十。」

柔依嚶嚶嚶嚶:「你們進地府玩也不叫人家……」

陸少容千賠笑萬賠不是,把柔依晃點到新手村去了,展揚卻道:「任務做完了就下線吃除夕飯吧,士元應該把菜買回來了。」

陸少容點了點頭,重樓忽道:「去何處吃?一起?」

展揚和陸少容都尷尬了,陸少容只得解釋道:「在我們的世界吃,你過不去,以後等過年,我們在遊戲裡一起吃吧。」

重樓點了點頭,不再多問,片刻後他伸出手,道:「辛苦你們陪我跑了這一趟,任務獎勵沒有經驗,這兩件東西送你。」

重樓手中是五毒珠與紫萱掉落的女媧族蛇鱗,陸少容忙推辭道:「不行,這是她留給你的紀念。」

重樓道:「給你的就拿著,孟婆湯去幫我端一碗來。」

展揚與陸少容大驚道:「不行!」

重樓不置可否,陸少容只得接過五毒珠與紫鱗,道:「別喝孟婆湯,萬一忘了我們怎麼辦?」

重樓歎了口氣,一歎百年光陰,那些歲月中執著的情與熾熱的烈火,彷彿隨著這一聲奈何橋前的歎息盡數飄散,陸少容生怕重樓堅持,遂岔開話題:「你看玄霄。」

他們望向轉生臺前的玄霄與雲天青。

雲天青負手於背,玄霄道:「你將投胎去何處?」

雲天青莞爾道:「三千世界,誰能知道自己將投往何處?人鬼殊途,師兄請回,今生天青已再無遺憾。」

玄霄道:「我門中一人知曉移魂之術,你與我回瓊華去,再尋法子與你重塑肉身。」

雲天青道:「罷了,重活一世,不如無牽無掛的好,師兄,以劍飛升之術不可再修,你為瓊華勞心這許多年,也該過點自己的日子了。」

玄霄道:「天青!」

雲天青走進轉生臺,玄霄快步追上,轉生臺感應到活人氣息,轟然合攏,將玄霄阻在門外。

雲天青的鬼魂消失了。

玄霄靜靜看著轉生臺上頂天立地的玉石大門,兩扇門上銘刻上古文字:前世已逝,今生不再。

玄霄閉上雙眼,深深吸了口氣,抽出腰間望舒劍。

陸少容喝道:「他要做什麼!」

重樓喝道:「玄霄!不可毀了這扇門!」

玄霄舒展四肢到極致,凌空飄起,望舒劍聚集了整個地府凜冽的寒光,一式上清破雲劍直摧出去,巨大古劍從天而降,狠狠擊破了轉生臺!

重樓快步踏上奈何橋,卻遲了一瞬,玄霄劍氣全開,橫摧出去,忘川河水被斬成兩截,地府猛烈震動,十殿閻羅化作黑煙騰空而起,飛向轉生臺——

天音震響:「何人斗膽在轉生臺撒野!」

玄霄吼道:「破——!」

剎那間上清破雲劍綻放出耀眼的藍光,將轉生臺大門無情地斬破,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響,玉石門化為粉末飛散。

血海,忘川河中的鬼魂得了感應,衝天而起,地府的樞紐被玄霄震怒之下摧毀,連帶著整個人間界劇烈搖撼!

鬼城外酆都被地底迸出的忘川河水與血海徹底摧毀,現出荒原上一個黑黝黝的大洞。

系統提示:叮,世界任務第二階「百鬼夜行」順利開啟,啟動後續任務正邪相爭第二場,正邪兩教玩家請盡力剿滅逃出地府的鬼魂,世界秩序恢復正常後,將啟動下一環正邪大戰,正派玩家請準備剿滅破壞六道秩序的魔尊重樓、武尊玄霄。

中立門派瓊華全派暫歸正教統轄,武尊玄霄被逐出瓊華……

轉生臺一破,到處都是鎖魂水,忘川河失了控制,漫過整個地府,十八層地獄大開,冤魂朝人間飛去,陸少容與展揚已焦頭爛額,到處都是遊魂野鬼,到處都是爆炸的飛石,根本聽不見系統廣播。

最後重樓終於在一片混亂中吼道:「快走!先離開這裡再說!」

玄霄仍悵然若失,望著肆虐的忘川河水。

火龍衝破地府壁障,攜著數人衝向人間。

重樓將少容與展揚扔下,緩緩落地,玄霄則懸浮於空,一臉陰沉地俯視大地。

鬼魅從酆都城下湧出不到一刻鐘,便席捲了整片川蜀大地,峨嵋山雙峰煥發金光,形成壁壘,永安當中飛出鎮妖劍,懸於渝州城上空緩慢旋轉,攔住了漫天漫地的惡鬼。

正派各教掌門俱以法寶護住了本教範圍,所有遊戲幫會中的特殊建築五亟天柱藍光鋪展,形成了安全區。

百鬼夜行世界任務正式開始。

陸少容雖然早料到做完玄霄的任務會產生劇變,卻萬萬料不到惹出這種大麻煩。兩次正邪大戰都是自己親手開啟,頗有點說不出的感覺。然而他們都不知海稼軒其實是先一步接到了這一環任務,只是無人敢上前替徐長卿受責,於是白白錯過了一個好機會。

遊戲公司已為正教設置了較小的代價,至少不用與地藏王正面對戰,海稼軒自己錯過了,又有何辦法?

終於做完了任務,到處亂飛的鬼魂陸少容已經沒心思管了,時間已不早,他便與展揚相繼下線,留重樓與玄霄在渝州城外。

重樓道:「投胎轉世的人,總能尋到,別想了。方才轉生臺被毀之時,我拾來一塊三生石碎片,可照人前世,你不妨將天下凡人依次照一次,總能尋到那人。」

重樓攤開手,掌中正是一片三生石碎片。

玄霄歎了口氣,點了點頭,與重樓並肩走進渝州城。

陸少容滿腦子裡都是玄霄最後的一劍,尚未回過神來,精神恍惚地走出客廳。

展揚哭笑不得道:「你玩得這麼投入了?都是假的!小心走火入魔。」

陸少容道:「這太震撼了啊,我差點把遊戲當成真的世界了。」

展揚笑道:「是遊戲公司借NPC的手開啟這一環任務,一切都是編好的程式,包括玄霄的感情,別太沉迷了。」展揚親了親陸少容,便去查看鄭士元下午買回來的菜。

陸少容兩眼一直轉圈圈,在沙發上坐了片刻,電話聲響了,才終於把他拉回現實。

「喂。」陸少容接了電話。

電話那頭沉默,不吭聲,陸少容又道:「您好,展府,請問找哪位?」

電話掛了,展揚從廚房裡探出頭,問道:「誰打來的?」

陸少容正要答不知道,看了一眼那電話號碼,正是前幾天打了三十多次的未接來電,他改變了主意,答道:「打錯的,估計是推銷吧。」

展揚沒說話,陸少容進了廚房,笑道:「士元去坐著吧,我來做。」

鄭士元道:「好的,麻煩您了。」

展揚圍著圍裙,正在切菜,陸少容便在一旁燉火鍋湯料,他正尋思要問句什麼,客廳電話又響了。

展揚道:「我去接。」

陸少容接過刀,展揚小跑著出去,接了電話,不悅道:「唐克斯?」

陸少容眉毛一動,側過耳朵,展揚的聲音低了下去,鄭士元識趣地起身,到書房裡去,避開展揚的談話。

陸少容光明正大地走出客廳,坐於沙發,順手把菜刀放在茶几上,展揚本來小聲說著什麼,一見陸少容來了,便陽光燦爛地笑道:「是啊,過得很好。」

陸少容老實不客氣地坐在展揚身邊,展揚穿著睡衣,把兩腳擱在茶几上,一晃一晃,道:「聖誕節去了上海,談一筆生意。」

展揚看了陸少容一眼,指指廚房,陸少容滿不在乎道:「切好了。」

展揚十分尷尬,又恬不知恥道:「我像是會破產的人嗎?」

陸少容嘴巴嘖嘖響,展揚道:「至少我對目前的家庭生活很滿意,對,在玩,偶爾忙完了,就玩玩遊戲。」

展揚揚眉道:「嗯哼?性生活也過得很好,哈哈!」

陸少容幾乎可以猜到唐克斯是誰了。

陸少容伸出右手,食中二指作了個小人的形狀,手指小人在茶几上走來走去,順著展揚的腳踝爬上去,沿著他的長腳走啊走,走過他的膝蓋,展揚笑著一邊打電話,一邊看陸少容的手指小人。

展揚道:「你的性格確實該改改了……」他與陸少容對視一眼,把腳抬起來,腳踝架到陸少容肩膀上,作了個九十度劈叉,搖了搖。

陸少容的手指小人走到展揚大腿內側,停在他的睡褲中間,撥開他的褲襠。展揚的棉質睡褲褲襠處是鈕釦,他沒有繫上釦子,此時半敞著,陸少容從展揚的褲襠中掏出他的陽物,手指夾著,左右晃了晃。展揚半軟的肉根被陸少容晃來晃去,像在搖頭,又像是陸少容的小人在宣告此物的所有權。

展揚也不管陸少容,隨口道:「嗯,在家裡過除夕,不打算出去,人太多。你玩得開心。」

陸少容手指夾著展揚那軟物根部,捏著它輕晃,把展揚晃得硬了起來,展揚舔了舔嘴唇,說:「你朋友不是很多的嗎?怎麼想起我了……」

鄭士元恰好從書房走出來,道:「老闆……」

陸少容:「……」

展揚:「……」

鄭士元:「……」

展揚與陸少容都忘了鄭士元在家裡,陸少容把展揚那陽根弄得筆挺,直直對著鄭士元。三人的臉都刷一下紅了。鄭士元轉身就走,陸少容滿臉通紅,裝作若無其事地把展揚肉根塞回褲襠裡,展揚忙不迭地繫好釦子,一臉想哭的表情。

陸少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起身到廚房去做飯了。

陸少容把菜切好,裝盤,幾乎忘記唐克斯了,他把菜端上桌,藥材老火湯鍋,雪花肥牛、青筍、各式丸子拼盤,以及山菌,還有一盤海鮮——蝦、蠔和魚片。對三個人來說,這確實是一頓豐盛的火鍋。

鄭士元餓得很了,陸少容便去叫展揚來吃飯。

展揚的電話還沒打完,他得意洋洋地朝唐克斯道:「那當然——我們中國人講究三從四德,在家從父,出嫁從夫,他當然聽我的話……」

話沒完,展揚後腦勺上挨了響亮的一鍋。

陸少容微笑道:「吃飯了。」

展揚馬上朝電話裡道:「我去吃飯了,唐克斯,祝你早日尋到真愛,再見!」

陸少容這才悻悻回餐桌前去,電話裡又傳來唐克斯的喊聲,似乎是還有話想對展揚說。

展揚眉毛一蹙,不耐煩道:「有話簡短點說!」

電話裡靜了,片刻後唐克斯絮絮叨叨說了一大通。

展揚還沒聽完便直截了當地說:「還以為你轉性了!現在告訴你,我、沒、錢!再見!新年快樂,唐克斯!」說完把電話掛了。

展揚彷彿受到了羞辱,前任男友打電話來,拍了他半天馬屁,最後的目的居然是借錢!這令他沾沾自喜的個人魅力又打了個大折扣,他看了一眼桌上的菜,還是覺得陸少容最好。

陸少容什麼也沒說,眼中有一抹揶揄的笑,他開了瓶洋酒,為鄭士元和展揚斟上,自己則開了罐黑啤。

「吃吧,新年快樂,士元。」展揚道。

三人舉杯,鄭士元笑道:「祝老闆和陸先生家庭美滿。」

展揚道:「願經濟危機快點過去。」

陸少容笑道:「祝士元也家庭和睦。」

他們碰了杯,展揚只覺胯間火辣辣地疼,忽然發現桌上的調料是辣椒沫與醬油,嘴角抽搐道:「你剛剛……切了辣椒。」

陸少容微笑道:「對。」

展揚捂著唧唧,幾乎要崩潰了。

鄭士元吃完火鍋,便禮貌告辭,剩小倆口坐著,展揚喝了點酒,臉上有點發紅,看著火鍋,不知道在想何事。

陸少容幫展揚燙了生菜,夾到他碗裡,道:「唐克斯怎麼了?」

展揚道:「沒什麼,我和他分手後就不太聯繫了,之前怕你想得太多,所以沒告訴你。」

陸少容道:「他找你借錢?」

展揚想了想,沒有吭聲,陸少容又道:「如果你覺得不管他過意不去的話,借他點錢也無妨。」

展揚歎了口氣,道:「他走投無路才打電話朝我求助,他把朋友放在他那裡的一筆錢拿去投資,結果前段時間投資公司破產了,只得把房子賣了去還錢,沒有全部還上,現在東躲西藏,睡在公園裡。」

陸少容疑道:「既然是朋友,先欠著有什麼關係?」

展揚笑道:「你的朋友與他的朋友完全不同,他認識的人都是些……勢利鬼,有錢的時候可以很熟絡,一旦借錢不還……那就翻臉了。」

陸少容道:「哦,那他現在怎樣了?也不回父母家?」

展揚聳了聳肩,道:「很早就和家庭斷絕關係了,是個法國混血兒。」

陸少容想起登記結婚時,展揚說的那句法語,明白多半便是與前男友唐克斯學的。他夾了塊脆肉魚吃著,又道:「你想借錢給他,對吧?」

展揚坦白道:「我們……少容,我尊重你的意見,你覺得呢,他要的不多,只想找我借五千美金,他的錢已經快還上了,但是現在大蕭條,他找不到工作,他承諾一有工作就還我錢。」

陸少容心想幾千美金也沒多少,不過就是臺機關炮,平時柔依拿去玩爆了也不用賠的,便道:「不借的話,你會覺得於心不安嗎?」

展揚道:「有點……畢竟曾經一起生活了好幾年,看到他這麼落魄,多少會不忍心,但是我以你的意見為前提。」

陸少容道:「借吧。」他能理解展揚的心情,前男友找他借錢他也量力而為,多少借點,做不成愛人,多少也有朋友交情,然而若讓他去找前男友借錢,陸少容卻是打死也不能接受的。

展揚鬆了口氣,吃完火鍋後便換上風衣,道:「我去取點現金給他。」

陸少容提醒道:「早點回來,外面很冷。」

展揚道:「謝謝你的理解,我愛你,老婆。」展揚圍上圍巾,在除夕夜出了門,陸少容收拾好桌子,便躺在沙發上發呆。

等了很久,展揚還沒有回來,時間臨近十二點,他出去三個小時了,應該是堵車……陸少容知道這種節日時候外面人都很多。他起身趴到窗前,看著街上狂歡的人群,不知道哪個是展揚,心想他或許正在趕回家的路上,十分焦急。陸少容試著撥展揚的手機,占線。

時間接近倒數,又一年即將過去,不到三十秒。

電話響了,無憂打來電話。

陸少容隨手接了,無憂的聲音響起,帶著笑意。『老三!這是電話錄音!聽好了!現在是北京時間十二月三十一號十一點五十九分!哥在王府井門口,哇——這裡到處都是人!』

陸少容笑了起來,靜靜聽著。

無憂道:『史提芬那小子被擠丟了,就剩哥一個了!周圍沒一個人認識!這破網路打給誰也打不通!信號都大塞車了!哥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可惜我們有時差!只好先錄影,等你那邊新年的時候,放給你看! 準備好了嗎?!』無憂快樂地喊道:『我們一起倒數喔!』

陸少容笑道:「準備好拉!」

手機螢幕上現出孫亮又帥又痞的臉,他戴著狐耳毛線帽,圍著厚的圍巾,壞壞地朝陸少容拋了個飛吻。

孫亮站在廣場的人群中央,把手機舉向天空。

陸少容對著手機,看到夜空飄滿雪花。

無憂手機傳來的映射中,北京王府井大街到處都是人,千萬氣球在那一瞬間飄離地面,飛向天空,歡樂的倒數聲震耳欲聾:『五——四——三——二——一!』

兩地的新年鐘聲幾乎同時敲響,紐約的大街小巷上,歡呼的聲音震撼無比。

北京:『新年快樂——!』

紐約:「HAPPY NEW YEAR——!」

陸少容怔怔看著手機,爆破聲接連響起,錄影畫面現出漫天煙火,他轉而望向窗外,紐約也放起了煙花。

『喂,喂,少容,聽到了嗎?』孫亮的聲音有點沙。

陸少容把電話湊到耳邊,笑道:「你在做什麼?」

孫亮道:『過新年了嘛?剛好吧!』

陸少容道:「嗯……新年快樂。」

孫亮嘴巴滋滋響,作了個親的動作,笑道:『新年快樂,少容!你和扶搖一起嗎?哥不多說了,空了上遊戲!遊戲裡等你!』

孫亮把電話掛了,剩下陸少容對著窗外的煙花出神。

展揚砰一聲開了門,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幾乎要死掉,掙扎著爬了過來:「老婆,我錯了……對不起,只差一分鐘——我靠!」

陸少容把爬到沙發邊的展揚拖起來,後者癱在沙發上直喘,陸少容哭笑不得道:「你一路跑回來的?」

展揚伸長舌頭呼哧呼哧:「我……我……路上堵車,好不容易回到樓下……十一點五十七……兩部電梯,都……都……停在四十六層,我……跑樓梯……老了老了……」

陸少容笑倒在沙發上,和展揚滾成一團。

陸少容笑著去關門,電梯叮的一聲到了,展揚道:「別……先別關,有客人。」

陸少容蹙眉道:「客人?」

展揚吁了口氣,疲憊道:「唐克斯想親口向你道謝,他……坐一會就走。」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