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中國船(中)(中文書)

書名 飄洋過海中國船(中)(中文書)
作者 非天夜翔
出版社 平心出版
出版日期 2019-03-28
ISBN 9789864941100
定價 300
特價 9折   270
庫存

即時庫存=4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BL

商品簡介

陸少容和展揚離婚了。
他們明明相愛,卻又否認相愛,
陸少容整理行李回到香港,
努力說服自己這不過是另一次被放棄的經歷而已。
然而他離開沒有多久,展揚就後悔了。
他比自己想像得愛對方太多。
然而就在展揚從紐約追到香港,倆人盡釋前嫌之際,
金融風暴卻無情地摧毀了展揚的事業,
他們只能從頭開始,可以相處的時間,反而比過去多了許多。

陸少容遊戲裡認下的大哥清風,在上海開了火鍋店邀請他們一聚,
恰巧展揚也有一場在上海舉辦的時裝發表會要參加,
兩人前往上海,陸少容竟遇到了母親再婚之後的兒子!?
而展揚面對的重要生意對象,
赫然就是他遊戲裡的二哥,無憂!?

商品特色
真‧二貨攻╳偽‧聖母受

和主角一起在未來徜徉「蜀劍」的世界,一鍋拍扁大享齊人之福的李逍遙~
《靈魂深處鬧革命》系列作中,兩個爸爸的故事堂堂登場!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飄洋過海中國船(中)

作者簡介

非天夜翔
文青一枚,酷愛旅行,寫作與電影,講故事的人,沉溺於童年的幻想者,我有許多故事講給您聽,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世界,歡迎您來到我精神的樂園,一張門票,帶您踏上與現實截然不同的奇妙之旅。

作品有:《武將觀察日記》、《飄洋過海中國船》、《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錦衣衛》、《金牌助理》等。
個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310520
第十一章

陸少容休息一天,養足精神後,第一件事就是來瓊華派找慕容紫英。他六十九級,經驗條接近滿槽,馬上就要躋身高手玩家的行列。在升級之前必須先解決飛劍問題。

此時全服排名中,最高級玩家依舊是海稼軒,七十三級,第二名則是七十一級的扶搖。緊跟其後的是御風飛劍盟幫主清風,以及數名正派玩家,北邙山與唐門兩大刺客職業,因為沒有廣範圍打擊技心法練級,升得反而不快,然而縱是如此,無憂也已七十級了──他是全服第一刺客,這些天都在帶鈴鐺練級。

陸少容誰也沒有找,獨自一人上線後,便前來瓊華派。慕容紫英還記得陸少容,不久前那件事令他印象深刻,他淡淡問:「你被搶的東西尋回來了?」

陸少容道:「對,上次多虧你了。」他取出「這是劍」,慕容紫英的目光被吸引在劍上。

慕容紫英雙手攤開,陸少容把劍交到他手裡,問:「它叫望舒,是你們瓊華派的佩劍,對嗎?」

慕容紫英沉吟片刻,以手撫過那劍,劍身嗡鳴煥發藍光。「從何處得來?你見過天青師叔了?」

陸少容答:「他或許已經死了。」

慕容紫英面容平靜,道:「收起來,這是瓊華派的鎮教之寶,不能讓其餘人見到。」

陸少容揶揄道:「你身為瓊華弟子,現在應該一劍砍了我,搶回望舒劍才對。」

紫英冷哼一聲,手指掐了個劍訣輕輕橫揮,身後幻化出無數光劍,逼向陸少容,作勢要搶。

陸少容笑著毫不避讓,他倒是不怕NPC會搶玩家東西,如果望舒劍觸發了什麼隱藏任務,紫英身前一定會飄出「確認」與「取消」的選擇按鈕。

紫英見陸少容不躲,只得收了五靈歸宗式,莞爾道:「若我與你強索望舒,你會給嗎?」

陸少容想了想,答:「給你可以,不過你得送我把八九階飛劍作為交換,因為我沒武器用了,望舒也是朋友送的。」

紫英淡淡道:「你那朋友倒是仗義,罷了,你仍舊到蒼月之鏡下去,尋玄霄師叔,或許他能指點你此劍如何啟封。」

陸少容得了線索,笑道:「好的。」

紫英又道:「我這處亦有鑄劍任務,然想你手中持有神兵,當用不著我鑄的七階飛劍。」

陸少容心中一動,說:「除了飛劍,我還想問你件事,你知道仙光雲界炮怎麼做嗎?」

紫英動容道:「圖紙殘缺?給我看看或可修補。」

陸少容道:「沒有圖紙,我找了很久了,連殘缺圖都從來沒買到過,我懷疑那玩意兒根本就是沒圖紙的。」

紫英想了想,說:「竹山老人處若有樣品,不妨借來,容我一觀。」

陸少容道:「你能複製?!你試試看這個……」

陸少容正要放一隻機關魔出來,紫英忙制住他,道:「此處不可胡來。」

陸少容笑道:「我再去想辦法,謝謝你了。」

慕容紫英一哂道:「我一向對竹山教的機關術十分好奇。」

陸少容道:「你對每個來做任務的玩家都會說這些嗎?還是因為我福緣特別高,所以才特殊照顧?」

紫英俊美的容顏不見喜怒,許久後緩緩道:「從我這處問路,接鑄劍的任務的人中,只有兩個人會對我說謝謝,你便是其中一個。」

陸少容似懂非懂,又問:「還有個呢?」

紫英道:「是個幻波池的小女孩。」他隨手朝洗劍池一指,吩咐道:「去罷,不要耽擱了。」

冰湖底。

「這是劍」不知以何材料製成,竟不受地底元磁吸攝,陸少容取出之時,元磁之力匯成一股藍光如瀲灩水紋,盡數湧向劍身。

萬年寒冰中的玄霄睜開雙眼,注視陸少容。

「你好,玄霄。」陸少容禮貌地笑道。

玄霄眼神迷離,喃喃道:「夙玉的佩劍,你從何處得來的?」

一股不可抵抗的仙力牽引他手中之劍,陸少容拿捏不住,望舒離手,輕飄飄飛向寒冰前,陸少容道:「南明離火劍現在不在我手裡,要等正邪大戰之後,才能帶上瓊華派來,只好請你先等等了。」

玄霄的目光落在劍身上,低聲道:「等了數十年,也不急在這一時。」

陸少容鬆了口氣,劍身藍光倏然一收,旋轉著飛向陸少容,他抬手輕巧抄住,玄霄此時方正眼望向他:「夙玉死了?天青呢?你可曾見著他?」

陸少容茫然道:「這劍是朋友送的,你喜歡的人……夙玉和雲天青說不定都死了,他們夫妻有個兒子……」

玄霄眉毛一動,問:「兒子?」

陸少容道:「叫雲天河。」

玄霄沉默不語,陸少容暗道這些開山怪脾氣都不太好,要說點高興的話題也無從說起,只得老實道:「你……能告訴我,這把劍要怎麼解封?」

玄霄答非所問:「現在外面是什麼時候了?」

陸少容一怔,方道:「正邪大戰。」

陸少容詳細解釋了正邪相爭的原因,最後總結道:「大戰是從我這裡開始的,剩兩天時間了。」

玄霄不置可否:「望舒不是已啟封了嗎?」

陸少容疑惑道:「什麼意思?」他下意識地檢視手中長劍。長劍赫然已換了個名字!

望舒劍:未完全型態。

品階:十階。

攻擊力2860,敏捷746。

附加技能:

九龍七海陣:抽取使用者六十%內力,一劍分化為九,引七海上玄水龍肆虐天地,冰風凜冽,汪洋萬里。

坎震誅仙劍陣:需配合羲和劍同時發動,坎水震雷兩相衝擊,令五靈之力崩毀,劍陣所困,無論仙魔,灰飛煙滅。

「你……」陸少容無言以對,道:「我在洗劍池上取出來的時候還叫『這是劍』,怎麼一眨眼就成望舒了?」

玄霄嘴角微一勾,嘲道:「顛三倒四,誰知你如何解的封?」

陸少容滿頭問號,站了半天,玄霄又問:「這把劍曾經過誰的手?」

陸少容知道玄霄所問定是指NPC而非玩家,玩家也沒那麼大本事,遂答:「只有慕容紫英……啊!是他?!」

玄霄答道:「那便是了。」

望舒煥發通體晶瑩的藍光,九幽深淵重歸於寂。陸少容又問:「怎麼望舒劍還是未完全型態?」

玄霄身前飄浮出發著光的「確認」選項,任務選單一片空白。

陸少容好奇地伸手去點,卻見玄霄嘴角略有笑意,正色道:「這是什麼?你要給我任務?任務不是有『放棄』、『確認』兩個點選的嗎?」

玄霄淡淡道:「你點了確認,我便告訴你。」

陸少容有種被調戲的感覺,就像永安當裡對著狡猾的景天,吃一塹長一智,答道:「你先告訴我,起碼得把任務內容讓我看看吧!喂!」

玄霄道:「我是開山怪,有權發布隨機隱藏任務。」

「……」陸少容:「你起碼敬業點……還開山怪,枉我剛才真差點把你當人了,先告訴我任務內容。」

玄霄堅持道:「你先點確認。」

「先說!」

「先確認。」

陸少容只得硬著頭皮點了確認,道:「你逼我接任務也沒用,我拖著不做……」

玄霄冷冷道:「隨你,不急。」

陸少容沒轍了,確認之後,玄霄方說:「此事是我有求於你,勞煩你去尋到天青與夙玉的兒子,帶他上瓊華派來,免得他受人欺負。」

陸少容一聽之下差點又炸毛,哀歎道:「青鸞峰上人都沒一個,鬼知道他上哪去了啊!這不是在大海撈針嗎?」

玄霄的目光中帶著揶揄之色:「天青死後,那孩子想必過得孤苦伶仃,毫無倚靠,你得了夙玉佩劍,便忍心不管?」

「好吧,我盡力,不過估計得過很久才做得完。」

「本就隨你。」玄霄淡淡道:「望舒劍仍是未完全型態,緣因望舒本是五大神劍之一,終極型態可達十一階。」

啪啦一聲陸少容被雷了個外焦裡嫩,結結巴巴道:「這……望舒還能……還能再升一階?」

玄霄漫不經心道:「你將雲天河帶上瓊華派來,我便親手為你解去第二層禁制,將它升到十一階,去罷。」

陸少容踩著望舒飛劍,思維一片空白。他御劍騰空,咻地一聲沖上萬里雲霄,想起要與紫英告別,轉了個身,又咻地一聲撞上昆侖山主峰,發出一聲爆炸。「我擦——這劍太難控制了!」陸少容灰頭土臉地從雪地裡爬起來,摔得剩兩百點血。

稍有不慎便連人帶劍直衝出去,刹不住車,看來飛劍太好也是件很恐怖的事。他撞來撞去,終於到了洗劍池,原本立於那處發布鑄劍任務的慕容紫英卻不在了,周圍一圈六十級的玩家,中間換了另一名NPC。

陸少容疑道:「請問紫英呢?」

那少年轉過身,卻是懷朔,懷朔停了與其他人的對話,打量陸少容,答道:「小師叔觸犯門規,自去領責思過。」

陸少容點了點頭,知道多半是因為望舒劍解封一事,正要再問時,懷朔續道:「小師叔吩咐,若無要緊事不可前去探望他,以後飛魚你再上瓊華派來,可到大殿內通報。」

陸少容只得與懷朔告別,離開了瓊華派。

「啊哈哈哈哈——」昆侖一路通向蜀山,萬里長路上留下陸少容猙獰的笑。十階飛劍!陸少容一個俯衝,轉身華麗地射出望舒劍,登時砍瓜切菜般將空中飛禽一招秒殺!

望舒劍簡直是砍什麼殺什麼,就連沙漠上BOSS級的沙蠶王都扛不住一下,低於五十的怪物全部一劍死,陸少容像個喪心病狂一般橫衝直撞,到處挑釁,沿路也不知道挑了多少怪物巢穴,殺了多少醬油小怪。

沒什麼挑戰性,陸少容咂吧嘴,去找點高難度的試試?殺景天爆鎮妖劍?算了,估計雪見一巴掌得把自己拍到天邊去,找重樓單挑?重樓說不定倒是會站著讓他打幾下,不過殺一天也未必磨得掉點血皮。殺妖屍谷辰?不太好,殺自己門派的師父,更是說不過去……殺李逍遙,殺雞焉用牛刀?鐵鍋在手,拍翻他易如反掌。殺徐長卿?不成,人家小夫妻住一塊,萬一兩人一起上來揍自己,雙拳難敵四手,有危險。

望舒速度實在太快,陸少容飛得暈頭轉向,徹底迷路了。

陸少容御劍落地,正想隨便找個玩家問路,忽然發現這處陰風慘澹,滿城裡似乎沒一個活人。

是了,是鬼城酆都。

陸少容發現了酆都唯一的一名玩家,真是冤家路窄,正是鑽石公會幫主——海稼軒。陸少容找了個地方偷偷摸摸躲好,一邊觀察,一邊心想來得太及時了,上回的事還沒找你算帳。他整理好兩臺砸鍋賣鐵湊出來的機關魔,看著海稼軒逐漸接近。笑道:「海稼軒,猜猜我是誰——」

海稼軒還未反應過來,迎面便是帶著凜冽冰氣的驚天一劍!

「操!是仇人!」

「老大小心!」

機關魔華麗亮相!

星辰金鳳翼刷刷亂飛,碎羽如飛刀般呼嘯盤旋!

九龍七海陣砰然爆響,狂風,海浪席捲了半個鬼城,被陸少容一劍壓在海稼軒四周的中心點,爆發出藍得灼眼的璀璨光芒!

「散開!有冰凍遲緩效果!」海稼軒縱聲大叫。

我擦?!哪裡冒出來的這麼多人?!

陸少容傻眼了,對方不是只有海稼軒一個嗎?!

「海稼軒!我要和你單挑!」陸少容喝道。

「大夥兒一起上——!」海稼軒正義凜然地下令。

陸少容再次發動九龍七海陣,忽然發現內力不夠了。

海稼軒本是接到個奇遇任務,幫眾們喝下孟婆湯,短時間化身為鬼魂四處飄蕩,陸少容完全沒發現四周的幽靈就是海稼軒的小弟,正在調查酆都。這下捅了馬蜂窩,近二十名平均等級六七十級的鑽石公會幫眾,個個來勢洶洶,全服第一高手海稼軒圍著陸少容,只等著殺他爆飛劍爆法寶。

陸少容吼道:『扶搖!快出現!我要被殺了!』

對方沒半點反應,陸少容忙又切換頻道轉到幫會,叫道:『無憂在哪!別泡妞了!』

陸少容避過海稼軒揮來背後一劍,玄陰遁水鉤耗費內力不多,引動滔滔江水浩瀚無比,翻江倒海地朝他頭上砸下來。

鈴鐺笑盈盈的聲音道:『無憂在打怪呢,剛把幫會頻道關了,怎麼啦,飛魚等一會兒吧。』

陸少容道:『我被追殺了!快叫他啊!』

鈴鐺「啊」了一聲,道:『馬上好馬上好……待會,我在隊伍裡喊他吶……』

陸少容左閃右避,被逼到城外,鈴鐺那句「喊他」過了,竟是沒半點動靜。陸少容暗道我去你奶奶的,海稼軒冷不防又來一劍,把陸少容從天上打得直摔下去。

陸少容回身,揮劍,碧海千竹心法抖開,竹山教防禦殺招堪堪抵住海稼軒的奪命一勾!陸少容側身一閃,爭得片刻時機,咬牙道:『有誰在啊——快來酆都接應!柔依呢?!』

清風恰好在這時上線,在幫會頻道裡喊道:『老三在哪裡?』

陸少容道:『酆都!二十多個打我一個,快死了——』

『剩多少血?』

『不到一千!』

海稼軒吼道:「沒血了!殺!」

清風道:『聽我的,你不要打了,回幫會來!』

陸少容只得收了機關魔,將望舒劍催到最高速,海稼軒最後一劍飛來,清風在百里之外的幫會駐地開啟了五亟天柱。

瞬間叮的一聲,幫會內所有人血藍全滿!

陸少容如聽天籟,叫喚道:『老大你真是太……太……』

清風道:『快回來!』

海稼軒仍是一頭霧水,奇了怪了,明明剩個血皮,這囂張飛魚怎麼砍也砍不死?

五亟天柱功能一開,無憂便有所察覺,在幫會頻道裡問道:『老大你手瘸了?這時候開五亟天柱幹嘛?』

清風道:『老三被追殺了!快回駐地來!』

無憂怒道:『擦!怎麼不早說!』

對話間陸少容已跑出老遠,沿著岷江流星般射向樂山大佛腳下,轟的一聲把忠義堂房頂撞出個大洞。

「呼呼呼……」陸少容終於逃出生天了。

海稼軒居高臨下,腳踏飛劍,冷冷注視御風飛劍盟駐地。

清風過山毫不畏懼,嘴角浮現一絲挑釁的微笑,御劍緩緩升空,懸浮於千年古木之上,譏諷道:「怎麼?海大幫主有興趣來踢館子了?」

全服第一個正教幫會與邪派幫會的幫主正式見面。

海稼軒冷冷道:「是你的飛魚小弟,一個人想挑我們全幫。」

清風道:「飛魚,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一個人去殺別人全幫人,下次好歹通知我們一聲。」

陸少容收了飛劍,道:「老大教訓得是,下次踢館子一定把大家都叫上!」

海稼軒氣不打一處來,無憂與鈴鐺共御一劍,從遠處遙遙飛來,與陸少容清風會合,痞兮兮笑道:「龜兒子,怎又來了?」

無憂這PK王一到,海稼軒就知道明顯沒戲,只好準備撤退。

清風道:「好了好了,都別磨唧,歡迎海幫主進來參觀,飛魚,關門放重樓。」

那五個字猶如當頭一棒,海稼軒被駭得魂飛魄散,轉身就逃,在高空喝道:「別他媽太囂張,一群烏合之眾,等正邪大戰開始,我鑽石公會的見你們一個殺一個!包括重樓!」

陸少容仍挑釁道:「來啊——來啊——你現在就可以殺。」說著把手按在玄火壇上。

小弟們一見玄火壇發光,登時作鳥獸散,海稼軒早已跑得不見人了。

清風給了陸少容後腦勺一巴掌,陸少容笑吟吟地扒著清風肩膀,讓他拖著走,一面叫喚道:「老大威武——」

柔依兀自一扭一扭地跑回來,道:「打架啦打架啦,怎麼不叫我呢飛魚哥——」

陸少容被清風側拖了五六米,悲憤道:「老子被群毆的時候你們都不吭聲呢!現在才冒出來!一群沒心肝的!」

無憂訕訕道:「哥不知道,剛幫頻裡鬧得很,就順手給關了,正在做情緣任務。」

陸少容道:「情緣任務?」

無憂嘿嘿一笑,撲到清風身上,和陸少容一起像兩隻樹懶晃悠晃悠,道:「對——結婚前做的情——緣——任——務——老三想把哥怎麼著。」

無憂要和鈴鐺結婚了,這在陸少容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無憂帶著鈴鐺做完情緣任務,得了個系統送的戒指,被無憂隨手扔了。又花三千元寶從遊戲商城裡買了個鑽戒,買好鮮花,鈴鐺戴著花冠,坐在樂山大佛的腳指頭上,白皙的雙腳浸在岷江水裡,幻波池門派的藕色裙襬在水中一漂一漂。

「老公,我一個朋友也沒有,到時候沒人來怎麼辦?」鈴鐺笑著問道。

無憂蹲在地上埋頭鋪花毯子,笑答道:「我朋友多,放心吧,熱鬧得很。」

無憂用腳踩了踩翻出來的泥,讓它結實點,又笑道:「老子是全服第一刺客,朋友多。」

陸少容在一旁幫他鋪花,頭也不抬道:「是哦,仇人更多。」

無憂嘿嘿嘿笑,陸少容鋪完花毯,道:「我下了,明兒幾點?」

無憂道:「晚上九點,你那兒是早上,給你打電話吧。」

陸少容沒好氣道:「知道了,不用打電話。」心想又不是我和你結婚,管我遲到不遲到。

他頗有點羡慕鈴鐺,鈴鐺傍了個全服第一刺客,辦了場豪華婚禮,他自己結個婚,卻什麼也沒有,度蜜月還碰上幾十年難得一見的海嘯。

陸少容只得安慰自己,遊戲裡的戀愛、婚姻見不著面,權當玩玩。

況且無憂這人也是三分鐘熱度,確實當不得真,還是現實裡的婚姻和愛情最堅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