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中國船(上)(中文書)

書名 飄洋過海中國船(上)(中文書)
作者 非天夜翔
出版社 平心出版
出版日期 2019-03-28
ISBN 9789864941094
定價 300
特價 9折   270
庫存

即時庫存=4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BL

商品簡介

與情人分手、失業、
在陸少容人生最低潮的時候,只能選擇回家。
回到家中,同志的身分又被後母防備著,
忍無可忍之際,父親給了他一個前往美國的選擇。
──一個童年印象中又黑又胖的哥哥,需要一個同性妻子。
自暴自棄之下,陸少容決定接受,前往美國。
卻不想,當年那個胖墩少年展揚,
卻成長成俊美強壯,事業成功的精英份子。

他們的戀愛從同居之後開始,
可展揚事業繁忙,為了打發時間,
陸少容開始玩了一個名叫「蜀劍」的網路遊戲,
在遊戲當中,他認識了新的朋友,建立了自己的幫會,
有了新的生活重心。
可,明明是大忙人的展揚,卻疑似是他新認識的朋友之一……

商品特色
和主角一起在未來徜徉「蜀劍」的世界,一鍋拍扁大享齊人之福的李逍遙~
《靈魂深處鬧革命》系列作中,兩個爸爸的故事堂堂登場!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飄洋過海中國船(上)

作者簡介

非天夜翔
文青一枚,酷愛旅行,寫作與電影,講故事的人,沉溺於童年的幻想者,我有許多故事講給您聽,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世界,歡迎您來到我精神的樂園,一張門票,帶您踏上與現實截然不同的奇妙之旅。

作品有:《武將觀察日記》、《飄洋過海中國船》、《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錦衣衛》、《金牌助理》等。
個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310520
chapter1

西元二○四六,香港元朗區,夜。

公屋外的大街旁,男人點起了一排心形的蠟燭,被風吹得火苗搖擺飄忽,二樓三樓四樓……居民傾巢而出,扒在欄杆上指指點點。

「哇……甘老土啊……」

「有冇搞錯啊……咩年代了啊……」

五樓的走廊裡,安靜地站著一人,陸少容打開手機,密密麻麻的一排未接電話,藍色的光芒映在他的臉上。

那男人點完蠟燭,直起身,雙手攏在面前,作了個喊話的動作,「陸——少——容——」

公屋大樓裡,上百名圍觀群眾瞬間五雷轟頂,所有人齊刷刷地轉頭,望向五樓孤單站著的陸少容。

「我中意你啊——我錯啦——跟我返去啦——」那男人朗聲大喊道:「少容——我願意陪你一生一世啊——」

群眾譁然:「操,基佬表白啊!」

陸少容斂去笑,歎了口氣:「基佬也是有愛情的,不過……你的道歉方式實在是太老土了。」

「我不認識你——!」陸少容朝那男人大叫道。

五年後。

八號風球納塔紗席捲全城,維多利亞港封航,燈火沿著縱橫交錯的街道一路熄滅,全香港陷入了短暫的電力中斷。

虛擬遊戲《蜀劍》的巨幅海報在公寓對面的大樓上瘋狂飄揚,繼而繩索斷裂,被吹得飛上天空。

停電,房間中一片漆黑,陸少容拉上窗簾,按了手機上的幾個按鈕。

電話接通了。

陸少容猶豫片刻,開口問:「你……過海未?我去接你?」

手機另一頭嗚嗚響,聽得出風聲凜冽,男人的聲音答道:「唔好再打電話來啦,少容,我們已經分手拉……費事啦……渡輪停航……九班剩下三班……」電話那頭的男人絮絮叨叨,最後風聲漸小,他壓低了聲音,總結道:「我同女朋友在一起,你唔好再CALL我了,我這次是認真想和她結婚的啊……她已經開始懷疑了,系咁先啦,拜拜。」

陸少容道:「等等!你……」

電話掛了。

陸少容靜了幾秒,接著深吸一口氣,狠狠把手機摔得粉碎。

他在黑暗中走進廚房,取出一罐啤酒,走到客廳躺在沙發上,疲憊地喝了幾口啤酒,又以半冰的易開罐觸在額上。

片刻後,陸少容痛苦地蜷起身子,嗚咽起來。

電力恢復了,電視機螢幕充滿雪花點,陸少容頭疼欲裂,躺在沙發上,昏昏沉沉地入睡。

翌日,陸少容發起高燒,颱風過境,一切恢復正常後,他被解雇了。

租房合同到期,與男友分手,被解雇,他對這間小小的公寓再沒有任何眷戀,當天下午收拾行裝,抱著一個紙箱,箱內裝滿零碎的小物件,離開大埔。

他無處可去,坐在巴士上神智恍惚,最後在某個月臺下車,下意識地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按響了某家人的門鈴。

屋裡麻將聲劈里啪啦,女人叼著煙前來開門,把門拉開一條縫,防盜鏈仍拴著,她警惕地朝外張望。

陸少容艱難地吞了下唾沫,乾澀的嗓子裡擠出一個許多年沒說過的字:「媽。」

女人蹙眉,最後對方不情願地為陸少容打開了門。

滿屋麻將聲停,少容四處看看,發現家裡還是與他離開時一樣,那女人道:「去睡客房,我給你爸打電話,叫他下午回來。」

陸少容勉強笑了笑,對麻將桌旁幾個陌生的師奶點頭招呼,便閃身進了客房。

陸少容的親媽在他很小的時候便離了婚,飄洋過海前去加拿大結婚,把四歲的少容與酒鬼丈夫扔在了香港。

陸父在不久後又娶了個內地來港打工的女人,說也奇怪,自從他的原配老婆離開父子二人後,陸父便找到了一份薪水豐厚的工作,受雇於一家日本公司,再過數年,他戒了酒,開始單幹,生意做得有聲有色。

父親有了錢便開始繼續喝酒,兒子卻頗不快樂,陸少容偶爾與他爸吵架,以其母離開父親的理由規勸,陸父便簡單地把它歸結為「你媽克夫」。

所以離婚對於陸少容的老爸來說是件好事,對他則不然。因為後半句潛臺詞則是:「你後媽旺夫。」

於是仙杜瑞拉受盡後媽的冷眼,在這個家庭再也感受不到親情,陸少容十八歲高中畢業就離開元朗,獨自出外謀生。

十九歲那年,他在沙灘做救生員,救了一名來游泳的大學生,又被那小子以答謝為名帶回家,接著就被灌醉,掰彎了。

他們分了合,合了分,陸少容兩年回家一次,那名大學生親自追到他家樓下來賠罪認錯哄人。便是故事開頭的那一幕,也是陸少容永遠銘記於心中的一幕。或許這輩子,再沒有人會像他那樣,在樓下點起蠟燭,大聲說出這種老土而又浪漫的告白了。

雖然這行為令陸家兒子是同性戀的八卦傳得沸沸揚揚,但陸少容反而覺得這是他想要的,傻就傻吧。

當然,陸父一點也不想要,反而當作沒生過這個喜歡被男人騎的忤逆子。

之後陸少容與他的男人同居了五年,過年過節,還是會帶著男朋友回家探望父親,每次回家基本上都能提供點新的談資。再之後,陸父實在無法忍受街坊鄰居的議論,便對他說:「你回來可以,那個男的不要帶著。」

陸少容感覺到父親的厭惡,便再也不回家了。

再再之後,到了今天,他走投無路,最後還是只能回家。

他躺在客房的床上,回憶起自己失敗的人生,並聽著廳裡麻將聲響中,傳來肆無忌憚的議論。

「老陸的基佬兒子……」

「……這年頭搞基的多,不知道這些男人怎麼想,可惜了可惜了……六萬。」

「聽說以前對街住的老展的獨生子,也是個基佬……這世界上基佬怎麼這麼多……九索,哎你說男人要都搞基去了,我們女人還……」

「好了好了……」

師奶們平日索然無味,一旦遇見新鮮事便興奮得如過節,爭先恐後為陸少容的後媽獻計,你一言我一語說個不停。

陸少容痛苦地把枕頭捂在耳朵上,奈何女人們的聲音實在太尖銳,穿透力十足地扎進了思想中。

直到門鈴再次響起,陸父的歸來救了兒子一命。

師奶們討好地朝陸父打招呼,房門外依舊是那個熟悉的沉厚聲音。

陸少容的後媽接過丈夫買的菜,自去下廚準備晚飯,兒子回家,老爸加幾個菜還是應該的。

廳外牌局散了,陸父叩響客房的門。

「手機做乜關咗?」陸父搬來張矮沙發坐下,

陸少容一動不動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答道:「摔了。」

陸父開了兩罐啤酒,陸少容道:「不喝,飲酒誤事。」

陸父道:「你沒事能誤,喝點。」

陸少容只得坐起,喝了口,長歎一聲,兩手捧著啤酒,漠然道:「我和他分手了。」

陸父甚至連兒子的戀人叫什麼名字都記不住,想了想,打算安慰陸少容幾句,少容卻道:「爸,我想……搬回來住幾天,換個工作,重新開始。」

陸父大覺欣慰,仔細端詳自己親生兒子的容貌,少容長得與他媽媽十分像,都有一張薄薄的嘴唇,薄唇之人無情,陸父想到這點,又開始微覺厭惡。還是與現任老婆生的小兒子好,厚嘴唇,大耳垂,大鼻子,福相。

陸父本想安慰少容幾句,然而父子數年未見,終究還是說不出幾句瓊瑤腔,陸父只淡淡說了句:「可以,你先休息一段時間,工作的事,爸給你去問。」

陸少容感激地點了點頭,父子對話到此結束。

陸少容習慣了後母的生疏以及戒備的目光,在家裡住了幾天,也沒什麼不自在的。畢竟這是他從小住到大的地方。但只有一件小小的事情令他很不舒服,少容有一名年僅七歲,同父異母的弟弟,彷彿也繼承了那女人的警惕,時刻監視並提防著自己。

弟弟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碰過的東西,坐過的地方,陸少容伸手拿一個芒果,他的目光就從茶几上一直移動到少容的手上,再移動到他的臉上。

陸少容莫名其妙,但他還是很喜歡小孩子的,某天下午,後媽出去買菜,剩他和他弟弟在家,陸少容主動地表示親近,走到電視機前,坐在小孩身旁,伸手去抱他的肩膀,低頭問:「哥禮拜天帶你去迪士尼好不好?」

他的弟弟觸電般地避開,退了幾步,說:「離我遠點!基佬,有愛滋病!」

「……」陸少容唯一的念頭就是大罵幾句「我X你媽」之類的話,然轉念一想,要真的X自己後媽也實在提不起興致,更硬不起來,只得悻悻握拳進了房間,一拳捶在牆壁上,狠狠摔上了門。

明天就搬,當流浪狗也不能留在這裡。陸少容忍無可忍,下定決心明天再把紙箱子捧著,滾出這裡。

當夜,陸父在客廳裡高談闊論地打電話,陸少容正斟酌要如何與父親說離開的事,卻聽陸父提到自己的名字,便留了心。

陸父聲音小了些,陸少容擰起眉頭,光明正大地推門。

陸父一手拿著電話聽筒,有點做賊心虛地看了兒子一眼,繼而笑道:「少容,你記不記得以前住我們對面樓的展叔叔?」

少容道:「記得。」

陸父打趣道:「展叔叔全家移民,在美國紐約州,可以用同性愛人簽證把你辦過去。」

陸少容疑惑道:「同性愛人簽證?」

陸父電話還沒掛,又說:「他的兒子展揚小時候……」

陸少容懶懶道:「展大哥,我也記得,小時候帶我踢球那個,他還好嗎?」

陸父說:「他想找個華裔同性愛人……」

陸少容不禁心頭一凜,記憶中鄰居家的展揚面容已經模糊不清,自己只依稀記得有這個人。

當年少容記憶中的展揚是個小胖子,年僅十歲,又胖又黑,比七歲的陸少容還矮了半頭,打起架來卻十分狠。少容記得兩人在公屋樓下踢球時,有一次被搶了場子,展揚竟敢不要命地與三名初中生開打。

陸少容開始想像小黑胖子長成了大黑胖子,把自己壓在身下快樂地律動……又或者是要求他把黑胖子壓在身下的場面……這令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以貌取人是不對的,然而往往所有人都無法免俗,自然界擇偶定律是挑選比自己更強壯,更英俊的個體,這樣才能確保生下的後代能夠存活。

展揚符合第一條,但第二條就有點……

少容分了心神,父親接下來的話便沒聽完整,只聽陸父又說:「……你過去以後必須先跟他結婚,住幾年,辦了綠卡可以再商量離婚的事。」

少容的後媽看著電視,不失時機地笑道:「展家是開公司的,離婚財產得公證平分,行不行的啊——」

那聲音大了點,傳到聽筒內,電話另一頭傳來爽快的笑聲。

陸父臉色一沉,朝他的後妻作了個威脅的口形。

電話裡又笑著說了句什麼,陸父笑著說:「反正你們也都是基……那個,從小就在一起,雖然十幾年沒見過面,現在重新認識,相處看看?」

陸少容一臉漠然,忽覺得自己十分悲哀,實在懶得與熱心的父親解釋,縱使是同性戀也有自己的婚姻選擇權,天下基佬這麼多,不是隨便找到兩個同性戀男人,就可以湊作堆讓他們結婚一起生活的。

陸少容端起桌上水壺,答道:「別給人添麻煩了,我明天就走。」

少容的後媽不無譏諷地笑道:「喲,讓他高攀還不樂意了。」

陸少容只覺這些天壓抑的情緒有爆發的衝動,電話那頭又說了句話,陸父彷彿意識到了什麼,轉述道:「嗨,不就是假結婚……」

陸少容發現了一件事,這導致他下了最後的決定。

餐桌上,他用過的茶杯被挑了出來,孤零零地擺在餐桌另一頭,離得茶盤遠遠的,旁邊還放著一罐消毒水——他的後媽生恐令茶盤裡的五六個杯子染上愛滋。

陸少容看了幾秒,道:「行,結婚就結婚吧,我願意和展大哥認真培養感情,以後一起生活,互相扶持,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會提出離婚。」

電話那頭大笑起來,陸父說:「聽到未?」

電話裡說了半天,陸父頻頻點頭,又揚頭朝陸少容說:「他要你的一張照片才能下決……」

電話裡忙尷尬地「嗨」了一聲,打斷了陸父的話,顯得十分緊張。

陸少容知道對方家長也有點以貌取人的想法,那並沒什麼,出錢的總是大爺,況且姓展的還幫自己辦簽證,就算不長久生活,這個人情總得惦記著。

他回房撿了張與前任男友的照片,把另一半撕了,交給陸父,陸父傳真過去,電話裡低聲「啊」了一聲,顯是十分意外。

陸父笑著說:「是啊,少容長得像他媽,眉清目秀,英俊瀟灑呢!」

少容的後媽冷哼一聲。

陸父補充道:「少容什麼都好,就是脾氣不好。」

電話那頭又說了半天,最後彷彿十分滿意,又笑了起來。

陸父大喜道:「OK!就這麼定了!明天我去給少容辦簽證!到時候通知你!」

於是半個月後,陸少容在香港國際機場外掏出打火機,把前任男友的半張照片燒成灰燼,從此離開他的故鄉,孤身飛向大洋彼岸,去迎接他的全新人生。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