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聽神明的話(全)(中文書)

書名 要聽神明的話(全)(中文書)
神さまのいうとおり
作者 淺見茉莉、サマミヤアカザ
譯者 海潮之聲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3-21
ISBN 9789863568322
定價 230
特價 88折   202
庫存

即時庫存=1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輕小說
其他版本 二手書   67折 155元 起

商品簡介

超喜歡動物的大學生青柳理人,看到從墨西哥休假返國後的朋友不破亮真,感到萬分驚訝。原本個性低調的不破,不知為何竟然變成了和他人一樣的狂野型男。而且,竟然透過不可思議的手鐲,得到了變身成美洲豹模樣的能力……
被正所謂完完全全的肉食性野獸激烈示愛,理人立刻就被對方的帥氣外表與親熱的技巧「吃乾抹淨」。然而,那個手鐲卻藏著巨大的祕密──!?

本書特色:
★且看能變身成美洲豹的狂野型男,如何將理人「吃乾抹淨」……而藏著巨大祕密的手鐲究竟是什麼?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要聽神明的話(全)

作者簡介

作者
淺見茉莉
生日/8月20日
血型/AB型
在網路上搜尋特佩約爾洛特爾,就可以看到和畢卡索的畫作一樣非比尋常的模樣喔。

插畫
サマミヤアカザ
生日/11月7日
星座/天蠍座
和4歲的美國短毛貓住在一起。
【來機場接我】

看著通訊軟體中睽違二十一天的訊息,青柳理人看傻了眼。

……搞、搞什麼啊,這麼突然!

預定抵達時間、航站等詳細資訊接二連三地襲擊不知所措的理人。訊息的來源,是他的朋友不破亮真。

明天!是說到底去了哪裡啊?

兩人在同一個升學補習班打工,因為聽說之前提出希望休假的請求,還以為他已經回老家了。

與正在找工作的理人不同,大學升學組的不破早已通過研究所入學測驗,也早已決定好未來志願,甚至連畢業論文都已經提早完成,這個夏天可輕鬆了。

但,該說是有點強硬還是該怎麼說,這實在是個不太符合不破風格的訊息。根據慣例,理人雖然不論地點是否為機場都會主動去迎接,但主動要求去接他還真是第一次。

……除此之外,發生那種事情卻音訊全無,然後馬上就這樣。

總之回覆他「了解」,然後順便詢問他到底去了哪裡,答覆是他去了一趟墨西哥。原來如此。不破的研究主題是中美洲文化史,至今以來曾拜訪過當地好幾次。由於他的父親是阿茲特克文明的研究者,他大概也自然而然選擇了一樣的工作吧。

然而之前出國工作都一定先會報備,這次卻沒通知理人,果然不破也不太好意思聯絡他吧。

我當然也知道。因為我也沒有辦法主動聯絡他。

但事到如今突然吐出這種高高在上的發言,也實在讓人不解。

懷著不太爽快的心情,隨便用了個貼圖回應訊息,理人關上手機螢幕。

和不破亮真雖然是同一個高中,但因為不同班級,所以幾乎沒有什麼接觸,頂多只有在文化祭中碰過幾次面的程度。與身材高大、看而強勢的型男外型背道而馳,印象中是個文靜而安穩的男人。

順帶一提,理人則是開朗、外向,時常成為事件起因、並在大家之中大鬧一番的類型。在擔任文化祭委員期間,好像起碼有邀請過不破,在放學後出去玩玩一次,但沒什麼印象。在文化祭結束之後就不曾再碰面了。

結果,兩人於大學再次相遇,就這樣一口氣成為好友。在遠離所有好朋友又是新生入學、連理人都感到有些緊張的時刻,在普通課程中碰上熟悉的面孔,理人也就毫不猶豫地上前搭話了。

記得那時的不破露出了和外表不太相襯的羞澀笑容,看著看著就讓人鬆了一口氣。

實際開始一起行動後,不破果然還是很安靜,或者說是有一點壓抑,有時甚讓人覺得他太缺乏反應,但對於很活潑的理人來說大概是個很好的平衡。雖然待在團體之間都還有所保留,但也絕對不是不尊重彼此,更不是完全沒有自己的主張。應該說,面對時常因為衝動而行動的理人等人,是個總是可以把握情況、能冷靜守護眾人,如同監護人一般的存在。

由於彼此都是離家租屋,租的地方也湊巧在同一個車站附近,就連打工地點都刻意選擇相同的升學補習班,可以說是這三年多之間最親近的友人。

再說不破的烹飪技術實在不錯,只要他說做了太多炸物或漢堡肉,自己也就誠實地、開開心心地去拜訪他的公寓了。

說是回報好像也有點微妙,理人時常帶著不在乎外觀打扮的不破去美容院,或是幫他搭配衣服之類的。素材本身絕對不差。不對,只要好好的琢磨,肯定是個有點罕見的型男。

理人總是認為不破不該浪費自己的外表,也很積極地幫他打扮,但自從有次不破以理人打扮的髮型與穿搭去大學上課,就開始不斷被女生搭訕、甚至在回家路上被自稱藝人事務所的星探招募,不破從此以後就回到了先前亂糟糟的髮型,與穿著老舊襯衫的模樣。正如他所說,「不是所有人都想受歡迎」。

面對這讓人不甚贊同的的台詞,理人原本認為被人阿諛奉承很爽,但怎麼說呢,和朋友混在一起也很愉快,想到要是無法再品嚐到不破的手藝也很讓人遺憾,也就不再強迫他了。

多虧如此,或者說也因為這樣,不破與理人雖然過著沒有女友的大學生活,但也不禁讓人認為,在漫長的人生中有這樣一段時間也不錯。既不會寂寞,也不會覺得自己停滯不前,就這樣過著意外充實的日子──

事件的開端,要追溯到二十一天前。

隨著有學生開始放暑假,理人也結束了先前的測驗,正要走向大學正門時,就被不破從背後叫住了。

「唷,怎啦,今天不是說要窩在研究室?」

雖然不破早已經確定升學,但因為是既定的成員,所以好像還是會被抓去幫忙些什麼。現在也是一副十分慌張的模樣,什麼東西都沒帶著。

「嗯,雖然還沒忙完……青柳你到今天就結束了吧?有點事情想跟你說。」

不破稍微低了頭,又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緊張的情緒在他的臉上一覽無遺,理人小小地笑了出來。

「幹嘛?這麼慎重。我因為還要找工作,所以今年應該不會回老家,要不要你回家時順道來我這?啊~~好熱……」

理人拉著襯衫的領口搧了搧,一面走向樹蔭底下的長椅。隨著梅雨季結束,天氣就炎熱了起來。現在肯定有超過三十度。

「所以,什麼事情?」

一面從背包理拿出寶特瓶,理人一邊含在嘴裡一邊詢問。退冰的碳酸飲料實在是太糟了,但起碼可以滋潤一下喉嚨。

「嗯……那個……」

不破似乎想坐在他旁邊,但卻又突然起身,站在理人的面前。從額頭與鼻尖浮出的汗水,在穿過樹梢的陽光下閃爍。

「啊,你也流太多汗了吧。F樓不是冷氣開到爽嗎?」

「看到你在下面,我是跑樓梯下來的。」

「從五樓!?」

「那不重要。」

不破雙手一伸,又接著握緊拳頭放了下來。他的拳頭正在微微顫抖。握得這麼緊的話,不是會冒更多汗出來嗎?

是說,到底是什麼事情?有必要這麼緊張?

理人試著猜想原因,但想不到什麼特別的事情。不破的未來規劃已經決定好了,若有什麼要說的,也只有理人自己之後的決定,除此之外應該沒有什麼需要報告的才是。

話說回來,平時就很常碰面,到底有什麼事情必須專程跑來叫住他?這不是自傲,但理人也自認理解不破,還理解的和不破自己一樣多。

話說開來,彼此就是好友般的關係,理人是這麼想的。應該是沒有什麼害羞到必須面對面確認的事情才對。

「……我──」

不破抬起頭的剎那,汗水被甩了起來在陽光中閃爍了一下。

「我喜歡你。我想和你好好交往。」

理人的注意力正好在閃爍的汗水上,對不破所說的話,反應慢了一拍。眼前的不破,正用認真的表情凝視著他。

……欸?剛剛,什麼?

「對不起嚇到你了。但,我從以前就一直很喜歡你。我一直……我實在是沒辦法再一個人忍耐下去了──」

看著像潰堤一樣滔滔不絕的不破,理人覺得這實在是很稀奇,但他最後才理解到他說了什麼,然後陷入恐慌。

喜、喜歡……喜歡我!?不破喜歡我?不是like而是love!?

他想起愛的英文單字的同時,一股灼熱占據了他的腦袋。天氣熱什麼的根本就不算什麼了,好熱!現在的理人正處於超越滿臉通紅、說不定還會從腦袋裡竄出蒸汽的心境。

現在不破似乎還在說話,大概是繼續著某種告白,但理人完全聽不到。不破love理人!只有這句話在腦袋裡不斷打轉。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