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小春在異世界成為娼妓(全)(中文書)

書名 女高中生小春在異世界成為娼妓(全)(中文書)
JKハルは異世界で娼婦になった
作者 平鳥コウ
譯者 御門幻流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3-18
ISBN 9789863567752
定價 230
特價 79折   182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輕小說

商品簡介

平凡無奇的女高中生.小山春,
某日遭逢交通意外──
回神時發現自己已被傳送至異世界。
在沒有獲得開掛能力、
唯獨男性才可以成為冒險者的情況之下,
她為了生計,
決定在酒館兼妓院的『夜想青貓亭』工作。
但在男尊女卑意識高漲的異世界裡,
遭遇各種不講理又令人生厭的事情……
春在結識同樣從現代傳送過來的同班同學.千葉誠司、
一同在妓院裡工作的露佩和希克拉索、
以及對春一往情深的香噗戈之後,
逐漸融入異世界的生活之中,
可是等待在春前方的殘酷命運是……

刊載於網站上大獲好評的異色異世界轉生小說,
終於眾所期待地推出實體書。

本書特色:
女高中生小山春在某日遭逢交通意外。
回神時發現已被傳送至男尊女卑的異世界。
她為了生計,決定在酒館兼妓院的
『夜想青貓亭』工作──。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女高中生小春在異世界成為娼妓(全)

作者簡介

平鳥コウ
本在網路上連載作品,本書「女高中生小春在異世界成為娼妓」為該作者首部紙本化作品。
我來到這個世界,最令我覺得搞笑的事情就是拿一坨草來當保險套。當我放聲大笑說「要命咧,我這裡長草了」,夫人一臉認真地回答「那怎麼可能嘛」。

「妳就連欣歡草都沒聽說過嗎?這附近可是每間草藥店都買得到,沒想到妳居然來自如此鄉下的地方呢。」

居然被一個生活在沒有手機、網路和電話,而且就連電力、車子都不存在的異世界人說我是鄉下土包子。東京的各位鄉親,本人真的很對不起你們,這簡直就是都市人的恥辱。

但在這個異世界裡,此處似乎是大城市。其實不久前好像才在市郊外圍發生名為「半獸人」的魔物擄走孩童的事件,鬧出這種事的地方居然稱得上是都市。這樣的消息,我也只在世界驚奇大新聞裡聽說過。

不過,我今後必須跟這群異世界人士手牽手一起生活下去,要不然我將會淪為半獸人的飼料。

總之現在可不是說笑的時候了,得先認真聽完說明才行。

「在跟客人上床之前,妳要先將這個草藥搗成泥狀,好好塗抹進妳的陰道裡。至於用量差不多是一根指頭挖起的量。完事之後就與精液一起挖出來洗掉,然後在下個客人上門前再塗上一層。」

這位自稱「夫人」的美魔女,是個讓人聯想不到她是妓院老鴇的氣質型美女。這種大美女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精液」二字,總覺得挺煽情的。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畢竟她早已習慣這類說明,哪裡還會害臊嘛。

這讓我再次體認到自己即將在聲色場所上工了。

「居然連避孕方式都不懂,妳有跟男人上床過嗎?」

「嗯~大約十個。」

「哎呀,瞧妳那麼年輕,倒是挺有經驗呢。妳今年幾歲了?」

「十~……十九?快要滿二十了。」

「妳不必騙我,店內可是有十四歲左右就從事這份工作的女孩喔。」

「啊、這樣呀。抱歉,因為我之前待的地方禁止未滿十八歲的人從事這類行業。」

夫人先是瞪大雙眼,接著笑說:「明明有這種規定還跟十個人睡過,真是有一套呢。」

其實我在讀國中時就援交過了。真要說來,我是被自己信賴的朋友騙去的,也算是對方想利用我,所以我很快就罷手了。

除此之外,我絕大多數都只跟交往中的男友上床,而且我也屬於不會腳踏多條船的那種人。

但實際上跟我睡過的男性應該不止十人,可是我又懶得逐一回想,所以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字。

畢竟我就是這種人,如今被丟來這種陌生的世界裡,唯一能做的工作也就只有賣春了。

我當時早就決定不再做這種事,並且真心覺得自己很對不起父母,不過這次是為了生計,我也是迫於無奈。

「好,妳錄取了。瞧妳的模樣應該會很受歡迎。歡迎來到『夜想青貓亭』,小春。」

「請多多指教~」

「我帶妳去跟大家認識一下,然後妳今天只需在一樓的酒館幫忙就好。等妳記清楚本店的規則之後再去接客吧。」

「是~~」

就這樣,我在異世界成為一名娼妓。

雖然我依舊相當懷念原本的高中生活,但自己是死上一回才被拋來異世界,而且目前完全沒有返回原先世界的線索,所以只能想辦法努力生存下去了。

女高中生小山春,就這麼悄悄地在一個充滿阿宅味、宛如線上遊戲的世界裡以賣春為生,從此踏上一段全新的人生。

儘管乍聽之下好像很悽慘,不過這樣的賣春生活,出乎意料地很快就讓人適應了。

我每天就是在酒館擔任服務生,與客人陪笑並且適時賣弄裙底風光,被客人看上就一起去滾床單,等完事後便趕緊清洗身體返回酒館,直到深夜才收工。

起先我以為這跟現實世界的泰國浴很相似,只需乖乖待在床上等客人進門就好,但在這個世界的妓院幾乎和酒館畫上等號,市面上當然還是有一般酒館,不過絕大多數都有女人陪酒,站在娛樂性質的立場也算是相當合理。

這裡是個落後到有魔王帶領魔物作亂的世界,至於我們生活的這座都市,聽說是處於對抗魔王軍的第一線,因此士兵們、以四海為家的戰士們,或是看準戰亂想來做生意的人們都群聚在這裡,不需擔心沒客人上門。

啤酒、女人,以及滿身汗臭味的男人們放聲大笑,今晚的生意同樣盛況空前。

「我手上這把雙手斧,還沒碰過無法劈開的魔物。在這一帶有誰沒聽過我的名號啊。」

「咦~真厲害~你的手臂好壯喔~我可以摸摸看嗎?」

光是陪酒客像這樣閒話家常也能賺點錢。

我已掌握一定程度的常客,他們偶爾會請我吃好吃的東西,生活也穩定到足以用小費添購內衣褲。

在本月的業績競賽裡,我目前位居第七名。

此酒館一共有十八名小姐,以一名新人來說,能登上第七名算是挺不賴的吧?就算有些是週二才會來上班的家庭主婦,還有白天另外兼差的小姐,但我個人認為這仍算是個不錯的成績。

「啊、時間差不多快到了~如何?要上二樓加時嗎~?」

「已經這麼晚啦?妳真是個有趣的小女娃,不過對我的老二而言有點太幼齒了。那就先這樣啦,哇哈哈!」

說起我近來的小煩惱,就是難以突破第五名這道門檻。

自從我上工當月,靠著不停滾床單而登上第五名以來,大不了就是遊走在第六~七名之間。

畢竟我還算是新人,相信日後多的是機會,其實我在高中裡挺受歡迎的,而且對自己的外表也挺有自信。由於我私下認為能夠超越現任五大天后的人就是自己,因此現在感到有些失望。

……胸部嗎?

我欠缺的果然是胸部嗎?

「小山。」

當我不開心地撇著嘴擦桌子時,突然有人以姓氏稱呼我。

在這個基本上只會介紹自己的出生地、一般平民都沒有姓氏的這個世界裡,知曉我的姓氏的人就只有一個。

這個人名叫千葉誠司。

他是之前跟我同班過,然後一起穿越到這個世界的男學生。

「千葉,我說過在店裡要叫名字,記得別再叫錯了。」

「啊、嗯。是、是叫做小春……對吧?既然妳這麼說,我會盡量照辦的。」

「如何?要坐吧檯嗎?」

「啊~嗯,那就以往的老位子。」

「你的老位子在哪裡?」

「那、那邊的角落。」

「好的,歡迎光臨~」

千葉的態度還是一樣那麼可疑,臉上則掛著一張奇怪的笑容。

記得千葉的職業叫做「冒險者」,是透過幫忙擊退經常出沒於此都市附近的魔物或探索遺蹟為生。雖然每回見到,他的模樣都有增添幾分男子氣概,但那種既陰沉又不知道在想啥的個性依舊沒變。老實說,我從以前就不擅長應付這種陰沉鬼。

根據與千葉就讀同一個國中的同學們所言,他有段時期是個頗出名的中二病患者,行為舉止更是令人臉上三條線。他來到這裡之後,最近更染成一頭紅髮並用大量髮膠牢牢固定,該說那個髮型非常不適合他嗎?他那扭往奇怪方向的瀏海,簡直就像戴著一頂廣島鯉魚隊的帽子,讓人看了就渾身難受。就算他穿上紅色胸甲和肩甲那類裝備,也只像一具人體模型。

大概是阿宅也有他們的一套審美標準吧。與其說我有些無法理解,反而更像有人滿臉青春痘卻毫無自覺。

我在來到這個世界以前跟那小子完全沒有任何交集。說穿了,我只把他當成教室裡的空氣。

在準備校慶時,跟我同樣屬於外出採買組的這小子,最先發現那輛疾駛而來的暴衝卡車。

明明他當時立刻出聲提醒我,或許還有機會躲開,偏偏這小子衝過來一把抱住我,導致我們雙雙罹難,就這麼被丟進異世界裡。

當然如今再提起這種事也於事無補,更何況不管誰先發現卡車,恐怕都改變不了結局,所以我也不想多說什麼。

「唔、小春,妳剪頭髮啦?」

「啊~嗯,因為太長很礙事所以就剪了,看起來很奇怪吧?」

其實我是真的有說清楚長度剪到下巴附近就好,但最後卻彷彿跟理髮師有代溝般,把我剪成過時的那種娃娃頭。算了,反正有剪短就好。

也不知這裡的人是否因為經常騎馬,經常有笨蛋會在背後位時,把女生的頭髮當成韁繩那樣亂拉亂扯。說句真心話,他們都不覺得這種動作太粗暴嗎?

基於以上原因,我把自己引以為傲的長髮剪了。

千葉先是看著我的頭髮,然後從臉部一路往下望向雙腿,接著露出一臉訕笑。

我今天是穿黑色的短版連身裙。除此之外,我就只有裙襬稍長一點的橘色連身群,相信千葉早就看習慣了。

「一點都不怪……感覺很像『空探』裡的小優,我覺得還不賴喔。」

「那是什麼?」

「小優是去年榜首動畫裡的女配角。雖然是個女配角,但我認為她應該是最受歡迎的角色。是一名為女主角鞠躬盡瘁的女僕。」

「嗯~你很喜歡女僕是嗎?千葉。」

「妳、妳誤會了,並非我喜歡,而是她在網路上很有人氣。因為小優是個小蘿莉才會那麼受歡迎。至於我…那個…沒有那種癖好,也對那些不太清楚。呃…不過確實能夠肯定她那純真的個性,而且我也不排斥她的外表,但還是有很多更棒的角色。」

「啊,嗯……」

「不過小優她的代表色是藍色,我認為妳把頭髮染成藍色會更為相似。另外小優基本上是說敬語,偶爾才會顯露本性,以『不行喔』這種平輩的語氣斥責主角。這部分讓她在網路上被形容成『媽媽』,整個討論串充滿模仿小寶寶語氣的留言,真是有夠搞笑的──」

我是來到這個世界後才開始跟千葉聊天,別說我有很多內容到現在都聽不懂,根本是一整個超無聊的。

他老是暢談我完全不懂的動畫題材,我為了迎合他而提起柯南,結果卻被他酸溜溜地吐嘈,想必他根本不打算和我好好相處。

為何這小子當時抱住的人是我?明明被這陰沉鬼當成公主的同學也在現場呀。

「你今天想點什麼?還是直接上樓呢?」

「啊、唔、嗯,只要小春妳不介意的話,我也是可以啦。」

「還是你要指名其他小姐呢?」

「不、不用了,我不會做那種事的!」

千葉連忙揮了揮手,整張臉開始漲紅。

以我的立場來說,不惜花錢光顧這種店,卻老是指名昔日的同班同學作陪,反倒更讓人不予置評喔。

算了,畢竟得珍惜看得上自己的常客,更何況當初也是我拜託千葉買我的,於是我領著他走上二樓。

一路上就讓他盡情欣賞我的小褲褲。

「千葉你也脫啊。」

「咦,妳不幫我脫嗎?這間店應該有那類服務吧?」

「好吧……那把雙手舉起來。」

我脫下內褲,然後動手幫千葉解下他那身既麻煩又奇怪的服裝。期間,千葉目不轉睛盯著我的胸部以及私處,他那根包莖的雞雞也逐漸變硬。

讓千葉躺在床上後,我也坐在一旁。當我開始幫他打起手槍,他以小聲到不行的音量說:「幫我用嘴巴……」

我故意假裝沒聽見,千葉就像個快要翹辮子的老爺爺那樣,不停吵著說「用嘴巴,嘴巴…」,我只好用舌頭輕輕舔了一下。

「呼~啊嗯~」

千葉發出有如人妖的呻吟聲,挺直腰桿不停扭動身體。

要是舔過頭,這小子會忍不住直接射在我嘴裡,因此我趕緊把手指伸進裝有加熱並冷卻後的猶格蜜的瓶子裡一挖,簡單來說這東西的功用就像潤滑液,把它仔細塗抹在我引以為傲的粉色陰唇上,讓下體濕潤之後,再將避孕用的欣歡草膏深深塗滿我的小穴。

「吶,可以插進來了嗎…?我快要忍不住了。」

千葉有些開心地放鬆表情,點頭回了一句「是可以啦」。

要是我對其他客人這麼做的話,都會換來一聲「不許偷懶」而挨罵,菜鳥真容易打發呢!

「如何?還是我在上面嗎?」

「嗯,依妳喜歡的方式就好。」

千葉難搞的地方就是這點,老實說我覺得女上男下很累人,並沒有特別喜歡,但偏偏他總愛讓我騎在上面。

千葉眼神恍惚,明明就不會喝酒,卻一臉喝醉的模樣說:

「妳跟我在一起時,不必認為是在工作,當成真的在享受做愛就好。」

當初第一次做的時候,因為我很同情就連如何擺腰幹女人都不會的千葉,便親自示範給他看,但在這小子的心中卻以為我這樣會特別有快感。

這傢伙在來到這裡,支付七十盧霸(此世界的金錢單位)找我買春之前,好像完全沒有性經驗。

千葉曾吞吞吐吐地解釋說他在國中時有交過女朋友,但肯定是在撒謊。明明是個處男,卻從破處到現在完全不打算學會如何跟女性上床的技巧,就只會悶不吭聲地要人家幫忙。

身為一名男人,做愛時還給我躺在那裡像一條死魚一樣。我看與其說想做愛,這小子根本只是想自慰罷了。說穿了就是來買一次更有真實感受的尻槍體驗。

身為娼妓的我們,自然也會好好服務這類客人。

我張開雙腿,讓千葉看清楚我的私處。說起這個世界的居民,似乎不分男女都要剃光陰毛才合乎禮儀,千葉這傢伙因為嫌麻煩而沒有這麼做,卻在看見我那光溜溜的小穴之後,總會邊說著「真是夭壽讚」死盯著瞧。

我也很受不了他的這種態度,便立刻把他的雞雞塞進來。

「啊、啊嗯~好大……!」

「唔~…!」

看我一口氣把你那根有如小學生大小的包莖肉棒夾緊緊。當千葉爽到點的時候,光是這一下就會直接射了,可是我剛才好像口交得不夠仔細,他緊咬下唇拚命忍著。

「我可以動嗎?喂?我要動囉?」

我不等千葉回話,逕自開始扭腰擺臀。看我凸顯自己的胸部等部位,強調我們正在性交。緊抓著床單的千葉,兩腿還用力伸直,而且模樣就像一條死魚的他還喃喃自語說著噁心的發言。

「呼~呼~要命咧,我在跟小山做愛……真想跟關口他們炫耀……」

看樣子,千葉很想跟原來世界裡的宅友們報告與我上床的經驗。

反觀若我被朋友們得知自己跟千葉做過這檔事,大概會立刻被逐出LINE群。每次回想起校園生活,我就會感到既哀傷又痛苦。那時的我有朋友們跟男友陪在身邊,過著非常開心的生活,為何此刻卻必須待在一個類似古裝劇的世界裡,為了一個陰沉鬼扭著腰騎著他的包莖雞雞。

「小山的表情看起來好色……肯定是對我的大老二很有感覺……」

話說回來,這傢伙明明就十分清楚,我在來到這個世界前可是正在跟隔壁班那位J Soul Brothers系的足球社帥哥交往。

他肯定是明白這點才特別興奮,自以為從對方那裡把我追到手。這個混帳,你以為誰會喜歡上你啊?

但我仍咬緊下唇,露出淫蕩的表情說:

「啊嗯~我好有感覺~跟千葉你做愛時最舒服了~!」

「小山…!呼~呼~沒問題,妳儘管享受吧!把工作的事情全忘了,讓我看見真正的妳吧!」

那個…其實我是真的很想忘掉啦。而且是把包含你的事在內通通忘記,重新回到原本的世界。

不過這是本小姐小山春目前從事的工作,為了生活不得不低頭。

我含著指頭,眼神恍惚,以做作的模樣說:「我快要高潮了。」

「唔!好啊,高潮吧!快、快啊!我也…不行了!」

OK,搞定。

我的肉穴裡收到了價值七十盧霸的精液。

「呼~呼~……如何?小春,妳舒服嗎?」

「啊、嗯,真的好舒服呢~千葉你呢?」

「嗯~這個嘛,舒服啊。」

「真的嗎?我好開心~」

這小子真讓人有夠火大。

「那個…就算之後也可以。」

我在心中大翻白眼。千葉則是緊盯著我的奶子說:

「妳要不要離開這裡,去找別的工作呢?」

「比方說?」

「比方說…呃…當奴隸?」

「啥?你在說什麼呀?」

「啊、別誤會,這裡沒有那類詞彙,我所說的奴隸就是類似女僕那種工作。」

「為何我要去做那種工作?重點是誰要僱用我呀?」

「要是妳辭去這份工作,我倒是可以僱用妳喔。」

啥?我確實是想辭職,不過千葉這種說法聽起來只像希望我能喊他一聲「主人』吧。

若要我挑明了說,這傢伙真是有夠噁心。不過嘛,這個提議又夾帶著一絲發財的氣味。

「冒險者當真有這麼好賺嗎?」

「話不能這麼說,是因為我比較特別。之前我有說過自己的開掛能力吧。」

大概是有說過,但我忘了。

當我老實說忘記了他的能力之後,千葉自以為帥地對我吐槽,並且順手揉了我的奶子,讓我感到一陣火大。

「若是被人知道可能會招來妒忌,所以小春妳也別跟人說喔。」

千葉一臉開心地說完後,便開始向我解釋。

雖然這個世界裡的一般人無法看見,但其實存在著等級跟技能等等能力素質,而這就是反映出當事人能力強弱的基準值。

其中技能既是代表本人的特質,也是與生俱來的能力。

這是十分重要的才華,甚至依照技能的不同,高等級的精英有時也會敗給低等級的新手。像這種珍貴的才華,多數人都只擁有一項,能活用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原因誠如我剛才的解釋,當事人無法看見自己的等級跟技能,而且沒有相關的自覺。

這部分的知識,打從我們被暴衝卡車送來這個世界時,就在一位態度輕浮的神明指導之下聽說過了。

不過千葉當時的情緒莫名高漲,和這位初次見面的神明上演了一段默契十足的相聲。因為我對他們那種令人傻眼的態度退避三舍,只是隨便聽聽,所以內容記得不大清楚。

只是千葉似乎深得這位神明的喜愛,因此得到了相當不錯的技能。

「其實我有三項技能,分別是『經驗值十六倍』、『異常狀態無效』與『攻擊魔法無效』。意思是我的成長速度比常人更快,除了物理攻擊以外都對我無效,說穿了就是最強的人。」

「喔~~」

所謂的開掛能力,就是某人打從一開始便以得天獨厚的條件展開人生,從神明那裡得到類似天才的能力。感覺上確實挺狡猾的。

「這在轉生異世界的作品裡堪稱常態。像我這種從其他世界召喚來的主角,總會具備常人所沒有的開掛能力跟現代知識,馬上直接開大絕。這在動畫或輕小說裡十分常見,妳不覺得很搞笑嗎?」

就說我對動畫的話題一概不知,完全不懂哪裡有趣了。

我與千葉的常識相差甚遠,就算上床過好幾次,我們身處的世界仍是截然不同。

「反正妳日後會聽到關於我的傳聞,到時就明白了。我最近有去打競技場,妳可以向人炫耀說妳是我的朋友喔。」

「喔。」

「雖然我還沒迎頭趕上那些高等精英,不過我以比常人快上十六倍的速度在成長,很快就能超過他們了。我在狩獵魔物這方面也頗有一手的,包含獎金在內有不錯的收入。」

「咦,所以千葉你是有錢人嗎?」

「嗯~還算可以。」

真令人意外~這種事也早點說嘛。

「那要加時嗎?」

「咦?」

「要是你願意,我會多給你一些福利的,如何?」

「嗯…可以接吻嗎?」

咦~接吻~~

千葉這小子還真會死纏爛打。

「OK,來親親吧。」

這也是為了業績。

我是個即使被該死的陰沉鬼前同學親到嘴唇腫得像香腸,也能隱忍下來的娼妓。

這就是我在此世界裡的全新生存方式。

「嗯、啾…小春,嗯、我就算有一天會打倒魔王,成為世人的英雄,嗯啾…我也不會拋下妳的。呼~呼~嗯~~」

對了,我這下子應該有追上第六名吧~~

我心想著明天稍微外出去吃頓飯,藉此轉移和千葉接吻到一半想打哈欠的衝動。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