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幸福的選擇(中文書)

書名 可能幸福的選擇(中文書)
作者 Misa
出版社 城邦原創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4-01
ISBN 9789869755405
定價 270
特價 93折   251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大眾文學
其他版本 二手書   7折 190元 起

商品簡介

我太遲才懂得,有一種愛是安靜的縱容,
縱容我揮霍你的溫柔,縱容我所有的任性要求,
更甚至,縱容我走向另一個男人。


★全新修訂版本,感動依然不變
★獨家收錄一萬字新寫番外〈他現在的愛情〉


「我必須實現妳的願望,我們才能永遠在一起,不是嗎?」
「那只是我小時候隨口說說的,我們本來就會永遠在一起啊!」
「可是,妳離我越來越遠了……」

皓皓和我是青梅竹馬,自五歲起,我們就相伴在彼此左右。
年幼愛哭的皓皓時常因為思念早逝的母親而流淚,
我將他擁入懷中,在心中發誓,從此要守護他的笑容,承擔他的眼淚。

「如果我實現了妳的三個願望,妳就要永遠在我身邊。」
「一言為定。如果你沒做到,那我就不跟你在一起唷!」
「我一定會做到的!」

六歲那年,因為一個有些可笑的理由,皓皓和我做下了這個約定。
很快地,我就任性地要求他為我實現第一個絕對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他用一種很浪漫很溫柔的方式做到了。

在我念大學的時候,我又任性地要求他為我實現第二個願望,
他二話不說就為我實現那個願望,卻為之付出了非常慘烈的代價。

旁人總是把我和他湊成一對,
我好幾次也忍不住懷疑,到底我和皓皓之間存在著的深厚情感,
有沒有參雜愛情的成分?

可我真的三番兩次確認過了,
他是我最愛的朋友,但永遠只會是朋友,像家人一樣的朋友。
不管旁邊的人如何說,我總是這麼告訴自己……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可能幸福的選擇

作者簡介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我和皓皓,是沒有血緣的雙胞胎,自有記憶起就相伴在彼此左右。

雖然這麼說是有點誇張,但也很接近事實了。

我們是在幼稚園中班認識的,那時他轉學到我就讀的梅花鹿班,一踏進教室就讓全班所有的小女生臉紅心跳。

幼稚園的女生也是女生啊,看到可愛的男生會心動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每次下課的時候,大家都會圍到他身邊,想要和他說話,我也不例外。只是我常常擠不進人群,幾次之後便放棄了,反正他總是裝酷,從不理會任何女生,久了眾人也不想再自討沒趣。而班上男生都看不慣這樣的他,沒人想跟他玩,於是皓皓便成了獨行俠,做什麼事都一個人。

「妳在幹什麼?」

不過某天,當我頂著大太陽蹲在操場上,用放大鏡照著黑色的紙,想實驗是否真如老師說的能讓黑紙點燃時,忽然有道黑影杵在我身前,抬頭一看,一向獨來獨往的王皓群竟主動跑來跟我說話。

原本不想回應,但望著他烏溜溜的大眼睛,我突然靈機一動,煞有介事地說:「我在變魔術。」

「變魔術?」他似乎很訝異,並且充滿好奇,與他平素高冷的形象相差甚大。

我也不解釋,繼續把放大鏡對準黑紙。

過沒多久,聚焦在黑紙上的光點漸漸冒出白煙,接著燃燒了起來。

「哇!好神奇!妳是怎麼辦到的?」皓皓白淨的小臉上滿是興奮。

「這個祕密我只告訴你一個人。」我神祕兮兮地對他說:「其實我是個魔術師。」

我本來以為皓皓會吐槽我,沒想到他睜大眼睛,小手拚命為我鼓掌,他竟然真的相信了,這讓我受寵若驚且非常得意。

皓皓是轉學生,沒聽過老師先前的上課內容,才會信以為真,要是換成班上其他人才不會信呢。

就這樣誤打誤撞地,我騙到了一個小跟班。

後來皓皓便時常跟在我身後打轉,經過相處我才知道,原來他不理女生不是因為他跩,而是他會害羞。

皓皓的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他對媽媽沒能留下任何印象,家裡只有爸爸和哥哥,他不知道該怎麼跟女生相處。

雖然當時我才五歲,但已經明白不該過問人家媽媽去世的細節,所以我什麼也沒有問,只給了他一個擁抱。每次我難過的時候,爸媽都會這樣抱著我。

皓皓在我懷裡流下晶瑩的淚珠,也許是母愛爆發吧,看他哭得那麼傷心,我在心中暗自立誓,要守護他的笑容,承擔他的眼淚。

別問我為什麼五歲的孩子會立下那樣的誓言,我就是那麼做了。

從此只要班上小男生找他麻煩,我都會衝上前保護他,也因為如此,皓皓更黏我了,我為此覺得非常開心。

有一天放學,媽媽臨時有事,無法來接我,我和幼稚園的其他同學一起搭娃娃車回家,那天皓皓好開心,他坐在我旁邊握著我的手說,他希望每天都能和我一起回家。

「我媽媽每天都會來接我,不可能的啦!」我不假思索便答,皓皓的眉頭皺得好緊,水潤的雙眼像是要滴出眼淚似的。

我在心裡偷笑,看著他這副可憐的模樣,忽然很想捏捏他的臉頰,而我也真的捏了,皓皓完全沒有反抗,任憑我施為。

我們手牽著手坐在娃娃車上,與老師一同大聲唱歌,抵達我住的那棟大廈時,我推了推皓皓,告訴他我要下車了,沒想到皓皓說他也要在這裡下車,我們才驚喜地發現,我們居然住在同一棟大廈。

「你住在幾樓?」和管理員伯伯打過招呼,我們走到電梯前。

「六樓,妳呢?」

「十二樓。」我驕傲地說,就連居住樓層都是他的兩倍高,更代表了我地位比他高。

欸,這可是他自己說的喔,不是我自我感覺良好。

「哇,妳好棒,住得好高、好厲害。」看!他確實這麼說了,雖然話裡沒有出現「地位」這個字眼,但我明白他的意思。

雖然住得高有什麼厲害的我也不知道,但當時我們才五歲嘛!總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認知。

自從發現我們住在同一棟大廈後,皓皓每天早上都會在一樓管理室等我一起上學,像隻小狗一樣乖乖跟在我身後。

在我眼中,皓皓就是一隻乖巧的狗狗,與初始的第一印象大相逕庭。這麼說可是稱讚的意思,畢竟我最喜歡狗狗了。

「為什麼王子只會跟妳玩?」

所以當班上那位最嬌美可愛的小公主噘著嘴巴,用帶著些許埋怨意味的口吻問我這個問題時,我一時之間不知道她在講誰。

「王子是誰?」

「王皓群啊。」

班上女生居然稱皓皓為王子,我回頭看向縮在我身後的皓皓,吹彈可破的皮膚白裡透紅,要是戴上皇冠、穿上燈籠褲的話,的確很像童話繪本裡的王子。但也只限於外形像。

「因為他喜歡我啊!」我徵詢皓皓的意見,「對不對?」

小可愛皓皓用力點頭,讓班上其他女生全都跟著不樂意地噘起嘴來。

在幼稚園的年紀,所謂的喜歡並不牽涉男女情愛,單純就是喜歡和對方一起玩、喜歡和對方待在一塊,所以總是可以很自然、很容易地說出「喜歡」二字。

從那時候起,班上同學就把我和皓皓湊成一對,這邊的湊對也不是一般所理解的那種情侶湊對,而是建立起一種共識—有王皓群的地方就有戚可帆,有戚可帆的地方就有王皓群。

由於皓皓是我的忠實跟班,加上又住得近,我們兩家漸漸往來頻繁,皓皓三天兩頭就往我家跑,不僅是因為他愛黏著我,更因為皓皓的爸爸是建築工人,儘管賺得多,但工作辛苦,工時也長,時常不在家。

皓皓還有個大他十歲的哥哥,我都叫他勝群哥。勝群哥仗著年紀大,總是對皓皓頤指氣使,身為獨生女的我差點以為那就是一般兄弟之間的相處模式,當我發現原來並非如此時,還為此向勝群哥發了一頓脾氣。

等到年紀漸長,我才體悟那是勝群哥表達愛的方式。

除了狗狗以外,由於生肖屬兔,我也很喜歡兔子,自我出生以來,家裡一直養著一隻小兔子,我都叫牠親親。

「親親,過來,有紅蘿蔔喔。」我搖晃著手中的紅蘿蔔,但親親可能是吃飽了,看都不看一眼,逕自往另一邊跳。

「親親,親親過來!」我跑過去把牠抓回來,「妳今天好不乖。」

「我也要抱親親。」又來我家溜達的皓皓露出渴望的眼神,他的眼睛就像小狗一樣純真,很像我在電視上看過的拉不拉多幼犬。

我忽然覺得自己同時有了兔子和小狗這兩種最喜歡的動物,好開心。

「你要小心一點喔,親親是我的寶貝。」我將親親放進他合攏的小手裡。

他喜悅地親著親親,「好可愛,牠真的好可愛。」

我覺得有點忌妒,親親是我的寵物,皓皓是我的跟班,跟班和寵物感情怎麼可以這麼好?

「還我!」我把親親搶回來,迅速親了親親一下,「親親好乖喔,親親最喜歡我了對不對?」

說完,我還將臉貼在親親的臉上。

皓皓拉拉我的衣角,「我也要親親。」

「你剛剛抱過牠了,不行!」我把親親放到我腿邊,不再讓皓皓碰牠。

「不是,」他搖了搖頭,「是親親。」然後他嘟起嘴巴。

「我為什麼要和你親親?你又不是親親,怎麼可以親親?」我別過頭。

「不公平,為什麼我沒有親親?」皓皓又用他那小狗眼神看著我了,「妳不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啊。」

「那妳可以親親親,為什麼不可以和我親親?」

我想到自己也會跟爸爸和媽媽親親,他們說親親是愛的表現,所以我才會把小兔子取名為親親。

「那好吧。」

於是我嘟起嘴巴往皓皓的嘴巴靠去,輕輕一碰,「這樣你也有親親了。」

皓皓露出一個好可愛好可愛的笑容。

那年我們五歲,那是我們的第一個吻。

升上大班以後,依然不知道怎麼跟女生相處的皓皓,還是一樣老跟在我身邊打轉,我叫他試著跟其他小朋友玩,他就是不肯,說只要有我就夠了,這番發言讓其他小女生對我又嫉妒又羨慕。

她們當然也想過要吸引皓皓的注意,但皓皓宛如剛破殼而出的雛鳥,第一眼看見了我,從此就只認定我了。

幼稚園的午休時間是我最開心的時光,所有小朋友都會帶著自己的棉被和床單來到休息室,把床單鋪在木地板上,再躺上去蓋著棉被睡午覺,有些人甚至還會帶布娃娃來陪睡。

老師們帶著幾分感嘆說:「這群孩子只有在睡覺的時候是天使。」

但我覺得,皓皓隨時看起來都像天使呀。

每逢午休時間,我和皓皓都會挨著彼此一塊睡,我蓋著我的兔兔被子,皓皓蓋著他的小熊被子。

有一天,皓皓突然換了另一張好大的床單。

「這種被單是兩個人一起睡的,我叫爸爸買的。」他得意地說,班上同學都目不轉睛看著那張雙人床單,覺得非常高級。

「你一個人睡那麼大張的床單幹麼?」我拉著我的兔兔被子站在他旁邊,他這樣我就沒地方鋪床單了。

「這是我們一起睡的啊。」

「才不要呢!」我把他鋪好的床單踢起一角,「媽媽說結婚以後,男生女生才可以一起睡覺,我才不要和你一起睡覺。」

「那我們結婚啊。」皓皓將我踢亂的床單重新鋪好,抬頭對我微笑,「我要當妳的新娘子。」

像個天使。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