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晚風(限)(中文書)

書名 夏夜晚風(限)(中文書)
作者 秋陽
出版社 北極之光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3-15
ISBN 9789869726832
定價 300
特價 88折   264
庫存

即時庫存=3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大眾文學

商品簡介

「巴黎的浪漫與激情/深入探討愛情
愛、擁有與失去,矛盾搖擺的友情與愛情,巴黎的浪漫與激情,平凡的女孩卻擁有不平凡的愛情,《夏夜晚風》是秋陽突破自我深入探討愛情的新作品,清淡如夏夜晚風,心情卻不由自主跌宕起伏,笑淚交雜,等妳來細細品味。」
——米夏 / 北極之光出版社 主編


內容簡介:

【日光海洋系列】

「那時一個人待在巴黎,我真的很想妳。」
「如果是自己喜歡的人,光是擁抱就足以讓我心滿意足。」

高宛圓是普通的上班族,大學時曾經和酷又美的谷鼎尹是好朋友兼性玩伴,畢業前卻因故疏遠,以為自己是異性戀,她交了男朋友打算共組家庭,卻突然有調職去巴黎在谷鼎尹手下工作的機會,她毫不猶豫就拋棄男朋友前往巴黎,到了巴黎,卻發現谷鼎尹已經有女朋友了。

矛盾的心情層層堆疊,所以愛情就是這樣嗎?她想談的明明是輕鬆舒服沒負擔的戀愛,愛情對她來說向來可有可無啊!到底從什麼開始,她越陷越深,竟然在沒發現的情況下把自己搞得這麼痛苦,真蠢!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夏夜晚風(限)

作者簡介

秋陽

熱愛女女小說和創作,
愛吃、愛看小說漫畫、愛玩遊戲,
喜歡秋天午後的太陽,
有一種溫暖的力量。

已出版書籍:《午後斜陽》、《凡妹》、《夜花》和暖暖系列、女人香系列、號碼系列、武俠系列、鳶尾花系列、心流系列、月影森林和日光海洋系列等七十幾本書。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ventsun
十二月,谷氏企業台北分公司,海外事業部。

已經逼近下班時間,高宛圓依然對著電腦努力工作,最近和上海分公司業務往來頻繁,她的工作量也跟著暴增,幾乎每天加班。

二十四歲,去年七月才從巴黎拿到碩士回台灣工作,半年前,她幸運跳槽進谷氏企業,工作上還只是個菜鳥。

瞄了一眼時間,再衡量了手上的工作量,今晚應該不可能跟男朋友阿仕約會了,她拿起手機傳訊給阿仕說改約明晚,還好阿仕很快回訊說沒問題。

「小圓!」

突然聽到經理叫喚,她趕緊放下手機走到經理的辦公桌前說:「是?」

「總經理找妳,上去吧!」

她吃驚的說:「總經理找我?為為為為什麼?我犯了什麼錯要被炒魷魚了嗎?」

經理淡然的說:「我不確定,妳直接上去吧!快去!」

她緊張的走往電梯,谷氏企業是家族企業,總經理原本是董事長谷富昌的大女兒谷鼎夢,上個月谷鼎夢車禍受傷,需要休養半年,目前由谷富昌的二女兒谷鼎心代理總經理的職位。

谷鼎夢是有名的女強人,事業心很重,手上有非常多案子,谷鼎心接任總經理之後不愛管事,把很多案子推給上海分公司、北京分公司和巴黎分公司,海外事業部也因此變得非常忙碌。

高宛圓進公司才半年,還只是普通職員,經理吩咐什麼她就做什麼,地位低下,總經理怎麼會有事找她?

搭電梯上樓,走到總經理室前,總經理特別助理周頤惟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說:「海外事業部高宛圓嗎?」

她戰戰兢兢的說:「是。」

周頤惟是谷鼎夢的得力助手,谷鼎夢車禍住院之後,她等於是谷鼎夢的分身,谷鼎心常把重要的會議交給周頤惟主持,說現在周頤惟才是實質上的總經理也不為過。

周頤惟按了桌上的分機說:「總經理,高宛圓來了。」

分機傳出谷鼎心的聲音說:「請她進來。」

周頤惟朝高宛圓點點頭說:「進去吧!」

「是,謝謝特助。」高宛圓輕敲了兩下門,推開門走進去。

看到她,谷鼎心拿著一疊資料起身,示意她在沙發坐下來。

她緊張的坐下來,谷鼎心很自在的在對面坐了下來,總經理室的門開了,谷鼎心新找來的特別助理江可春端著兩杯茶走進來把茶放在她們面前,高宛圓趕緊說:「謝謝特助。」

江可春走出去了,谷鼎心翻著資料說:「妳大四時曾經去德國當過一年的交換學生對吧?」

「是。」她緊張的說:「在柏林自由大學。」

「大學畢業後,妳就去巴黎讀碩士?」

「是的,在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研讀經濟。」

谷鼎心露出淡淡笑意說:「妳進公司工作時,在履歷上面寫說希望未來有機會外派巴黎?」

「是,我很喜歡巴黎,可惜台灣人不容易在法國找到理想工作,我才會決定回台灣找工作。」

谷鼎心愉快的說:「最近我把一些案子推給巴黎分公司,妳知道巴黎分公司的總經理是我堂妹谷鼎尹吧?」

「我知道。」

谷鼎心笑了說:「我跟鼎尹通過電話,她說妳們是老朋友了?」

她稍稍放鬆了說:「嗯,我在柏林自由大學唸書時跟她認識。」

「她說最近業務繁忙,忙到連徵人的時間都沒有,希望我可以調派人手過去,我看了海外事業部同仁們的履歷,發現妳是留法歸國,跟她提到妳,她馬上說希望我可以派妳去巴黎分公司,但是外派巴黎至少要一年,妳可以考慮考慮……」

不敢置信,她驚喜交加的說:「不用考慮了,我願意去!這是我的夢想,我一直希望可以外派去巴黎工作!」

「確定嗎?」谷鼎心皺眉說:「我請可春調查過海外事業部的情況,聽說妳有男朋友,準備明年結婚?」

「那不重要!」她激動的說:「我當初會進公司就是因為徵人條件寫說有機會外派去巴黎!我要去巴黎!」

谷鼎心遲疑了一下就說:「好,鼎尹希望妳越快過去越好,妳手上的工作我會交代你們經理安排,今天是星期四,妳能下個週末出發去巴黎嗎?」

「可以。」

「公司會幫職員準備宿舍,我會請鼎尹安排,妳去年才從巴黎回台灣,對巴黎應該很熟悉,萬一有什麼問題,我的助理可春的父母住巴黎,妳需要任何協助都可以跟她講。」

她興奮的說:「好,我知道了。」

「那就這樣吧!我會跟妳們經理說明情況。」谷鼎心把手上的資料遞給她說:「這是巴黎分公司正在進行的案子,妳先看過,比較好進入狀況。」

「好,我明白了。」她接過資料,谷鼎心站起身了,她跟著起身說:「謝謝總經理,那我先回去了。」

「好……」谷鼎心突然說:「對了,妳可能需要一家餐廳。」

她錯愕的說:「餐廳?」

「都論及婚嫁了才提分手,為了安全,妳一定要跟男朋友約在公眾場合談判。」谷鼎心走到辦公桌拿了一張名片遞給她說:「去『日光海洋』用餐吧!我會先跟餐廳交代一聲。」

她接過名片尷尬的說:「總經理怎麼知道……我會跟男朋友分手?」

谷鼎心笑了說:「很明顯他對妳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我看不出他有讓妳辛苦維持遠距離戀愛的價值。」

「原來是這樣……謝謝總經理。」

其實她很驚訝,谷鼎心接任總經理之後,工作不是推給北京分公司就是推給巴黎分公司,重要會議都交由周頤惟主持,決策也幾乎都是周頤惟在做,大家都說二小姐很廢……但是谷鼎心出乎意料的敏銳,也許,她的無能是裝的?只是不想讓大家覺得她想趁谷鼎夢車禍搶走總經理大位。

她正要離開,谷鼎心又打量著她說:「大家都叫妳小圓,可是妳的身材一點都不圓啊?」

她苦笑著說:「我是早產兒,出生時瘦巴巴,爸媽很擔心,取名宛圓就是希望我變得跟碗公一樣圓,幸好我很快就變得白白胖胖,沒讓父母操心,但是脫離幼兒期之後就都是正常體重,食量也不大,都吃不胖。」

「這樣很好。」谷鼎心開心的說:「『日光海洋』是我之前打工的法式餐廳,料理很好吃,既然吃不胖就多吃點吧!為了避免妳跟男朋友提分手他在店裡大鬧,我會請店裡的人注意,預約時妳說妳是小圓,她們就知道了。」

「是,謝謝總經理考慮得這麼周到。」

「不用客氣,祝妳分手順利。」

「呃……」她尷尬的說:「謝謝總經理。」

回到海外事業部,高宛圓馬上被經理叫過去,說已經接獲她要調派去巴黎分公司的通知,請她儘快把手上的工作轉交給其他同事。

回到座位,一堆同事圍著她起鬨,要她到了巴黎寄禮物回來,還指定要愛馬仕的包包。

她翻了個白眼說:「我不吃不喝存個一年薪水看能不能買一條皮帶寄回來給妳們吧!」

「都不吃不喝一年了,至少寄一打絲巾回來吧!」同事還是圍著她鬧個不休。

說笑一陣子,跟她比較要好的小真才說:「妳調派去巴黎分公司,妳男朋友怎麼辦?」

聽到這個問題,周遭的同事都靜了下來,她只好心平氣和的說:「只能放生了啊!我會祝福他的。」

「交往一年多了耶!妳就這麼瀟灑?」

「沒辦法,去巴黎工作是我的夢想。」

「不是明年就要結婚了?」小真皺眉說:「妳還說你們已經講好要生三個小孩了不是嗎?」

本來想笑鬧著混過去,但是看到同事們都睜大了眼睛看她,她只好正經的說:「我是個自私的女人,一個男人加三個小孩都沒有我的夢想重要,更何況那三個小孩連個影都還沒有啊!」

「是喔!」小真一臉遺憾說:「阿仕不錯耶!在大公司工作,人也誠懇老實,又有結婚的誠意……」

她笑了說:「妳喜歡,我一出發去巴黎妳就可以約他了,趕快趁虛而入,明年新娘換妳當。」

「妳都不覺得可惜嗎?」同事還是圍著她一直問。

雖然海外事業部外派很常見,但是公司通常會尊重員工意願,像她這樣本來計畫明年結婚卻優先選擇外派的人很少,鬧了好半天,同事才漸漸散去了。

她手上的工作就是交接給小真,一邊交接工作,小真還是不放心的說:「妳一走我就可以約阿仕出來,真的嗎?」

「真的,妳放心約吧!」她索性對小真眨眨眼說:「我在巴黎有舊情人呢!」

小真興奮的睜大眼睛說:「真的嗎?什麼樣的男人?」

她笑了說:「很有藝術家氣質的男人,可惜很花心,只能希望我去的時候他正好空窗囉!」

「妳可以乾脆在巴黎結婚啊!生三個混血兒多棒啊!」

「好啊!聽起來不錯!」

交接完進度比較趕的工作,剛經理已經說了,要她下週三前把工作都交接完,下週四就不必再進公司,公司會幫她預定下週六飛巴黎的班機,巴黎分公司會派人去機場接機。

沒必要加班了,收好東西,她就下班了。

走出公司,一陣涼風吹過來,看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多,她還沒吃晚餐,很快就要出發去巴黎,思緒萬千,迎面一台計程車開過來,她招了手。

搭上計程車,她說:「去遼寧街夜市。」得趕快把握時間吃夜市美食,要不,很快就吃不到了。

想到明晚的約會即將成為分手談判,她趕緊拿出「日光海洋」的名片打去預約,她一說自己是小圓,接電話的服務生就說:「沒問題,鼎心有交代過囉!我們會做好安排,明天晚上等妳喔!」

「好,謝謝妳。」結束了通話,她傳訊給阿仕說明晚去「日光海洋」用餐,阿仕也回訊說沒問題。

到了遼寧街夜市,雖然天氣不冷,她還是去吃了米糕和麻油腰只,吃完腰只,她又去吃了酒釀芝麻湯圓,忽然想起谷鼎尹也很愛吃芝麻湯圓。

高宛圓家在基隆,家境小康,她從小就很嚮往去歐洲唸書,可惜父親只是公司的中階職員,母親是家庭主婦,她還有個弟弟,出國唸大學不是他們這種家庭能負擔的。

升大學時,她選擇了有機會去歐洲交換學生的學校,開銷不至於太大,又可以實現去歐洲唸書的夢想,是她務實考量過後的選擇。

大一到大三她都努力打工存錢,父母也願意幫她出生活費,發現德國的開銷比較低,她也很喜歡德國,申請通過之後,大四時,她順利前往柏林自由大學當交換學生。

到了柏林,她當然是住學校宿舍,小小的房間很乾淨,也有公用廚房,雖然生活開銷不低,但如果自己煮,去超市買食材其實很便宜,她大大鬆了一口氣。

她最大的興趣是攝影,但是,她從沒打算靠攝影吃飯,以攝影為職業,收入一定很不穩定,她也怕受到錢的箝制,必須為了錢拍不想拍的照片,照片很可能變得庸俗不入流,與其這樣,她寧願自由自在的拍照。

大學讀商管,打從一開始她就打算畢業後進大公司工作,才有穩定的薪水添購想要的攝影器材,休假時可以去拍照,把攝影當興趣,她覺得很棒。

休假時,她喜歡帶著相機四處拍照,一個週末,她特地前往柏林的博物館島拍照,博物館島名列世界文化遺產,涵蓋舊博物館(Altes Museum)、新博物館(Neues Museum)、舊國家美術館(Alte Nationalgalerie)、佩加蒙博物館(Pergamon Museum)和博德博物館(Bode Museum)等五座博物館,博物館彼此相連,建築和展品都非常有可看性,可以拍照的點也非常多。

在博物館島開心拍照的時候,她認識了一對男女,萊諾和倫兒,萊諾是德國人,倫兒跟她一樣來自台灣,聽到萊諾跟倫兒用生硬的中文交談,她好奇的過去搭訕,相談甚歡,就此成為朋友。

萊諾身材高瘦外型帥氣,高宛圓原本以為他跟倫兒是戀人,但是她很快就察覺萊諾對她有好感,一起喝咖啡時,她疑惑的追問,萊諾忽然大笑。

「倫兒是蕾絲邊,她只愛女人。」萊諾只會講幾句中文,高宛圓的德文不夠流利,他們多半用英文交談。

「真的嗎?」她好訝異。

倫兒身材高挑,長髮飄逸,五官鮮明亮麗,身材也非常性感,一看就知道她一定有很多男人追,居然是女同志?

萊諾跟倫兒都在柏林藝術大學唸書,他們和幾個人一起成立了一個小劇團,倫兒是劇團的當家台柱。

知道高宛圓熱愛攝影,倫兒興奮的邀她幫劇團的練習和演出側拍,能在柏林交到新朋友,她很開心,欣然同意,也很快就理所當然跟萊諾墜入愛河。

高宛圓不是美女,五官只能算清秀,但是到德國不久,她就發現比起外型亮麗的美女,外國男人更喜歡她這種只能算清秀的東方女人。

唸書、約會、拍照、欣賞劇團演出、在咖啡館天南地北閒扯,聊著哲學家康德的思想、尼采的書和希臘悲劇,她彷彿也成為藝術家了,感覺很棒。

知道美麗的倫兒居然單身,高宛圓非常不解,一起喝咖啡時,她忍不住問:「倫兒,妳為什麼單身?沒有喜歡的人嗎?」

倫兒害羞的說:「其實……我暗戀我老闆。」

「老闆?」她疑惑的說:「劇團老闆嗎?還是妳有在打工?」

「打工的老闆。」倫兒笑笑的說:「我有一份很不錯的打工,是幫人打掃房子和整理。」

「打掃房子和整理?這…...」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倫兒聳聳肩說:「對啦,其實就是當傭人,我老闆谷鼎尹是谷氏企業董事長的姪女,跟妳一樣在柏林自由大學唸書呢!妳知道谷氏企業吧?」

「當然知道。」她睜大眼睛說:「谷氏企業是很大的貿易公司和代理商,旗下也有自己的電子公司,在台灣是很有名的大企業耶!」

「妳很了解嘛!」

「我是讀商管的,未來想進大公司工作,當然要多了解產業資訊囉!所以妳老闆是千金小姐?」

「嗯,她給的時薪很不錯呢!工作又輕鬆,只要打掃跟整理房子,一小時二十歐喔!」

「時薪好高喔!」她訝異的說:「我聽在餐廳打工的同學說這邊打工的時薪通常是五、六歐呢!」

「所以說我老闆很慷慨啊!」倫兒開心的說:「而且她的外表非常美型呢!」

「比妳還美型嗎?」

倫兒撥了撥頭髮說:「對啦!我也知道自己是大美女,但是她跟我的型不太一樣,她喜歡做中性打扮,很酷很有氣質,性格很溫柔。」

「那她跟妳很登對啊!妳為什麼不告白?」

倫兒苦笑說:「我早就告白過了,妳也知道我有很多人追,原本自信滿滿,沒想到……卻被她一口拒絕。」

「為什麼?她有說理由嗎?」

「她說她有喜歡的人了,只能跟我說抱歉。」倫兒深吸一口氣露出自信的笑容說:「這是兩個月前的事了,就我的觀察,她始終都沒有交往對象,跟喜歡的人應該沒進展,我沒打算放棄,繼續努力我遲早會攻陷她!」

她笑了說:「加油!妳這麼漂亮又有魅力,一定沒問題!」

倫兒搖了搖頭說:「我是很有自信,但沒辦法像妳這麼樂觀,別忘了莎士比亞在《仲夏夜之夢》說過:The course of true love never did run smooth.」

她大笑說:「莎士比亞也說過,Love is merely a madness.妳就盡情的瘋狂下去吧!」

「等妳也嘗過真愛的滋味,就不會笑我了。」

「真愛是什麼,能吃嗎?」她聳聳肩說:「對我來說,愛情只是生活的調劑,可有可無,生小孩還比較吸引我。」

「為什麼?」

「小孩很可愛啊!」她興奮的說:「小小圓胖的手和腳,小小軟軟的身體,連哭的模樣都好可愛,我最喜歡逗表哥們的小孩玩了。」

「玩跟養是不一樣的。」倫兒翻了個白眼說:「而且妳知道孩子會長大吧?」

「反正我就是喜歡小孩嘛!」

「對妳來說,男人只是調劑,孩子才是真愛就對了?」

「那當然。」

「所以萊諾也只是妳生命的過客吧?」倫兒皺眉說:「他說妳最近都對他很冷淡。」

她乾笑說:「不知道為什麼,我對男人很容易厭倦,最近功課又忙,還有好多景點想去拍呢!」

「膩了就跟他說清楚吧!省得他一直懸在那兒。」

她無奈的說:「好啦!我知道了。」

倫兒看了時間開心的起身說:「我要去打工了,鼎尹下午沒課,搞不好會在家呢!希望可以見到她。」

「好好跟她培養感情吧!加油!」

倫兒愉快的跟她道別離開,她拿起手機,很不負責任的傳訊跟萊諾提了分手,說希望還是朋友,萊諾的性格瀟灑,猜想萊諾不會為難她。

果然,沒一會兒萊諾就回訊說:「沒問題,請問我可以跟朋友小圓共進晚餐嗎?」

她開心的回訊答應,離開了咖啡館。

想到這兒,高宛圓無奈的苦笑,當初,她真的以為自己跟谷鼎尹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很幸運的認識倫兒和萊諾這麼談得來的朋友,談天說地聊文學藝術,她很開心能感染藝術家氣息,在柏林的生活是那麼美好。

輕嘆一口氣,她看到蚵仔煎的攤子,遼寧街的蚵仔煎很有名,馬上就要離開台灣了,去吃個蚵仔煎吧!

接下來她還有很多事要做,得跟房東連絡說她要外派巴黎,小套房要退租,要整理行李,把一些東西搬回基隆老家,儘快做好去巴黎工作的準備。

星期五傍晚,高宛圓走出公司,阿仕的車已經等在路旁,她趕緊跳上車。一路閒聊工作的事,阿仕看起來心情很好。

阿仕是非常理想的結婚對象,三十出頭,在大公司工作,家世不錯,為了投資,也希望阿仕早點結婚生子,阿仕的父母早早就出頭期款讓阿仕在台北買了房子,有車有房有好工作,外型不錯老實誠懇也喜歡小孩的男人,對她而言非常完美。

經營感情也需要時間心力,她已經為這段感情付出很多,從沒想過一有機會調派去巴黎,她會毫不猶豫捨棄。

按照地址開到南京東路的巷子,在附近的停車場停好車,跟她一起走往「日光海洋」,阿仕滿臉疑惑說:「為什麼要特地來這裡吃晚餐?」

「同事介紹的店,她說很不錯呢!」

走進店裡,她一說自己是小圓,服務生馬上滿面笑容帶他們入座。

「嗨,我是芒果,需要幫你們介紹餐點嗎?」芒果留著大捲髮,五官亮麗。

高宛圓點頭說:「麻煩妳了。」

芒果介紹了餐廳的料理,她錯愕的說:「妳們有供應卡蘇萊,這在台灣很少見呢!」

芒果開心的說:「客人妳真是識貨呢!我們的卡蘇萊很道地喔!要不要吃看看?」

她興奮的說:「好啊!」

阿仕皺眉說:「我不知道卡蘇萊是什麼,還是吃紅酒燉牛肉好了。」

討論了一會兒,決定好餐點,芒果收走了菜單。

一個漂亮的女人為她們送上了小杯的餐前酒,愉快的說:「我是侍酒師辛允歡,如果想點酒,隨時可以叫我喔!」

阿仕馬上說:「不用了,謝謝妳。」

辛允歡一走開,阿仕就低聲說:「這種店的酒一定很貴,不能隨便點。」

她忍不住說:「菜單上有寫,基本款的紅酒一杯是一百五十元,不算很貴。」

「拜託,雞腿便當只要一百元耶!一杯一百五十元的酒還不算貴?」

她輕嘆一口氣,阿仕確實有很多優點,可惜就是個性稍嫌小氣。

她沒說話,阿仕就喜孜孜的說:「我已經跟爸媽講好,春節假期會帶妳回家喔!」

她錯愕的說:「什麼?」

阿仕興奮的說:「這次春節假期有九天,正好可以帶妳回高雄玩,高雄有很多很棒的景點喔!我阿公阿嬤知道我要帶妳回去都很開心呢!我爸媽也說了,到時可以順便討論結婚的事,高雄的大飯店婚宴場地都很難預定,如果想在明年結婚,過完年就要趕快預訂了。」

「你……你為什麼沒先跟我討論,就跟你爸媽講了?」

「什麼意思?我們不是講好明年要結婚了?」

「上次聊到時,我的確覺得可以考慮明年結婚,可是你為什麼沒問我,就跟你爸媽和你阿公阿嬤說過年要帶我回去?你根本沒問我要不要跟你回去!」

「我們都要結婚了,妳過年跟我一起回家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為什麼還要問?」

她的火氣上來了說:「我都還沒嫁進去呢!講什麼理所當然!」

阿仕僵了一會兒才說:「所以呢?妳的意思是結婚之後妳才願意來我家過年?」

她喝了一口水沒說話,芒果走過來說:「為你們送上前菜炸蝦球佐馬鈴薯泥和酥炸小卷。」

芒果放下前菜走開了,她默默吃了一口酥炸小卷,阿仕也吃了炸蝦球,又沉默了一會兒才說:「好啦!我跟妳道歉就是了嘛!對不起,我不該沒問妳就跟我爸媽講,妳不能考慮過年跟我一起回高雄嗎?不一定要除夕就來,初一、初二或初三都可以啊!我也是想帶妳在高雄好好玩一玩……」

不攤牌不行了,如果可以她真想來杯紅酒,為了避免引發更多爭執,她只能忍住說:「昨天,我們總經理找我過去……」

「總經理?妳的工作怎麼會需要見到總經理?」

深吸一口氣,她就直接說了:「我要被調派去巴黎分公司,至少得在那邊待一年。」

阿仕臉色變了說:「一年?開什麼玩笑,妳應該拒絕了吧?」

「我答應了。」

「妳是要我等妳從巴黎回來再結婚?」

「我希望在巴黎待越久越好,依照公司目前的情況,我很可能會在巴黎待兩、三年。」

「不可能!我不會答應的!妳在巴黎待那麼久我們要怎麼生小孩?妳星期一上班就跟妳們總經理說妳不去了!說妳男朋友不准妳去!」

直到現在,她的火氣才騰的冒了上來,交往一年多,她不是沒察覺阿仕有大男人主義,但是男人嘛,比較強勢或自以為是她覺得也沒那麼嚴重,沒想到遇到大事,阿仕會這麼誇張。

她忍著氣說:「我對工作的決定,不需要你的允許。」

「那妳是想怎樣,要我等妳兩、三年嗎?不可能!」阿仕憤怒的大聲說:「妳要去巴黎,我們就馬上分手,我跟巴黎妳只能選一個!」

你怎麼會以為我有可能為了你放棄巴黎?她忍住了這句話沒講,淡然的說:「我選巴黎。」

阿仕火大的跳起來,把叉子用力往桌上一丟,抓起包包跟外套就大踏步走了出去,當然沒結帳。

芒果走過來說:「為妳送上卡蘇萊。」

她擠出笑容說:「謝謝,呃,那個……我男朋友走掉了,他的餐就不要出了以免浪費,我還是會付錢,放心。」

「沒關係,我來吃就好了,照常出餐吧!」一個穿著黑色皮衣外套的女人在她對面坐了下來,愉快的說:「芒果,麻煩妳了。」

芒果點頭說:「沒問題。」

女人好整以暇的脫掉外套說:「分手的談判很順利嘛!真是太好了。」

高宛圓滿心不解說:「請問妳是?」

「我是白若蜜,餐廳的老闆之一,昨天鼎心打來時我正好在店裡,就決定今天過來看看,確保不會有狀況。」白若蜜撥了撥一頭黑直頭髮,她在皮衣裡穿著帥氣的米黃色襯衫,五官亮麗,看起來很酷。

「呃,謝謝妳……」

芒果端著紅酒燉牛肉走過來了,白若蜜開心的說:「太好了!我正餓呢!」

芒果沒好氣的說:「老闆,容我提醒妳,妳剛剛才吃了焗烤嫩雞和香煎石斑魚!」

「我是大胃王嘛!」白若蜜愉快的吃了一口紅酒燉牛肉說:「真好吃!小圓,妳也快吃啊!」

「呃,是……」高宛圓吃了一口卡蘇萊,錯愕的說:「真的很好吃,不比我在巴黎吃過的差呢!」

「就是啊!」白若蜜笑著說:「我本來很怕妳男朋友會抓狂翻桌,打破任何東西甚至打妳,或是拿起奶油刀朝妳捅下去,幸好他雖然很火大卻只是一走了之。」

「是啊!」她苦笑說:「他平常個性都還算溫和……雖然……有些部分還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他不會善罷甘休,接下來應該會一直傳訊或打給妳,甚至在妳家樓下或是公司門口等妳……」

她皺眉說:「不會吧!阿仕不像那種人……」

「很難講,大部分的女人在第一次被打之前都不相信男友或老公是那種人啊!妳還是小心一點。放心,我找朋友來幫忙了。」

「朋友?」

白若蜜指了指隔壁桌說:「這是我朋友商漪和凌玹,漪漪是職業保鑣,她最近很空閒,妳白天都會在公司,她只需要在妳上下班時注意狀況就好了,對她來說很輕鬆。」

商漪是非常漂亮的大美女,愉快的跟高宛圓點了點頭,凌玹也對她露出淡淡笑意。

高宛圓不安的說:「雇用職業保鑣不是很貴嗎?」

「我們是朋友嘛!漪漪說只要這個月都免費讓她來『日光海洋』用餐,就當保鑣費囉!放心,我會把帳單寄給鼎心。」

「呃,怎麼可以這樣麻煩總經理?」

「鼎心說她不希望公司職員因為被調派去巴黎就慘遭男友毆打或殺害,更何況妳跟她堂妹還是朋友,她有責任確保妳的安全,不必想太多。」

商漪插嘴說:「我用一隻手指就可以打贏妳男朋友了,妳大可放心。」

凌玹也淡然的說:「妳不會希望還沒出發去巴黎就先被妳男朋友打一頓或捅一刀吧?看他的反應很明顯是那種自尊心很高的大男人,非常危險,妳最好乖乖接受我們家漪漪的保護。」

凌玹的語氣跟姿態都很強勢,她只好乖乖點頭說:「是,我知道了,謝謝妳們。」

白若蜜已經吃完紅酒燉牛肉,愉快的起身說:「這裡的甜點很好吃,妳吃兩人份應該沒問題,我就留給妳一點私人空間囉!」

「謝謝妳。」

白若蜜舉手說:「允歡,給小圓來杯紅酒吧!我看她很需要,算我帳上。」

「沒問題,馬上來。」

高宛圓尷尬的說:「呃,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妳……」

「不用客氣了,有機會再請我吃飯吧!」白若蜜起身拍拍她的肩膀,瀟灑的走了。

辛允歡端著紅酒走過來說:「老闆請客,我幫妳選了最貴的紅酒。」

辛允歡朝她眨了眨眼,她忍不住笑出來說:「謝謝。」

辛允歡走開了,喝了一口紅酒,她長長吁出一口氣,多虧這群人在,否則她的心情應該會糟糕十倍。

戀愛對她來說只是調劑,她通常不太認真,已經跟男人提過無數次分手,很少像今天這麼難堪。

不過,情況確實不同,過去她不曾跟男人論及婚嫁,彼此都是抱著輕鬆玩玩的態度,分手當然好聚好散,而阿仕……她以為阿仕是理想的結婚對象,也很渴望生小孩,兩人都工作穩定,早早結婚生子也好,她暗自想說萬一阿仕不是好老公好爸爸,到時再離婚就好了,她有份好工作,絕對養得起自己跟孩子,沒想到會這麼快就有調派去巴黎的機會……她原本還以為得等上三、五年呢!

腦中又浮現谷鼎尹的身影,阿仕的身影一下就淡到……她已經想不起來阿仕長什麼樣子了,真糟糕。

原本,她真的以為自己不會有機會認識谷鼎尹。

喝了一口紅酒,她想起那年十二月的事。

倫兒跟萊諾的劇團〈Ghost〉冬季公演的戲碼很受歡迎,正好聖誕節快到了,演出的邀約很多,倫兒分身乏術,問高宛圓能不能代替她去打工。

難得來德國當交換學生,父母也願意支持,她原本想盡情享受在歐洲留學的生活,放假就四處拍照旅遊,沒打算把時間花在打工上。

但是……只是打掃房子和整理東西,一小時就有二十歐,誘惑力很大,當時她正好想買新鏡頭,一週打工三次,一次兩小時,只要打工一個月,她就可以買新鏡頭了,實在很划算,她就答應了。

找了個沒課的下午,倫兒帶她去谷鼎尹的房子,不像她們都住學生宿舍,谷鼎尹住在豪華大樓裡,房子是三房兩廳,幸好谷鼎尹是獨自居住,打掃起來不會太辛苦。

走到房子前,倫兒用密碼開了門說:「一樓的警衛森嚴,所以這裡只要密碼就可以進去了,比較方便,妳也把密碼記起來。」

「好。」她趕緊記下密碼。

走進房子裡,谷鼎尹正坐在沙發上看書。

「嗨,鼎尹,這就是我跟妳提過的朋友小圓。」

「嗨,小圓。」谷鼎尹放下書露出淡淡笑容,留著一頭長髮,穿著鐵灰色襯衫,正如倫兒說的,谷鼎尹看起來又酷又美。

「妳好。」突然發現谷鼎尹正在看《九號夢》,她脫口而出說:「妳也喜歡大衛米切爾嗎?」

「嗯。」谷鼎尹愉快的說:「妳也喜歡?」

「嗯,我很喜歡《雲圖》。」

倫兒開心的說:「小圓雖然讀商管,但是很有文學素養呢!」

她尷尬的說:「沒有啦!我只是喜歡看小說而已。」

「那之後有空可以多聊聊囉!」谷鼎尹看了時間就說:「我跟老師有約,要準備出門了,以後房子就麻煩妳了,謝謝。」

她趕緊笑著說:「不用客氣,我會努力工作的。」

谷鼎尹出門了,倫兒開始為她介紹打掃用具放在哪裡、洗衣機該怎麼使用、東西該怎麼整理。

「鼎尹的房子不會很亂,書或雜誌幫她擺整齊就好,如果有散亂在床上的衣服就幫她掛進衣櫃,要洗的衣服她都會放在洗衣桶裡,每次來都得洗衣服晾衣服,所以我們現在先把衣服放進洗衣機,待會打掃完正好晾衣服,需要手洗的衣服,她會留紙條說明。」倫子邊說邊做,動作很俐落。

雖然做的是傭人的工作,但是想到一小時二十歐,她就覺得很振奮。

工作其實很輕鬆,全部完成,倫兒拿起客廳茶几上的信封說:「鼎尹怕我會有急用,薪水都是每次付現,她都是放在茶几上的信封裡,今天妳也幫了不少忙,我請妳吃晚餐,走吧!」

吃著晚餐,倫兒又交代了一些詳情,也告訴她谷鼎尹的聯絡方式,因為她跟倫兒有空堂的時間不同,她得傳訊給谷鼎尹,說明方便打工的時間,再讓谷鼎尹決定她什麼時候過去比較好。

回到住處,她馬上傳訊給谷鼎尹,倫兒說谷鼎尹跟她們一樣才大四,不喜歡被叫老闆,直呼名字就好了,她就傳訊說:「鼎尹,我是小圓,我方便打工的時段是……」

她輸入六個時段讓谷鼎尹選,谷鼎尹很快回覆選了三個時段,還在訊息最後打說:「大家都說《九號夢》有村上春樹的風格,妳覺得呢?」

她想了一下回訊說:「我覺得他只汲取了一點村上大叔的養分,個人風格還是很強烈。」

谷鼎尹很快回訊說:「我也這麼覺得,那妳喜歡村上大叔嗎?」

「我喜歡早期的書,村上從《海邊的卡夫卡》就讓人望之生厭了。」

谷鼎尹隔了好一會兒才回訊說:「村上的書我最喜歡的就是《海邊的卡夫卡》,我們有必要好好聊聊,倫兒說妳住學校宿舍,我正要離開學校,一起去〈老咖啡〉喝杯咖啡?」

她笑出來回訊說:「沒問題,待會見。」

雖然谷鼎尹算是她的老闆,但是同校又同樣大四,她感覺就像認識新同學,更何況這個打工對她來說可有可無,就算她討厭《海邊的卡夫卡》把谷鼎尹惹火,丟了打工又如何,大不了下學期再找打工存錢買新鏡頭。

〈老咖啡〉是學校附近最受學生歡迎的咖啡館,走進咖啡館,她等了一會兒才等到位置,谷鼎尹也正好到了。

點了咖啡,谷鼎尹就滔滔不絕發表她對《海邊的卡夫卡》的看法,兩人爭論了起來,聊著聊著又聊到村上春樹早期的作品《聽風的歌》和《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再聊到影響村上春樹很深的寇特馮內果和瑞蒙卡佛,不知不覺中,咖啡喝完了,時間也晚了。

「跟妳聊天真好玩。」谷鼎尹開心的說:「妳這麼熱愛文學,怎麼會讀商管?」

「其實我最愛的是攝影。」她說了自己的想法。

谷鼎尹輕嘆一口氣說:「我的想法跟妳差不多,藝術一旦跟錢掛勾就很容易走樣,太悲哀了。」

她好奇的說:「妳也是讀經濟,未來應該是在妳家的公司工作吧?」

「是啊!雖然我最愛的是舞台劇。」

她訝異的說:「妳喜歡舞台劇?」

「嗯。」谷鼎尹一臉意外說:「倫兒沒跟妳提過嗎?我喜歡寫劇本,〈Ghost〉的冬季公演差點就用了我的劇本,很可惜投票時以十二票對十三票輸了。」

「倫兒沒跟我提過呢,前陣子劇團在籌備公演,大概太忙了吧!」她遺憾的說:「真可惜,有機會我很想拜讀妳的劇本呢!」

「我可以傳給妳啊!願意的話給我一點意見吧!」

「好啊!我很樂意拜讀。」

聊天中,她突然看到萊諾走進咖啡館,看到她,萊諾走了過來,她趕緊起身跟萊諾抱了一下。

萊諾開心的說:「親愛的,妳怎麼這麼晚還沒回宿舍?」

「在跟鼎尹聊天呢!你認識鼎尹吧?」

「當然,嗨,鼎尹。」

「嗨,萊諾,排演順利吧?」

「很不錯啊!」萊諾坐了下來。

谷鼎尹愉快的跟萊諾聊起排演的情況,三人聊得很愉快。

夜漸漸深了,咖啡館老闆來趕人,他們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萊諾就說:「小圓,有點晚了,我陪妳散步回宿舍吧!」

她點頭說:「好,麻煩你了。」

谷鼎尹笑笑的說:「那我就開車回家囉!掰!」

一路散步回宿舍,萊諾開心的說他交了新女友,是美國人,明天也會去看他們排演。

「小圓,妳也一起來吧!我想介紹妳們認識,倫兒也說希望妳有空來幫我們側拍。」

「好啊!我明天下課就過去你們劇團。」

來到歐洲,高宛圓很清楚外國人和台灣人不一樣,分手之後多半都可以當朋友,甚至當砲友,男人的前女友們和現任女友都是朋友並不稀奇,萊諾性格熱情又富有藝術涵養,她很樂意跟萊諾當朋友。

其實她有點遺憾,今晚心情莫名的亢奮,她本來想把萊諾拉上床,沒想到萊諾已經交了女朋友,真可惜。

回到宿舍洗了澡,她收到谷鼎尹傳來的劇本,趕緊回訊說:「我收到劇本囉!現在就來拜讀。」

谷鼎尹很快回訊說:「慢慢看吧!我明天早上有課,先睡囉!晚安。」

她想到說:「萊諾約我明天去看〈Ghost〉排演,順便幫他們側拍,妳也來嗎?」

「好啊!我明天上課到五點,下課就過去。」

「好,明天見,晚安。」

她點開劇本,直接在手機上讀了起來。

這是一個奇幻的故事,想像力非常豐富,劇情也很吸引人,看到一半,她就知道劇本為什麼落選,這樣的故事放到舞台上演出,要完美呈現谷鼎尹構思的場景費用非常驚人,不是〈Ghost〉那種小劇團可以負擔的,當然,劇團表演就是得發揮想像力製作場景,砸錢不見得能成就一齣好戲,運用創意也可能有很好的成果,難怪投給谷鼎尹的人不少,劇團有將近一半的人想挑戰這個劇本,已經很棒了。

她很喜歡這個魔幻寫實的劇本,躺上床,她忍不住幻想著劇本在舞台上演出的情景,真有趣。

2

認識之後,高宛圓跟谷鼎尹常一起去看〈Ghost〉的排演,排演完,大家會一起去喝咖啡或喝酒聊天,她也會按時去幫谷鼎尹整理和打掃房子,打工時她很少遇到谷鼎尹,幾乎都在外頭碰面,她常常忘記谷鼎尹是打工的老闆。

聖誕夜,〈Ghost〉受邀去慕尼黑演出,谷鼎尹的姊姊谷鼎嬌在巴黎工作,谷鼎尹也趁聖誕假期去巴黎找谷鼎嬌玩。

想存錢買鏡頭,高宛圓沒安排旅遊計畫,朋友都不在柏林,她在學校的圖書館借了一堆書,打算利用聖誕假期當書蟲。

翻開保羅奧斯特的《幻影書》,沒想到故事開頭就非常悲傷,看不下去,她改看石黑一雄的《被埋葬的記憶》,故事很悶,她看得有些厭煩,肚子忽然餓了,起身想煮麵條吃,又想起今晚是聖誕夜。

難得的聖誕夜,似乎不需要苛待自己,她決定去學校附近逛逛,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今晚氣溫接近零度,她穿上大外套還圍上圍巾,走到學校附近的餐廳,櫥窗裡有烤雞,看起來美味可口非常誘人,價格是三十三歐。

有點貴,幸好她還負擔得起,但是她吃不完一隻烤雞,吃剩又很浪費,雖然可以放冰箱,烤雞冰過再加熱還會好吃嗎?她非常猶豫。

「小圓。」

突然聽到熟悉的嗓音,她錯愕的轉頭,看到谷鼎尹,她訝異的說:「鼎尹?妳不是去巴黎找妳姊玩嗎?」

谷鼎尹露出落寞的笑容說:「跟我姊吵架,就決定回柏林了。」

「怎麼會吵架?」

「沒什麼,妳呢?外頭這麼冷,怎麼在這裡發呆?」

「在猶豫該不該買烤雞,一個人吃不完,妳回來得正好,一起吃吧?」

「好啊!」谷鼎尹愉快的說:「我正想去附近的商店買酒,買了烤雞,我們一起去買酒,回我那兒吃吧!」

「那烤雞我來買,妳出酒錢?」

「沒問題。」

開心的買了烤雞和紅酒,她搭上谷鼎尹的車一起回住處,平常都是來打掃,難得跟谷鼎尹一起回來,感覺特別愉快。

喝著酒吃烤雞,聊了一陣子,她想到出門前看的書,忿忿不平的批評《幻影書》說:「這世上的悲劇還不夠多嗎?為什麼要寫悲劇讓大家更悲傷?」

谷鼎尹喝著紅酒說:「亞里斯多德說,悲劇是對嚴肅、完美、宏大行為的模仿,藉由哀憐和恐懼情緒的引發,來達到淨化心靈的效果。」

「淨化心靈?」她皺眉說:「妳喜歡悲劇嗎?」

谷鼎尹想了一下說:「有時喜歡,有時不喜歡,要看心情。」

「心情好的時候喜歡悲劇,還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喜歡悲劇?」

「心情不好的時候,心情好的時候,我喜歡看喜劇。」谷鼎尹喝著酒說:「人悲傷的時候,看悲劇反而有療癒效果。」

「是嗎?」她不相信的說:「已經很難過了,看悲劇不是更難過?」

「我難過的時候,特別喜歡會讓人哭的電影呢!」

她疑惑的說:「妳有什麼難過的事嗎?」

谷鼎尹一時沉默,已經有些酒意,她脫口而出說:「妳始終都沒得到妳喜歡的人?」

谷鼎尹滿臉錯愕說:「妳怎麼知道我有喜歡的人?」

「聽倫兒說過。」她尷尬的說:「抱歉,我不該踩妳的痛腳。」

「嗯……除了她,我還有件遺憾的事。」

「遺憾?」

「去年暑假,我去紐約玩了一個月,那時邂逅了一個女人。」

「就是妳喜歡的人?」

谷鼎尹搖頭說:「不是,喜歡的人……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她了。」

「那在紐約邂逅的女人為什麼讓妳遺憾?」

「我跟她是在夜店偶遇,她喝得很醉,我被她強拉到旅館壓倒……」谷鼎尹尷尬的說:「那時……我其實沒有性經驗……隔天一早醒來,看著她,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匆忙離開了旅館。後來我很後悔不告而別,連續好幾天都去那家夜店等她,卻沒再遇到她。今年暑假,我又去紐約待了一個月,去那家夜店好幾次,卻始終沒遇到她,我覺得很遺憾。」

「妳這麼喜歡她嗎?」

谷鼎尹搖頭說:「不,我不是喜歡她,只是……難以釋懷。」

「怎麼說?」

「她……很胖。」

「很胖?」她疑惑的說:「那個女人很胖讓妳難以釋懷?」

「嗯,那天晚上她很沮喪,說她減肥很多次都失敗,說她完了,這輩子再也不可能瘦下來了,她說了好多傷心話,我覺得很同情,好心說要送她回家,她卻硬把我拉去附近的小旅館上床,一開始我很抗拒,因為她不是我喜歡的型,更何況我又沒經驗,第一次怎麼可以跟一個醉到亂七八糟的女人?但是她一直嚷著說我一定是嫌她胖,說她也知道不可能有人想跟她上床更別說愛她,這輩子都不可能遇到真心愛她的人了……她說了很多讓人難過的話,我實在不忍心拒絕,後來……我一直很擔心她會不會突然想不開,好後悔沒問她的名字或是留聯絡方式……」

「因為擔心她,所以很遺憾?」

「嗯,那個晚上我感覺她很絕望,如果隔天醒來,她以為我抗拒跟她上床是因為她很胖,終於被絕望擊垮該怎麼辦?」

「她是美國人嗎?」

「不是,她跟我交談是講中文,應該是華裔。」

「年齡呢?」

「跟我差不多,或是比我大幾歲吧!我不確定。」

她皺眉說:「在紐約生活的華人很多,很難縮小範圍,她講的話沒有線索透露任何資訊嗎?」

「我想不起來,那時我也是半醉半醒……又是第一次……我其實有點……驚慌……」

她滿心好奇說:「之後妳有再跟人發生過關係嗎?」

「嗯,因為好奇,有過幾次一夜情。」谷鼎尹嘆了一口氣說:「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心情不好,我就會想起那個女人絕望的模樣。如果她發出求救訊號,我卻忽略了該怎麼辦?萬一她因為這樣就……」

「不會吧?妳是不是想太多了?」

「一直找不到她,我難免越想越擔心,越想心情就越差……」

她皺眉說:「妳跟妳姊到底為什麼吵架?」

「她想要我明年畢業就接手巴黎分公司,但我還想讀碩士,她罵我只是想逃避責任,我就跟她吵了起來。」谷鼎尹鬱悶的說:「其實她說對了,我只是在逃避而已,我不想那麼快開始工作,還想再享受一陣子的學生生活,繼續唸書我還有閒暇寫劇本,等到開始上班,不可能再有那樣的空閒。」

她嘆了一口氣說:「我最近也在煩惱畢業之後的事。」

「妳是來交換學生,明年畢業就得回台灣了吧?」

「嗯,但是我好喜歡歐洲,我的成績不差,教授建議我申請碩士課程,我一直很嚮往去巴黎唸書,可是我只在學校修過一年法語課,在巴黎唸書要花不少錢,我跟爸媽提過,他們其實願意支持,但我只是很想去巴黎四處拍照,因為這樣一直花錢我有些過意不去……」

「我們終究都得去公司上班,逃避一時是一時,不是嗎?」

「來柏林之後我漸漸越來越掙扎了,明明那麼喜歡攝影跟文學,以後我真的會甘願當上班族做那種枯燥乏味的工作嗎?」

谷鼎尹悶悶不樂的喝著酒說:「妳還有選擇的權利,我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怎麼越講越悶了?」她厭煩的把酒一口喝乾說:「如果妳是男人,這種時候我們就只剩一件事可以做了。」

谷鼎尹也把酒一口喝乾說:「我知道妳是異性戀,妳真的不能接受女人嗎?」

她盯著谷鼎尹秀麗的臉,想了想說:「沒試過,我不確定。」

谷鼎尹靠到耳邊說:「要不要試試?」

趁著酒意,她直接抱住谷鼎尹吻住她的唇。

「唔……」柔軟的舌頭相互交纏,感覺還不壞,她用力抱緊谷鼎尹。

熱吻結束,谷鼎尹輕舔耳朵說:「感覺怎麼樣?」

酥麻的快感讓她一陣顫慄,她喘息著說:「好像……還不錯。」

舌頭蜿蜒的滑過耳後,她喃喃的說:「好舒服……」

「嗯……」谷鼎尹舔吻著她的耳朵,很有耐性的慢慢舔吻,快感慢慢往上堆疊,舌頭沿著脖子往下滑,她情不自禁說:「往後一點……」

「這裡嗎?」谷鼎尹的舌頭滑到頸後。

舌頭碰觸到敏感帶,她喘息著說:「就是這裡……」

緩慢的舔吻愛撫,她的性經驗豐富,卻沒經歷過這種纏綿的做愛,谷鼎尹的舔吻好像有種魔力,慢慢將她引入魔幻的境界,醉意中,輕飄飄的。

脫了她的上衣,谷鼎尹把她壓倒在寬敞的沙發上,俯身在她的上身緩緩舔吻。

她喘息著說:「乳頭……」

「嗯?」

「我喜歡……用力按壓……」

谷鼎尹用舌頭按壓舔吻說:「這樣嗎?」

「嗯……」她伸手進谷鼎尹的襯衫撫摸背,谷鼎尹喜歡穿襯衫,她整理過谷鼎尹的衣櫃,裡頭有幾十件不同樣式花色的襯衫,穿在谷鼎尹身上都又酷又美。

胸罩很礙事,她解開谷鼎尹胸罩的釦子,谷鼎尹笑出來說:「妳解得真順手。」

「我也是女人,妳以為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解開胸罩釦子嗎?」她索性脫了谷鼎尹的上衣和胸罩,伸手緩緩撫摸谷鼎尹的胸部。

「感覺怎麼樣?沒辦法接受不要勉強。」

「不會……」她喃喃的說:「我大概醉了吧!或是我沒發現自己是雙性戀,我覺得妳很性感,胸部好柔軟。」

谷鼎尹抱住她,柔軟的胸部相互緊貼,谷鼎尹輕咬耳垂說:「這樣也能接受?」

「嗯……好舒服……我好像……迫不及待了。」

「妳不怕我只用手會沒辦法讓妳高潮?」

「不試試怎麼知道?」

「那我真的要做了。」

「我們不是早就在做了?」

「我怕妳突然覺得噁心。」

「才不會呢!」她笑了說:「鼎尹,妳真可愛,妳再不把我撲倒,我就要把妳撲倒了。」

谷鼎尹激動的把她壓倒,直接脫掉了她的長褲,她感覺到一股近乎窒息的顫慄,莫名的興奮,非常渴望被谷鼎尹進入。

谷鼎尹脫了她的內褲,俯身用嘴唇貼住私處,她忍不住說:「喔,拜託!」

谷鼎尹錯愕的停下動作說:「妳不喜歡這樣?」

遲疑了一下,她索性改用英文說:「I want you,now.」為什麼有些話講英語比較不尷尬?

谷鼎尹笑了說:「對不起,我只是覺得前戲應該做足……」

「很足了!」她用力抱緊谷鼎尹,太羞赧了,完全無法面對。

谷鼎尹的手沿著大腿往上滑,她興奮到顫抖,忽然發現谷鼎尹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小圓,我好興奮……」谷鼎尹貼在耳邊低聲說:「妳在床上好性感。」

「唔……」她發出了意義不明的聲音,跟谷鼎尹做愛,她出乎意料的興奮。

谷鼎尹探進私處,她呻吟出聲,手指在私處緩緩滑動,好刺激,她激烈喘息,強烈的快感讓腦袋一陣暈眩,讓她享受了好一會兒,谷鼎尹的手指終於進入最私密的地方,有那麼一瞬間,她很怕會陷入雷聲大雨點小的窘境,要是挑逗了半天,終於進入了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她們搞不好連朋友都當不成了,或是她得設法演個假高潮。

幸好,谷鼎尹開始靈巧插弄,強烈到無以名之的快感瞬間把她擊倒。

「喔,天啊……」她用力抓緊谷鼎尹的背,感覺出乎意料的刺激……不就只是用手嗎?為什麼會這麼強烈?

「小圓……」谷鼎尹在耳邊激烈喘息,她迎合谷鼎尹的插弄扭動臀部,瘋狂的快感襲擊而來,她沒辦法思考了,只能抓緊谷鼎尹的背瘋狂放浪的呻吟。

腦袋一片空白,迎著高潮的浪頭,她感覺自己被拋到一個從沒去過的地方,原來高潮其實有級別之分,過往的性經驗相較之下突然都變得微不足道。

好一會兒之後,她才意識到谷鼎尹停下動作了,情緒激昂到近乎沸騰,她翻身壓在谷鼎尹身上,直接把谷鼎尹脫光。

「妳喜歡什麼方式?」她舔吻著谷鼎尹的乳頭說:「有特別的敏感帶嗎?」

「沒有。」谷鼎尹喘息著說:「我已經等不及了,妳直接來吧!」

「好。」她的手指探進私處,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碰觸女人的私處,濕潤,像奶油般柔滑,不可思議的觸感。

手指很順的進入了,她試著緩緩插弄,谷鼎尹喘息著說:「狂野一點、用力一點!」

「嗯……」她試著狂野插弄,谷鼎尹抱緊她呻吟,她努力嘗試谷鼎尹最有反應的方式,對準敏感點插弄,谷鼎尹果然抓緊她的背放浪呻吟。

好棒的感覺,她飢渴的吻住谷鼎尹的唇,手指依然持續插弄,飢渴的深吻,谷鼎尹發出模糊不清的呻吟。

結束一波高潮,谷鼎尹翻身壓在她身上說:「現在我可以舔了吧?」

她紅著臉說:「嗯……」

谷鼎尹的舌頭探進私處,好舒服,谷鼎尹的動作纖細靈巧,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她非常享受谷鼎尹的挑逗。

快感越來越強烈,她知道自己即將達到陰蒂高潮,為什麼同樣是高潮,強弱會差那麼多?

她抓緊谷鼎尹的頭髮大聲尖叫,谷鼎尹的手指又一次進入深處,喔,誰來殺了她吧!她真的受不了了,只能在谷鼎尹的身下不斷尖叫呻吟。

瘋狂放浪的做愛,她也品嘗了谷鼎尹私密處的滋味,大概是醉意薰陶,她覺得滋味甜美誘人。

跟谷鼎尹做愛讓她莫名的沉醉,夢幻般美好,停下動作,兩人赤裸的在沙發緊緊相擁,幸虧室內有暖氣,一點都不覺得冷。

谷鼎尹輕摸著她的背說:「感覺怎麼樣?」

「很魔幻。」

谷鼎尹的嗓音在做愛之後變得很有磁性:「魔幻?」

她喃喃的說:「魔幻,讓人覺得好沉醉……我從沒有這種感覺,是不是醉了?」

「我也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也許,我們在性愛方面很合。」

「或許喔!」

窩在床上喃喃的聊天,直到快睡著,兩人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沖澡,沖完澡,她理所當然跟谷鼎尹一起回床上相擁而眠。

清晨醒來,睜開眼睛看到谷鼎尹,高宛圓的心情出乎意料的舒暢,好像剛參加完一場狂歡派對,即使那場派對只有她跟谷鼎尹。

谷鼎尹也醒了,愉快的說:「小圓,早。」

「早。」她打了個大哈欠,看向窗外說:「今天是晴天呢!」

「嗯,妳今天有什麼計畫嗎?」

「沒有呢!」

「那我們去吃早午餐,逛逛耶誕市集?」

「好啊!」

梳洗完,她們吃了早午餐,一起去逛學校附近的耶誕市集,市集很熱鬧,擠滿了遊客。

「假期還有好幾天耶!」谷鼎尹思考著說:「妳本來打算怎麼過?」

「我沒有安排計畫,才會去圖書館借了一堆書啊!只想利用假期啃書,如果天氣好就找地方拍照。」

「假期還有一個星期,妳要不要乾脆就待我那邊?我們去宿舍把妳的書和換洗衣物都帶過來?」

「好啊!」她想到笑了說:「今天是打工的日子呢!下午我應該幫妳打掃跟整理家裡。」

「明天再弄吧!今天是聖誕節呢!」谷鼎尹伸了個懶腰說:「這幾天我們應該盡情狂歡,還可以看看老電影。」

「好啊!妳喜歡哪些老電影?」

「很多啊!《遠離非洲》、《羅馬假期》、《第六感生死戀》、《麻雀變鳳凰》、《刺激1995》、《回到未來》系列……我喜歡的老電影很多。」

她嘟嘴說:「我不喜歡《羅馬假期》和《第六感生死戀》。」

「為什麼?」

「因為是悲劇結局啊!我討厭悲劇!」

「妳為什麼討厭悲劇?」

「我害怕真正的愛情都不會有幸福的結局,所以看到愛情電影是悲劇就會很傷心。」

谷鼎尹大笑說:「妳太悲觀了吧!」

她遲疑了一下才說:「妳期待愛情有幸福的結局嗎?」

「我當然是這樣期盼,雖然我……一直在暗戀,沒有勇氣告白。」

她訝異的說:「妳的條件這麼好,怎麼會沒有勇氣告白?」

谷鼎尹沉默了一會兒才說:「因為她是莫家的人。」

「莫家?」她錯愕的說:「莫家不是跟你們家有親戚關係?」

「嗯,我叔叔的妻子莫慧蓮是莫氏董事長莫偉華的女兒,兩家有親戚關係,但是我跟莫家的人並沒有血緣關係。」

「原來是這樣,所以妳喜歡的人是誰?」

「先別說好了,搞不好以後妳有機會認識莫家的人,這樣太尷尬了。」

「好吧!為什麼她是莫家的人,妳就沒有勇氣告白?」

「兩家有親戚關係,我們常會在一些場合碰面,如果她對我沒感覺一口拒絕,以後見面會很尷尬。」谷鼎尹嘆了一口氣說:「更何況我還是學生,事業一無所成拿什麼去吸引人家?我想等事業有所表現時再告白。」

「那還要等很久吧?」

「是啊!別聊這個了,越聊越悶。」谷鼎尹看了她一眼說:「妳跟萊諾分手之後一直單身,為什麼?」

「我跟他才分手沒多久啊,最近是有幾個男人在追我啦,但是我既要唸書又要拍照,也沒有看對眼的男人,不急啊!」她聳聳肩說:「我來柏林是為了呼吸歐洲的空氣,不是為了談戀愛。認識妳跟倫兒他們,可以談天說地聊文學藝術,我覺得很棒。」

谷鼎尹開心的說:「我也覺得很棒,如果劇團的夏季公演可以採用我的劇本就更棒了!」

「也許妳可以考慮修改劇本?我覺得有個部分……」

她跟谷鼎尹討論起劇本,聊了一陣子,谷鼎尹開車載她回宿舍拿了換洗衣物和書,接下來的耶誕假期,她都待在谷鼎尹的住處。

除了聊天和四處拍照,晚上看看老電影喝喝酒,她們就會自然的相擁上床瘋狂激情,那種感覺跟愛情和喜歡無關,也許是基於一種狂歡放縱的氛圍,兩人都只想盡情的放縱慾望。

嘆了一口氣,高宛圓把紅酒喝完,「日光海洋」的甜點很好吃,不久前商漪跟凌玹用完餐先離開了,商漪還說,她確認過阿仕已經乖乖回家了,要她放心回家,她問商漪怎麼確認的?商漪對她眨眨眼說是商業機密,她只好不再多問。

去櫃台結了帳,走出餐廳她才想到自己是搭阿仕的車來的,只好拿出手機查地圖,找出最近的捷運站,散步去搭捷運回家。

接下來,她該好好收拾行李,準備出發去巴黎了。

搭上飛往巴黎的飛機,高宛圓深深嘆了口氣,這幾天好累。

正如白若蜜和商漪等人的預料,阿仕來公司樓下等她好幾次,一直糾纏不休,有一次還動手推了她,恐怖的是商漪瞬間出現抓住阿仕的手,冷冷的說要告他,還要高宛圓去驗傷,說公司大門外的監視器已經把他的暴行都錄下來,只要高宛圓去告他,很快就會鬧上新聞,阿仕的公司也會得知消息,阿仕瞬間臉色大變,低聲下氣道歉說再也不會來糾纏高宛圓。

離開公司前,高宛圓特地警告小真說阿仕有大男人主義,小真大吃一驚說:「那我不行!沒車沒房也沒關係,男人必須乖巧溫順懂得尊重我!」

「很好,妳的想法很正確。」她拍拍小真的肩膀說:「還好我決定去巴黎,阿仕根本就不是理想的結婚對象。」

小真安慰說:「沒關係啦!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最後一天上班,同事開心的買了蛋糕歡送她,要她到了巴黎別忘了大家,她開心的跟大家道別,愉快的結束在台北分公司的最後一天上班。

收拾好行李,她把要留在台灣的東西都寄回基隆老家,也回家跟家人團聚了兩天。

原本,她一直想著谷鼎尹會不會主動跟她連絡,卻沒收到任何訊息。

其實她跟谷鼎尹在臉書一直都是好友,始終維持著會互相按彼此讚的關係,只是很少回文。

去年底,谷鼎尹接任巴黎分公司的總經理,大概工作太忙很少發文,偶爾想到才會貼貼美食照。

高宛圓去年十月開始跟阿仕交往,但她很少在臉書曬恩愛,臉書是她貼休假時去景點拍攝精采美照的地方,今年以來,隨著她跟阿仕的戀情越來越火熱,她越來越少去拍照了。

原本想說服自己把生活重心轉往家庭,沒想到一有機會調派去巴黎,她馬上發現自己無心投入家庭,說什麼想要小孩,都只是逃避的藉口,她根本不在乎什麼家庭跟小孩。

有時她會想,如果那個聖誕夜,她跟谷鼎尹沒有擦槍走火陷入激情,人生是不是完全不同?

飛往巴黎的航程很長,吃過飛機餐,高宛圓拉起毯子,想試著睡覺,回憶卻一直冒出來。

那段日子太美好了,她跟谷鼎尹並沒有墜入愛河,一直都是知己般的感情,兩人卻很沉溺於彼此間的性關係。

也許是因為沒有負擔吧!谷鼎尹有喜歡的人,她則是始終都認為自己是異性戀,對她們來說,這段關係像是耶誕狂歡的延伸,她們對彼此沒有要求沒有期望更沒有佔有慾,隨時都可以結束,即使不再上床了她們依然是很好的朋友,性對她們來說其實可有可無,與愛情無涉。

因為兩人都抱著瀟灑的態度,關係反而一直沒有結束。打工結束之後,高宛圓過去谷鼎尹的住處都是輕鬆的跟谷鼎尹喝酒聊天,想上床就上床。

她們理所當然對彼此的關係保密,隨時都會結束的關係,沒必要告訴任何人。

想到畢業就得回台灣,高宛圓越來越焦慮,谷鼎尹鼓勵她嘗試申請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那是法國排名數一數二的商學院,對未來很有幫助,就不會浪費父母為她支付的學費和生活費了。

高宛圓在台灣讀的大學普普,在柏林自由大學的成績不差,但也不是頂尖,而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HEC)卻是法國最頂尖的學校之一,學校裡幾乎都是菁英,非常難申請。

谷鼎尹陪她找了很多資料,從中學就開始學法語的谷鼎尹的法語比她流利很多,還協助她用法語填寫申請資料和研究方向,此外,谷鼎尹還建議她不要把打工錢拿去買鏡頭,而是改去上法語課,她也乖乖聽話了。

在谷鼎尹的協助下,她順利申請進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谷鼎尹則是申請柏林自由大學的碩士課程,因為當時谷鼎嬌擔任巴黎分公司的總經理,谷鼎尹要是去巴黎唸書,一定會被谷鼎嬌管得死死的,她才不想呢!

一直都把彼此的關係定位在朋友,高宛圓跟谷鼎尹對於在不同城市修讀碩士絲毫不以為意,反正谷鼎尹常去巴黎找谷鼎嬌,從柏林搭飛機不到兩小時就到了,想見面就可以見面。

她一直以為,到巴黎唸碩士之後,谷鼎尹一定會常來找她玩,沒想到她離開柏林之前,兩人竟然關係生變,從此疏遠。

最終,谷鼎尹一次都不曾來巴黎找她,花了一年拿到碩士學位,她啟程回台灣,沒再見過谷鼎尹。

回到台灣開始上班,她一直告訴自己,她跟谷鼎尹在彼此的生命中只是過客,美好的回憶都過去了,一切都留在學生時代,她該前進了。

拿到碩士,找到工作當個上班族,她已經是大人了,應該開始為未來打算,結婚生子、建立家庭、邁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谷鼎尹只是過去式,留在記憶中就好。

差一點點,她就要說服自己了,差一點點,她就要相信自己真的放下了。

即使看到谷氏企業的徵人啟事,她衝動投了履歷,順利被錄取進入谷氏企業,她也沒想過要通知谷鼎尹,暗自想著她只是很懷念巴黎,也許工作幾年後,她會有機會調派去巴黎三個月之類的,到時,她可以用普通朋友的身分再見到谷鼎尹,回味一下過往的美好,到那時候,她應該已經結婚,或許是兩個孩子的媽了,見到谷鼎尹,就像見到學生時代的朋友,兩人可以喝喝紅酒聊聊青春的回憶,回味過往的美好,她只是有一點點眷戀,真的,只有一點點而已。

直到谷鼎心問她願不願意調派去巴黎,她才發現不是這樣的,那不是淡淡的眷戀,不是懷念青春時代的美好,為了去巴黎,她可以捨棄交往一年多論及婚嫁的男朋友,捨棄台灣的一切。

是為了巴黎?還是為了谷鼎尹?

不,這不是愛情,不是她否認自己對谷鼎尹的感情,而是愛情對她而言從來都無足輕重,連一雙高跟鞋都比不上。

她很重視和谷鼎尹的感情,如果要剖析成分,大約只有百分之二十是愛情,百分之八十是友情,正因為絕大部分是友情,谷鼎尹對她來說才格外重要,倘若當時她全心全意愛著谷鼎尹,現在她早就把谷鼎尹拋到腦後了。

當初那麼美好的感情,最後卻崩毀得不成樣,她一直覺得非常遺憾,也許,心底深處,她一直期望有什麼方式可以填補遺憾……不知不覺中,她睡著了。

終於,飛機抵達巴黎了。下了飛機,高宛圓通了關領了行李,拉著行李走到大廳,巴黎分公司的人會來接她,她四處張望是否有人高舉寫著「高宛圓」的牌子。

突然間,她對上一雙熟悉的目光,一時之間,她就像被定住了般動彈不得。

帥氣的灰色襯衫、米色圍巾搭配黃色長外套,谷鼎尹雙手插口袋站在不遠處看著她,酷美瀟灑的模樣好迷人。

「小圓。」谷鼎尹的眼中有真誠的笑意。

沒想到谷鼎尹會親自來接她,心情忽然激動了起來,她衝動的丟下行李飛奔過去一把抱住谷鼎尹說:「好久不見。」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