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吧!台灣人的地獄韓國求生記(中文書)

書名 衝吧!台灣人的地獄韓國求生記(中文書)
作者 Fion
出版社 方格子vocus
出版日期 2019-02-14
ISBN 9789869346481
定價 320
特價 79折   253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社會科學>社會

商品簡介

財閥壟斷市場、青年失業率高居高不下,職場文化論資排輩、超長工時和性別歧視惡名昭彰,韓國人用「地獄朝鮮」稱呼自己的國家……為什麼外國人還要去這個國度奮鬥?

前往韓國打工度假的台灣人大多有嚮往,提到去韓國的動機眼睛都閃著光芒。可是在韓國正式工作的人呢?

有人哈韓,也有人對韓流無感。有人看中市場商機,有人只是失戀了來散心。有人期望落地生根,也有人試過了就想離開。有人抱著韓國夢,有人抱的則是賺錢夢、世界夢。

這些人不一定是大眾認定的勝利組,就算對韓國沒有憧憬,實現夢想的渴望仍在心底。他們都期待在韓國轉變人生。儘管起點不同、結果各異,在韓國職場、生活上面對的挑戰和困難,卻像是主題連貫的熱血組曲。

長期在海外工作、生活的Fion,目前定居韓國,曾經訪談前往韓國打工度假的女孩,出版了《她們的韓國夢︰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這次她把焦點轉向在韓國職場正式工作的台灣人,經由朋友輾轉介紹,接觸到踏入韓國各行各業奮鬥的上班族、創業家和自由工作者,分享他們的人生和視野,勇氣與辛酸。

Fion筆下不但記錄了這些台灣人遠離家鄉負海外闖蕩的動機、思索方向的過程、付諸行動的契機,和奮鬥途中的感想,並且透過後續的回訪,看看他們在半年、一年後的心境轉折,甚至職涯與人生方向的變化,讓讀者對這些選擇未來的可能或限制都有更清晰的線索。

此外,還針對每位收訪者耕耘的不同產業,在「產業情報站」深入介紹韓國的工作環境、職場文化、產業生態和韓國企業在亞洲市場的角色,比較台韓相關工作的內容差異、收入結構,分析台灣人的優勢與劣勢。

衝出去或者留下來?別急著下結論。買東西都要上網看開箱心得文,職涯人生,也該先看看別人的拚搏掙扎,或許你能發現一條景色絕妙的求生路徑。

精彩篇章:
•嫁到韓國的轉業網紅:台灣妞和喜娜
擁四十萬粉絲,在不得不創業的道路上摸索
•從「神話」粉絲到成為李昇基的學妹
理直氣壯追星,迷妹變身特約記者
•從旅遊部落客到韓商主管
無心插柳的部落客,斜槓人生更加多彩
•不懂韓文的韓國企業顧問
市場分析高階人才,放眼國際舞台
•台灣薪水兩倍以上的遊戲轉譯者
繁體中文帶來的工作機會,沒有階級文化的職場生活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衝吧!台灣人的地獄韓國求生記

作者簡介

Fion
七年級生,政大新聞系畢業。文章散見於各網站,目前在方格子平台【Fion的韓國生存筆記】書寫在韓台灣人的奮鬥記。走過十多個國家,曾在突尼西亞和越南工作,因為喜歡韓綜來到韓國,目前定居首爾,兩年前成為韓國主婦。
帶著粉絲追星,出了一本追星旅遊書《歐巴,我來了》;集結自己在韓國打滾的生活點滴,寫下《拜託,韓國人:莎拉嘿唷!Fion的毒舌觀察日記》;採訪與觀察來韓打工度假的台灣女孩,寫成《她們的韓國夢: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

Facebook:Fion的韓國生活日常
YouTube頻道︰韓國主婦Fion的生活日常
Instagram︰Fionslife

作者自序

我還記得小時候,有幾年我爸爸去新加坡工作。年紀還太小,沒什麼概念,只覺得爸爸每次回家都會帶一堆禮物,有種聖誕老人每幾個月就會出現的喜悅。長大之後,我自己跑到越南工作,後來到了韓國,發現愈來愈多朋友四散世界各地。有的在美國矽谷寫程式,有的在新加坡做人力資源管理,有的在倫敦做行銷,最多的,則是在中國上班。
到海外工作的台灣人究竟有多少?行政院計主計處做了統計,在二○一六年赴海外工作的人數,約有七十二萬八千人。到中港澳的最多,有四十萬七千人,佔了五成以上,其次是東南亞十一萬一千人,再來是美國,有九萬九千人。
那人數是不是愈來愈增加呢?整體趨勢來說,是的。只有二○一一年和二○一五年略微下降,其他皆為正成長。
從二○一○年開始長期待在海外的我,二○一八年出版了一本書《她們的韓國夢︰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起因是我自己也拿過打工度假簽證,好奇別人都來韓國打些什麼工,於是一路觀察、四處找人訪談,記錄這群到韓國打工度假的女孩們,動機、起因、過程,以及暫時的結局。
接著我又好奇,在韓國職場正式工作的台灣人,又在做些什麼呢?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把他們帶來韓國上班?於是二○一七年方格子vocus(原SOSreader)問我要不要做內容訂閱時,我第一個就想到,書寫去韓國工作這個面向。
每個月一篇個人深度專訪,找尋受訪者並不會太困難,透過朋友一個拉一個,可以找到不少有趣的人。我特意選擇不同產業,透過他們的故事,去了解「原來這個產業會需要台灣人」,或者是「哦~原來想到韓國生活,可以有這樣的選擇」。
打工度假的受訪者,大多喜歡韓國、對韓國有嚮往。半數以上都在台灣學過韓文,也會看韓劇、韓綜或是聽韓樂。提到為什麼想來韓國,她們的眼睛都是閃亮亮的,抱著希望和夢想。而這本書的受訪者,來韓國的動機,更加多元。有人很哈韓,有人很無感;有人看中市場商機,有人只是失戀了來散心。有人抱著韓國夢,有人抱的則是賺錢夢、世界夢。韓國是人生中的一段,卻不一定是最終極的目標。
社會學家說,人的遷移不只是一個身體移動、社會位置變化的過程,也是一個重新形塑主體認同、展開多重自我版圖的過程。在方格子網站發表的文章裡,我們看到了受訪者當下的狀態與想法。但過了半年、一年之後,他們有什麼變化?思考又有什麼不同?
書裡的這群受訪者,有的離開韓國到另一個國家,有的回台灣創業,有的結婚懷孕,有的陷入困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考試有正確答案,人生的選擇,卻無法知道什麼是完全正確的。就像回台創業的Lena所說,「當老闆後,我覺得自己做決定這件事最累。沒有人能幫你做決定。」
就讓我們看看別人的人生,當做參考吧。

章節目錄

前言

受雇者
求生路線一 繁體中文帶來的機會︰韓國遊戲業打拚中
求生路線二 從旅遊部落客到韓商主管︰斜槓人生的變與不變
求生路線三 享受韓國的壓力與衝勁:拚命工作也拚命生活的設計師女孩
求生路線四 轉換心情順水推舟:台灣幼教老師變身韓國孩子王
求生路線五 平日工作、假日追星:一個人外派首爾第五年
求生路線六 最難的是做人:難以適應的韓國階級文化
求生路線七 在韓國工作,不能太善良:外派員工的體悟
求生路線八 不懂韓文的韓國企業顧問︰「我不羨慕韓國」
求生路線九 其實想回台灣:江南阿嘎洗的韓國職場求生筆記

自由業者
求生路線十 從神話粉絲到李昇基的學妹:迷妹的進擊之路
求生路線十一 不改變,就會原地踏步︰到韓國尋找新方向的攝影師

創業者
求生路線十二 二十八歲的跨國企業分社長:用人情味突破韓國人心防
求生路線十三 嫁到韓國、轉業網紅︰台灣妞和喜娜不得不的創業路
求生路線十

從神話粉絲到李昇基的學妹:迷妹的進擊之路

奮鬥者檔案

Lena,生於高雄。台灣文化大學韓國語文學系畢業,韓國慶熙大學語學堂七級畢業,韓國東國大學文化內容所碩士。旅居韓國前後近十年。

「曹政奭和惠利來過台灣,對台灣的印象如何?」

「在這部新戲裡,曹政奭飾演刑警,有特地為戲健身嗎?」

首爾上岩洞MBC電視台的二樓,攝影燈下,亮得像在發光的演員,正在接受新戲發表記者會後的專訪。坐在攝影機和柱立的燈光中間、演員們對面,用流利韓文一一提出問題的,是來自台灣的Lena。

高一開始迷上韓國偶像團體「神話」,從高雄跑到台北參加簽唱會,連只能遠遠看幾秒鐘的接送機,也甘願花七、八個小時搭火車來回。在韓流還不是主流的時候,她不顧家人反對堅持念韓文系,接著一路在台、韓兩地工作。五年前,她進入韓國東國大學研究所,和知名藝人李昇基同班上課,也用韓文創作劇本,一隻腳踏入韓國演藝圈工作。

很多人喜歡韓國偶像,卻也常鄭重宣告︰「我不是迷妹!」似乎這個詞帶著什麼必須甩開的負面意味。不過Lena很坦然︰「我就是迷妹啊,我就是喜歡『神話』的迷妹。」一開始喜歡韓國樂團「水晶男孩」,夢想是嫁給主唱姜成勳;後來迷上「神話」,理想丈夫換成申彗星。

以前網路還靠撥接,明星照片不像現在上網搜尋就遍地是。那種店家自行彩色列印、護貝的小卡,即使非官方週邊商品,依然是粉絲的寶物。Lena的零用錢都拿來買這種護貝小卡,以及專輯、海報……,一個月可以花上三、四千塊。

愛韓團,也愛屋及烏的喜歡韓文,大學自然想選韓文系。一直對她採取放任式教養的爸媽,難得以「沒出路」為由反對。不過,往往一份戀情愈少人贊成,戀人的決心就愈堅定。Lena對韓國的愛,自此踏上不歸的旅途,並以韓文為謀生工具,走出一條多彩的人生路。

口譯、老師、貿易公司職員

大學畢業後,她先在家裡幫忙,後來到傳統產業做口譯。當時公司引進韓國的機械設備,原廠工程師來台灣協助生產線的設置,一年內有一百多位韓國工程師來來回回;她不僅在工程現場負責即席口譯,日常生活大小事也得幫這群不懂中文的韓國人打點。

口譯實戰並沒有嚇倒Lena︰「工程師對我都很包容,還會糾正我的韓文。」舉例來說,韓文的「聽」(듣다)以及「聽到」(들리다)是不同的單字,許多韓文非母語人士習慣用「聽」(듣다)這個字套用所有句子。這些會話中出現的小錯誤,韓國工程師沒有對她翻白眼,而是耐心的提醒,讓Lena的口譯實力大幅進步。

工程結束後,不再需要口譯,她婉拒公司調到行政部門的提議,離職改教韓文,到高中當課輔以及社團的老師。半年後,動念做韓貨網拍,在韓國朋友幫忙擔保下,飛往首爾發展新事業。

但韓國東大門的批發市場日夜顛倒,晚上九點才開門營業,還在猶豫是否要過這種傷肝的日子,Lena就找到了貿易公司的工作,負責聯絡中國、台灣的廠商,處理進出口、關稅等。每天早上八點五十分上班,老闆卻要求員工「為上班暖身」,半小時前就得打卡;韓國人習慣團體行動,每天中午都得和同事一起覓食。從求學、出社會,一直都憑自己喜好選擇的Lena說︰「這份工作,讓我覺得好像在壓榨靈魂。」

做了快兩年,不想再過這種生活,她決定回台,也訂了機票,卻因為一個失誤又待了下來。

為狗留下,卻成了李昇基學妹

Lena在韓國的生活重心之一是「小龍」。小龍是一隻韓國土生土長、被列為世界級名犬的珍島犬(진돗개)。珍島位於韓國西南方,比釜山更南、靠近濟洲島,由於交通不易,沒有外來種的入侵,因而保留了純種犬。品種純正之外,對主人十分忠心,動作勇猛敏捷,珍島犬被韓國人視為「國犬」。幾年前Lena想回台灣,卻因為小龍的檢疫過程有誤,無法馬上回台。本來就對寫作頗有興趣、也愛看韓劇的她,在朋友鼓勵下,轉而報考東國大學文化內容研究所(문화콘텐츠학)。

她報考的組別Cultural Contents Production(콘텐츠시나리오),簡單講就是「戲劇類劇本組」。每個學期要發表自己的創作,可以選擇寫動畫、連續劇或是電影(部份劇本即可)。要拿到學位,得通過畢業考、寫完小論文,還得完成一份劇本。上課、簡報、寫劇本,全部都用韓文進行,高標準要求,連韓國本地學生都頗感吃力,更何況是母語非韓文的外國人。但Lena不僅順利考上,還申請到獎學金,成了所上有史以來第一位外國學生。

東國大學在影視方面頗為出色,不少藝人都畢業自此,包括全智賢、潤娥、趙寅成……都是校友。李昇基比Lena早一屆考進同一個系所,成了她名正言順的學長。她也和李昇基一起修過不少課,是同班關係來著。「不過他留的聯絡方式是爸爸的電話,要找他也只能透過李爸爸。」Lena有點惋惜。

Freelancer工作多樣化

確定自己是「自由的靈魂」,無法忍受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後,Lena開始靠各式接案過生活。包括寫作、筆譯、口譯、教韓文……,她還考了華語師資證照,在韓國也可以教中文會話。

六年前,Lena就透過台灣的線上家教平台,開始一對一的遠端家教授課。她和學生透過skype連線,用聲音和打字教韓文,作業則用email往來,老師和學生都不受地點和時間限制,一個小時可以賺台幣四百到六百元。

筆譯是透過翻譯社或學長接案,一個月大約有三萬台幣收入。口譯則是透過以往人脈介紹,有來韓國整形的台灣人找地陪,也有以前公司的參展口譯、商業會議的即席口譯等等。各式工作加起來,一個月收入可達六到七萬台幣。

當freelancer最怕的就是案源不穩,但Lena的中、韓文都流利,個性開朗,配合度也高,建立不少好口碑。透過介紹,前年開始為台灣某媒體做特約採訪,參加各式新戲的記者會。她帶著筆電,一邊聽韓星們發言,一邊在Google docs共用文件上鍵入中文。位於台灣的同事,立刻把她翻譯的內容,整理成一篇新聞稿。

記者會即時文字連線之外,有時還得處理「專訪」。專訪是個大陣仗,既要聯絡外包攝影公司、準備問題,還得和電視台工作人員、藝人經紀人交涉,同時接收台灣同事的指示,十分考驗多工能力。

韓國經紀公司極為保護藝人,特別是演員。媒體專訪之前,得先列出所有問題讓電視台和經紀公司審核。列問題不難,對方真有意見,改掉就好。而且大部分藝人為了宣傳,現場配合度都很高。但也因此凸顯出少數明星的「大牌風範」。

一般為了宣傳,會要求明星錄影「打招呼」,像是「大家好,我是某某某,記得鎖定我的新戲OOOO!」甚至請藝人在「大家好」的部分秀一下中文,增加親切感。但Lena遇過一位女演員,堅持不講中文。當Lena拿著韓文拼音「大家好」的紙條循循善誘,女演員只是看著經紀人說「난할수없어(我不會)」,從頭到尾沒有直接跟Lena對話,也沒正眼瞧過她。

被無視過,更珍惜親切的可貴。「為了保持專業,通常我不會在工作時主動要求藝人合照,即使心裡超級想。」Lena說︰「有次河智苑發現我好像想要照相,就主動問我。」還有一次剛好在會場外遇到姜素拉,鼓起勇氣上前要求自拍時,一旁的始源也主動加入,免去Lena再次開口的不自在,讓她一次完成和男女主角合照的願望。明星竟能體貼工作人員也想追星的兩難,即使只是一張相片,卻讓Lena的心裡暖暖的。

因薩德事件回台創業

研究所畢業之後,不少同學都慢慢走向韓劇作家之路,同期就有人成了韓劇《藍色大海的傳說》的輔助作家。Lena也曾被某製作公司找去,要把劇本賣到中國,約也簽了、大綱也寫了,最後卻因為薩德事件(二○一七年韓國接受美國協助在國內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防禦北韓,引發中國對國家安全的疑慮,因而對韓國採取多項反制措施)造成中韓交惡,這份合作不了了之。

從交換學生、語學堂、工作、念研究所,Lena在韓國前前後後待了近十年,原本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少女,變成水餃皮也能自己擀的思鄉遊子。一開始的迷妹心態,也已變成「在哪裡工作不都一樣嗎?回台灣還比較好」的靜淡。

台灣的爸媽雖然連Lena在韓國研究所念什麼也不太清楚,要她回故鄉發展的呼喚卻是始終如一。一年前採訪時她已決定隔年要回台灣重執教鞭,在家鄉高雄拓展韓文教學市場。幾番短暫返台,不是為了添購台灣住處的家具,就是四處找尋適合的教室店面。

會認識Lena,就因為她的韓文教學工作。二○一二年我還在越南工作,想找個線上家教學韓文,家教網向我推薦了她:「這個老師百試百中,大家試聽之後都很滿意!」而我也在試聽二十分鐘後,也覺得她口齒清晰、教的內容好懂,立刻買了二十堂課。

二○一三年我到了韓國,和她也成了時不時碰面的好友。一路上看她做過不少嘗試,跟寵物一同上韓國的實境節目秀、寫雜誌專欄、經營粉專、做代購、念研究所……這之中有持續進行的,就是口譯、筆譯和線上韓文家教。媒合我們認識的那個家教網站,後來因刪節成本,試圖向Lena砍價,最後不歡而散。

最初而為了此書採訪Lena,是二○一七年的十一月。那陣子她已經認真考慮搬回台灣,打包了不少箱物品寄回家(雖然我到她家時,完全看不出少了哪些東西)。二○一八年的四月,她正式啟程,搭機回到台灣。

開補習班的念頭其實一直都有。「覺得網路上有很多不太正確的資訊,我想要教『正確』的韓文。」她說︰「而且高雄的韓文補習班不多,只有三間,我想要開在自己的家鄉,幫助想學韓文的人。」一般人講這話,我可能會懷疑是講場面話,但認識她這幾年間,和她相約吃飯時,她都會自動糾正我的韓文發音或文法,回到家後,還會傳給我當天提到的發音規則、課本上的解釋,深刻感受到她對韓文教學的熱情(而且不用付她家教費,我完全賺到)。

於是她一邊找店面、一邊先到其他學校教韓文,以拓展知名度,包括文化推廣部、樹人醫專、鳳山高中……都是她授課的學校。沒想到找店面花了她最多時間。

創業最累的是一切靠自己決定

因為教育部在這幾年對補習班的規定愈來愈嚴,對逃生、消防的要求非常高,細節到樓梯的寬度,都有詳細的數字規定。所以許多舊大樓、老住宅,都無法做為補習班使用。再加上Lena希望打造出舒適溫馨的空間,而不是只有上課的感覺,所以不論是採光、動線、格局都必須考量進去。看過四十幾個地方後,原本已經打算放棄,「看來今年還是先專心教書和接案好了」,沒想到就在八月,有一個兒童體適能安親班,因為生意擴張要搬到隔壁,原有的空間剛好可以讓Lena接手。而且因為原本是安親班,所以基本硬體都符合補習班的法規,

於是軟硬體同時開工,她一邊找老師、面試,一邊設計、裝潢、施工、買家具……Lena本身對於美感頗有要求(這是好聽話,其實我是直接對她說「妳很龜毛欸」),我和她通電話時,剛好工人在旁邊組家具,跑來問她問題。

我有點疑惑︰「這家具你會組,但工人不會組?」

她說︰「沒有啦,這我從國外買來的課桌椅,他沒看過,所以不確定怎麼組。」

我大為驚訝︰「課桌椅為什麼要從國外買?」

她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我在台灣找不到喜歡的設計啊。」

後來我看到教室照片,哇,每個教室都有自己的名字,還有不同的色調:無窮花班用了淺藍色調,門刷成藍的、課桌椅也是藍的,其他則是綠色調的向日葵班、灰粉色調的蒲公英班等。她還從韓國空運了兩百多本韓文漫畫,放在休閒區域的沙發旁,學生若想借回家看也可以,完全免費。我忍不住開玩笑︰「感覺你在這邊擺一台咖啡機,就是咖啡店了。」她也認真思考以後可以在這邊放韓國零食、韓國文化的相關介紹,讓學生能夠沉浸在多樣化的韓文學習空間。

家境不錯的的Lena,其實靠著接案、家教就可以活得很滋潤,當初不懂她為何想要念韓文系的家人,現在也不懂她為何想開補習班。「爸媽一直想要我回家裡幫忙。」Lena說。投資在補習班的百萬台幣,全是她自掏腰包。我問︰「過程最累的是什麼呢?」她說︰「找地點應該算是最累的吧,還有就是開始動起來之後的精神壓力。」

「其實自己做決定這件事最累。」她想了一下︰「沒有人可以幫你做決定。下一步要做什麼,都要自己去安排。有些事情我無法控制。像是裝潢原本九月底可完成,但因為前個房客交屋比較慢,交屋後又剛好遇到鬼月,一直到十月中才能把裝潢收尾,比我預計的延遲半個多月。」

「中間常常覺得很煩,眼睛一睜開就有一堆事要做、一堆決定要下。」曾說自己是自由靈魂、受不了上班的日子,現在卻轉換為老闆。有人說換個位置、就要換個腦袋,她不只腦袋,可能連靈魂也得變化。

為創業忍痛放棄偶像演唱會

曾經是水晶男孩鐵粉的Lena,還留著近二十年前、某雜誌發行的水晶男孩別冊。二○一八年七月、找店面找到心灰意冷時,姜成勳在首爾辦演唱會,合作單位臨時需要一位可陪同採訪、錄影的中韓口譯員,竟找上了她。她當時人在台灣,想到可以見到近距離姜成勳本人,甚至是與他對話,立刻答應台灣飛到韓國工作。暑假旺季的機票難訂,她咬牙買了商務艙,口譯的薪資等於全部砸在機票上,卻也心甘情願。

但也是同一年,十月十三日,神話來台灣開二十週年巡迴演唱會。身為神話忠實粉絲的Lena,連補習班的名字,都取作神話。我問她︰「有去看演唱會嗎?」她說︰「我有買到票,但實在太忙了。就把票讓給別人了……。」

她心中是非常遺憾的,「我看到演唱會的照片,忍不住哭出來。」她說︰「但演唱會那天是禮拜六,剛好是裝潢完成的那天,我必須要到場驗收。我不在的話,不會有人幫我處理。」

不過就在補習班的臉書專頁上,同樣是神創(神話的粉絲名)留言,「歐巴們如果看到神創這麼用心過日子,一定也會很開心」。我想,粉絲的最高境界之一就是這樣吧,把對偶像的愛,反映回自己的人生,活得光彩出色。

「以後還會回韓國長住嗎?」我問。

「嗯……不會吧。」她說。

「沒有什麼原因會讓你想再回韓國嗎?」我不死心。

「可能逛街買衣服吧。」她大笑。

「那如果以後神話演戲,有記者會,你可以參加的話呢?」我再問。

「那當然要去!」她秒答。

那一刻的表情,就像愛情劇裡女主角認真告白的模樣。我想,追星十多年的迷妹,心裡的那把火就算降了溫度,總還是默默燒著吧。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