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帝國興衰史(下)(中文書)

書名 蘇聯帝國興衰史(下)(中文書)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Soviet Empire
作者 布萊恩.柯洛齊
(Brian Crozier)
譯者 林添貴
出版社 足智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2-14
ISBN 9789578393172
定價 600
特價 88折   528
庫存

即時庫存=2
分類 中文書>歷史地理>世界國別史

商品簡介

★ 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季辛吉及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都高度推薦的一本歷史鉅著!

為何在80年代,僅憑著蘇聯帝國的這句口號:「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便在世界各地投下了一個不斷變長的陰影?列寧無情的遺產消耗了東歐,幾乎讓每個大陸的土地上都發生政變推翻政府,蘇聯帝國的版圖也逐漸地擴張。然而為何在蘇聯帝國似乎達到頂峰的那一刻,它却像一座紙牌屋一樣倒塌了?

《蘇聯帝國興衰史》一書影響深遠。在撰寫這部歷史的工作中,英國著名作家和歷史學家布萊恩.柯洛齊,絲絲入扣地講述了前蘇聯帝國的殘酷歷史;從它的誕生、發展和到最後如雪崩般的解體。

本書描述蘇維埃(Soviet)起初也是一個由下而上選舉產生的直接民主的政權,於1917年二月革命之後,當時列寧的超大夢想和一連串偶然的事件而改變了歷史進程。他夢想對鄰近較小國家的操控,雖然這些國家名義上是獨立,但是若它們嘗試擺脫蘇聯操控,則會遭到軍事的入侵;接下來蘇聯帝國逐漸壯大後,便橫掃歐亞、非洲及西半球(如1956年匈牙利革命、1968年布拉格之春、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政變)。戰爭的結果,最終由15個加盟共和國組成的多民族聯邦,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CCCP),曾經不可一世的蘇聯帝國,是一個存在於1922年至1991年的聯邦制社會主義國家,也是當時世界上土地面積最大的國家,佔有東歐的大部分,以及幾乎整個中亞和北亞。它不是由歷史文化傳統自然形成的,而是由沙俄和史達林領土擴張的結果,這個因個人野心所組成的恐龍帝國,之所以能夠維繫70年,早期靠著烏托邦的革命信仰,晚期則高度仰賴於中央集權的國家機器。

作者巨細靡遺地擷取近來獲得公開的蘇聯機要文件,揭示了不為人知的帝國黑暗面:蘇聯邁向極權的擴張行徑,造成數十年水深火熱,一億人喪生。本書包羅萬象、視野恢弘、富含話題性,道盡歷史上最動盪紛擾的時期,實屬可信的力作。對研究蘇聯帝國的歷史學者、國際外交工作人士及有興趣閱讀歷史著作的讀者,這絕對是非常重要的一本參考書籍。


名家推薦:

「布萊恩.柯洛齊(Brian Crozie)為蘇聯帝國寫就的明確歷史,是對驚擾了我們這個世紀的意識形態,做了令人不寒而慄的描述。」
——美國前國務卿 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

「布萊恩.柯洛齊多年來一直是共產主義現實和方法的最重要權威之一。在本書中,他帶來了他對一些最引人入勝和最有爭議的問題的見解。充分地剖析這個飽受衝突蹂躪的世紀。」
——英國前首相 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

「這是一本關於共產帝國主義歷史的專家指南,簡潔而客觀。因此,對任何對冷戰的起源和歷程感興趣的人都應高度推薦。」
——哈佛大學貝爾德歷史研究教授 理查德.派普斯(Richard Pipes)

「布萊恩.柯洛齊做了一份出色的工作,記錄了共產黨人從地球上的人口中獲得的巨大代價,至少有1億人被殺害,他得到了罕見和令人不寒而慄的文件的支持。本書是對共產主義歷史感興趣的學生和非專業人士的必讀書。」
——傳統基金會主席 艾德溫.佛訥(Edwin J. Feulner)

「布萊恩.柯洛齊領先於他的時代。在蘇聯檔案發佈之前很久就暴露了列寧和史達林的罪行,使其他歷史學家相信柯洛齊是完全正確的。在蘇聯帝國的興衰史中,柯洛齊使用了最新的蘇聯檔案,以證明共產黨專政對世界人民的生命和自由有多麼危險。」
——美國新聞局反蘇維埃信息辦公室主任 赫伯特.羅默斯坦

「布萊恩.柯洛齊手中的歷史是令人振奮的經歷。有誰能以更好、更優雅或更精確的角度記錄邪惡帝國的生活呢?他的堅持終於完成了。」
——政論雜誌《國家評論》創辦人 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蘇聯帝國興衰史(下)

作者簡介

布萊恩.柯洛齊 (Brian Crozier)

倫敦衝突研究中心的共同創始人,50多年來一直擔任國際事務的撰述員和諮詢專家。
柯洛齊的歷史著作頗豐,包括廣泛讚揚的佛朗哥,戴高樂和蔣介石的傳記,均廣受好評,自1996年以來,他一直是胡佛研究所,戰爭,革命與和平(史丹佛大學)的傑出訪問學者。寓居倫敦。

譯者簡介

林添貴

國立臺灣大學畢業,歷任企業高級主管及新聞媒體資深編輯人。
譯作近百本,包括《季辛吉大外交》、《選戰大謀略》、《紐約時報》,現客居美國,主持天林媒體投資集團。
第二十七章

一九六八年的布拉格之春

事情發生在一九六八年八月三日晚間七點前不久,正是幾個國家共產黨首腦在捷克布拉提史拉瓦(Bratislava)某旅館開會時的休息空檔,而地點就是旅館的男廁所。KGB 站長安排了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謝列斯特(Pyotr Shelest),在這時候到達男廁所。廁所裡已經有個人在等他此人就是持強硬路線的斯洛伐克共產黨頭目畢拉克(Vasil Bilak)。兩人確認彼此身分之後,畢拉克交給謝列斯特一個信封,裡面是致參加此一會議的蘇共第一書記布里玆涅夫的一封緊急信函。

謝列斯特打開信封,讀了信,大大地謝了這位斯洛伐克同志。他立刻到布里玆涅夫套房,呈交這封信。布里玆涅夫選擇不答覆這封信,但是交代謝列斯特向畢拉克及其同僚申謝。

這封信密藏在蘇聯檔案館裡,信封上註明「永遠不得開啟」。直到一九九二年七月,俄羅斯總統葉爾辛才把它交給捷克走出共產黨統治之後的第一個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哈維爾於七月十六日把它公布。這封信籲請蘇聯干預,「保護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之社會主義」。為了節省時間,讓布里玆涅夫方便立刻讀到內容,用捷克文起草的這封信,畢拉克等五位聯署人把它譯成俄文。

這封信的關鍵文句如下:

敬愛的布里茲涅夫同志:

…… 報章、電台和電視實際上已落到右翼努力手中;它們已影響到輿論,以致於對黨有敵意的分子已開始參與到我國的政治……這些分子正在煽動民族主義和沙文主義風潮,鼓惑反共、反蘇心理。

……社會主義在我國的存在,已經備受威脅。

目前,所有的政治工具和國家權力工具已癱瘓到相當程度。右翼勢力已創造出可以搞反革命政變的條件。

……我們向您,蘇聯共產黨,呼籲……請求您盡您全力所及提供支持與援助。 唯有靠您的援助,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才能由迫在眉睫的反革命危險之中脫困。

……我們請求您以最高機密對待這封信;基於此一原因,我們親自以俄文寫下這封信。

殷德拉(Alois Indra)、卡達(Drahomir Kolder)、卡培克(Antonin Kapek)、史維斯卡(Oldrich Svestka)、畢拉克(Vasil Bilak) 仝啟

鑒於布里玆涅夫遲遲未覆,這五人於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九日再度上書給布里玆涅夫。不過,布里玆涅夫此時已拿定主意要號召華沙公約會員國(羅馬尼亞除外),一起出兵入侵叛變滋事的捷克斯洛伐克。華沙公約聯軍於八月二十日跨越邊境,進入捷克。

捷克危機是怎麼開始的?故事大家都很清楚,但是事隔幾十年,要完整瞭解危機的性質,就得把真相事實講清楚。

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在一九四八年一場不流血政治裡奪得政權之後,吸收黨員的成績非常可觀,是任何一個執政的共產黨黨員與全國人口數比例最高的冠軍;一九六七年,捷克全國人口一千四百三十萬五千人,捷共黨員高達一百七十萬人;而且其黨員人數還在繼續成長上升!從莫斯科的觀點看,由於捷克斯洛伐克境內籲求自由、民主的聲音,比其他的蘇聯衛星國都要強烈,更有必要積極吸收黨員。捷克知識分子也比東歐其他國家的知識分子,更敢於直率批評時政。捷克經濟正朝向破產之路發展,捷共於一九六六年推出「新經濟模式」,執行上卻失敗無功。一九六七年六月,捷克斯洛伐克作家協會舉行第四次全國大會,會中出現公然譴責共產政權的聲音,尤其對捷共採取的高壓措施,抨擊最力。

前一個月,捷共中央委員會召開全體臨時會議,會中兼具總統身分的第一書記諾佛特尼(Antonin Novotny)被要求專任一職,但是他堅拒不肯,斯洛伐克的中央委員也抨擊,他們的省份受到忽視,甚至遭到「侮辱」。諾佛特尼向布里玆涅夫求助,可是布里玆涅夫沒理會。(譯按:一般通稱之捷克,其實是由捷克和斯洛伐克合組,正式國名是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它在冷戰結束後,於一九九五年正式分為兩個各自獨立的捷克共和國和斯洛伐克共和國。)

十月底,許多捷克和斯洛伐克的青年學生走上街頭。查爾斯大學的新宿舍停電,數百名學生陷入黑暗中,靠著微弱燭光勉強照明。遊行的學生有持蠟燭,有持火炬,高喊 「給我燈光」的口號。安全警察竟用棍棒和催淚瓦斯對付示威學生,以致許多人受傷,被抬到醫院。

捷共中央在寒假過後重新開會,於一九六八年一月三日以壓倒票數表決通過,請諾佛特尼下台,由斯洛伐克共產黨第一書記杜布西克取而代之。接下來又通過一個意識形上相互矛盾、牴觸的決議,即要求意見表述自由、實行黨內民主,同時又重申效忠馬列主義。

捷共中央委員會通過的決議,以及杜布西克獲昇遷之後的言論,要不就是代表這個新領導人看不到其中的矛盾、扦格,要不就是他明白,只有重申堅持基本意識形態,才能冀望莫斯科會繼續支持他。

他第一次演講是在二月一日的布拉格,向全國農業合作社大會致詞,其關鍵字句是「如果能除去過去對進步的絆腳石,也能推展有創意的作為!……使堅信社會主義及國家團結統一的每個公民,都覺得他能夠有所貢獻……我們一定能獲致相當成績。」

接下來果然各界風起雲湧,表現出放言臧否時政、爭取言論自由的百花齊放現象,最顯著的是新聞界放言高論,而遭到諾佛特尼貶黜的兩個捷共山頭強人胡塞克(Gustav Husak)和史莫考夫斯基(Josef Smrkovsky),也跳出來講出心底的話。工會領袖也強力要求裁汰黨硬塞到工廠裡的一些官僚冗員。

工會要求裁汰冗員,是因為發生一樁事先無可預料的事件;一九六八年二月底國防部裡的黨委主任委員瑟吉納(Jan Sejna)將軍竟然叛逃了!瑟吉納失蹤後,被查出來涉嫌佔用公款三十萬克朗(crown,捷克貨幣)。工會的報紙在三月六日發表評論說:

瑟吉納事件顯示,有一群官僚道德腐敗,他們用一些教條字眼來阻礙實施民主 ……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