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耕作農業論(中文書)

書名 島耕作農業論(中文書)
島耕作の農業論
作者 弘兼憲史
譯者 一級嘴砲技術士
出版社 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 2019-02-20
ISBN 9789865727864
定價 280
特價 79折   221
特價期間:2019-02-18~2019-04-05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科學>應用科學

商品簡介

《島耕作》系列作家弘兼憲史探討農業的深刻作品


2013年,島耕作終於從社長升為會長了,《Morning》週刊熱門連載漫畫《會長島耕作》當中的一個主題就是「農業」。

漫畫家弘兼憲史曾經在市民農園種菜,長期對國內外農業採訪、觀察和研究。他發現日本的農業盡是稀奇古怪的事,農業從業人口已萎縮到總人口的六分之一,前途堪慮。然而,他卻樂觀地提出「農業才是日本的發展活路」的看法,他認為日本的農業應該可發展獲利的模式。

對弘兼憲史來說,農業充滿了創造力,是一件很棒的工作,但他在農業採訪時一直有個疑問。他曾經待過松下電器等電機製造廠,它們都是投入大筆資本興建工廠,嚴格品管並大量製造成品,然後外銷全世界,所有創造日本經濟奇蹟的製造業都是採用這種模式。為什麼農業做不到?於是,他寫了《島耕作農業論》。

他首先敘述戰後在美軍司令部下令日本進行農地改革,對日後農業發展所產生的影響。繼而觀察大分縣的植物工廠、高效率的荷蘭農業。

荷蘭最耀眼的產學合一「食谷」,就如同美國的「矽谷」,以瓦罕寧恩大學為中心,匯集了1500間食品、農業等企業和研究所,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一起在這裡共事,這是世界的發展趨勢。

日本失敗的農業政策該如何轉變?他對稻米、補助金、農協等議題提出討論和建議,還有關於日本酒「獺祭」與「近大黑鮪魚」最新的農漁業介紹。最後他分析了「攻擊型農業」的現在與未來,認為日本的農業應該朝向「大規模的農業」與「小而強的農業」共存的方向邁進。

台灣的農業與日本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半個世紀來日本的農業持續在錯誤的道路上邁進,台灣也亦步亦趨,本書非常值得台灣借鏡。讓我們與島耕作一同翻開這本令人期待的農業入門書,以輕鬆的心情與島耕作一起了解日本農業的現況和未來。


推薦人
林篤毅︱2017年神農獎得主
楊世煒︱新加坡食益補公司資深研發經理
楊斯棓︱方寸管理顧問有限公司首席顧問
張永成︱中華民國農會總幹事
張有擇︱雲林縣斗南鎮農會總幹事
潘靜怡︱自由評論網主編
劉志偉︱鬼王/文青別鬼扯
(依姓氏筆畫排列)

「產業人的產業論述,最貼近現場的農業書。」──林篤毅(2017年神農獎得主)

「日本將農業當成產業來重視,所以才會有本書的視角,與台灣大相徑庭,值得台灣反思。」──楊世煒(新加坡食益補公司資深研發經理)

「農業是產業,產業需要佈局與策略,《島耕作農業論》深入淺出說明農業做為產業,需要怎麼樣的論述。」──潘靜怡(自由評論網主編)

「書清楚揭示,過去三十年來台灣的農業政策一直遵循著日本錯誤的道路盲目前進。」──劉志偉(鬼王/文青別鬼扯)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島耕作農業論

作者簡介

弘兼憲史,漫畫家。1947年出生於山口縣,早稻田大學法學部畢業後到松下電器工作。後來離開松下投入漫畫創作,1976年以「早上的陽光中」正式出道。1984年,《人間交差點》獲小學館漫畫賞;1991年,《課長島耕作》獲講談社漫畫賞;2000年,《黃昏流星群》獲文化廳多媒體藝術祭漫畫部門的優秀賞;2003年獲日本漫畫家協會賞大賞;2007獲頒紫綬褒章。此外,他也出版了非漫畫著作,如《不要在意》(新潮社)、《夢想有九成無法實現》(Diamond出版社)、《從五十歲開始老死》(廣濟堂)等,包括2015的《島耕作農業論》(光文社)。

譯者簡介

一級嘴砲技術士,漂鳥歸農,從事設施農業,身兼農業專欄作者。

▌審訂者簡介
黃天祥,日本東京大學工學系研究科建築博士。曾擔任東京大學工學系研究科客員研究員、中興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中原大學研究助理,以都市史為主題,進行臺灣近代土地及城鄉發展等課題之研究。長年從事臺灣文化資產的調查研究及保存工作,目前以桃園大溪為據點,透過大溪老街為主的老屋之保存活化,思考地方活化再生的可能性。

名人導讀

走下神壇的農業
劉志偉/文青別鬼扯

《島耕作農業論》是對現今日本農業困境的反思。體察島耕作對日本農業的反思時,我們才驚覺,台灣農業與日本農業存在著驚人的相似性。半個世紀以來,日本持續在錯誤的道路上邁進時,台灣則亦步亦趨,從未反思,更從未反悔。
日本農業最大的問題在於,耕地的零碎化與從一九六○年代起實施的社福式稻米收購政策。耕地的零碎化導致農家經營面積過小,難以發揮規模經濟的效益。不過,對執政當局而言,「日本的農業被當作一群選票」。當他們試圖保護、掌控所謂的「小農」時,其實也阻礙了土地整併、擴大經營面積的可能性。此外,隨著經濟成長與都會區域範圍的擴大,諸多農地隨時都可能因都市計劃更新而出現價格一飛沖天的狀況。因此,農民更不願意釋出農地祖產,農地也越來越像是投機性的耐久財。
另一方面,日本稻米收購價格的制定是以都市勞工階級的薪資水準為計算基準。假如勞工平均薪資是S元,而每戶農家稻米的生產量是N公斤,政府的稻米收購價格就是每公斤S/N元。這樣的計算概念雖然有提高農家收益的效果,但卻與稻米的實際價值脫鉤,日本也因此成為全球米價最高的國家。
當農地難以整併,零碎化導致經營成本過高,加上國家干預導致最重要的稻米價格被扭曲,日本農業就逐漸走向衰退的道路。儘管農業人口減少是全球共同的趨勢,但在歐美,特別是荷蘭等農業強國,農業產值並未因此衰退。在日本,農村人口嚴重外移,農地廢耕,許多農村已出現滅村的狀況,顯然是普遍的困境。
有趣的是,隨著農業愈加頹圮,社會輿論高喊農業具有「特殊性」的呼聲則越來越強烈。如同島耕作所言,農林水產省、農協與農林派議員,共同形成了共謀農業財政預算的鐵三角。彼此互相吹噓農業的特殊性與重要性,要求政府給予更多的補貼。而補貼就如同嗎啡,上了癮之後,用量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原本就已衰弱的農業體質,只會持續墮落至病入膏肓。
日本如此,台灣也毫無二致。同樣在農地零碎化的狀況下,農委會每年度的預算中,有高達將近八成用於農業補貼。與此同時,許多人則高喊農業的特殊性,強調農業有「生活」與「生態」的功能,農業剎那間變成道德議題,變成生活風格問題,變成教導小學生感恩惜福的課題。而農業最基本的「生產」面向,卻被輿論徹底遺忘。
對於日本農業的困境,島耕作提出的解方在於:不要再將農業「特殊化」。當我們將農業當成特殊的產業與領域時,國家就必須投入大量的補貼。但是,「若是用政策去保護那些經營不善的非專業農家,這種行為根本是在浪費納稅人的辛苦稅金。」只有當我們將農業當成與其他行業毫無二致的產業時,農業領域內的經營行為才會追求經濟理性的原則。當我們卸下農民所背負的神聖道德使命時,農民身分本身才不具備任何特殊性,農民才更能夠發揮自身的潛能,找尋出路。
台灣農業何嘗不是如此?農民被賦予了太多的道德意涵,而農業身分又與許多補貼綁在一起,再加上台灣高昂的農地價格,如今務農似乎越來越像是「農二代」才有辦法玩的遊戲。而道德身分則又成為許多不具專業之農民要求政府補貼的護身符。
解救農業困境,其實只要將其請下神壇即可,而不是將農業推向更高的神壇!

章節目錄

推薦序 走下神壇的農業 劉志偉/文青別鬼扯
譯者序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農業入門書?
作者序

第一章 讓農業Made In Japan!──打破「神聖領域」的大分縣
老家「岩國」的回顧
漫畫家與農業的距離
三個經濟團體
漫畫必備的現實感
在外人無法進入的「工廠」裡受到的震撼

第二章 日本的農地盡是稀奇古怪的故事──新的農地改革以及農民「職業化」的必要性
看看那些細小零散的農地
農地改革的思維
《農地法》
沒有生產稻米卻能夠獲利的制度
農地銀行的可行性
農業與資訊科技的相容性
把「職場」的概念帶入農業

第三章 向講求合理與效率的農業強國「荷蘭」學習──如此小的國家為何能成為世界頂尖?
飛往我觀察已久的荷蘭
講求合理性的民族性格
每個農民的平均耕地面積
孕育「農業顧問」的大學
專攻供應外銷的農作物
為了在歐洲立足
用二氧化碳對植物施肥?!

第四章 誰扼殺了稻米?──弱化日本農業的「農協」與「補助款」
決定米價的那隻手
僅止於保護稻米的農業政策
為了保護國產米而開放進口米
「All 農林族化」的議員
農協的功能到底是什麼?
以副業支撐本業的農協
勇於冒險的梨北農協
在先進國家中,日本的糧食自給率明顯低落
糧食過剩的先進國家

第五章 攻擊型的農業才能讓日本復甦──「獺祭」「近大鮪魚」的經典案例
在巴西闖出名號的Yakisoba
世界知名的日本酒「獺祭」
工廠?大樓?都不是,是酒窖!
以東京市場為行銷目標
全面導入資訊科技的技術
酒米不夠了!
如果是漁業
以海為田
完全人工養殖
別被字面上的意思侷限了

第六章 久松達央X弘兼憲史的農業未來論──向「大規模的農業」與「小而強的農業」共存的國家邁進
讓我開竅的一本書
把農民當成弱勢並從中得利的人
領取補助金是合理的
「農地改革」要有宏觀的視野
產業空洞化的日本,如何吸引人才到農業界?
從番茄的品種看農業
只有農村會排外嗎?
農業的社經地位
「小而強的農業」的未來
為什麼要發展「小而強的農業」?
不管是魚還是肉,保鮮都很重要
農業的改革需要有「綜合能力」

結語
第四章 誰扼殺了稻米? ──弱化日本農業的「農協」與「補助款」(節錄)

◎決定米價的那隻手

我們回溯日本的農業發展史。戰後不久,日本以極快的速度復甦。經濟起飛,工商業的收入開始超過農家的所得,以農村為票倉的自民黨開始有了危機感。

當農業的生產回到了戰前的水準,糧食增產的目標達成之後,卻有人開始擔憂農業預算將會削減。

農業基本法原本要輔導稻農轉作乳業、畜牧、蔬菜等項目,但法案正式實施後卻過度保護稻農,與原先立法的宗旨大相逕庭。

稻米原先被當成期貨商品,但作為主食的稻米若價格波動太大,將會衝擊民眾的生活。日本在一九一八年因米價暴漲,而導致全國各大都市發生民眾暴動事件,日本政府便趁這次機會將稻米價格收歸國家管制。

稻米價格低時買入,價格上漲時釋出。二戰爆發後由於日本糧食短缺,一九四二年便實施了食糧管理法,每戶依人口配給定量的米。

二戰結束後糧食在短時間內無法恢復供給,於是繼續沿用食糧管理法,維持基礎的民生需求,直到恢復至戰前的生產水準。一九四五年,日本國內的米價只有國際價格的一半。到了一九五三年,國內的米價還是被抑制在國際價格之下。

在這之後開始浮現了問題。

農業基本法制定前一年,一九六○年,日本以「補貼生產者收入」的方式重新計算白米價格。

之所以採用這個辦法,是為了保障稻農的收入,也可藉此提高白米的收購價格。

然而,這只是調控經濟的手段。稻米的價格的計算方式,是以勞動時間乘上勞動薪資,但這個勞動薪資並不是比照鄉下的工業、建築業勞工的薪資水準,而是採用都市大公司白領階級的薪資水準。也就是說,稻米的價格被大幅度灌水。

在大公司裡,薪水會隨著業績而提升,米價也因此調漲。乘著日本經濟起飛的浪潮,米價上漲已與農民的收入毫無關連。實際上,在一九六○到一九六七年之間,稻米的收購價格平均每年以百分之九.五的幅度調漲。

◎僅止於保護稻米的農業政策

歷經高度的經濟成長期,日本人的飲食習慣有很大的改變。白米的食用量減少,麵包等小麥類製品的需求大幅增加。因此,日本大量進口小麥類的穀物。然而,日本的農業政策只保護稻米的立場卻不曾讓步。

當然,從此農業政策開始變得畸形,一九六八年以後制定的農業政策都是為了平抑稻米生產過剩。

一九六九年起,政府不再經手稻米的流通,改由全國農業協同組合(JA全農)收購後再販售給中下游的零售商,這就是「自主流通米」制度的起源。從這裡開始導入了市場需求總量的概念,藉以減輕糧食管理制度的會計負擔。不過,這種急就章的制度根本無法發揮應有的效果。

因此,一旦出現了要檢討「減反政策」的聲音時,必定會引發農民強烈的反彈。

戰後的糧食管理制度廢止,這讓JA全農傷透了腦筋。根據「減反政策」的規定,全國各地都必須減產一成的稻米,政府必須以每分地四萬日圓以上的補助款來抑制農民的反彈。

一九六九年日本全國大選當中,針對減反政策,自民黨承諾將以補償金處理,而獲得全農的支持。不過,大藏省在選後提出的方案卻是每分地兩萬一千日圓,全國共計七五○億日圓的補助方案。後來在自民黨幹事長「田中角榮」的運作下,每分地的補助款提高到三萬五千日圓,減產的稻田面積也從一五○萬公噸下降到一○○萬公噸,剩下的五十萬公噸的農地則變更地目轉變為住宅等用地。

◎為了保護國產米而開放進口米

我對GATT烏拉圭回合的談判仍記憶猶新。

經過世人的反省,國家自身的極端保護政策、經濟的區塊化是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原因之一,在一九四七年起,二十三個國家共同發起了「關稅及貿易總協定」,也就是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簡稱關貿總協)。隔年完成了組織章程的起草。日本在一九五五年加入總協。

GATT的宗旨是在多邊貿易的國際談判,協議降低關稅的稅率。一九八六年在烏拉圭的埃斯特角城(Punta del Este)召開了內閣幕僚會議,自此開始的國際談判通稱為「烏拉圭回合」或「烏拉圭協議」。

「烏拉圭回合」談判的項目包含農業、紡織、服務業、智慧財產權等,對於十五個項目進行談判。在農業部分,各國達成降低保護自己國內農業的共識。

當年的時空背景是歐洲和美國在農產品貿易上對立。一九八○年代,歐洲從穀物的進口國轉變為出口國,和美國就成了競爭對手的關係。不論是歐洲各國還是美國,雙邊都為了有利農產品出口而進行農業的補貼政策,如何消除這些出口國的政策性補貼就成了談判的重點。

這裡當然也包括了進口國的關稅額度。

美國在農業項目的談判過程中,極力主張廢除非關稅的壁壘,改成關稅課稅,並逐年降低關稅的額度。

所謂「非關稅壁壘」,是指關稅商品以外的貿易限制手段。國家在進口時會限制進口數量並課以附加稅,常伴有繁瑣的行政和檢疫程序,也包含保護或扶植國內的產業相關補貼政策。

日本和美國之間的問題也包括了「稻米」。日本的稻米如前所述是由國家統一定價,這違反了自由貿易和自由市場競爭的原則。

日美雙邊在稻米保護的議題上討論甚久,日本開列了許多條件,要求美國認可具某些特殊條件的農作物不列為關稅化對象。但是,雙邊做了條件交換,日本必須擴大最低進口量。也就是說,日本必須開放一定配額的稻米進口。

同時,日本在開放配額稻米後,還承諾對國內不輔導稻農轉作。

日本國內的稻米已生產過剩,應該進行轉作等生產調整。不過,政府在這些配額的美國稻米進口後卻未進行生產調整。

這些價格低廉的配額稻米,勢必會擠壓國產米的生存空間,所以日本將其中一部分做為加工之使用,其餘的有些當作畜牧業的飼料販售,有些則充當國際救援的物資。

換句話說,政府為了保護國內稻米,不得不開放進口市場不需要的稻米。

但是,這些對應的措施卻走歪了。

第五章 攻擊型的農業才能讓日本復甦──「獺祭」、「近大鮪魚」的經典案例(節錄)

◎世界知名的日本酒「獺祭」

「創造新的需求」這個論點,我們可用「獺祭」來借鏡。

獺祭在日本國內的人氣當然不用多說,在紐約、巴黎也被視為「最熱銷的日本酒」。二○一三年六月,安倍晉三首相曾用獺祭來款待訪日的法國總統歐蘭德,許多人至今都還有印象。獺祭是在日本境外名氣最高的日本清酒。

值得一提的是,製作獺祭這支清酒的旭酒造,原本不是全國性業務的大型酒廠。而且獺祭開始販售是在一九九○年左右,那時旭酒造的規模在我的故鄉山口縣岩國地區也只排名第四,是一間非常小的製酒廠。

當時的日本酒市場正逐年萎縮,可說是每況愈下的夕陽產業。

這也難怪,像我這個世代開始喝酒是在大學時代,在我們的觀念裡,日本酒是老人家喝的東西。

當年我們喝的是威士忌,像是三得利的Red、Nikka的Hi,有錢一點的人就喝三得利的角瓶。出社會後,皮夾裡的鈔票多少有些增加,就改喝進口酒,即使如此,喝的酒都還是威士忌。在泡沫經濟時期,銀座的夜總會和酒吧裡賣的也都是威士忌。

之後,我喜歡上葡萄酒,開始接觸日本酒也是在這之後的事了。

若不看原料只看製程,葡萄酒和日本酒都同屬於釀造酒。當葡萄酒開始在日本流行時,或許正是因為這股風潮而給了日本酒重返舞台的機會吧。這些來自國外的葡萄酒,最後卻幫了日本的傳統釀酒一個大忙,這聽起來或許相當不可思議吧。

說到獺祭的成功,我曾經採訪過旭酒造的櫻井博志社長。

一九八四年,櫻井博志在父親驟逝後接下社長的位置,當時旭酒造上下都瀰漫著非常低迷的氣氛。

「我們的酒廠在岩國也只排名第四。為了鋪貨到附近的商家,不得不大幅度降低售價來販售。關於這點,員工們也一致認同。」

櫻井社長認為,日本酒之所以賣不出去,是因為民眾對酒的「機能性」要求產生變化的緣故。

「在我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當時木匠一天的薪資大約為五百日圓。在當時二級酒每公升要價五百日圓,相當於他們工作一天的薪水。以前只有在賞花的時候,大家才捨得買酒並喝得酩酊大醉。因此,日本酒在當時非常貴重。後來酒價一直滑落,日本酒的需求量也不如以往。儘管如此,許多酒廠還是認為民眾對日本酒有很大的需求,因此一直沿用同樣的產能去製酒。」

櫻井社長想要的是一支能夠沉浸在微醺中的酒,因此創立新的品牌,就是獺祭。

◎工廠?大樓?都是不是,是酒窖!

製作獺祭的旭酒造酒廠位於岩國市的郊外,離它最近的車站是JR岩德縣的周防高森站。從那裡搭車,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進九公里之後,一棟四層樓高的建築物就出現在你眼前(一棟在二○一五年五月蓋好的十二層樓高的建築物),這裡就是旭酒造的酒廠。

沿途上,我注意到有許多貼著其他縣市標示的遊覽車。酒廠的旁邊就是商店,這裡販售每日限定數量的獺祭。由於獺祭對外鋪貨的店家和數量有限,不是輕易就能買到的珍稀品,因此很多人特定跑來山裡買酒。

說到日本酒的酒廠,相信很多人的印象就是木造的建築物,裡頭有並排而立的酒桶。而旭酒造的酒廠是一棟四層樓高的建築物,裡頭是嚴格控管溫、濕度的場域,簡直就是「工廠」。

旭酒造最大的特徵就是沒有杜氏。杜氏是負責釀造日本酒的職人集團,對於旭酒造竟然沒有傳統釀酒的核心人物,櫻井博志社長曾在他的著作《逆境經營:如何把深山的地酒「獺祭」送到全世界的逆向思考法,Diamond社)中寫道:

「在地特色啤酒開發碰壁後,當地就謠傳著『旭酒造要倒了』的風聲,杜氏在隔年的製酒期並沒有回來。他帶著屬下們去了別的酒廠。」

在製酒期以外的時間,杜氏從事農業類的工作。櫻井社長原本認為一整年都能工作,可以阻止杜氏團體的高齡化,因此投入了在地啤酒的開發,結果沒想到適得其反。

後來,櫻井社長廢除了杜氏制度,他和四個沒有製酒經驗的員工同心協力,開始了釀酒之路。

櫻井社長認為,日本酒的製程其實極為簡單。

首先,按照教科書上寫的純米吟釀酒的做法來製酒。發現這樣的手法明顯比杜氏做的酒好喝。這樣的差異在便宜的品牌酒上也是如此。

比起職人的經驗或感覺,應該要更加注重基本工,這就是櫻井社長堅持的態度。

比起經驗和感覺,旭酒造更重視的是數據。

以製酒第一階段的洗米來說,這些米在搬入酒廠之前,在米廠精米的過程中因摩擦熱而流失水分。為了讓這些米順利精輾,必須讓這些米再次吸附水份。這個階段,旭酒造藉由洗米的手續讓米溫下降。洗完米之後,為了確保含水率達到一定數值,這些米以每十五公斤為單位改用人工手洗與秤重。

雖然以機械操作更有效率,但含水量還是無法精準控制。即使是老師傅,憑著感覺也沒辦法抓得很精確。旭酒造利用數據化管理,按步就班,根據不同的米質、氣候而調整洗米的手續和時間。

而且酒廠內部有嚴格的溫度控管,廠內一年四季都能生產日本酒。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