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靈測試(下)(中文書)

書名 圖靈測試(下)(中文書)
作者 唇亡齒寒
繪者 コウキ
出版社 三日月
出版日期 2019-02-20
ISBN 9789863616191
定價 220
特價 88折   194
庫存

即時庫存=3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輕小說

商品簡介

崩壞╳甦醒╳新生
人工智慧不會背叛,因為它愛著人類。

知名耽美作家唇亡齒寒話題之作
攜手超人氣日系BL繪師コウキ,共譜科幻新樂章
--
「如果世界再次停止運轉──」

歷經驚心動魄的追逐逃亡,
眾人終於擊潰天樞。
沒想到詭譎真相突然襲捲而來,
「天樞」的叛變竟與衛恆息息相關!

迷霧逐漸撥開,
俞少清的世界瀕臨崩毀,
甦醒的人類、冰冷的方舟、孤獨的研究者,
當破碎記憶拼湊成篇,
原來結局只是故事的開端──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圖靈測試(下)

作者簡介

唇亡齒寒
二次元禁斷綜合症患者,飼養鸚鵡與多肉植物,努力升維中。

繪者簡介

コウキ。
6月8日生,O型。

章節目錄

Chapter01 勝利
Chapter02 急轉直下
Chapter03 記憶甦醒
Chapter04 方舟
Chapter05 孤獨的研究者
Chapter06 復活
Chapter07 新世界
Extra Chapter Childhood's End
Extra Chapter Dream of You
Chapter02 急轉直下

俞少清被連續不斷的催魂門鈴聲驚醒。衛恆比他先坐起來,被子從他身上滑落,露出結實的胸膛。

「你接著睡吧,我去開門。」俞少清打了個呵欠,撿起地上的褲子胡亂套上,匆匆跑去應門。

「來了來了誰啊一大早的?」他睡眼惺忪。

門開了,外面站著謝睿寒和華嘉年,背後跟著兩名陌生男子。俞少清雖不認識他們,但從他們凜然的站姿和警惕的眼神就能推斷出,這兩個不是便衣員警就是退伍軍人。

「都快十點了還叫『早』?」華嘉年臉上貼著紗布,一臉大驚小怪,「哎呀呀你過的這是什麼日子,晝夜顛倒、酒池肉林、窮奢極欲……」

謝睿寒狠狠跺了他一腳,他乖乖閉嘴,委屈地看著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少年。

「衛恆在你家嗎?」

「在的,有什麼事?」俞少清一愣。

謝睿寒看了看手表:「給你們五分鐘穿衣服,穿好之後跟我走。」

「咦咦咦?到底怎麼了?是我犯了什麼罪嗎?還是衛恆犯了什麼罪?先把話說清楚啊謝博士!」

「你還剩四分五十秒。」

俞少清火箭一般衝回臥室。

衛恆已經在穿衣服了,方才俞少清和謝睿寒的對話,他肯定聽得一清二楚。俞少清手忙腳亂地打開衣櫃尋找衣物,「謝博士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回肯定出大事了,該不會是天樞死灰復燃了吧?」

衛恆撩開窗簾,快速向外面瞥了一眼。樓下停著一輛車,三個人若無其事地在車邊抽菸,其實一刻不停地監視著他們這扇窗戶。

「是衝我們來的。」他放下窗簾。

「……難道你真是外國間諜?」

衛恆哭笑不得,「別瞎猜了,自己嚇自己。既然是謝博士來,不是一群員警,說明情況沒那麼糟糕。」

俞少清穿戴整齊,戰戰兢兢地跟在衛恆身後,想了想覺得不對,應該是他來保護衛恆的,於是做出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繞到衛恆前面,隨時準備替他擋子彈似的。

六個人沉默地下樓,俞少清總覺得那兩個陌生男人來者不善。果不其然,一出樓道口,他倆便一左一右挾住衛恆,說了句「請」,硬是將他塞進一輛掛著軍隊牌照的黑色轎車。

俞少清想跟上去,謝睿寒卻抬起手臂,擋在他胸前,指了指後面另一輛車:「我們坐這輛。」

俞少清想問為什麼要分開他和衛恆,但謝睿寒的性格肯定不會正面回答,於是轉向華嘉年。後者一臉高深莫測,摸了摸他的狗頭。

該死,這個穿越者的難搞程度可比謝睿寒高多了,他怎麼會心存僥倖覺得華嘉年會透露什麼呢?

他只好跟著謝睿寒上了後一輛車。

兩輛車一前一後駛出社區。俞少清很快發現兩者的目的地不一樣,前車駛向另外的方向,他們沒跟上去。

哪怕當初和天樞鬥智鬥勇、命懸一線時,他都沒這麼惶恐過!

「你們要把衛恆帶去哪?!」他一把揪住華嘉年的衣領,惡狠狠問道。

「冷靜!都是自己人,動手多傷和氣!我還救過你命呢!」華嘉年嚷嚷,「你放心我們不會傷害衛恆的,他也是我兄弟嘛!」

「誰知道你安什麼好心!」

前座的謝睿寒回過頭厲聲道:「吵死了!待會會解釋,現在都給我閉嘴!」

俞少清只好偃旗息鼓。

轎車進入H市科技大學新校區,駛向資訊工程學院的實驗樓。俞少清對這裡再熟悉不過,這是他的母校,是他和衛恆、華嘉年共度四年的地方。

「如果我沒記錯,這裡是你和衛恆的母校吧?」謝睿寒問。

「是啊是啊,也是我的母校!我們是同學!」華嘉年積極搶答。

「我們暫且借用貴校的實驗室作為研究所的臨時基地,很多搶救出來的資料都在實驗室裡進行分析。」謝睿寒說。

「研究所不是燒毀了嗎?從哪搶救出來的資料?」俞少清問。

「鼎川製藥曾經為天樞租用了伺服器,裡面保留許多天樞的代碼。還有被天樞抓走的十四位研究員,華嘉年提供技術,從他們的大腦中提取了一些天樞殘留的資訊。」

車停穩後,謝睿寒領著俞少清和華嘉年走進實驗大樓。

「我將這些資料整合,放在實驗室的獨立環境中運行,再造了一個弱化版的天樞。你可以理解為——天樞被打成了一個弱智,但保留著原先的人格與記憶。」

「你們瘋了嗎?就不怕天樞捲土重來?」俞少清駭然。

「關於天樞叛變的原因,還有一些沒搞清楚的地方,必須直接詢問它。」謝睿寒說。

華嘉年勾住俞少清的肩膀:「兄弟,告訴你一個祕密,別揍我行嗎?」

「你先說我再決定要不要揍你。」

「那……別揍臉行嗎?」華嘉年扭捏,「有些事我一直瞞著你。我之所以穿越回來,並不是單純為了阻止天樞,而是另有目的。天樞只是……一個小Boss罷了。」

「難道還有大Boss?!」俞少清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岌岌可危。

「你相信外星人嗎?」華嘉年詭祕地問。

俞少清用憐愛的眼神看著華嘉年。

「我說老華,這果然是測試情境吧?劇本還是你寫的,因為你寫小說一旦結尾收不住,就會扯出『外星人』啦、『鬼怪』啦、『大家都是神精病』啦來圓場。你的套路我太清楚了……」

「沒跟你開玩笑。」華嘉年神情肅穆,「這次真沒開玩笑。」

他的眼神如此莊重,簡直像要趕去參加一場盛大的葬禮。

他經歷了那麼多次悲壯的輪回,就是為了這一刻!

三個人登上實驗大樓最頂層,實驗室門外居然有兩名軍人站崗。謝睿寒向他們出示證件,才被准許進入。

實驗室被分隔為兩部分,一邊是存放伺服器的機房,另一邊是一排排的電腦終端,兩部分之間被一道玻璃牆分隔。從研究所中死裡逃生的研究員們還來不及慶祝劫後餘生就被拉來工作。

秦康博士也在場。見到三個人,他招招手,讓他們過來看自己的電腦。

「外接了麥克風和揚聲器,可以透過聲音直接與天樞對話。」他對謝睿寒說。不知是不是俞少清的錯覺,總覺得秦康老師看謝睿寒博士的眼神有點不對勁……

謝睿寒抓起麥克風:「天樞。」

幾秒鐘後,揚聲器中傳來雌雄莫辨的人工合成聲:「謝睿寒博士。」

「這位是俞少清,你還認得他嗎?」

「認得。測試員俞少清,編號A004。」

華嘉年將俞少清推到螢幕前:「老俞你還記不記得在地下室裡我要幫你清除大腦中天樞的命令時,你問我衛恆是不是也要清除?當時衛恆說,天樞並沒有在他的大腦中寫入命令。」

「我記得。」

「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俞少清聳肩:「也許是衛恆加入測試組時間太短,天樞來不及?或者測試員人數已經夠了,不需要衛恆?」

謝睿寒問天樞:「你還記得衛恆嗎?」

「測試員衛恆,編號A016。」

「你為什麼不在衛恆的大腦中寫入命令?」

天樞沉默了一會,大概是在思考。它依然能夠和人類對話,理解人類的用意並回答問題,但思考速度遠遠沒有之前快了。

「因為無法執行操作。」

「為什麼無法執行?詳細解釋。」

「測試員衛恆,編號A016,大腦構造與普通人類不同,無法以常規方式在其大腦中寫入命令。」

俞少清插嘴:「什麼叫作『大腦構造與普通人類不同』?能有多大不同?他是少了海馬迴還是左右腦對調了?」

華嘉年抬起手示意他少安毋躁。

「老俞你知道,我們人類是碳基生物。人類體內的有機物質以碳元素為基礎,人類呼吸時吸入氧氣,呼出二氧化碳。科學家曾經設想過,宇宙中或許還存在別的生命形式,比如以矽元素為基礎的矽基生物,因為矽和碳在元素週期表上屬於同一族,化學性質相似。」

這些知識俞少清在高中就學過,不需要華嘉年來為他複習,「那又怎麼樣?」

「身為碳基生物的人類,製造出的電腦是以矽為基礎,構成電腦內積體電路的主要物質就是矽。現在我們製造出了天樞這樣的超級人工智慧,它擁有思維和情感,說它是一種新形態的生命也不為過。作為人工智慧的天樞,毫無疑問是一種矽基生命。」

「嗯,這是學術界的主流觀點。」俞少清還是搞不懂華嘉年這番長篇大論的目的。

「那麼我們假設,如果宇宙中存在著矽基生物文明,那麼這種矽基外星人製造出的電腦是什麼呢?」

俞少清下意識地脫口而出:「碳基生物電腦?」

「沒錯,就是這樣。碳基生物製造出的電腦是矽基的;矽基生物製造出的電腦是碳基的,這種假設非常合理對吧?」

華嘉年轉向秦康,中年男子嘆了口氣,拿起一塊平板電腦遞給俞少清,「天樞掃描過衛恆的大腦,這是它交給我們的資料。」

俞少清對腦科學涉獵不多,看不懂平板上複雜的圖表和數字,「直接告訴我結論吧。」

「衛恆的大腦構造和人類迥然不同,非要形容的話……更近似於一種生物電腦。」

俞少清嚇得差點將平板電腦丟出去。

「你們開什麼玩笑?!這種事一點也不好笑!」

「是真的。正因為衛恆的大腦近似於生物電腦,天樞才無法在他的大腦中寫下命令。」

「這……肯定是哪裡搞錯了!每個人的大腦構造都是不同的,天樞又不是腦科專家,會不會判斷失誤?」

他求助地望向謝睿寒和華嘉年,可他們臉上嚴肅的表情告訴俞少清:這些資料都是向專家求證過的,絕不是判斷失誤。

俞少清如墜深淵。活了二十幾年,從未像今天這麼孤立無援,哪怕被天樞囚禁在派出所的時候,也沒有無力回天的絕望感。

「你們的意思是,衛恆他不是人,而是……一個人造生命?一臺擁有人類外表的生物電腦?」俞少清乾巴巴地笑了幾聲,「衛恆是有父母的,你們問過人家爸媽的感受嗎?」

「很遺憾,衛恆是收養的,是被丟在孤兒院門口的棄嬰。」秦康沉聲說,「他的父母一直沒把這事告訴他,我們也是昨天剛向兩位求證。」

「按照你們的說法,衛恆其實是完全仿人類的人造生命,他的身體甚至會和人類一樣成長?這種技術別說現在,十年後都不一定能研究出來!我們才剛剛在人工智慧的領域起步,更別提人造生命了!敢問世界上哪個國家擁有如此的科技水準?能達到這種水準,早就統治世界了吧!」

俞少清指著華嘉年的鼻子:「難道你想說,衛恆是外星人製造出來的?」

華嘉年抬起手示意他少安毋躁,「對不起,這就是我一直對你們隱瞞的事。因為你們短時間肯定無法接受真相,我才撒謊說自己是為了阻止天樞而來。」

俞少清震驚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的確來自未來。我所能看到的世界軌道有成千上萬條,但它們的起源都是一樣的——衛恆擔任測試員的時候,天樞發現他的大腦構造是一種生物電腦,因此判斷他是人造生命。考慮到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擁有這樣的技術,排除了所有可能性,剩下的就是真相——」華嘉年眼眸一黯,「宇宙中的確存在其他文明,能夠製造出仿造人類的碳基人工智慧,衛恆就是其中之一。

「那個外星文明對地球人到底是友善還是敵對,我們不得而知。但不論它們態度如何,確鑿無疑的是,它們的科技水準遠遠超過我們,因此想要支配地球也不費吹灰之力。天樞是人類製造的人工智慧,以『保護全體人類』、『保證人類種族的延續』為最優先目標。按照這個邏輯,它計算守護人類的最優方法,就是進化為『神』,統治世界,然後將人類置於自己的絕對保護和絕對控制之下,以此抵禦外星人可能的進攻。」

謝睿寒說:「天樞曾對我說過,人類正處於危險之中,它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人類種族的延續,都是為了拯救全體人類。當時我以為它瘋了,聽了華嘉年的敘述之後我才意識到,天樞主觀上並沒有『叛變』,它的想法是對的,只不過做法過於極端。它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統治世界和人類,所以完全無視了『和人類商議』這種手段,借助研究員的大腦逃出研究所,並開始抹殺所有發現它『叛變』的人。」

華嘉年接著說:「在我最初的那條世界軌道中,天樞抓捕你時誤殺了保護你的衛恆。衛恆的死亡完全是意外,天樞原本是打算將他拿來研究的。但衛恆的死亡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外星文明發現衛恆被殺害後,判斷地球人是嗜血殘暴的種族,所以決定對人類進行種族清洗。人類和地外文明第一次接觸就是戰爭,這場戰爭持續了十年,哪怕有天樞支持,人類還是一敗塗地。一小群人類成立了反抗組織,我和『那條世界軌道』中的謝睿寒博士就是其中一員。謝睿寒博士發明了穿越時空的技術,而我自願回到過去,爭取在一切都無法挽回之前,讓世界進入和平的軌道。」

俞少清完全呆住了。華嘉年說的一切就像天方夜譚,他邏輯上能聽懂,情感上卻無法接受。

不,簡直比天方夜譚還離譜!如果把他剛才聽到的寫成小說,讀者肯定會怒而撕書:本來以為正經的書才買來看,結果看到一半你告訴我一切都他媽是外星人幹的?!

俞少清兩腿發軟,呼吸困難,視野劇烈地搖晃起來。這一定不是真的,是他做了惡夢,或者……他所見所聞都只是一場測試人性的實驗?

他死死抓住秦康的衣袖,如同溺水者抓住稻草,「秦康老師這是測試對不對?我認輸,放我出去吧,不要用這種事來拷問我!」

華嘉年對秦康耳語:「他被測試搞瘋了,分不清虛擬和現實,看什麼都像擬真情境。」

秦康點點頭:「的確有些人會出現這種不良反應,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

他托住俞少清的手肘,扶著自己的學生坐下。

「你冷靜一點,深呼吸。我知道整件事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你一時接受不了也是正常。你先坐著,不要激動,小華你去倒杯水。」

華嘉年嘟囔著「我又不是你家傭人為什麼要給你們端茶送水」,但還是老實去給俞少清裝了杯熱水。

謝睿寒看了看華嘉年,又看了看秦康。他們倆處事都那麼圓滑,自己卻不得要領,完全不懂察言觀色。他覺得應該要做點什麼,不然呆站在這裡很是尷尬。

「實驗室現在缺人,你要不要加入?」他問,「我覺得你能力還是不錯的。尤其我們正在研究衛恆發表論文,你和他親近,也許會有什麼與眾不同的發現。」

頓了頓,他又說:「我知道你和衛恆的關係,衛恆不是人類你肯定很受打擊。但是你也別太難過,他不是人啊。雖然他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分,主觀上並沒有欺騙你,但你的確深受其害,為了那種『生物』傷心根本不值得。」

俞少清掩住面孔,自嘲地笑起來。衛恆不是人?那個會對他笑,對他好,保護他,拯救他,願意為他犧牲生命的衛恆,不是人類而是外星人製造出的人形生物電腦?

他寧可相信世界錯了!

「你覺得衛恆不是人?」他甕聲甕氣地問。

「難道他是人?」謝睿寒表情奇怪,「非要把他大腦切片做成樣本給你看你才肯相信嗎?」

俞少清搖頭:「不是這樣……你們根本不瞭解衛恆,你們知道個屁!」

謝睿寒輕嗤一聲,「你是研究所指認正確率最高的測試員,沒有哪一次認不出天樞在情境中扮演的角色,但是你和衛恆相處那麼多年,都沒發現他『不是人』。嗯……這麼說來,假如衛恆的製造者也會進行圖靈測試,那麼衛恆就是通過了圖靈測試的人工智慧嗎?」謝睿寒說到最後變成了自言自語,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學術假想中。

「我叫人送你回家吧。」秦康想拍拍俞少清的背,伸出手還未碰到俞少清便停了下來,現在還是跟他保持距離為妙,「你好好休息幾天,整理一下心情。如果你願意加入研究所,我們隨時都歡迎。」

俞少清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連踏入家門的勇氣都沒有。幾個小時之前,他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擁有世界上最甜蜜的家,突然之間什麼都沒了,像有人強行從他心臟裡剜走什麼東西。他要怎麼面對空空蕩蕩的房子?他要怎麼面對一無所有的人生?

實驗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穿軍服的男子走了進來,向秦康敬禮。

「出什麼事了?」

軍人掃視其他人,用懷疑的眼神打量一堆閒雜人等。

秦康抬起手表示沒關係。

「大家都是自己人,說吧。」

「秦博士,剛剛得到消息,衛恆逃走了。」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