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妝攻略(1)(中文書)

書名 紅妝攻略(1)(中文書)
作者 三石
出版社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2-14
ISBN 9789863289616
定價 250
特價 79折   198
庫存

即時庫存=1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羅曼史

商品簡介

從侯夫人淪落為流民,又遭夫君與小三聯手害死,
她想,大約是自己的不甘和委屈太深,才換得一個重生機會──
可怎麼回到了六歲那年,母親剛逝,父親一蹶不振,
家裡一團亂,誰會聽個六歲小孩的話呢?!唉,也只得硬著頭皮試試,
反正先把前世那個吞了母親嫁妝的嬤嬤弄走,
再順勢清理父親身邊的通房,免得日後成了姨娘來磋磨自己……
沒想到她頭一次清內宅就上手,卻也引來父親的關注,
決定把喪母的女兒送回京城岳家,圖個大家閨秀的將來;
好吧,她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既然要回去當個國公府的小姐,
不如先裝小裝傻,摸清了外祖家的底,她才知道怎麼避過前世的夫家!
畢竟能重活一回,她才不想再跟那些極品親戚們扯上干係,
不過她費心避開了京城的名門世家,怎麼卻多了皇子們圍在身邊呢?!

本書特色
前世她嫁得看似風光,卻落得夫妻不睦,最後被丈夫與小三陷害,
這一世她定要避得遠遠的,重新為自己找個出路!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紅妝攻略(1)

作者簡介

三石,八〇後湘妹子一枚,雖是工科生,卻也愛幻想愛作夢。因為興趣,於2013年開始嘗試寫作,創作多元化,總裁、靈異、古言皆有嘗試。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能給大家帶來更多更好的故事!

章節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一章

昭德二十三年,經過戰火洗禮的北燕京城大燕城滿目瘡痍。

雖然那些占據京城一年之久的流寇已被壽王的兵馬打跑,可街上卻留下他們四處燒殺擄掠的痕跡。

臉色蒼白的沈君兮拖著有些疲累的步伐,艱難地向前走著,一身衣衫襤褸的她就像個叫花子。

好在這一切都結束了。沈君兮想著。

她撫了撫自己早已癟下去的肚皮,想到那個生於兵荒馬亂中,卻沒能活過三天的孩子,眼淚倏地就冒出來。

就在她愣神的時候,耳後傳來一陣疾馳的馬蹄聲,路邊的人順手將她拉了一把,才讓她免於被飛奔而過的戰馬撞飛。

「是壽王!」有人驚呼著。

路人紛紛拜倒,在路旁齊呼「壽王殿下萬歲」。

沈君兮呆呆地看著騎在白馬上,那穿著紅色戰衣、身披銀色盔甲的人。

戰馬上的人顯然也注意到她,經過沈君兮身旁時和煦地笑道:「戰亂結束了,快歸家去吧!」

「壽王殿下,您是我們的大恩人啊!」伏在路邊的人們呼喊著。

騎在白馬上的壽王也衝著眾人揮揮手,雙腿一夾馬腹,「噠噠」地離開了。

看著已經遠去的兵馬,沈君兮胡亂地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拖著蹣跚的腳步往安義坊而去。

她本是延平侯傅辛明媒正娶的夫人,西北的流寇入京作亂後,半年前在一片兵荒馬亂中,身懷六甲的她與延平侯傅辛失散。當她隻身跑回延平侯府時,才發現傅辛早已將家中的金銀細軟、古董字畫打包帶走,她再也尋不得分文值錢的東西。

眼見京中狼煙四起,那些入城後的流寇更是一路燒殺擄掠,身無分文的她無奈之下只得隨同城裡的貧民一路南下避禍。

她身懷六甲,本就跑不動,加之逃跑的路上又驚又怕,原本還要兩個月才會落地的孩子突然發作,風雨之中,她只得躲在路邊的土地廟中將孩子生下來。

可孩子生下來後,多日未曾進食的她根本沒有奶水餵養,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孩子餓死在自己的懷裡。

她原本想跟著孩子在那土地廟中一了百了,可臨死前,她想到了傅辛,想到他們舉案齊眉的曾經……

她若就這樣走了,他會不會很傷心?

正是這樣的信念一路支撐她像個叫花子一樣地活著。

延平侯府在城西的安義坊,永安侯府、北定侯府和程國公府均在此處開府,那些開國的勛貴人家也多在那裡,因此京城人都戲稱這一帶是「富貴坊」。

和外面的街市不同,此刻的安義坊早已被人掃灑整理好,甚至還有幾戶人家張燈結綵地在門頭掛上大紅燈籠,以示慶賀。

沈君兮一步一步地走著,滿心期待地搜尋著延平侯府的門頭。

終於,她見到昔日熟悉的門頭乾乾淨淨地出現在眼前時,她便知道,他們回來了!

她撫著有些激動的胸口,加快腳步往延平侯府而去,不料被兩個五大三粗的婆子架了出來,扔在地上。

「長眼沒長眼啊?!」其中一個婆子啐了她一臉,道:「瞧清楚了沒?這裡可是延平侯府,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亂闖的!」

沈君兮有些艱難地從地上支起身子,看著這兩個有些面生的婆子。「大膽!我乃是延平侯夫人,妳們竟然敢對我不敬?!」

「就憑妳?延平侯夫人?」那兩個婆子像是聽到天大的笑話一樣,大笑起來。「誰都知道咱們家夫人是個嬌滴滴的美人,什麼時候變成妳這個叫花子了?如果妳是延平侯夫人,那我就是太夫人了!」說完,那兩婆子又自顧自地笑起來。

「我真是延平侯夫人!」沈君兮顫巍巍地站起來,因為生下孩子後,她不曾將養過一天,整個人羸弱不堪。「不信的話,妳們將延平侯叫出來!」

「喲,給妳臉了是吧?」稍胖的那個婆子瞪眼道:「咱侯爺是多金貴的人啊,豈是妳說見就能見的?妳要再在此處胡攪蠻纏的,當心我叫家丁出來將妳亂棍打死啊!」

怎麼會這樣?原本支撐自己的那點念想慢慢散去,沈君兮整個人呆滯了。

「快、快、快!」一個小廝模樣的人從巷子口跑過來,一路跑一路喊著。「侯爺和夫人回府了,還不快快把門檻卸了!」

聽到這話,沈君兮又好似活了過來。

她朝巷口看去,只見一輛藍頂的華蓋車從巷口慢慢駛過來。透過那半掀的車簾,沈君兮瞧見車內坐著的正是傅辛,以及平日裡就喜歡與他眉來眼去的表妹王可兒。

沈君兮不敢置信地奔過去,不要命地攔在馬車前,歇斯底里地大喊道:「傅辛,你這是什麼意思?!」

馬車裡的二人也是一驚,待他們好不容易坐定看向車外時,一眼便認出那是沈君兮。依偎在傅辛懷裡的王可兒嫌棄地低聲咒了一句。「這瘋婆子怎麼還沒死?」

「快了。」傅辛冷笑著拍了拍王可兒的手,然後對著車廂外吼了聲。「哪裡來的瘋婆子?怎麼不給我亂棍打死?」

府裡的家丁聞言,也持著棍棒跑出來,對著沈君兮就是一頓亂揍。

可心如死灰的沈君兮全然感覺不到痛,滿腦子都想著:這是為什麼……為什麼……

半年前,她在驛站中和傅辛走散的那一幕浮現在眼前──原來,那根本不是什麼走散,他根本就是有心將自己棄之不顧!

傷痛的淚水伴著大徹大悟的心境傾洩而下。原來那些年,她在延平侯府費盡心思地開源節流,竟是為他人作嫁!

她恨啊!

帶著委屈和不甘,承受著棍棒之痛的沈君兮,緩緩閉上了眼……

迷迷糊糊中,沈君兮彷彿聽見一陣此起彼落的哭聲,又好似見到了白色的靈堂和靈幡;屋裡四處走動的人都披麻帶孝,均是一臉戚容。

沈君兮只覺得眼皮沈沈的,腦子裡也是亂哄哄的。

怎麼回事?難不成是傅辛那薄倖漢突然良心發現,為自己辦葬禮嗎?

沈君兮閉著眼睛搖搖頭,想將這可笑的想法逐出腦海,卻感覺到一隻手輕柔地覆在自己身上,像哄孩子似地拍了拍。

沈君兮拱了拱身體,然後無意識地眨了眨眼。

她睡著的熱炕上斜坐著一個容貌姣好的少婦,那一身梨花白的孝服穿在她身上,硬生生地增添了幾分我見猶憐的俏麗。

真是想要俏,一身孝。

沈君兮在心裡默默嘀咕著,一扭頭,瞧向了少婦的另一邊。

少婦對面坐著一個老婦,同樣也是一身孝服,盤腿坐在炕上。見到沈君兮不安分地扭動著身子,那老婦又伸出手來輕輕地拍了拍她,嘴中還不斷發出「哦哦」的聲音哄著。

這是什麼情況?把自己當小孩子嗎?

沈君兮想坐起來看個究竟,可怎麼也睜不開眼,腦子裡更是沈重得好似要炸裂,只好一動不動地趴在那兒,聽那二人壓著嗓子說話。

「春桃,妳也得為自己的今後做個打算了。」那老婦開口道:「這太太新去了,老爺斷不可能為她守一輩子。別瞧著妳現在是老爺身邊的通房丫頭,可誰知道後頭來的太太會怎麼樣?她容不容得妳還兩說。」那老婦好似苦口婆心地勸道:「要我說,妳何不趁著如今老爺房裡沒人,多去親近親近。老爺沒有兒子,若是妳有幸能為老爺生得一個,那也是妳將來的倚仗。」

「娘!」只聽那少婦開口嬌嗔道:「現在太太的頭七未過,就是我有這個心,老爺也不一定有這樣的興致啊!」

「怎麼會?」那老婦卻是不以為意地道:「都說升官、發財、死老婆是男人的幸事,我可告訴妳,妳別不往心裡去,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那老婦還欲多說,卻聽那少婦不耐煩地岔開話題。「娘,再給我三兩銀子花花。」

「又要銀子?」那老婦瞪眼道:「前兒個不剛給了妳五兩嗎?怎麼就沒了?」

「那五兩銀子我買絹花戴了。」那少婦有些興奮地說著。「城南的那家脂粉鋪子又到了一批新的胭脂,我得趕緊去,晚了又會賣光了。」

那老婦聽了,忍不住嘟囔。「整日就只知道買絹花、買胭脂……這還在太太的孝期裡呢,妳買了這些又有什麼用?」

「怎麼沒用?我可以先收著呀!」那少婦笑盈盈地推著那老婦撒嬌道:「娘,您就再給我三兩銀子吧!」

「今兒個三兩,明兒個五兩,就是金山銀山也被妳搬空了。」那老婦嘴中絮叨著。「姑娘這個月的例錢已經被妳花了,下個月的例錢還沒發下來呢!」

「那就從姑娘的首飾裡挑上一件去當了唄!」那少婦很輕鬆地道:「到了下個月發了月例銀子,我們再把東西贖回來就是。」

說完,沈君兮就聽到一陣珠玉被撥弄的聲音,然後聽那老婦咒道:「要死啊!妳竟然敢拿太太賞的這塊羊脂玉珮!」

那少婦拿著那塊玉珮,有些興奮地道:「有什麼關係?反正都是姑娘的東西,她心裡又沒個數!」

沈君兮趴在那兒靜靜地聽著,卻是滿腦子奇怪。這二人的聲音,聽著熟悉又陌生,像極了幼時慣於欺負她的錢嬤嬤及她的女兒春桃。

只是自她嫁入延平侯府後,便有七、八年不曾再見過這二人,今日怎麼無端地想起她們來?

沈君兮有些不耐煩地嚶嚀一聲,那二人也停止了絮叨聲,只聽那老婦壓低聲音道:「姑娘怕是要醒了。」

「那我先出去了。」那少婦低聲笑著,然後就像一陣風似地離開了。

沈君兮在炕上翻了翻,這才覺得之前不受控制的手腳終於恢復。她有些暈沈沈地坐起來,一抬眼,果真就見到錢嬤嬤的那張老臉。

沈君兮全身打了個激靈,完全清醒過來。

只見錢嬤嬤滿臉堆笑地瞧著她道:「姑娘醒了?要不要先喝點糖水呀?」

沈君兮卻是困惑地低頭打量起自己來。首先入眼的是一雙細小的手,其次是兩條短短的小腿。

驚愕中,看到了擺在窗臺上的梳妝鏡,趕緊伸手拿過來一照。只見鏡中出現的卻是一張六、七歲孩童的臉。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怎麼會變成一個小孩模樣!

就在沈君兮驚愕時,錢嬤嬤卻拿著木梳給她梳起頭髮來。「到底是個女孩子,一醒來就知道要梳妝打扮。」

「錢嬤嬤?」還是滿心疑慮的沈君兮輕聲詢問著,卻聽到一個很稚嫩的女童聲。

「嗯,怎麼了?」錢嬤嬤輕聲應著。「是不是嬤嬤弄疼守姑了?那嬤嬤的手再輕點。」

守姑?沈君兮聽了,神情一滯。

有多少年未曾再聽過這個幼時的稱呼了,她的眼神也開始在屋裡打量起來。一切都是那麼陌生,陌生得她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在此生活過?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2/12上市的【文創風】716《紅妝攻略》1。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