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宅旺妻(下)(中文書)

書名 深宅旺妻(下)(中文書)
作者 逗貓遛狗
繪者 花開
出版社 信昌
出版日期 2019-02-20
定價 250
特價 9折   225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羅曼史

商品簡介

李言蹊寄宿在京中姑姑家,
貌美嬌軟身段妖嬈自認為籠絡男人有一手,
可是遇到了大表哥來應戰……


沒羞沒臊的婚前婚後生活,讓李言蹊沉浸在虞應戰獨一無二的疼愛之中,李言蹊從嬌軟天真的李家大小姐成長為一個不事勞動的『合格』妻子,並即將成為一個『合格』的娘親,然而變故突如其來,上一代的恩怨隨著一系列的意外浮出水面……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深宅旺妻(下)

作者簡介

逗貓遛狗
對生活熱血激昂的積極分子,吸貓狗體制的少女堂吉訶德一枚,現居古都西安,熱愛旅遊,是富有創造能力的天秤座,特點是有一對招風耳,喜歡迎難而上挑戰自我。

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
暢銷作品:深宅旺妻
第一章 懷有身孕

大步離開書殿,邁出宮門,虞應戰側過頭道:夫人在何處?

隱在暗處的侍衛上前回稟,一臉為難道:夫人從院中出來被請去了皇后寢宮。

眉頭夾緊,虞應戰頓足轉身,大步向內宮走去。

本想直接去尋自家夫君,可剛剛與蕭紀分離,出了園子,李言蹊便見到皇后身邊的嬤嬤,盛情難卻,只好入宮一坐。

親自沏了杯茶過去,周皇后笑容溫婉:綾安受傷,本宮這些天一直忙著照看那孩子,竟不知喃喃有孕,聽了這樣大的喜事,本宮便顧不得其他,想要見見喃喃。

握著茶杯淺笑,李言蹊看向那溫柔淡雅的周皇后:勞皇后惦記了。

含笑不語,周皇后轉頭看向一側的嬤嬤道:快命人將東西呈上。

不明所以的轉頭,看到那被端入殿中的託盤李言蹊這才了然,小小的衣裙外袍格外精緻。昨日她也見了,可昨日只顧著害怕惶恐,還未真正靜心想自己有孕的事,看著那小小的物件,李言蹊突然有些緊張,她真的能生出一個孩子?

拿起一件豆青小素袍,周皇后笑的溫柔:本宮一早便命人準備了,喃喃瞧瞧可喜歡?知淵是個性子冷淡的孩子,總喜穿那灰撲撲的衣袍,日後可莫要讓這小的也學了他爹去。

想到小一號的自家夫君,李言蹊抿嘴一笑,伸手去拿那小衣裙,然而手上一痛,縮手回來未發現不妥,不甚在意的繼續摸了摸那小衣袍。然而摸著摸著,李言蹊眉頭卻皺起,她小時候那樣胖,萬一她的兒子或是女兒與她一樣該如何是好。

這個疑慮直到李言蹊從皇后寢宮離開也未能解開,她想要一個小一號的夫君,不想要一個胖胖的她。

虞應戰大步前來,看到立在長徑上一臉憂愁的妻子,心弦緊繃,將人擁在懷中:怎麼了?

看到來人,李言蹊焦急的攥了攥自家夫君的衣襟:從今日開始我要少吃些。她不想要兒子女兒胖胖的。

上下打量了一下懷中的小妻子,虞應戰松了口氣,將人打橫抱起一路抱上了馬車。覺得自己的話並未被重視,坐在自家夫君懷中,李言蹊仍舊扒著自家夫君的衣襟重複:我說要減重,日後莫要準備太多吃食與我。

嗯。解去小妻子的斗篷放在一側,隨即拿了一個蘋果遞了過去。

默默的吃著蘋果,李言蹊眉頭再次皺起:你說我要不要去求個符,我好怕他不漂亮啊!

手下一頓,虞應戰自懷中拿出錦符,塞入小手道:聖上送的,我娘求的。

聽到這話,李言蹊疑惑垂眸,端詳著手中的錦符,看到已經褪色的線絲,秀眉難解的擰起,虞應戰見狀附身啄了啄那紅唇:怎麼了?

靠在他懷中,李言蹊猶豫的開口道:我總覺得皇上……

皇上對待那位傳聞中的長公主似乎不一般。

後面的話李言蹊沒有說出口,自己所想的不過都是憑著自己的直覺,那位也已經去世,說出來只會讓自家夫君徒添煩惱,輕嘆攥緊那錦符,李言蹊靜靜靠在虞應戰懷中。

大手抬起,不甚在意的將小妻子有些淩亂的髮別至耳後,看到小妻子憂心忡忡,沉聲開口道:我知道。

虞應戰甚至知道父親對母親背叛于他的誤解來自於一手照看他長大的舅舅。

虞應戰並不怨怪舅舅的情難自禁,他只是厭惡舅舅既不能純粹的喜歡,又不肯放手。李言蹊聞聲抬頭,怔怔的看著自家夫君,看到那冷峻的人輕描淡寫的模樣,心中酸澀。

難怪夫君自小在宮中長大,即便那皇上對待夫君比親子更甚,他也仍舊疏離。她的夫君身邊似乎沒有一個人真正因著他是虞應戰而疼愛著他。

心疼自家夫君,李言蹊傾身吻了吻他的鼻尖:夫君,我日後只疼愛你一個人。

黑眸眯起,回神過來,虞應戰面容深沉,喉結一動,隱忍的拍了拍懷中的人屁股,沙啞開口道:坐好。

自己的心意未能得到夫君的肯定,噘了噘嘴,李言蹊雙臂抱起,氣鼓鼓坐好。

閉眸隱忍半晌,終於忍下那難耐,虞應戰大手伸去,十指與那素手交握:喃喃,我已經忍到極致了。

耳畔潮熱,李言蹊紅唇勾起,哦,她忘了,她的夫君向來經不起撥撩。

經不起撥撩的虞應戰一路抱著自家小妻子,眉頭卻始終擰緊,直到懷中的小妻子睡著後才沉聲開口道:將夫人身邊的護衛全部替換,今後無論何人不得近身。

今日是他疏漏了。

次日,皇上下旨賜婚,牢中促膝長談幾日的兩人一喜一嘆,再薛定洲拍著胸脯保證,吳大人面色沉沉中,薛吳兩家正式定親。

前幾個月孕期不穩,李言蹊並未出府,乖巧的在府中拍著自己日漸隆起的小腹,直到臨近吳嵐大婚,李言蹊坐不住了。

喝了交杯酒,眾人含笑散去,李言蹊按照答應自家夫君那般乖巧的坐在房內,摸著核桃與吳嵐說話。

一身紅衣的吳嵐少了些往日的英氣,多了些女兒家的暈紅,李言蹊吃掉手中最後一個剝好的核桃,嘖嘖稱奇。

扶住自己頭上的鳳冠,吳嵐嗔去一眼:妳要瞧我到什麼時候?

托著下巴,李言蹊含笑眯眸道:想多瞧瞧嵐姐姐這副有趣的模樣,也不枉上次宮宴我與嵐姐姐望風。

瞪圓眼眸,吳嵐好奇道:我什麼模樣?

低低一笑,李言蹊鳳眸明亮:心裡緊張開心卻梗著脖子不肯承認的模樣。

面色漲紅,吳嵐輕哼起身,坐去那打趣瞧著自己的人身邊,替她剝著核桃:瞧吧瞧吧,反正也不會少了一塊肉去。

難得看到一向爽朗的人這般彆扭,李言蹊嘿嘿一笑,紅唇勾起,趴在桌上偏過頭道:嵐姐姐與我不坦誠,與那位小薛大人可要坦誠些。

吳嵐聞言垂下眼簾,將幾粒剝好的核桃放入玉碟中,想到那嚴肅如夫子的西遠將軍那般緊張的護著喃喃的模樣,再想到眾人在房內起哄玩笑時那人一心一意剝著核桃。吳嵐不由唏噓看向李言蹊,不得不承認面前這位嬌美的人是個禦夫有方的,吳嵐眼眸遊移,輕咳開口道:喃喃與我說說平日該注意些什麼。

這是與她請教經驗?吃著核桃,李言蹊抓了抓下巴,費力的思索自己的為妻之道:小衣與外袍脫下來不能放在一起,因為他要分開洗,嬤嬤也說做妻子的該賢慧些,所以我都會體諒他些,幫他分好。

吳嵐:……

嗯……嬤嬤說的不是幫分衣服的意思吧。

後院兩人閒談,前院觥籌交錯,雖然吳府不比從前,可現在薛府卻在朝中的得勢,這門親事又是聖上親自賜婚,席宴上往來皆是朝中重臣。

入駐內閣,鄭少時自也在應邀之列,啄飲杯中酒,面容沉靜端坐,直到身側罩下一道陰影。

看到來人,鄭少時放下手中酒杯,見那端坐之人身前無酒,不由一笑抬手酌酒:將軍吃酒席怎能不飲一杯酒。

看到遞至眼前的酒盞,虞應戰垂眸:鄭大人越發游刃有餘。

抬眸看向遠處一身紅色喜服,笑容滿面的薛定洲,鄭少時輕嘆道:人總要成長。黑眸幽深,虞應戰拿起桌上的酒盞:可鄭大人成長還是太慢。

聞言一怔,鄭少時收眸看向身側的人:將軍何意?

抬起眼眸,虞應戰薄唇微啟:街上任何人贈與青團,鄭大人都敢吃嗎?

猛地站起身,鄭少時面色慘白。

放下手中的酒盞,虞應戰寒眸起身。

※※※

從薛家回府的路上,馬車踢踢踏踏,拐入巷子裡時四下由喧囂變為寂靜。

馬車內虞應戰垂眸端坐,英眉皺緊。

虞應戰沒有耐心再探查下去了,無論是不是那人,凡是有關的人,他都不能留。馮氏一死線索雖斷,可他寧願錯殺也不能讓自己的小妻子身處險境。看著懷中嘴角泛著笑意的人,虞應戰附身啄了啄那紅唇,然而察覺嘴角沾上小妻子唇邊的核桃碎,面色微沉。

日後他必須嚴格要求她些了,絕不能讓兒子學他娘這般鬆散。

馬車越來越慢,察覺快到府時,虞應戰拿過一側的狐裘為自家小妻子著好。

還在車內便穿上了狐裘,又被人緊緊抱在懷中,睡夢中的李言蹊眉頭慢慢蹙起,當鼻尖溢出薄汗時,滿臉不願的睜開眼眸,睡的好好的被熱醒,李言蹊一時滿腹怨氣。並未察覺小妻子有異,馬車一停,虞應戰將小妻子抱坐在一側,一手去拿手爐,一手提上路上買來的糕點,沉聲叮囑:不許動,等等再下車。

見他拿東拿西還不忘盯著自己,李言蹊噘了噘嘴,她又不是小孩子,日後他若在她的小寶貝面前這般看著她,她如何在小寶貝面前做一個睿智精明的娘親?

輕哼一聲,不去看那越來越像嬤嬤的自家夫君,李言蹊戴上兜帽,挑開車簾率先下了車。

見小妻子不等自己便下了車,虞應戰眉頭皺起,提著東西想要追趕又憂心她亂跑,只得大步跟在後面。

李言蹊體熱的緊,一回房便開始脫狐裘外袍中衣……一路脫到了內室,手裡提著不少東西的虞應戰跟著進門。看到延伸到室內的各色衣裙,滿臉不悅,將糕點手爐物什拿到一個手上,另一隻手去撿被丟在地上的衣裙小衣,跟著一路撿到了內室。

走入內室,將手中的東西放在小幾上,見坐在床內面對著牆壁氣鼓鼓的小妻子,虞應戰蹙眉道:糕點還熱著,喃喃不吃了?

微微側頭,李言蹊舔了舔嘴唇,隨即堅定的面向牆壁:不吃了!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