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變(中文書)

書名 碳變(中文書)
Altered Carbon
作者 理查.摩根
(Richard K. Morgan)
譯者 李函
出版社 避風港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2-12
ISBN 9789869705134
定價 520
特價 79折   411
特價期間:2019-02-01~2019-03-31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科幻小說

商品簡介

NETFLIX同名影集《碳變》原著小說——

肉體,僅是軀殼;
意識,可以隨時儲存、備份、更新、傳輸。


●菲利普狄克紀念獎最佳科幻小說。
●改編動畫即將上線,由參與過《攻殼機動隊》、《星際牛仔》的製作團隊操刀。


這本令人訝異的小說天衣無縫地將硬派賽博龐克(Cyberpunk)與冷硬(hardboiled)偵探故事融合在一起。——《泰唔士報》(The Times)


未來,科學技術的演進已重新詮釋了生命的意義。每個人都植入了「暫存器」,不僅心智數位化,還可以下載人格備份、植入有「義體」之稱的新軀殼;只要保存意識與記憶的暫存器不損,死亡,便微不足道。

武.科瓦奇,身為一個參與過特使軍團的精兵,不但擅長各類戰鬥,重生經驗亦極度豐富——然而,他上一次死亡時,暫存器卻被封存,不見天日。許多年後,某個富豪將科瓦奇的意識重新安裝進一具新的義體,「復活」後的科瓦奇陷入了一樁蛛絲般牽連無邊的陰謀,找上他的,可不只是一樁謀殺疑雲,還意味著數不清又拋不掉的麻煩……


★各界推薦★
摩根的首本小說是他成功事業的精采開端。在威廉.吉布森使科幻小說再度變得酷炫之後,《碳變》肯定能吸引全新的讀者。——《謎團》 (Enigma magazine)

對老派賽博龐克作品致敬……《碳變》像是一本超現代的吸血鬼小說。——《衛報》(The Guardian)

優秀的科幻黑色驚悚作品……相當精彩。風格粗獷又暴力,文筆充滿機智和娛樂性。摩根以此部出道作躍上文壇舞台,亮麗地震懾了觀眾。——《科幻評論電子雜誌》(SFRevu)

充滿動力與機智筆法的深黑驚悚作品,擁有明快的情節和背景故事,使讀者上癮般地渴求續集。——蘇格蘭科幻作家/肯.馬克里德(Ken Macleod)

理查.摩根注定成為科幻圈中的大人物。歡迎見識他的最新大作。——《線上外星人》(The Alien Online)

理查.摩根即將成為黑色科幻小說中最高明的作家之一。——《界中界》(Interzone)英國科幻、奇幻主題雜誌)

文筆瀟灑又充滿自信。未來幾年,摩根將成為相當重要的類型作家。——SFX (英國科幻、奇幻主題雜誌)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碳變

作者簡介

理查.摩根(Richard K. Morgan)
出生於倫敦,在劍橋皇后學院主修歷史。

二○○三年,他出版了首部小說《碳變》——結合賽博龐克(cyberpunk)與冷硬派偵探小說(hardboiled)元素,並以反英雄為主軸,贏得當年的菲利普狄克獎。喬.西佛(Joel Silver)與華納兄弟影業在《碳變》甫出版之際,旋即以一百萬美金買下電影版權,使摩根晉身為職業作家。目前,《碳變》已被改編為長達十集的網飛影集,由天舞影業(Skydance Interactive)和萊塔.卡拉格里迪斯(Laeta Kalogridis)監製;影集於二○一八年二月開播,第二季製作中。

此後,作品持續發光發熱——《市集部隊》(Market Forces)的改編權早在出版前就被華納兄弟影業買下,二○○五年,該書獲頒約翰坎貝爾紀念獎。《黑人》(Black Man)於二○○七年贏得亞瑟克拉克獎;《鋼骨尚存》(The Steel Remains)則在二○一○年贏得星際光譜獎,柯克斯書評和全國公共廣播電台更將續集《冷血指令》(The Cold Commands)選為年度最佳科幻/奇幻小說。二○一八十月,出版最新作《稀薄空氣》(Thin Air),一本冷硬派科幻小說。

二○一八年,網飛宣布開拍《碳變》外傳動畫,由參與過《攻殼機動隊》、《星際牛仔》的製作團隊操刀,探索《碳變》所建造的世界觀。

目前,摩根和西班牙裔妻子維吉尼亞、兒子丹尼爾居於英國的諾福克,離他長大的地點只有五英哩遠。

譯者簡介

李函
畢業於英國格拉斯哥大學中世紀與文藝復興研究所,與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英文系。嘗試過不同的翻譯作品:純文學、科幻、愛情、歷史等類型均有涉獵。希望在文字的無垠空間中,傳達不同創作者的經驗與故事。譯作有《獨家新聞》、《金銀島》、《黑手》、《阿甘正傳》、《肌膚之侵》、《美麗災難》、與《冬季奇蹟》。

個人網站:
心碎工作室Broken Heart Studio
brokenheartstudio.blogspot.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brokenheartstudioblog/

作者自序

【前言】
黎明前兩小時,我坐在飯店八樓的房間內,往外看著聖費南多谷的燈火,一面整理自己的思緒,一邊等待。洛杉磯早已沉睡,但我還無法入眠。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我也離家很遠,身體仍習慣於地球另一端的時區,心中充滿刺激。武.科瓦奇將我帶來這裡,過去二十年,他也帶我去過許多地方,感覺起來,我應該承認這筆人情債。

他在已消逝的上一個千禧年末期飄入我腦海,是個英雄——隸屬一個尚未出現的世界——有如傳統的反英雄般寡言又致命,但又更進一步:武.科瓦奇已經忘了對死亡的恐懼。

就這點看來,他自然離催生自己的神話脈絡沒有多遠。所有英雄人物都對死亡態度輕蔑;他們毫不留情地賜予他人死亡,也無時無刻輕視死亡,最後則像愛人般擁抱死亡。在少部分範例中,他們甚至會死而復生,或至少允諾自己將於某天復活。但科瓦奇超越了這一切——他經常復活,這是他的工作。對這個人和他的同類而言,暴力死亡只是別樣的傷口:你吸收傷害,將之深埋心中,就像具自己得擺脫的軀殼。心裡勢必有疤痕,但你會學著背負這種傷疤……總是有新肉體可用的。

在《碳變》中,我想探索人類意識的數位化;當許多人認為這會成為人類達到物種進化的極致時,我卻覺得這種能力並不能使人類行為改變多少。科瓦奇世界中的碳變科技也許沒有使死亡完全消失,但確實彈性化了死亡。然而,和任何社會一樣,特定人士永遠都比他人更加有力。缺乏整體的社會正義後——我們得面對現實,人類對這點從來都不拿手——這些與死亡的談判將給人間帶來真正的天堂與地獄。

我想,只有特殊的男男女女才能存活於這種環境中。人類得依靠特別的甲冑,才能保存自己僅剩的人性,並給予人性活下去的目標,和用於奮鬥的心力。這得仰賴難以想像的意志力(加上一點尖酸的黑色幽默)。這需要惡魔般的心智。

時勢造英雄。

於是,武.科瓦奇從這些想法中萌生,就像來自陰間、還帶著笑容的黑暗生物。我召喚他出來,並辛苦地在九◯年代一戶離西班牙廣場不遠的老舊馬德里公寓中催生他,使用一臺朋友借我的老舊二代蘋果電腦。噠噠噠——按鍵聲響徹整夜——每個夜晚與周末。當書本終於完稿、召喚完成時,無論我在科瓦奇身上看到了什麼,明顯地,有許多人也都看到了。對一名毫無名氣的類型作家的首部作品來說,《碳變》賣得相當好,還得到了相當優秀的評價。出版後幾個月,就有了電影合約;儘管電影從未被拍攝——我想,好萊塢大片的感官刺激,和本書於人心中喚起的深沉黑暗起了衝突,也無法與之妥協——然而,將本書改編成電影的想法,與讀者們對電影的渴求,卻從未消失。同時,我也被邀請到其他國家談論《碳變》、受到熱愛本書的知名人士邀請,在其他媒體中進行全新的工作,還被許多陌生人問過上千個問題,問題內容包括科瓦奇與他的宇宙,以及許多我沒想過的議題。無論我在本書與其英雄上挖掘出了何種精髓,它引起的迴響從未消逝。

當然,如今影響更大——網飛的原創影集,由天空之舞製片公司(Skydance Productions)製作,找來了一群使我感到訝異的一線演員,還有炸藥漫畫公司(Dynamite Entertainment)的全新原創漫畫。我待在這座飯店的八樓,無法入眠,盯著外頭的燈火,等待和想聊聊科瓦奇的人們碰面。《碳變》的傳奇變得生龍活虎——即便是我這二十五年來最狂野的幻想,也無法預見此事。科瓦奇與之共生——他就坐在這裡,在房間另一頭的椅子上面對我,一手拿著酒,另一手則拿著大口徑武器。

他咧嘴一笑,因為他知道自己永生不死。

洛杉磯
二○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章節目錄

前言

序章

第一部:抵達(針刺傳輸下載)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部:反應(侵入衝突)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三部:同盟(程式升級)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四部:說服(病毒破壞)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五部:復仇女神(系統當機)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尾聲

致謝
【序章】

黎明前兩小時,我坐在廚房中,抽著一根莎拉的香菸,一邊聽著漩渦的聲響,一面等待。米爾斯波特(Millsport)城區早已進入夢鄉,但邊境區(Reach)外,水流依然不斷擊打淺灘;波浪聲傳上岸,飄蕩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有團朦朧的水霧從漩渦中逸散出來,薄紗般地落在城市上頭,使得廚房窗戶也蒙罩了一層霧氣。

由於感知到化學警戒,當晚,我第五次盤點武器——它們擺在布滿刮痕的木桌上。莎拉的黑克勒&科赫(Heckler & Koch)爆裂手槍在昏暗燈光中閃爍著黯淡光芒,槍托上裝置彈匣的空間大大敞開。這是刺客專用的武器,小巧、安靜無聲。彈匣放在槍旁。莎拉在每個彈匣上都纏了絕緣膠帶,以分辨不同的彈藥:綠色是麻醉彈,黑色則是蜘蛛毒素彈,大多數彈匣上纏的都是黑膠帶——前晚,她把綠色彈藥都用在雙子座生化合成公司(Gemini Biosys)的保全人員身上了。

我自己的裝備就不這麼低調。除了體積巨大的史密斯威森(Smith & Wesson)手槍外,還有剩下的四枚迷幻劑榴彈,榴彈周圍的深紅色細線散發著微弱閃光,彷彿隨時會從金屬彈上飛升,和我的香菸所冒出的裊裊煙霧相互繚繞。改造過的化學物質在煙霧中扭曲飄浮,這是我下午在碼頭那弄來的四式冰毒(tetrameth)所產生的副作用。我沒嗑藥時通常不抽菸,但由於某種原因,四冰(tet)總是會激發菸癮。

即便隔著遠處的漩渦巨響,我還是聽到了那個聲音。夜色中傳來的,是螺旋槳葉片快速旋轉的聲響。

我捻熄香菸,對自己的處境感到不怎麼樂觀,走進了臥房。莎拉正在沉睡,單薄的床單勾勒出圓滑的身材曲線。一抹黑色長髮遮住了她的臉,手指修長的手掌則靠在床鋪邊緣。當我站著凝視她時,外頭的寧靜夜空卻瞬時被劃破——哈蘭世界(Harlan’s World)的其中一枚軌道衛星,正被射往邊境區測試火力。床上的女子動了一下,撥開遮住視線的髮絲;她水晶般清澈的眼神察覺到我的存在,緊盯著我。

「你在看什麼?」嗓音中充滿了濃厚的睡意。

我露出淺淺的微笑。

「別搞這種把戲,告訴我你在看什麼。」

「看看而已。我該走了。」

她抬起頭,也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響。她臉上的睡意立刻全數消散,隨即在床上坐起身。

「東西在哪?」

這是軍團裡的笑話。我露出見到老朋友般的微笑,指向房間一隅的箱子。

「把我的槍給我。」

「是的,女士。黑的還是綠的?」

「黑的。那些人渣和保鮮膜做的保險套一樣不可靠。」

我在廚房裡為爆裂手槍上膛,看了我自己的武器一眼,接著就置之不理,反倒撿起其中一枚H型榴彈,用另一隻手握住它。我停在臥房門口,比較兩手中的不同武器,彷彿在判斷哪個較重。

「妳的假陽具要多增加一些選擇嗎,女士?」

莎拉抬起頭,一縷黑色髮絲從前額上垂下。她正把一雙羊毛長襪拉上閃爍著滑嫩光澤的大腿。

「你有長槍管,小武。」

「尺寸不是……」

——我們同時聽到聲響。外頭的走廊傳來兩陣喀啦聲。我們的目光在空中交會,那瞬間,我從對方眼中看到我自己的驚恐——我把上膛的爆裂槍扔給她。當她高舉起一隻手、迅速抓住槍時,臥房的整片牆壁就轟然一聲地崩塌。我被衝擊波炸到牆角,倒在地板上。

他們肯定用體溫感測器鎖定了我們在公寓裡的位置,再用吸附式地雷炸掉整片牆。他們這次絲毫不敢鬆懈。一個突擊隊員踏進毀損的牆壁,全套毒氣攻擊防具讓他看來身材粗壯,面具上還有昆蟲般的眼孔,戴著手套的雙手正舉著一把卡拉什尼科夫衝鋒槍。

我倒在地上,雙耳依然嗡嗡作響,把H型榴彈丟向他——上頭的插銷沒拔掉,對防毒面具自然沒用,但榴彈飛向他時,他可沒那個時間確認爆裂物的狀態——他用卡拉什尼科夫衝鋒槍的槍托拍開榴彈,踉蹌後退,面具上,玻璃鏡片後的雙眼大睜。

「要爆炸了!」

莎拉俯臥在床邊的地板上,雙臂環住頭部,以防止爆炸衝擊。她聽到喊叫,在這招幫我們爭取到的幾秒內,就立刻探頭,舉起爆裂槍。我可以看到牆外的人影縮了起來,防備著榴彈爆炸。她朝領頭的突擊隊員開了三槍時,我聽見單分子子彈碎片那蚊鳴般的聲響穿透房間。幾近無形的子彈穿過攻擊裝,鑽入護具內的血肉……蜘蛛毒素一滲入他的神經系統,他就發出彷彿用力搬運重物般的呻吟。我咧嘴一笑,準備站起身。

莎拉轉身瞄準牆外的人影,此時第二名突擊隊員擋在廚房門口,用步槍掃射她。

我依然跪在地上,透過化學物質帶來的清晰視野,眼睜睜地見她死去——一切都是如此緩慢,彷彿一幀幀的倒帶畫面。突擊隊員的槍口瞄得很低,壓制了卡拉什尼科夫衝鋒槍知名的超高射速所帶來的後座力。床鋪先垮下,噴出白色鵝毛和碎布,然後是莎拉,她轉身時被擊中,我看到一條腿從膝蓋以下被打成肉泥;接著軀體中彈,蒼白的大腿上,拳頭大的肌肉組織撕扯而出,鮮血淋漓……她在槍林彈雨下倒地。

衝鋒槍逐漸停火後,我立刻起身。莎拉趴在地上,像是試圖隱藏槍彈對她的傷害,但我充滿殺意的雙眼依然看得一清二楚。我毫無自覺地走出牆角,突擊隊員來不及將卡拉什尼科夫衝鋒槍轉向——我撞上他的腰部,擋住了槍,把他撞回廚房。步槍的槍管卡在門框上,迫使他放開了槍。我們倒在廚房的地板上,我聽見武器掉在我身後。藉由四式冰毒賦予的速度與力量,我爬到他身上,打掉一隻狂亂揮舞的手,雙手抓住他的頭……而後我把頭顱開椰子一樣地用力撞向磁磚。

他面罩底下的雙眼突然失焦。我舉起他的頭,再砸了一次,感覺對方頭骨隨著撞擊,溼黏地碎裂開來。我隨著喀啦聲用力輾壓,抓起頭又往下摔。我耳邊響起漩渦般的巨響,也隱約聽到自己咒罵著髒話。當我要砸第四或第五次時,有人往我的肩頰骨間踢了一腳,我面前的桌腳也神奇地向我彈出碎片;我覺得有兩塊碎片刺中了我的臉。

因為某個理由,我心中的怒火迅速消退。我近乎溫和地放下突擊隊員的頭,抬起一隻困惑的手,向臉上被碎片扎到的痛苦部位摸去;此時我才發現自己被射傷了,子彈一定是完全打穿我胸膛後,才擊中了桌腳。我驚訝地往下看,發現暗紅色的血漬滲出上衣。果然沒錯,有個跟高爾夫球一樣大的傷口。

痛苦隨著理解一同浮現——我覺得有人以鋼絲絨通條迅速地刺穿了我的胸腔。我小心翼翼地往上伸手,發現了傷口,並用兩根手指塞住它。指尖刮過傷口處的粗糙碎骨,我也感到某種薄膜組織震動著,碰到其中一根手指。子彈錯過了我的心臟。我發出咕噥,企圖起身,但咕噥轉為咳嗽,舌頭嘗到了血腥味。

「不准動,你這狗娘養的!」

叫聲來自某個年輕人,他的嗓音因為震驚而扭曲。我往前傾,蓋住傷口,看向身後。我後頭的門口,有名身穿警察制服的年輕男子,雙手緊握著剛剛射中我的手槍。他發抖地相當明顯。我又咳了一下,轉回桌邊。

閃爍銀光的史密斯威森手槍還舉在我雙眼的高度,依然留在不到兩分鐘前我擺放的位置。也許因為短短兩分鐘前莎拉還活著,我才得以驅使自己行動……不到兩分鐘前,我能抓起槍,我甚至想過要拿——何不現在動手?我咬緊牙關,手指更用力地壓進傷口,踉蹌地挺直身子。溫暖的血液湧上喉頭。我用空出來的手把自己撐在桌邊,回頭盯著警察。我感覺自己的雙唇離開了緊咬的牙齒,與其說神情凶狠,不如說是露齒一笑——

「別逼我動手,科瓦奇!」

我往桌子又踏近一步,大腿靠著它,齒縫中傳出吸氣聲,喉嚨中則冒著血泡。史密斯威森手槍像黃鐵礦般在受損的木頭上閃爍。邊境區外,有枚軌道衛星發出電能,廚房被藍光所籠罩。我能聽見漩渦的轟隆聲。

「我說不要——」

我閉上眼睛,抓起桌上的槍。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