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櫻花戀人(中文書)

書名 我的櫻花戀人(中文書)
桜のような僕の恋人
作者 宇山佳佑
譯者 王蘊潔
出版社 春天
出版日期 2019-01-30
ISBN 9789577411853
定價 320
特價 79折   253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世界文學>日本文學

商品簡介

不用說,這是催人淚下小說的顛峰!
日本出版引起廣大迴響,火速再版
累計銷售突破21萬冊!

如同櫻花般的她,讓人淚光閃閃,美麗而短暫的戀愛故事!
日本書店店員、書店營業企畫一致灑淚推薦——
電影「今夜,在浪漫劇場與妳相遇」編劇 宇山佳佑
首次在台出版作品

在錄影帶店上班的打工族晴人,愛上了充滿幹勁、活潑可愛的造型師美咲,為了贏得她的芳心,他重拾了一度放棄的攝影夢想。美咲也深受晴人吸引,兩人終於如願相戀。然而,幸福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美咲罹患了罕見疾病,為此煩惱不已⋯⋯

美咲對著眼前的情人露出了最燦爛的笑容。
她忍著即將潰堤的淚水,即使晴人沒有發現是自己,她仍然露出了喜悅的微笑。然後接過晴人遞給她的針織帽,這時,指尖稍微碰到了他的手掌。
美咲回想起和他牽手時的感覺,想起晴人曾經說喜歡她這雙粗糙雙手的聲音。
晴人帶給我很多回憶。
給了我許許多多不想忘記的回憶。
所以,晴人——
「謝謝你⋯⋯」


日本書店店員灑淚推薦
不用說,這是催人淚下小說的顛峰!!
--三省堂書店營業企畫室 內田剛
我哭了好幾次。
--Daihan書房總店 山之上純
一部讓人思考人生的作品
--三省堂書店名古屋高島屋店 大屋惠子
我覺得看到了沒有經過美化的故事精髓。
--喜久屋書店阿倍野店 市岡陽子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我的櫻花戀人

作者簡介

宇山佳佑
一九八三年出生於神奈川縣。
劇本作家,創作『變身女孩(Switch Girl)』、『總是在哭泣』、『信長協奏曲』等連續劇及電影劇本。
著有《Girls Step》、《今夜,在浪漫劇場與妳相遇》、《給你小小奇蹟》、《這段戀情是世界上最美的雨》等作品。

譯者簡介

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旁觀譯著數字和三高指數之間的競賽。
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名叫海賊的男人》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每當看到櫻花,就會情不自禁回想。 無論經過多少時間,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妳。 美咲,那時候我無法為妳做任何事。 我既沒有發現妳的痛苦,也無法協助妳擺脫悲傷,我無能為力。 不,不光是這樣。 我傷害了妳。 那一天,妳看著我的背影,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即使現在,只要想到這件事,就覺得心如刀割。 但是,無論再怎麼後悔,都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妳已經不在這片春光中。 接下來我所能做的,就是一輩子都不忘記妳。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所以,美咲,在往後的日子裡,每當看到櫻花,就會情不自禁想起。 想起只有短暫綻放,美麗而燦爛的…… 想起我那像櫻花般的戀人——那就是妳。

第一章 春

剪刀發出歡快的節奏,仔細修剪著朝倉晴人的頭髮。 身後的美髮師手勢熟練,用指尖夾住他的頭髮,晴人的心臟噗通跳了一下,全身就像盛夏的太陽般發熱,可以感受到手掌冒著汗。晴人在剪髮圍布下用手掌放在牛仔褲上擦了擦,擦掉手心的汗水,然後偷偷從鏡子中注視她。 她一頭微鬈的淺色頭髮,寬鬆的橫條紋上衣,可愛的圓臉讓人聯想到貓。她專心的時候似乎習慣微微嘟起嘴。 ——有明美咲。這是晴人暗戀對象的名字。 晴人聽著店內輕聲播放著披頭四的〈I Will〉,整張臉就像烤過頭的麻糬一樣快融化了。 有明小姐今天也太可愛了,到底是怎樣的基因搭配在一起,可以生出這麼可愛的女人?他很想感謝她的父母。 這時,美咲突然從鏡子中看著他,他頓時就像火箭發射一樣,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慘、慘了!被她發現我盯著她看! 「怎麼了?」美咲偏著頭納悶,她似乎並沒有察覺到晴人熾熱的視線。 「沒事,哈哈哈……」晴人誇張地笑了起來。 鎮定,要鎮定。我今天來這家髮廊有重要的目的,這不是遊戲,而是人生的一場大仗。 他看向窗外。髮廊前是一條狹窄的車道,對面有一棵櫻花樹。那棵櫻花樹向右傾斜,外型不怎麼漂亮。在春日的暖陽中,櫻花盡情綻放。隔著窗戶看著和煦的春風,將花瓣吹向天空的景象,美得宛如照片。但是,平時看了會心曠神怡的風景,只會造成晴人此刻的壓力。 本週末是櫻花盛開的時期,週末過後,櫻花就會凋零。沒有時間了,今天一定要約有明小姐一起去賞櫻花! 店內的背景音樂變成了披頭四的〈She Loves You〉,這首歌簡直就在聲援我。謝謝約翰、保羅,還有另外兩名歌手。 他已經決定了作戰計畫——在閒聊中提到櫻花的話題。 「妳喜歡什麼甜點?」「布丁啊。」「我喜歡櫻餅!櫻?啊,現在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本週是櫻花開得最旺的時候,下週就會下雨。啊!如果妳有空,要不要一起去賞櫻!?」 就這麼辦,這是最好的方法,沒有更自然、更有型的邀約方式了。好,那就開始吧……不,不對,等一下!從櫻餅轉到櫻花是不是太牽強了?對,那就從「已經是櫻花的季節了」開始。 他鼓起全身所有的勇氣打算開口,但因為太緊張了,嘴巴僵住了,根本張不開。剪下的頭髮每次掉落在地上,他就覺得像沙漏裡的沙子掉在地上,越來越坐立難安。晴人用力閉上眼睛,硬是開了口。 「……櫻、櫻、櫻……櫻……櫻……櫻……」 慘、慘了!沒辦法完整說出「櫻花」兩個字!這簡直就像是在模仿蒼蠅叫的神經病!沒時間了!快約她!朝倉晴人,趕快鼓起勇氣! 「你最近很忙嗎?」 美咲先開口問他。 「啊!?喔,沒有。」因為事出突然,他忍不住結巴起來。 「但職業攝影師很厲害!而且你在得獎之後自立門戶,你才二十四歲吧?」 「嗯,是啊……」 「是喔,雖然和我只差不到一歲,但太了不起了。我也得好好努力才行。你最近都在拍什麼照片?啊,現在是春天,所以都拍櫻花嗎?」 櫻花!?天賜良機!他下腹用力,猛然轉過頭。 「現在是櫻花的季節!如果妳有空,要不要一起去賞櫻——」 ——喀嚓。他聽到剪刀尖銳的聲音。 美咲停下手,臉色蒼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怎麼了?該不會是一下子剪太短了?完全沒有關係! 這時,他發現剪刀前端沾到了鮮血。 「咦?剪刀上有血?」 下一剎那,坐在隔壁座位的女客人轉頭看了過來,立刻發出好像恐怖片般的尖叫聲。店內立刻亂成一團。男店員叫著:「趕快拿毛巾過來!」「叫救護車!」 晴人偏著頭,搞不清楚狀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對不起……」 聽到小聲道歉的聲音,晴人轉過頭,發現美咲面無表情地流著淚。 為、為、為什麼要哭!?她該不會對和我約會賞櫻厭惡得想哭!?哇,連我都快要哭出來了! 「妳為什麼要道歉?」晴人露出僵硬的笑容,誠惶誠恐地問,她用顫抖的手指著地上。地上有一塊沾滿鮮血的耳垂。 啊,耳垂。但這是誰的耳垂? 那是晴人的耳垂。 他從鏡子中看到滴著血的左耳,從椅子上跌落了下來。 「嗚哇————————我的耳垂————」 當他回過神時,聽到店裡的背景音樂變成了披頭四的〈Help!〉。 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救護車上,晴人躺在擔架上,滿心歉意地閉上了眼睛。美咲的身影浮現在眼前。 晴人在一個很平常的夏末午後認識了她。 高中棒球比賽已經結束,晴人失去了每天的樂趣,於是來到下北澤,想整理一下因為太長,看起來有點邋遢的頭髮。之前常去的那家剪髮只要兩千圓的平價髮廊倒閉了,所以他必須重新找一家店。下北澤並不在他平時活動的範圍內,但他打算去比利治玩家雜貨店買《像飯糰一樣的貓.鮪魚彥》寫真集,於是帶著「最好可以找到物美價廉的髮廊」的輕鬆心情,騎上剛買的霧黑色登山車來下北澤。 Penny Lane髮廊位在離下北澤車站有一小段距離的住宅區角落,一塵不染的白色外牆令人印象深刻,用有點矯情的俏麗文字寫著『Penny Lane』的招牌在門把上得意地搖晃。 說句心裡話,他並不喜歡這種矯情的店,主打時尚美髮沙龍的店通常都不是什麼像樣的店,店裡應該都是一些輕浮的美髮師。還是去住家附近的理髮店剪一下就好,反正包含修臉才四千圓。雖然他原本抱著這樣的偏見,但看到店門口的黑板上寫了『新客人 剪髮三千圓!』這幾個字時,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雖然不太喜歡,但價格很實惠,這次就去剪一下…… 他推開深棕色的沉重木門,立刻聽到了披頭四的〈Here Comes the Sun〉這首歌,戴著黑框眼鏡,看起來像是店長的男人皺著眉頭,在櫃檯內敲著計算機。店內並不大,只有四張椅子和一個洗頭台,兩名店員忙碌地在店內跑來跑去。一個一頭金髮,另一個留著側分線上梳的髮型,兩個年輕男人看起來都很輕浮。 晴人瞥了一眼那兩個美髮師,用鼻子冷笑一聲,「果然是輕浮到家的髮廊。」 他坐在沙發上,在問卷調查表上填寫必填事項—— 「你好,我是今天為你服務的髮型設計師有明。」 晴人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抬頭一看,立刻對她一見鍾情。 經常有人用『被雷打到』來形容墜入情網的瞬間,晴人受到的衝擊不光是被雷打到而已,簡直就像是走在街上遇到了雷神,然後一路被雷神追著打。 美咲的腰上掛著使用多年的剪刀包,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著他露出微笑。整個人都在發光。 沒想到偶然走進一家髮廊,竟然有豔遇。也許這是長得像飯糰一樣的貓.鮪魚彥送給我的禮物……啊!他慌忙低頭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慘了!為什麼這種時候偏偏穿了一件很土的T恤!胸前還大大地寫著『Endless Summer』幾個字!她一定很想吐槽「夏天還沒過完嗎」! 晴人拚命用手背擦著額頭滲出的汗水。鎮定,要鎮定!自己流太多汗了!不要再流汗了!她一定會覺得「這個人是冰做的嗎?」! 但是,美咲似乎完全沒有產生這些想法,她面帶笑容說「請跟我來」,然後把他帶到美髮椅旁。 在剪頭髮的過程中,晴人一直著迷地看著美咲。 不知道她幾歲?住在下北澤嗎?有男朋友嗎?她絕對有男朋友。因為實在太可愛了。是同事嗎?如果是那個戴著花俏眼鏡的傢伙,就未免太沒天理了……嗯?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從鏡子中發現她似乎有點緊張。美咲似乎察覺了他的視線,好像在說重大秘密般小聲告訴他:「其實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為客人剪頭髮。啊,但我曾經為髮型模特兒剪過幾次,所以不必擔心!只是有點緊張,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請你隨時告訴我。」 沒關係!只要是妳剪的,就算剪得像颶風掃過一樣亂七八糟也沒關係!而且我想被妳剪得亂七八糟!美咲一臉歉意的樣子太可愛了,讓他忍不住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雖然她一臉不安,但剪出來的效果很不錯。一方面是因為內心的偏袒,再加上平時去剪頭髮的廉價理髮店老闆是手一直抖不停的老頭,所以晴人對她剪的新髮型感到非常滿足。 「謝、謝謝妳,清爽多了,該怎麼說,好像變得比較帥了,哈哈哈……」 我就說不出更像樣的話嗎?他為自己的詞彙貧乏感到沮喪,但她笑著說:「太好了!」她的笑容太可愛了。 那次之後,晴人為了見她,每個月都會去Penny Lane髮廊報到一次。起初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幾句,隨著見面次數增加,聊天的內容也增加了。而且晴人還發現,她竟然沒有男朋友。晴人得知這件事的那一天實在太高興了,走進下北澤的站立酒吧,獨自喝了八杯高球雞尾酒。 雖然為了美髮師去剪頭髮的動機很不單純,但對晴人來說,見到美咲的時間是無可取代的美好時光,如果說是他人生唯一的樂趣也不算誇張。只要她聊到什麼電影,在下一次見面之前,他都會先去看那部電影;聽她說手變得很粗糙,就立刻上網查資料,然後告訴她中醫很有效。 她早晚會交男朋友的恐懼總是像野獸般在他內心張牙舞爪,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必須趕快邀她約會…… 這種焦急導致了今天的失敗。 晴人被送到位在新宿的慶明大學醫院。 急診醫生看到離開晴人身體的耳垂,用冷漠的語氣說:「那就趕快來縫一縫吧。」晴人雖然很想說又不是縫抹布,但還是一動也不動地躺在那裡,讓醫生把自己的耳垂縫回去。因為打了麻醉的關係,所以完全不覺得痛,但胸口隱隱作痛。 自己把有明小姐惹哭了。都怪自己在那時候突然轉頭…… 耳垂順利縫了回去,醫生請他一個星期後回來拆線,他拿著醫生處方的止痛藥,走向夜間出入口。兩條腿沉重得像石頭。 夜晚的醫院大廳安靜得可怕,除了晴人以外,完全沒有其他人影。 包了紗布的左耳因為麻醉未退的關係,有一種怪怪的感覺。晴人停下腳步,靠著牆壁,用腦袋咚、咚地撞牆壁,嘆了幾十次氣。悲傷的嘆息在寂靜的走廊上聽起來格外大聲。 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沒有勇氣再約她了,下個星期,櫻花就會漸漸凋零,我的戀情也像櫻花一樣落幕—— 「呃!」 美咲上氣不接下氣地出現在自動門前,晴人嚇了一跳,慌忙站直了身體。 她跑了過來,看到晴人被紗布包起的左耳,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 「真的很抱歉!這是店長給你的!」她在說話的同時,遞上了下北澤知名餅乾店的紙袋。她應該被店長痛罵了一頓,哭腫的眼皮讓他看了於心不忍。 晴人在自己臉前攤開手掌,苦笑著說:「請妳不必放在心上,是我不對,不應該突然轉過頭。」 「沒這回事!是我的錯!」 「真的沒關係……」 「我會付醫藥費!請你把金額告訴我!」 「請妳不必在意!」 「我會在意!請你讓我付!」 美咲說著說著,突然情緒激動起來,聲音帶著哭腔,用力吸著鼻子。 「耳垂……如果無法縫回去……到時候,可以用我的耳垂!真的很對不起!」 我當然很想要妳的耳垂,超想伸手摸摸妳的耳垂。但是,看到妳這樣拚命道歉,就覺得很抱歉…… 「妳真的不必放在心上——」 「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啊?」 「只要我力所能及,任何事都可以!」 「任、任何事?」 「對,我可以做任何事!」 她可以做任何事喔……就在這時,晴人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雖然他知道這樣很不公平,但是—— 「那……」 他顫抖的雙唇用力深呼吸,然後對她說: 「那請妳和我約會!」 美咲站在鴉雀無聲的走廊上張大了嘴,整個人愣在那裡。晴人看到她的反應,立刻後悔自己不該提出這樣的要求。這也難怪,她應該完全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提出約會的要求。時機太糟了。問題在於話一脫口就像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來了。 「因、因為剛好是櫻花的季節……那個……我們一起——」 晴人直直地注視著美咲。 「請問妳願意和我一起去看櫻花嗎?」 美咲似乎終於理解了他的意思,慌忙移開了視線,纖細的手指撫摸了嘴唇好幾次,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思緒。晴人見狀,覺得她應該在思考如何拒絕。 果然不行啊。唉,早知道不應該提出這種莫名其妙的要求…… 晴人垂頭喪氣,已經對約會不抱希望了。 「好。」 「啊?」晴人難以置信,一時說不出話,然後就像在對外國人說話似地一字一句問她:「妳的、意思是、約會、OK嗎?」 美咲停頓了一下,用力點了點頭。 「真、真、真的嗎!?」晴人的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終於可以和有明小姐約會了!耳垂被剪太值得了! 因為太高興了,他很想跳起來。 接著,他們互留了電話。她特地為晴人把他的東西和腳踏車帶來醫院,所以晴人可以直接騎回家。 他在醫院門口騎上腳踏車,向她微微點頭致意,美咲也一臉僵硬的表情向他微笑。晴人連續鞠了好幾次躬,用力踩著腳踏車的踏板離去。 他騎在國道上,感受著夜晚溫熱的風,覺得等間隔排列的路燈比平時更加耀眼,行駛在前方車輛的車尾燈好像玫瑰般鮮紅,眼前的景象比昨天看到的世界更加、更加美麗。 晴人在笹塚車站附近的河畔道路上停下腳踏車,坐在座椅上,欣賞著路燈映照下的櫻花樹,和隨風飄散的花瓣。 他從手機中找出美咲的電話號碼,覺得這十一個數字就像是通往幸福未來的密碼。他笑得眼尾都垂了下來,但突然吹來的夜風立刻帶走了他的笑容,像黑色污漬般的罪惡感在內心擴散。 ——職業攝影師很厲害! 他想起美咲的話,忍不住胸口疼痛。 晴人彎下身體。 必須向她道歉……因為我並不是攝影師。 必須為一直說謊欺騙了她道歉。 他撫摸麻醉開始消退的左耳,感受到一陣刺痛。 這也許是說謊的自己在內心感到的疼痛。

在那個節骨眼提出約會的要求太犯規了,實在太難拒絕了…… 「唉。」美咲靠在小田急線車門上,輕輕嘆了一口氣。 太出乎意料了。完全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提出約會的要求。 電車停在梅之丘車站後,她拖著沉重的身體,走向了驗票口。 白天時總是人來人往的學生街,在夜晚十一點之後,幾乎沒有人影。美咲走進車站前的便利商店買了奶茶和果凍,拎著塑膠帶走回家裡。 之前不是沒聽過美髮師不慎剪到客人耳朵的事,當然,即使只是剪到耳朵的疏失也不應該發生,但從來沒有聽說有人把客人的耳朵剪下來。客人搞不好會告上法院,髮廊也會面臨倒閉的命運。所以當客人被送去醫院後,店長一臉氣急敗壞,大發雷霆說:「妳給我回去當助理!」好不容易才升上美髮師,她絕對不希望再回去當美髮助理。雖然是自作自受,但她真的很想哭…… 在街角的魚店右轉,走了一小段路,前面就是一家居酒屋。木造的牆壁經過長年的風吹雨淋,已經變得很破舊,寫了『有明屋』的紅色燈籠孤伶伶地掛在店門口。從玻璃門瀉出的燈光中夾雜著客人的歡笑聲。任何地方都會有一家這種好像居酒屋樣板般的店,這裡就是美咲的家。 「我回來了。」拉門發出巨大的聲響,正在和老主顧談笑的哥哥有明貴司抬起頭笑著對她說:「今天真晚啊。」坐在吧檯前的老主顧也都舉起大杯啤酒,笑著對她說:「美咲,回來了啊!」美咲平時都會親切地向他們打招呼,但今天沒有力氣擠出笑容。一身套裝、坐在吧檯角落喝著高球雞尾酒的吉野綾乃問她:「妳怎麼了?」 綾乃是貴司的女朋友,就像是美咲的姊姊。她眉清目秀,一頭漂亮的黑直髮,散發出成熟女人的味道。美咲每次都覺得這麼漂亮的女生和哥哥在一起實在有點可惜。 「工作上遇到什麼問題了嗎?」綾乃擔心地偏著頭問,美咲硬是擠出笑容說:「不,沒事。」不愧是綾乃,她的直覺還是這麼敏銳…… 「美咲,怎麼了?工作上出了什麼差錯嗎?妳做事還是這麼粗枝大葉!」 貴司在胸前抱著黑色T恤下露出的粗壯手臂,豪爽地笑了起來。美咲對著神經大條的哥哥嘟著嘴說:「你少囉嗦。」走向吧檯後方通往二樓的樓梯。哥哥問她:「晚餐呢?」 「不用了。」 「喔,是喔,今天有妳最愛的蠑螺。」 蠑螺?美咲忍不住停下了腳步。想像蠑螺在鐵網上烤得不停冒泡的樣子,口水就忍不住快流下來了。再滴幾滴醬油,趁熱吃進嘴裡……嗯,太好吃了。肚子就像小動物一樣咕咕叫了起來。 「怎麼樣?到底是要吃還是不要吃?」 「……我要吃。」 美咲用力嘟起嘴,在綾乃身旁坐了下來。

隔天,她再度為前一天的事向店長道歉。店長經過一晚的沉澱,心情也平靜了,所以並沒有太生氣,也總算沒有把她降為美髮助理。美咲並沒有因此鬆懈,客人來髮廊是為了讓自己變漂亮,自己的工作必須完成客人的心願,所以不能一直沮喪,必須振作起來,努力工作。 晚上八點,髮廊打烊後的簡單總結時,店長說明了當天的業績和必須改善的地方。目前包括店長在內,只有四名美髮師,老實說屬於人手不足的狀態,每個人得分擔的工作量很多。但正因為人手不足,美咲才有機會升上美髮師,所以不能對忙碌的狀態有任何抱怨。 打掃完畢,當前輩美髮師離開後,她留下來自主練習。這是她每天必做的事,對著美髮假人頭刻苦鑽研,練習如何克服自己不擅長的髮型。她最不擅長剪短髮,所以必須一次又一次苦練。 當她回過神時,發現已經十一點多,差不多該回家了。她從口袋裡拿出店裡的鑰匙,一看鏡子,忍不住停下手。因為她發現有幾根白髮。 「又有了……」 她最近經常發現白髮。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白髮?是因為太累了嗎? 她拔掉白髮,忍不住嘆息。這時,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 這麼晚了,是誰啊?美咲拿出手機,一看螢幕,立刻害怕起來。 是晴人傳來的訊息。 主旨:關於約會一事 內文:很抱歉,這麼晚打擾妳。我是朝倉晴人。 日前承蒙答應約會一事,按原定計畫,將配合妳的休假時間,如期在下週一舉行。上午十一點在新宿車站南口集合(不是南方廣場那裡,敬請注意)。那天是非假日,估計賞花人潮並不多,所以是賞櫻的理想日子。但是,萬一遇到下雨,則不適合賞櫻,屆時將再度調整日期,或是由我提供賞花以外的約會計畫,敬請放心。非常期待當天的約會。 怎、怎麼回事?為什麼寫這封硬邦邦的商業電子郵件給自己?這該不會是要我加入老鼠會的套路?但他是職業攝影師,應該不至於吧? 回家之後,她用手機搜尋了『攝影師 朝倉晴人』,想看看他拍了哪些照片,但並沒有搜尋到任何他拍攝的照片。 怎麼會這樣?網路上至少應該有他得獎的那張相片—— 「原來他叫朝倉晴人。」 美咲驚訝地回頭一看,剛洗完澡的貴司拿著浴巾用力擦頭髮,探頭看著她的手機螢幕。 「喂!不要偷看啦!」她假裝要用手機丟哥哥,想把他趕走,沒想到哥哥不悅地噘著下唇說:「妳不是為了賠罪和他約會而已嗎?為什麼要調查他的背景?」 「只是想事先瞭解一下狀況……」 「事先瞭解狀況?妳不要一副好像樂在其中的表情。」 「你少囉嗦!我才沒有呢!我覺得很衰!」 她皺著臉,逃也似地衝進浴室。 她看著浴缸內冒出的熱氣,怔怔地陷入了思考。他為什麼找我約會?他既然約我,代表他對我有意思?還是我想太多了?我太自戀了嗎?但既然找我約會,應該可以這麼解釋吧?她害羞得紅了臉。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