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愛麗絲(中文書)

書名 月光下的愛麗絲(中文書)
作者 朱夏
出版社 要有光
出版日期 2019-01-24
ISBN 9789866992056
定價 270
特價 88折   238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大眾文學
其他版本 二手書   59折 160元 起

商品簡介

百變全能作家朱夏,繼《搖滾戀習曲》後再以音符書寫勵志且浪漫的青春物語!好感度直逼《交響情人夢》X《蜜蜂與遠雷》!

橫跨青春/懸疑/輕小說領域!題材百變的全能作家朱夏,
2019開春全新挑戰.揪心又療癒的古典音樂系愛情!細膩描述為夢想與痛苦所困擾的動人青春群像。

林昱澄:「妳下次比賽又拿第一,我就彈〈給愛麗絲〉幫妳伴奏。」
方茹涵:「你認為我無法再跳舞,所以才彈了〈給愛麗絲〉嗎?」

「你聽過〈給愛麗絲〉的由來嗎?」
「是貝多芬生前未公開的曲子,聽說是送給他的情人。」
「林昱澄也一樣,他彈這首曲是獻給他的『愛麗絲』。」

方茹涵從車禍中救出青梅竹馬的林昱澄,因此雙腳受傷,無法跳芭蕾。原本相互傾心的兩人,因為方茹涵的自卑,感情出現裂痕。然而林昱澄因忘卻不了和她的約定,在鋼琴賽上違反規定彈奏報名曲以外的曲目〈給愛麗絲〉引起騷動,導致表演曲目同為〈給愛麗絲〉的葉軒豪大受影響,表現失常留下陰影,從此無法碰觸鋼琴。
兩年後,葉軒豪升上大學遇上鋼琴社副社長的張亞筠,張亞筠認出他曾是青年鋼琴大賽上的參賽者,有意勸他加入鋼琴社,因緣際會下,葉軒豪得知了校園深夜出沒的鬼鋼琴傳說,意外發現夜晚不斷重複彈奏的〈給愛麗絲〉的始作俑者便是當年害他在比賽上當眾出糗的林昱澄。而張亞筠為了能讓林昱澄再次參賽,希望葉軒豪出面以當年被害者的身分,要求林昱澄振作。
當葉軒豪重新喚起對鋼琴的陰影時,在室友推薦下前往遊樂園打工,對同為工讀生的學姊方茹涵傾心,決心幫助她再次站上舞台,卻赫然發現方茹涵竟是林昱澄的青梅竹馬。隨著三角戀情的展開,三人間的命運再次交錯……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月光下的愛麗絲

作者簡介

朱夏
生性怕熱,卻出生在夏日的台南。比起作家更喜歡小說家的稱號。
寫作類型是雜食派,創作歷程是感覺派,大綱是印象派。
已出版作品《搖滾戀習曲》、《陌生的新郎》、《我的男人是狐狸》、《愛上平行時空的你》等書。

章節目錄

序曲
第一章、〈給愛麗絲〉
第二章、他的愛麗絲
第三章、失去鋼琴的貝多芬
第四章、若即若離
第五章、變奏曲
第六章、兩個月光
終曲
【後記】
序曲

夏初放學時間,林昱澄騎著腳踏車停在校門口等待。橙色夕陽映照在他的背脊,汗水沾濕制服上衣,他望著來來往往的學生,雙眼搜尋等候的人。

「林昱澄,在等你女朋友喔。」同班同學經過校門口,對他呼喊。

「我看你每天都在等方茹涵,什麼時候公開交往啊?」另一位同學大聲嚷嚷。

「放屁,她就鄰居而已。」林昱澄揮揮手要他們別瞎猜。

「什麼放屁?班上女生都在傳,就說方茹涵喜歡你。怎麼不乾脆趁今天頒獎典禮跟她告白?」

同學話一出,其他幾人隨著起鬨,吵鬧不休。

「噓!吵死了,話不要亂說。」林昱澄伸手拍了同學的頭。

「啊,她來了。喂,方茹涵,林昱澄說有話要跟妳說。」同學見到話題女主角正從玄關走來,不禁拱手大喊。

「閉嘴啦!」林昱澄拿起車籃裡的書包揮向一群人。

同學們捧腹大笑。

「好了,我們不打攪了。」同學向兩人道別後離去。

方茹涵抓著書包揹帶,一手提著一雙粉色芭蕾舞鞋走向他。

「他們剛才在吵什麼?」方茹涵擦去額頭的汗水,並將書包順手塞進籃子裡。

「沒什麼啦,他們在耍白癡罷了。」

「你等很久了嗎?」

「還好,上車吧。」林昱澄將下巴撇向後座。

「你得騎快點,免得被主任看到。」方茹涵微笑坐在後座,單手抓住林昱澄的肩膀,另一手拎著芭蕾舞鞋。

「恭喜妳比賽拿到第一名。」林昱澄側著臉瞥了她一眼。

「只會口頭說嗎?不請客?」方茹涵得意一笑。

「當然請,看妳想吃什麼。」

「讓我想想再告訴你。」

兩人乘著腳踏車穿過學校圍牆旁的樹蔭,微風吹過,輕輕搖晃方茹涵的秀髮。她微笑按住林昱澄的肩膀,靠向前問:「七月就是鋼琴比賽了吧?」

「是呀。」

「我會去幫你加油。你要彈什麼?」

「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

「那首曲子聽起來很悲傷耶。怎麼會選它?」

「比賽的主題是貝多芬,只能選他的曲。」

「那怎麼不選〈給愛麗絲〉?每天垃圾車都在放,大家很熟悉。」方茹涵開玩笑。

「別提了,彈那首我會笑場。既然妳這麼喜歡那首曲,那麼妳下次比賽又拿第一,我就彈〈給愛麗絲〉幫妳伴奏。」

「我才不需要!」她鼓起臉頰,伸手敲打他的肩,害他重心不穩腳踏車傾斜。

「別打了,我在騎車耶。」

兩人打打鬧鬧朝家的方向前進,再過一個街口就會抵達兩人的家。他們分別住在公寓上下樓,是從小學就認識的青梅竹馬,感情好如兄妹。

「林昱澄,我之前說過如果我比賽拿第一,會告訴你一個祕密,你還記得嗎?」方茹涵眼見就快到家,突然開口。

「什麼祕密?」林昱澄問道,腳踏車已經抵達住家前的街口,在公寓門前停下。

方茹涵下車,拿起書包。

「什麼事這麼神祕啊?」林昱澄見對方遲遲不說,又再次追問。

方茹涵甜甜一笑,靠向前在他耳邊低語:「我在比賽前許願,如果順利得獎,就要向喜歡的人告白。」

她把手搭在他背上,悄悄寫下四個字。

「妳是認真的嗎?」林昱澄雙頰發紅盯著她的臉,一臉茫然,試圖明白對方是不是在開玩笑。

「你那是什麼表情?」方茹涵見了他的反應,面露不滿,「我要回家了。」

她快步轉身離開。

「方茹涵,妳不聽我的回答嗎?」林昱澄朝著她的背影大喊。

方茹涵轉過身盈盈一笑:「等你鋼琴比賽結束後再告訴我吧。」

林昱澄望著她聳肩微笑,卻見她突然笑容收起,快步跑向自己。

「小心!」方茹涵大叫。

林昱澄還不清楚現況,當方茹涵伸手將他推開時,他轉頭一看只見右方一輛黑色轎車朝著自己衝過來──

第一章、〈給愛麗絲〉

暑假,全國高中組青年鋼琴大賽在台北公會堂正式展開,全國以成為鋼琴家為目標的高中生全部集聚在此。禮堂入口處滿是參賽者和加油團,葉軒豪站在報到處,手指僵硬。此時他身穿合身的西裝,深感彆扭,不停張望其他參賽者。

「軒豪,加油!」母親在他身後精神飽滿地喊著。

「比賽還沒開始耶。」葉軒豪低聲碎唸。

「你媽媽很有活力唷。」報到處的服務人員撇嘴一笑,讓他更加不好意思。

「沒想到我們家會生出鋼琴家,你爸跟我都不會看樂譜。」母親等他從報到處回來後,愉快地拍著他的肩。

「妳太誇張了,我還沒開始比賽,哪裡來的鋼琴家?」葉軒豪低頭摸著脖子,一臉害臊。

「好好表現,外婆也會以你為榮。」母親輕掐他的肩,同時露出擔憂的神色。

「放心啦,外婆一定會好起來的。」葉軒豪回答,但內心卻很不安。

「你外婆一直希望能到現場看你表演,可惜醫院不允許。」

「她不能來,我把獎盃帶回去就行了。」他說著一口自信滿滿的話,卻難為情地瞥向其他參賽者。

「外婆聽到你的話,一定很開心。」母親欣然一笑。

他從幼稚園時便對鋼琴充滿興趣,巴著母親讓他去鋼琴教室,若非外婆強力支持,他父母也不會讓他學琴。每次假日他就會到鋼琴教室練習,對鋼琴的愛好使他的琴藝蒸蒸日上,在學校也經常負責典禮伴奏,並參加各項比賽。

從國小六年級起,母親帶著他到各縣市參賽,四處征戰,也使他對鋼琴產生了另一種情感,除了熱情,鋼琴帶來的榮耀使他獲得更多滿足。而這次參賽,無非是為了報答外婆,希望能獲得好成績,讓她以自己為傲。

「軒豪一定能成為傑出的鋼琴家,外婆很期待看到那一天。」外婆總是將這句話掛在嘴上。當他得知外婆此次住院恐怕很難再回家時,他便下定決心,以這場比賽實現外婆的期許。

「再過十分鐘報到時間即將結束,還未報到的參賽者請盡快報到。」廣播在禮堂內傳播。「完成報到的同學,麻煩來這裡依出場順序排隊。」工作人員站在禮堂側門呼喚。

「軒豪,加油,媽媽會在觀眾席看你演出。」他母親輕拍他的肩,「緊張的時候,想像所有人都是西瓜就不會怕了。」

他對於母親的鼓勵只是害臊地點頭,快步走向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依出場順序一一叫號。

「19號,林昱澄?19號!」工作人員大喊,但遲遲無人現身,見到葉軒豪便問:「你是幾號?」

「20號。」

「你先排進來。」工作人員皺眉又再次呼喚林昱澄,但依舊不得回應。

葉軒豪望向手錶,距離比賽開始只剩半小時,不禁冒冷汗。他一直以來參加的都只是小型比賽,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高規格的全國性比賽。

19號是不來了嗎?葉軒豪心想。

工作人員帶領參賽者到舞台後方休息等候上場,到了比賽前十分鐘才見工作人員領著一名男學生進來,對方胸前正別著19號的胸針。

這人真的想參加比賽?葉軒豪盯著對方的臉,見對方臉色陰沉,不由得質疑。

比賽在早上九點正式開始,共三十一位參賽者,前半場由十五位先行上場,葉軒豪則在下半場出場。後台等候區架設了螢幕可瞧見舞台狀況,幾位參賽者過度緊張,不小心失誤。這場比賽是由參賽者從比賽單位的指定曲目中,挑選一首報名參賽,評分標準在於樂章的完整性,節奏、速度、音色控制必須符合原曲,因此只要落拍、掉音都會成為扣分的主要因素。葉軒豪盯著螢幕不禁緊張掐著雙手,心想自己為了這場比賽練習百餘次,絕對不能出錯。

前半場結束後進入中場休息時間。坐在葉軒豪身旁第21號參賽者趁休息向他搭話。

「嗨,你幾年級?」

「要升高二了。」

「那麼是同年囉。我們恰好抽到這種不上不下的位置,說起來到底算不算好?要是評審聽到一半累了,不仔細聽我們演奏怎麼辦?我這是第二次參加鋼琴比賽,竟然就是全國性的大賽,比賽曲目還是我不熟悉的貝多芬。」

葉軒豪堆起微笑說:「那還能怎麼辦,只能照彈吧。」

他不太喜歡在比賽前和其他參賽者交談,那只會讓他分心。他決心這次必須打進前五名,不然以後就沒機會了。

「不過你更慘,分到強手後面。」21號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臉色令人看得很不舒服。

「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遲到的19號是誰嗎?」對方壓低聲音,一臉吃驚盯著葉軒豪,但他只是搖頭。

「他可是前兩屆高中組的第一名,新聞報導說他是神童。因此他很可能在這次比賽三度蟬聯。」

「喔,這樣呀。」葉軒豪苦笑。他心想真希望中場休息時間快點結束,讓對方閉嘴。他現在最重要的是專注在比賽,不希望因任何人影響自己的表現。

休息時間結束,比賽繼續進行。葉軒豪聽著外頭的掌聲,不經意瞥向第19

號的林昱澄,剛才他和21號交談時,對方也是像現在這樣面無表情,只是低頭盯著腳邊發呆。

這樣的人真的是鋼琴天才嗎?他不禁心道。

18號參賽者演奏完回到後台,工作人員看向林昱澄叫道:「19號參賽者,請出場。」

林昱澄靜默了幾秒,突地站起身拉動鐵椅,在後台發出巨響,使舞台前興起些許騷動。葉軒豪目送對方走出場外,不禁覺得這人一定是個怪咖。

葉軒豪盯著螢幕看,林昱澄走到舞台中央敬禮。

「現在出場的是第19號參賽者,現齡十八歲的林昱澄,表演曲目是〈月光奏鳴曲〉。」台上主持人朗誦完後,林昱澄恭敬地二度敬禮,態度看起來十分正常。

他走到鋼琴前深呼吸,將手放在琴鍵上。鏡頭拉進,拍攝他的手指,他的手十分修長,指尖輕觸琴鍵的瞬間,琴聲響起,聲音低沉而憂傷。

他的雙手在琴鍵上彈跳,如同著魔,那雙手不受身體控制,好似兩個獨立的個體,節奏陰鬱,隨即勾起聽眾們內心沉重不安的思緒。

「太厲害了。」21號發出驚嘆,然而其他參賽者以及台下評審和觀眾卻鴉雀無聲。

他們在林昱澄一開始演奏時便發現不對勁,因為他演奏的曲目根本不是〈月光奏鳴曲〉,而是〈給愛麗絲〉。但他的演奏方式卻和一般演奏不同,論技巧完全高出高中生的水準,音色和曲調沉鬱,濃厚的哀戚和無奈纏綿而悠長。雖說〈給愛麗絲〉本來就不算是一首歡樂的曲子,但他卻像是將〈月光奏鳴曲〉沉重的情緒渲染在樂曲中,堪稱零缺點的變調演奏。

葉軒豪瞪大眼緊盯著螢幕上的林昱澄,頓時發覺對方正一邊掉眼淚一邊演奏。

林昱澄演奏結束,在場觀眾餘韻未盡,只見他茫然起身,無神地面向群眾,雙手顫抖。工作人員低聲呼喚,他才回神,沒有敬禮便轉身離場。

主持人尷尬拍手鼓掌,掌聲這才在眾人困惑的私語聲中此起彼落。

「請下一位,20號參賽者出場。」工作人員呼喚。

葉軒豪肩膀猛力一抖,倏地起身。他感覺自己的手腳都在顫抖,耳邊隱約聽見21號用氣音幫自己加油。

他匆忙往舞台前進,恰好和林昱澄擦身而過,剎那間瞥見對方面無表情,但卻雙眼發紅。

他站在舞台中央向台下觀眾敬禮,同時注意到台下評審表情凝重,觀眾也因剛才林昱澄的演出不停交頭接耳。

「現在歡迎第20號參賽者,現齡十七歲的葉軒豪為我們帶來表演,演出曲目〈給愛麗絲〉。」

一聽見演出曲目竟然和剛才林昱澄錯彈的曲目一樣,台下又是一陣私語。

「麻煩大家安靜!」主持人大聲呼籲。

台下在主持人的叮嚀下靜默,然而葉軒豪卻無法冷靜情緒。他明白台下不會有人認真聽他演奏了。

葉軒豪面露不安,緩步走向鋼琴。他將發顫的手放在琴鍵上,西裝緊緊束住他的手臂。他本來沒那麼在意服裝,但現在各種混雜的思緒摻入腦中,讓他無法思考。台下的人發出咳嗽聲,他不禁猜想他們是不是感到不耐煩了?他趕緊甩去不安,試圖捨棄雜念,專注在演奏。

他深吸一口氣,琴鍵冰冷的溫度傳至指尖,手指過度僵硬,第一小節便慢了一拍。

前面19號高超的演奏,讓他覺得此時自己就像是個小丑。他眼角瞥向台下,想起母親的話,試著想像所有觀眾的頭都變成西瓜,然而他腦中突然一片空白,當下只想趕快結束這場鬧劇,不知不覺手指愈動愈快,在黑白鍵上飛快跳躍,完全亂了曲調,先前的練習前功盡棄。

當他發現自己腦中的樂譜已經走到結尾時,卻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完成〈給愛麗絲〉,只是茫然站起身,腳不小心絆到椅子,起身時搖搖晃晃。台下沒有半點笑聲,然而卻使他感到更加恐懼,他知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

他站在台上敬禮,未等主持人開口便慌張跑回後台。

他坐回座位,試圖忽視21號的目光,只是靜靜望著自己的鞋子。而19號林昱澄的腳卻一直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比賽結束,評審經過一鐘頭的討論後公布結果。葉軒豪排在第二十七名,然而最關鍵的林昱澄卻不在排名上。三十一位參賽者,只有三十個名次,因為林昱澄違反規定,未演奏自己的報名曲目,故被除名。

葉軒豪盯著名單尾端被除名的那個名字,緊握拳頭。

他外婆直到過世,從未再聽見他的鋼琴聲,而在那之後,他也不曾碰過鋼琴……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