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手偕老不行嗎(3)(中文書)

書名 執手偕老不行嗎(3)(中文書)
作者 暮月
出版社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1-18
ISBN 9789863289555
定價 250
特價 88折   220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羅曼史

商品簡介

經歷過上輩子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她怕死了沒錢的苦日子,
因此,這輩子說啥她都要努力賺錢攢著才成,
她心不大,不求富貴榮華,只求亂世中能安身立命即可呀!

老天垂憐,讓凌玉重活一回,雖不知自己為何如此幸運,但她感謝上蒼,
這次她費盡心思,絕不讓丈夫成為齊王的護衛,走向上輩子那條死路,
但想法很美好,她卻無法肯定現實是否依然殘酷,
所以,她打算趁男人還活著時多攢點錢傍身,免得再度守寡時一窮二白,
就這麼巧,她在街市上偶然遇見一名年輕姑娘在廉價叫賣玉容膏,
玉容膏啊,是上輩子那風靡京城、喊價上百兩也有人搶著買的玉容膏?
經自身塗抹對活膚養肌確有奇效後,她火速與對方展開合作,開起鋪子,
果不其然,身為女人,就沒有不愛美的,因此東西一開賣立即供不應求,
她其實也想過要不要把生意做大,擴大產量,可深思後便又作罷,
因為她知道,待太子死後,戰亂將起,她便是擁有金山、銀山也保不住啊!

本書特色
暮月/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她十六歲嫁他,十七歲產子,二十二歲守寡,二十七歲身故,
回首前世,夫妻倆聚少離多,實在稱不上有多情深意濃淚千行,
然而今生,這男人待她千般體貼萬般好,
於是,她心底起了小小的奢望,想與他白首到老兩不離……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執手偕老不行嗎(3)

作者簡介

暮月,懶洋洋的書蟲子,愛啃書、愛宅,喜歡天馬行空、胡編亂造,不甜不寵不爽「三不」且不入流作者,碼字全是為愛發電,堅持認真對待筆下每一個角色,最享受完結每一部作品的那一刻。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二十一章

「陛下,太子殿下在御書房求見。」總管太監躬著身子走過來,恭恭敬敬地回稟道。

「朕與仙姑正在講道論法,請太子殿下改日再來。」天熙帝擺擺手,並沒有召見的意思。

總管太監略有些遲疑,想要再勸,但見天熙帝已經轉過身去,與那仙姑論起道法來,唯有低著頭,躬了躬身,悄無聲息地退下。

「父皇果真如此說?」趙贇有些不敢相信,這已經是這段日子以來,天熙帝第三回沒有見他了,在此之前可是從來沒有遇過之事。

他不知不覺地擰緊眉頭。「父皇這段日子除了與那仙姑講道論法外,可曾見過其他人?」

「回殿下,並不曾。」總管太監不敢瞞他,如實回答道。

趙贇這才覺得稍稍鬆了口氣,隨即眉頭卻又皺得更緊。

父皇對那女子的寵信是否太過了些?不上朝倒也罷了,如今竟連自己也不見,讓他精心準備著打算再剝趙甫一層皮的戲碼都無法上演。

宮裡無緣無故多了位道姑,還被皇帝奉為上賓,不只宮裡的妃嬪心裡直嘀咕,便是齊王也是隱隱覺得有幾分忐忑不安。

父皇沈迷修道不理朝事本非好事,如今又來了這麼一個來歷不明的道姑,越發將滿腹心思投入進去,旁的事竟是絲毫也不理會了。

「母妃,那位仙姑到底是什麼來頭?」

麗妃搖搖頭。「我也不清楚。太極宮除了你父皇,旁人輕易不能進去,她若不出來,尋常人想見她一面都非易事。」

「難道連母妃也不曾見過她的真面目嗎?」齊王訝然。

「這倒不是,前幾日在御花園曾遠遠見過她一面,單從外表來看,確實像是位方外之人。」

「方外之人……」齊王琢磨了片刻,緩緩搖頭。「若當真是方外之人,如何又會進得宮來?皇宮內苑乃是天底下最尊榮之處,她縱是修道之人,到底身為女子,能進宮來,便已沾染了紅塵,絕非方外之人。母妃,此女來歷不明,行為蹊蹺,您還是莫要與她走得太近,只是也無須避她如蛇蠍。」想了想,他又不放心地叮囑道。

「你放心,母妃心中都有數。」麗妃微微一笑,隨即又想到至今膝下無子的兒子,再想想兒子與兒媳的緊張關係,又忍不住低低地嘆了口氣。「曹氏到底是你的元配嫡妻,你便是心裡再惱,該給她的體面也不能少了。」

一聽她提及曹氏,齊王的臉色便不怎麼好看,勉強道:「孩兒自有主意,母妃不必擔心。」

麗妃知道他不過是敷衍自己,有心再勸他幾句,但想想那個同樣不合她心意的兒媳婦,便又作罷。

許是因為麗妃提及曹氏,從宮中離開後,齊王的心裡總是不怎麼痛快,也沒有留意神情有幾分恍惚的宋超。

自認出那個仙姑便是早些年自己納的小妾紫煙後,宋超心裡便一直七上八下。

他很肯定當時必定有人在看著自己,一定不會有錯!這個人極有可能是那位「仙姑」,也就是被他轉手送人的紫煙。

那小娘兒們果然是回來報復的!他暗暗磨牙,在心裡狠狠地啐了一口。

老子當年又有哪裡對她不住了?便是把她送人,也是送給一個儀表堂堂、頗有家財的富家公子,又哪裡埋汰她了?

當初納她時,他便說過,自己習慣一個人無拘無束的日子,所以這輩子不會娶妻。

是她堅持要留下,只道願為妾、為婢侍奉左右,可如今呢?

他恨恨地抹了一把臉,罵了聲娘。

他娘的,果然唯女子與小人難養!或許還真讓那什麼賽半仙說中了,這紫煙就是他欠下的紅顏債。

過不了幾日,便是唐晉源與明菊的兒子滿月。凌玉上門祝賀時,才從唐晉源口中得知,太極宮中的那名仙姑,果真是數年前被宋超轉手送人的紫煙。

「我說他造孽,晉源倒還不這般認為,只道什麼天意弄人。什麼都怪到天意上去,老天爺聽到了怕也是想哭吧?」明菊撇撇嘴,趁唐晉源不在屋裡,偷偷對凌玉道。

凌玉笑了笑,有幾分憂慮。「我只怕她心裡想著報復宋大哥,到時候會不會連累咱們?」

「不瞞妳說,我也是這般擔心的。只是他們幾個的性子,想必妳也多少了解,最是講究兄弟間一個『義』字,縱是知道會被連累,也絕對不會就此疏遠,說不定還要同氣連枝呢!」明菊也是忍不住嘆氣。頓了頓,她又有些樂觀地道:「也說不定一切都是咱們杞人憂天,畢竟她如今可是深受陛下寵信的仙姑,滿宮裡的娘娘們都不及她一個受寵。尊貴至此,想來她也不會再想與過去之事糾纏。」

「妳說得有理,若人家根本不想再提過去之事,咱們倒還真是杞人憂天了。」凌玉想了想,也覺得她所說的甚是有理。

遠在軍營裡的程紹禟,一直得不到仙姑的確鑿消息。鎮寧侯治軍甚嚴,裡頭的消息輕易出不去,外頭的也是輕易進不來。

再加上程紹禟如今只是個普通兵士,每日都要演練武藝外,不時還要擔負不少零碎的差事,一來二回的,連歇息的時間都恨不得掰成兩半來用,根本抽不得空再想其他事。

如此又過了一個來月,一直暗中注意著他的鎮寧侯也添了幾分欣賞。

此人能屈能伸,尊至太子身邊紅人,統領著太子府明裡暗裡數不清多少的侍衛,如今淪為軍營裡最末等的兵士,卻依然踏踏實實、不怨不惱,這份心性,著實有些難得。

再隔得半月有餘,他終於下令,將兵士程紹禟調入他的親衛隊中。

三個月不到,程紹禟便完成了從末等兵士到大將軍親衛兵的轉變,如此才是真正開始接觸那位本朝第一猛將鎮寧侯。

凌玉與明菊彼此交換消息,悄悄留意著太極宮裡的那位,發覺人家並沒有什麼針對宋超,甚至針對齊王府的舉動,所以慢慢地便拋開了。

再加上留芳堂的生意越來越好,雖未到超越在青河縣的地步,但也足夠讓凌玉、凌大春這對兄妹忙得暈頭轉向。

「程娘子、素問姑娘,趕緊換身再體面些的衣裳,宮裡頭的淑妃娘娘要見妳們。」

這日,凌玉剛進家門,便見太子妃身邊的侍女彩雲急急來道。

「淑妃娘娘?」凌玉吃驚地瞪大眼睛,便是楊素問也驚訝地張著嘴。

「敢問姑娘,可知娘娘要召見她們所為何事?」凌秀才皺著眉上前問。

「老先生放心,不是什麼壞事,我們太子妃也是一起進去的。」彩雲笑著回答。

凌玉與楊素問彼此對望一眼,到底不敢耽擱,急急忙忙地回屋換上最體面的衣裳,這才跟著彩雲到了太子府,坐上太子府往皇宮的車駕。

「我還是頭一回坐這般體面的馬車。」楊素問小小聲地道。

凌玉捏捏她的手,示意她不可多話,這才恭敬地問太子妃。「不知淑妃娘娘因何會知道妾身與素問的存在?」那樣尊貴之人,又是在深宮裡頭的,如何曉得她們的存在?再說,聽聞這淑妃娘娘如今代掌著六宮,雖非皇后,實如皇后。

太子妃眉間隱隱有幾分憂色,聽她此問便微微笑了笑,柔聲安慰道:「不必擔心,娘娘此回想見妳們,實是因為玉容膏與回春膏之故。娘娘也不知從何處得了玉容膏與回春膏,用了覺得甚好,又聽聞這並非是進貢之物,乃是出自京裡新開不久的留芳堂,這才起了興致。再後來聽聞此二物乃是楊太醫後人親手調製,才迫不及待地使了我來請妳們。」

凌玉怔了怔,很快便明白,對方真正想見的,只怕是她身邊的楊素問。

楊素問驚訝。「想見我們?」隨即又苦著臉道:「娘娘是知道我的,我連我爹三成的本事都沒有學到,淑妃娘娘怕是要失望了。」

太子妃輕笑,拍拍她的手背道:「放心,妳的事我已經對淑妃娘娘說過了。」

她的什麼事已經說過了?楊素問很想問,但想了想又嚥下去。

凌玉卻頗為欣喜,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啊!連皇宮裡最尊貴的女子都認同,留芳堂的生意還怕不能再上一層樓嗎?

天底下哪個女子不愛美?像皇宮裡那些出身尊貴的女子,愛美之心只怕更甚。

太子妃沒有錯過她臉上的驚喜,眸中閃過一絲笑意,只是想到太子最近的陰晴不定,又難掩幾分憂慮。

殿下接連數回進宮求見陛下都被拒在門外,前幾日好不容易見著了,哪想到回府之後臉色卻更加難看,想來必是在陛下跟前碰了壁。

這可是絕無僅有之事。誰人不知陛下眾多皇兒中,最寵愛的便是太子這個嫡長子,還在襁褓中時便冊立他為太子,皇后過世後還將他養在自己的宮裡,這些年來更是一直寵愛有加。如今……她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太子心情不暢,府裡人人怕得連大氣都不敢輕易喘一聲,往日那些想方設法往太子身邊湊的庶妃、侍妾們,如今一個個對他避之唯恐不及,生怕一個不小心便落得悲慘的下場。

凌玉如何瞧不出她心事重重?只是到底不敢多問。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5上市的【文創風】710《執手偕老不行嗎》3。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