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再起[輯一]墨血風暴(中文書)

書名 烽火再起[輯一]墨血風暴(中文書)
作者 凌淑芬
出版社 春光
出版日期 2019-02-14
ISBN 9789579439565
定價 380
特價 79折   300
特價期間:2019-03-28~2019-04-30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華文文學>小說
其他版本 二手書   69折 262元 起
電子書(ePub)   6折 228元 
電子書(PDF)   6折 228元 

商品簡介

作品暢銷近400萬冊,
題材百變不設限,高居讀者「非看不可」Top1!


PTT小說板網友最愛大神級作者──凌淑芬
點燃硝煙,烽火再起話題之作!


他是國家軍事組織中最冷靜無情的佼佼者,
她是平凡無奇、胸無城府的一枚國小教員,
一次匆匆擦身而過之後,並未留下任何漣漪,
卻因一道政府立法明定的指示,
讓這兩個原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人,捲入了波濤汹湧的致命風暴之中……

七十五年前,全球「文明大戰」後,各地百廢待舉,
政治勢力與國家疆界重新洗牌劃分,
超級強國「美利堅暨加拿大聯盟合眾國」就此誕生;
如今,它擁有一支全世界為之威撼的超精英軍事組織──「紀律公署」。

里昂.奎恩總衛官,便是這群特種部隊中最令人震懾的存在,
他高大昂藏、威武嚴峻,冰藍色的銳眸如軍刀般刺穿人心,
一身黑袍直挺飄揚,散發不容忽視的強大壓迫感,毫無任何弱點,
由他領導的反恐作戰部負責掃盪這個國家的毒瘤:墨族叛軍。

在一次追捕叛軍首領的後續任務中,
奎恩結識了湖濱國小的年輕老師秦甄,清麗開朗的她在他腦中留下一抹模糊的印象。
數日後,他接到高層來信提醒,衛士年屆30歲的「婚配登記日」將至,
他必須在期限之前找到一個合法的妻子,完成他的「任務」,
一向盡忠職守、使命必達的他,於是想起了秦甄……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烽火再起[輯一]墨血風暴

作者簡介

凌淑芬
1994年出版第一本書,至今仍筆耕不輟,著作近百本。

學的是新聞,主修是文字媒體,撂起英文很唬人,
所以畢業後很務正業的幹過記者、編輯、翻譯,和小說作家。
以前學的戲劇原理,現在都用上了,
所以非常崇拜當年的戲劇學老師。

擁有很多朋友,但本質有點孤僻,
有空愛四處亂走,但待在家裡七天七夜不出門也無所謂,
寫的是軟性小說,但愛看的是心理、犯罪、社會、科普硬邦邦的題材,
本質上就一個矛盾的綜合體。

最大的休閒娛樂是看書,和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
喜歡想像各種突梯的事物:
如果武林高手跑到現代來會怎樣?
如果科學辦案高手跑到古代會怎樣?
如果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的高人活在現代會怎樣?
如果人可以穿梭時空會怎樣?
所有奇怪的想像,有一天都會化為書中的情節,
讓它們擁有自己的生命,成就一個獨特的世界。
歡迎來到獨一無二的凌氏世界。

凌淑芬官方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shufenlin.author/

著作:「遺落之子」、「烽火」、「七星傳奇」系列等,族繁不及備載

相關著作:《遺落之子:﹝輯三﹞曙光再現(限量作者親筆簽名珍藏版)》《遺落之子:﹝輯三﹞曙光再現(完)》《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遺落之子:﹝輯一﹞荒蕪烈焰》
文明大戰結束後七十五年

湖濱市立國民小學

「甄!出來了、出來了,最新的廣告出來──」艾瑪衝到一半突然停住。

平心而論,這一幕不得不說賞心悅目。

筆直的長廊上,右邊是整排的教室,左邊是整排的圓拱型長窗,五月的湖濱區依然微寒,窗戶都是掩上的,窗外的校樹已在努力吐出綠枝。

潔白的窗檯前,一位妙齡女子靠坐著,纖腿伸展。烏絲般柔亮的直髮攏在耳後,另一邊滑了下來,正好框住她纖細的肩膀。她一手拿著手機,另一手滑動,漆黑水眸看得專注。

牛奶色的肌膚,杏仁形的雙眼與尖尖的瓜子臉,展露著東方人的風華。她永遠不會是個性感豔姝,而是細緻精巧的搪瓷娃娃,在清晨六點半校門將啟之前,趁一群小魔鬼尚未攻佔,享受片刻的寧靜時光⋯⋯

「哈哈哈哈──」直到一串狂笑完全毀了她的氣質。

「妳在跟若絲琳傳簡訊?」艾瑪翻個白眼。

「對,她正在跟我說昨天晚上非常失敗的豔遇。」

現在艾瑪眼前的風景又不同了,眉飛色舞的秦甄看起來就像個精靈淘氣的女大學生──二十五歲的她確實也比大學生大不了多少 跟剛才那副很唬人的東方仕女圖完全兩樣。

「若絲琳何時從京都回來?」艾瑪好奇問。

「等花博結束囉!大概還有三個星期。」

若絲琳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死黨,兩人的家庭都是來自香港的移民。兩家住得很近,兩個女孩國小一路同班到高中畢業,情同姊妹。直到她選擇了師範大學,而若絲琳選擇普通大學,兩人才分開。不過秦甄一畢業就來到湖濱國小,若絲琳畢業之後也來首都經營花店,兩個人的生活圈又交集在一起。艾瑪跟她交好之後,連帶一起成為若絲琳的死黨。

說真的,把秦甄和艾瑪放在同一個畫面其實滿有喜感的。其它同事老是說她們兩個將來要是不當老師了,可以一起出去說相聲。

年輕亮麗的秦甄纖瘦靈巧,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平時不是在教室內活力四射地上課,就是生氣蓬勃地和學生玩在一起。而三十二歲的艾瑪圓圓胖胖的,生平最大志向是好吃懶做、賴活等死。難得的是,兩人的年紀差了七歲,性格嗜好皆不相同,卻奇異地十分談得來。幾乎是從秦甄一進來,她們就成為了好朋友。

他們學校的老師其實不好搞,若說教育界最不缺什麼,那肯定是派系鬥爭,任何層級的校園都一樣。艾瑪剛開始還有點擔心秦甄這隻菜鳥被其它老鳥欺負,沒想到這小姑娘挺有主見的,對自己的教育方式很有想法。

事實上,秦甄的教學績效獲得了去年的「全國基礎學校優良教師」第一名。這是他們學校第一次有三十歲以下的老師獲此殊榮,即使在整個國小教育圈都很少見,這下子連艾瑪走路都跟著有風。

「妳剛剛在嚷嚷什麼?」秦甄好奇地湊過來。

啊啊啊,怎麼忘了?這麼重要的大事,怎麼可以忘了啊啊啊!

「出來了出來了,最新一季的廣告出來了。」艾瑪火速滑開手機螢幕。

「什麼廣告?慾望四騎士?」

「拜託,那四個小鮮肉怎麼比得上這一個?把若絲琳轉成視訊,我們一起看、一起看!」艾瑪興匆匆地找到她想播放的影片,秦甄把手機從文字簡訊轉為視訊。

「嗨,若絲琳。」

「嗨,艾瑪,聽說妳那裡有小鮮肉可看?」螢幕上的若絲琳興致勃勃。

「小鮮肉算什麼,這一尾才叫做猛龍!」找到了。

艾瑪左右看一下,確定沒有其他人,把走廊的教學電視打開,輕輕在手機一撥,畫面立刻轉到空中的大螢幕。

紀律

斗大的黑底白字幕出現在螢幕中央,然後背景慢慢轉入一片戰場般的廢墟。

商場的玻璃碎裂一地,一、二樓的角落已經被炸開,地上全是坍塌的石瓦和水泥塊,消防車灑過水的路面泥濘一團,泥灰、血跡都有,知名的天使雕像已經坍倒,幾具躺在路旁的屍體被打上馬賽克。警車和消防車的警鈴在背景形成音效,餘悸猶存的倖存者從傾倒的大門驚惶逃出,兩名衛士留在門口控制現場,其它十幾條忙碌而安靜的黑影在廢墟間穿梭著。

突然間,有人喊了一句:「這裡有另一顆炸彈!」

然後,一道黑影從被炸開的二樓直躍而下,猶如從天而降的飛將軍。

無畏

「啊 」尖叫。狂奔聲。啜泣聲。

「出去、出去、出去!」頎長冰冷的男人厲喝。

所有人往外衝,他卻是跑進去。

忽地,一名抱著兩歲女孩的媽媽被後面的人撞倒,母女倆滾在地上,眼看即將被驚慌的人群踐踏而過。

那頎長的男人突然折回來,在最後一刻撲過去,抱住母女倆滾了兩圈,堪堪避開踐踏的人潮。炸彈在這時爆炸了!

守護

激烈的爆炸威力甚至撞翻攝影機,有十幾秒鐘,鏡頭看出去唯有一片灰白色的煙塵,牆壁坍塌的聲音裹在濃煙裡一起飄向天際。

秦甄沒發現自己是屏住呼吸的。

逐漸的,在一團濃煙裡,走出一條高大的身影。懷中橫抱著一個女人和小女孩。

他的黑袍沾滿污泥,滿頭滿臉都是煙灰,但依然掩不住他英俊深刻的五官,冰藍色的寒眸直直刺入每個觀眾的心中。

紀律公署 我們永遠都在

電視螢幕轉為黑暗,三個女人久久無聲。

「哇。如果是他,我可以。」若絲琳終於在電話裡說。

「他是我的,別跟我搶。」艾瑪嘆息。

「妳已經有老公和兩個小孩了。」若絲琳提醒她。

「女孩們,如果奎恩總衛官此時出現在我面前,十個老公和二十個小孩都擋不了我!」

「他看起來好像⋯ ⋯不太高興。」秦甄想著畫面黑掉之前他逼人的目光。

「嘿,那男人剛剛被恐怖份子的炸彈炸翻,可想而知,OK?」艾瑪翻個白眼。

可是秦甄總覺得他不爽的不是炸彈,而是一直跟在他身後的攝影機⋯⋯

「紀律公署哪裡找到一個這麼優的總衛官,連形象廣告的錢都省了?」若絲琳評論。以前紀律公署推出的形象廣告就跟所有政府廣告一樣,平淡無趣,根本沒人看。

兩年前紀律公署換了一間形象公關公司,某個腦筋動得快的經理人突然想到,公署裡眾多的實戰影片就是最好的素材,於是他們把一些低機密性的畫面剪接起來,做成一支類似微電影的形象廣告。

沒想廣告播出之後,在全國引起熱烈回響,那支影片正是取材於奎恩總衛官的行動。他高大英俊,陽剛強壯,一副堅不可摧的模樣,頃刻間成為全國的英雄偶像。

男人都希望自己像他,女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公像他,小孩都希望長大像他。那一屆報考紀律公署的人多了六成。紀律公署眼見成效如此良好,於是後續推出的影片繼續以他做為主角,有時甚至讓攝影小組跟拍一些低危險的出勤。

奎恩會成為紀律公署的「形象代言人」,這些廣告功不可沒,不過秦甄有種感覺,男主角本人非常的不領情。

「妳們知道他動過腦前額葉切除術嗎?」艾瑪神祕兮兮的。

「什麼?」秦甄杏眸圓睜。

「江湖傳言,所有紀律公署的衛士都接受過神祕的腦手術,奎恩總衛官尤其是。不然妳們如何解釋他連炸彈在眼前爆炸都無動於衷?」

「那只不過是訓練精良罷了。」⋯⋯對吧?

秦甄想起螢幕上那雙冰川般的藍眸,突然不那麼確定了。

「總之,網路上大家都在討論。還有人說紀律公署一直在祕密研究某種禁藥,可能已經成功了,才能製造出像奎恩這樣的超級士兵。」

「艾瑪,這種話妳也信?」越來越科幻了。

「依我看,那男人的問題不是腦前額葉手術,而是上床上得太少了。」若絲語出驚人。

「若絲琳!」秦甄大叫。

「我哪裡說錯了?任何男人像他那一臉便祕樣,肯定是陰陽不協調的結果,唯一解決之道是找個女人好好做上三天三夜。」

「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艾瑪踴躍捐輸。

「我相信紀律公署會非常感激妳們的公民建議。」秦甄翻個白眼。

「我說真的,妳們想想看,有誰聽過奎恩總衛官鬧緋聞嗎?」若絲琳反問。

「紀律公署的人從不鬧緋聞,他們有很嚴格的行為規章,任何為公署帶來負面形象的行為都嚴格禁止,聽說違反的人會受到重罰。」艾瑪積極補充網路上的八卦。

「規定是一回事,這些男人生活在高壓力狀態,卻連個女人都沒有,正常嗎?依我說,奎恩總衛官需要的就是一個女人,像咱們小甄甄就很好。」若絲琳突然話鋒一轉。

「拜託!」

「為什麼不行?妳天真年輕又貌美,活潑亮麗又可愛,像奎恩那種死木頭,最缺的就是妳這樣的生命甘泉。」還生命甘泉咧!什麼甘泉一碰到那男人馬上就被凍成冰河了,秦甄小姐無福消受。

「這樣講好像有道理。」艾瑪竟然附和。

「你們就沒有想過人家可能結婚了嗎?」要不要這麼一廂情願?

「奎恩結婚了嗎?」若絲琳頓了一下。

「基於軍事安全法,所有紀律公署和反恐作戰單位的成員,其家庭背景、個人資料、親屬關係通通必須保密,所以沒有人知道他們結婚了沒有。」艾瑪繼續轉述收集來的粉絲資料。「不過他是個『奎恩』,五大世族之一,他結婚的事不可能無消無息吧?我投還沒結婚一票。」

「是是是,我相信奎恩總衛官只要看我一眼,立刻會拜倒在我的藤條教鞭下。」

「妳從不用藤條教鞭。」艾瑪提醒。

「我們甄甄天真年輕又貌美,活潑亮麗又可愛,像奎恩那種死木頭,最缺的就是妳這樣的生命甘泉。」若絲琳笑咪咪再來一次。

懶得理她們!紀律公署向來高高在上,她這種小教員永遠不可能跟他們產生交集。

「喂,校門已經開了,妳們還在裡面幹嘛?」另一名導護老師莎莉探頭進來叫人。

「噢,對不起。」

艾瑪和她互相做個鬼臉,兩人趕快往校門口跑。

啊!今早陽光真好,孩童的歡聲笑語離校園越來越近,看來,今天又將是美麗的一天。

**

南二城 首都西南方二十公里處

大白天的街道安靜得有絲異樣。

南二城的轄區警車停在路邊,一名交警到路邊的巡邏登記簿簽到,另一名交警走到十字路口中央,有一搭沒一搭的指揮交通。

不能怪他百無聊賴的表情,下午兩點實在不是車輛太多的尖峰期。

南二城是首都的衛星城市之一,由於直接緊鄰著首都,算是南區之中最適宜居住之所。在首都之外有許多這樣的衛星小城,市中心房價不是一般上班族能夠負擔的,許多人就在外圍買房或租屋,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座座圍繞首都而立的衛星城市。

衛星城市也有身價高低之分,首都外圍總共分為東、西、南、北四大區。東區才是新富新貴的聚居之所,西區是住商混和區,北區是有名的藝術村,南區則是工業區。

雖然位於工業區,南二城與首都只隔了一條南羅朗河,以南河大橋連接,交通十分便利,空氣比其它五個南區小城更好。街容市貌雖非最新的,但城市綠化帶符合國家規定,治安也不差,算是中產階級可以放心在這裡養小孩的地方。

歐文警探在街頭比了兩下,實在熱得受不了,乾脆走回同伴身邊假裝一起簽到。

「消息回傳了?總部怎麼說?」

「總部叫我們在原地不動,『紀律公署』正在趕來的途中。」巴特警探盯著路上的行車。

「『紀律公署』?」

巴特點點頭,在歐文臉上看見和自己如出一轍的驚愕。

「紀律公署」,一直是這個國家的特殊存在。

一切要說到七十五年前,歷時四年的「文明大戰」終於落幕,全球百廢待舉,傷痕累累,政治勢力重新洗牌,國家疆界重新畫分。

這一戰幾乎毀掉人類文明,於是有了「文明大戰」之名。

慘烈的戰事讓各國明白獨立生存的艱難,於是各大洲紛紛開始形成新的邦聯──所謂邦聯,即是數個主權獨立國家集合成一個政治互助體,各國依然保有各自的獨立性,共同設立一些中央部門來處理邦聯內的共通事務。

他們的所在地,前身是美國密西根州大湖區。戰後,加拿大與美國合併成一個超級大國,改名為「美利堅暨加拿大聯盟合眾國」,首都也遷到靠近國土中心點,成為全球最強勢力。

美加與墨西哥、阿拉斯加獨立民主國形成的「美列邦聯」,也成為全球最強大的邦聯之一。各大洲足以與他們抗衡的邦聯,只有非洲的「剛非邦聯」、歐洲的「歐德邦聯」及亞洲的「新亞邦聯」。戰後政府有感於這個國家需要更強大的軍事組織,承平時有保衛社會安定的功能,戰時可以化身為一支全球為之驚懾的超精英勢力,於是,「紀律公署」因而誕生。

紀律公署既是軍事組織,也是執法機構。它擁有全球最精良的科技,最嚴酷的訓練,最致命的衛士,最高的防衛效率。

它獨立於所有政府體系之外,直接對國家的最高領導人負責。

在美加合眾國裡,只有一種人能進入紀律公署──精英中的精英,特種兵中的特種兵。

原本紀律公署一直以遴選精英為主要的召募方式,後來民間開始抗議這是特權,於是五年前紀律公署改為公開對民間招募,每三年舉辦一次,每一次平均有超過一百萬人報名。

首先,第一關就必須通過重重的身分檢查,任何人的背景若有一絲絲灰色地帶,哪怕是高中偷抽一根大麻被抓到過,都會被刷下來。

被刷下來或許是幸福的,因為接下來便進入恐怖的徵選過程。

通常能進入初試的只剩下不到二十萬人,而能完成初試的,又剩下不到五萬人。曾有初試被刷下來的人受訪,形容他在體能操練的經驗「生不如死」,「太過魔鬼」,他只想一切趕快結束。

如果覺得「魔鬼」已經夠恐怖,這五萬人接下來面對的進階複試只剩下一個詞能形容:「變態」。

根據統計,一名海軍陸戰隊員要成為「海豹」,必須經歷所謂的「地獄營」,長達數個月的操練已經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能通過地獄營而成為海豹的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而一名海豹能成為紀律公署「衛士」的機率,也只有百分之二十。

紀律公署徵選的過程之嚴酷,遠勝於海豹部隊的地獄周,甚至曾被指為「非人道」。

在海豹地獄營,受不了的人可以自願退訓,但在紀律公署的魔鬼訓練營,受訓者唯一離開的機會是被擔架抬出去──出去之後多久能下床全看個人造化。

結束了進階徵選,應徵者終於拿到進入紀律公署的門票,但到了這裡已經剩下不到五人。

五人之於一百萬人,入取率為二十萬分之一。

紀律公署的基本成員叫「衛士」。「衛」是保護者之意,「士」是指士兵,因此紀律公署的衛士既是執法人員,也是軍人。

即使徵選過程嚴苛異常,每一屆依然吸引了無數好漢參與,因為能進入紀律公署不只代表獲得全球最高的軍人待遇,更代表自己是人中之人,龍中之龍。能成功贏得這二十萬分之一機率的人,足以傲視一整個世代。

歐文以前還在警校時,曾見過一名紀律公署的衛士獨力撂倒兩個海豹小組,而那人還只是二級衛士而已。

由於紀律公署地位太過殊要,署長儼然是這個國家第二領導人,威望甚至隱隱凌駕於總統之上。如果在街上隨便抓一個人,問他們最高的權力機構是誰,大部分的人第一個想到的通常不是總統府、國會山莊或軍方,而是紀律公署。

「這不是普通的街頭犯罪集團嗎?為什麼紀律公署的人會牽扯進來?」歐文極度驚訝。

「鬼知道?」巴特聳聳肩。

是的,他們兩人不是真正的交通警察,而是變裝刑警,正在處理一個小街頭販毒集團的案子。這集團的核心成員只有四個人,規模不大,牽涉的金額頂多二十五萬,以販毒來說還稱不上大角色,但犯罪就是犯罪。兩天前,有人發現幾個形跡可疑的份子在這附近出沒,疑似該集團的主謀兄弟,歐文和巴特心知可能交貨期要到了,於是這兩天暗中在附近跟監。

為什麼一個街頭的小販毒集團會引來全國最高的軍事執法組織?

「喂,你們看見了嗎?」在另一頭偽裝成熱狗小販的同事透過耳機低喊。兩名警探立刻轉頭。

車流消失了,行人不復蹤影,原本各個建築物傳出的各種生活音,突然間完全靜止,四周陷入一片幾乎冰封的安靜裡。

然後,他們出現了!紀律公署衛士群。

猶如從虛無中幻化的實體,穿著黑色制服的人迅速佔領重要據點:街角、頂樓、制高點。

上百人的行伍卻安靜得如同幽靈一般,行進快速得令人不可思議。才一眨眼,黑色幽影便完全融入背景,世界恢復成正常的世界,街道變回平凡無奇的街道。

接著,「他」出現了。

跟那群黑衣人一樣,從虛無中幻化而出奎恩總衛官。

若這個國家有一個擬人化的形象代表,必然是奎恩總衛官無誤。

奎恩一族一直以來都是戰將世家,從立國之初便為人民征戰於沙場,拋頭顱灑熱血,永遠挺立在最前線。

曾有此一說:歷史上每一場光榮攻克的戰役,必然都有一位奎恩的鮮血。他們是一條條的軍人魂,忠貞愛國,英勇無畏,隨時隨地願意為國家犧牲。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五大世族」,奎恩就是其中一支。

這五大世族一直以來都是國家棟樑,從保皇時期到民主過程都有五大世族的心血,他們佔據政治、外交、軍事等重要領域。雖然現在已經是自由平等的社會,無人能否認階級意識依然存在,而五大世族就是他們社會中的「貴族階級」。

其它四大世族如今都走向金錢和權勢之路,唯獨奎恩一族,自始至終不改軍人氣節。歐文和巴特怔怔看著昂首闊步而來的男人。

他的黑袍飄揚,威武嚴峻,冰藍色的銳眸如軍刀般刺穿人心。六呎二吋的身材即使凝立不動都充滿壓迫感。

他的步伐雖大卻從容不迫,體格昂藏卻毫不笨拙,深濃黑髮框住完美的五官,濃眉逼人的藍眸似乎會隨著情緒而改變顏色。然而紀律公署的人鮮少有情緒,因此那雙藍眸永遠如北極寒冰般化不開。

他是現任奎恩家族之首,里昂.奎恩。

紀律公署最年輕就登上總衛官的位置,也最實至名歸的男人。

紀律公署的人通常只有一種表情──沒有表情。

表情代表情緒,情緒代表喜怒哀樂,這些都是人類的弱點,紀律公署的衛士不能有弱點,奎恩總衛官更將這個信念發揮到極致。

朝兩名警探走來的男人每個步伐距離一致,每根髮絲完全服貼,每顆細胞徹底聽話。他全身處於絕對控制之中,就像一具最完美的機器人,過度英俊的臉龐一絲表情都沒有,然後歐文才發現,原來完美是如此恐怖的事情。

是人都會有溫度,這雙藍眸裡卻沒有絲毫溫度。當他看著你,你不是一個人,只是一組會移動的物體。一旦他決定這組物體會阻礙他,便使用各種手段將之移除,至於事後這組物體還會不會移動,已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經過好幾代品種改良,奎恩總衛官無疑是英俊的,只是任何人第一眼看到他,絕對不會想英不英俊的問題,再罪大惡極的罪犯面對這雙藍眸都會不寒而慄。

「警探,感謝你們的支援,紀律公署在此接管,你們可以離開了。」連低沈的嗓音都如此完美。等一下,不對!

他們不只引來紀律公署,還引來紀律公署的頭號厲害角色。怎麼可能?

話說紀律公署分為兩大塊:軍事領域和犯罪領域。前者掌管所有軍、警、政的重大不法事件,後者掌管平民社會的重大犯罪事件。

奎恩總衛官隸屬於軍事領域,他領導的「反恐作戰部」有項極之重要的任務──掃蕩墨族叛軍。

墨族是這個國家的毒瘤。

三百年前他們原是南方草原的一支遊牧民族,但隨著移民入侵,牧地被奪,族民被壓迫,墨族和移民者的爭端就開始了。

經過數十年的烽火交戰,移民政權終究佔了上風,墨族被強大的軍隊打得潰不成軍,不得不化整為零,散居到世界各處。

但三百年過去了,他們的後裔從不放棄復興家園的希望。

五十年前,一支激進的墨族叛軍突然冒了出來,開始進行各種恐怖攻擊,炸飛機、炸巴士、炸學校,鬧市中的自殺炸彈客,街頭的無差別槍擊。

原本老百姓對墨族人還有種事不關己的冷漠,當他們開始攻擊無辜百姓,民怨隨之累積,到最後終於爆發了。人民走上街頭示威遊行,對政府的無能為力深深感到不滿。

最後,政府也忍無可忍,在二十五年前訂定一項重大法案──「反恐清除法」。

凡是擁有墨族血統的人,一律依法清除。

奎恩領導的精銳之師數度阻止了大規模的恐怖攻擊,逮捕恐怖份子,拯救無數家庭免於破碎。

如果奎恩總衛官在此⋯⋯

「該死!那四個傢伙是墨族叛軍?」歐文脫口而出。

「兩位警探,你們可以離開了。」奎恩的藍眸瞬間冰寒徹骨。這不是他們管得起的!兩名警探連掙扎都不掙扎,轉頭就走。奎恩雙手負在身後,轉頭望向對面的磚造建築。

這棟古老的建築物已有六十年歷史,原本屬於一間貨運公司。七年前公司倒閉,一到三樓和地下室一直空置著,只有最上面幾層出租給一些小公司。

誰能想到,如此不起眼的一棟建築物,竟然藏著他獵補四年的首腦之一:田中洛。

墨族叛軍裡有數支武裝勢力,彼此誰都不服誰。其中菲利普那支手段最活絡,專門搞錢。卡佐圖有一種病態的吸引力,專門吸收社會邊緣人幫他從事各種恐攻。愛斯達拉、布魯茲兩派比較接近正規的軍隊。

田中洛是天生的人道主義者,主要從事援救墨族平民的工作。

雖然他這支軍事性最低,紀律公署仍面臨一個問題:田中洛集團就像地鼠一樣,四通八達,許多墨族叛軍靠著他數度逃出火線。奎恩若想抓到卡佐圖──專門從事恐怖攻擊的頭目──就必須先切斷田中洛這條線。

「一切就緒,整棟大樓已疏散完畢。」他的搭檔岡納衛官走了過來。

岡納乍看就像他的翻版,兩個男人都是深色短髮,身材高大,神情剛冷,同一色紀律公署的黑袍,差別只在奎恩肩上繡的是紫色的總衛官軍階,岡納是淡黃色的三級衛官軍階。

但再看第二眼,兩人的差別便出來了。

相較於清俊頎長的奎恩,岡納的魁梧碩壯更像是街頭拳擊手。他們一人出自古老世族,一人出自尋常之家,同為當代精英。岡納是第一屆考進來的平民,那屆只有他一個人入選。

紀律公署的升遷不論年資,只看功績。在所有非遴選成員裡,岡納的升遷最快速,於是兩年前奎恩選擇他做為搭檔。

出發前攻堅戰略已佈署完成,整棟大樓從外表看來彷彿人去樓空,其實真正的精彩藏在暗處。

「行動!」

鐵門嘩啦啦拉開,在一片白光的正中央,是一道暗黑的剪影。黑袍飄飄,殺機凜凜。

偌大的倉庫裡,並不是沒人。

鐵門右側有幾張鐵桌,拉了兩盞燈泡,物業公司的警衛把這裡當成工作站。在光線昏暗的大倉庫裡,唯有門口這塊小小的工作區有光線。

三名警衛閒閒散散地聊天,另外兩人在旁邊的茶水桌倒水。空盪盪的空間維持水泥原色,只在牆腰處塗了一條黃線做為貨物的基準線。最內角有一道通往地下室的樓梯,不過看來年久失修,彷彿已許久無人使用。

「嘿,這裡是私有建築,你不能進來。」最先看見他的警衛愣了一下。

視線與那雙森冰藍眸遇上之時,他明白了。沒有浪費時間再周旋,假警衛放聲大吼:「紀律公署──奎──」

他的長呼沒能喊完。

奎恩腕間的鐵環突然射出光芒,沿著手掌外緣形成一個半圓形的光圈。

「環刃」是紀律公署的高階配備,外形像普通的鐵製手環,殺傷力極強。啟動後雷射光形成一道弧形光刃,任何物體被光刃削到立刻斷裂。

這道光刃會隨著手勢而擺動,毫不影響出拳肉搏,唯有受過訓練的高手才能善用,因此武技等級未到之人不得配戴。

奎恩總衛官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奔躍過數十公尺的距離,手掌滑出,環刃一閃,那名叛軍的喉嚨劃開,鮮豔血澤如泉般噴濺。工作站的三人同時跳起來,奎恩直攻而來,環刃先向另一個跑開的人掃去。那人的手指碰到警鈴

之前已經倒地,腦漿從破開的腦殼流出。

在茶水區倒水的兩人也已攻到,四對一。

四面鐵門突然被雷射刀割開,數十條精壯的人影同時攻入。

兩名手下衝過來幫忙,奎恩的手微微一抬,兩人立時轉頭跟其他人一起攻向地下室。只剩四個。

「跟他拚了。」兩名叛軍直接翻出手槍,另外兩人手持警棍,猱身而上。砰!砰!

奎恩頎長的身軀飛躍至空中,右腕一翻,以環刃擊開射來的子彈。

他不可能比子彈還快!叛軍愕然。

後頭兩名叛軍撲了個空,卻沒有機會回頭。飄揚的袍影罩住他們頭頂,陰影過去,兩顆腦袋平滑無聲地滾落地面。

還剩兩個。

舉槍的兩人毫不猶豫開槍!

人在空中的奎恩左腕一掃,環刃突然離體而出,兩人大驚失色,連躲都來不及躲,通通兩響,最後兩顆人頭滾落。

空中展翅的黑影此時才翩然落地。六顆腦袋,只用了五分鐘。

這一段優美得如同全世界最精妙的舞步,只除了這支舞致命無比,能活著離開的人,只有一個。奎恩毫無一絲表情,轉身走向地下室。

駁火聲在沈悶的空間迴盪。這場突襲行動,紀律公署以絕對優勢的兵力挺進,藏匿在地下室的叛軍根本不是對手。

長廊兩側的門一間間被衛士們攻破,頑強反抗者格殺,逃躲不及者逮捕。奎恩負著雙手,步履悠然,猶如巡視領土的獅王。

他的身前和身後形成截然對比,每走過一扇門口,聲響變小,場面被控制住,犯人被押出來。子彈,火光,震撼波,硝煙,破門,呼喝,嘶吼。

所有叫喊都是叛軍發出來的,紀律公署的衛士完全無聲。許多人被捕之後回想起來,最毛骨悚然的就是這股沈靜的壓力。

這種鋼鐵般的紀律,非經年累月的訓練無法養成。身為行動總指揮官,今天帶出來的精銳都是他一手訓練,奎恩很清楚每個人的能耐。

如今這股黑色壓力正一一攻破各個角落,將叛軍清掃而出。四周掃過去的流彈、火光和血腥味於他如無物。

來到長廊底端,身後除了偶爾的幾聲咒罵,已沒有太多聲音。攻堅結束了。

幾乎。

他停在緊鎖的鐵門前,兩排衛士無聲凝立,凜然行禮。即使什麼都不做,只是一字排開,這群衛士們銳如鋒刀的氣勢已足以令人膽寒。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