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三部領主的養女III(中文書)

書名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三部領主的養女III(中文書)
本好きの下剋上〜司書になるためには手段を選んでいられません〜第三部「領主の養女III」
作者 香月美夜
譯者 許金玉
繪者 椎名優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1-28
ISBN 9789573334262
定價 299
特價 79折   236
特價期間:2019-04-01~2019-06-30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奇幻小說

商品簡介

戰鬥吧!艾倫菲斯特的聖女!

全系列熱賣突破1,000,000本!
蟬連「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8、2019年度單行本第1名!

隨書附贈:「不可思議的夜晚」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冬季的首次亮相與兒童室〉、〈神殿長的專屬〉+〈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冬天的腳步逐漸逼近,神殿長羅潔梅茵每天往返於城堡和神殿之間,一邊與貴族交際往來,一邊參加洗禮和奉獻儀式。

除此之外,羅潔梅茵還要幫忙指導尚未進入貴族院就讀的孩子,教他們認字,為他們朗讀,她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

但羅潔梅茵對書的熱愛依舊有增無減,不但在城堡裡販賣繪本,更與古騰堡的工匠們挑戰改良印刷機,而她也將與艾倫菲斯特的騎士團一起出發討伐「冬之主」……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三部領主的養女III

作者簡介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小書痴的下剋上》WEB版的完結總算近在眼前。
「完結以後,要不要也試試看這個和那個呢?」
行程表上已經排滿了工作。

繪者介紹︰
椎名優
羅潔梅茵轉生之後,迎來了不知第幾次的冬天。
而我也和羅潔梅茵一樣穿了好幾層衣服,包得像顆氣球。
我最怕冷了。

譯者簡介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離別前,再說一次再見》、《官僚之夏》、《雨樹之國》、《機械狂人》、《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Story Seller故事販賣者》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序章

法藍的主人羅潔梅茵從城堡回來了。對於從平民變成領主養女的她而言,城堡顯然還無法讓她感到輕鬆自在,現在回到自己在神殿裡的房間後,喝了口茶,她才放鬆了緊繃的小臉。泡完茶的法藍在感受到主人放鬆下來的氣息後,後退一步。

「法藍,你覺得該不該增加侍從呢?」

突然被這麼一問,法藍微微揚著嘴角保持笑容,同時以最快速度讓大腦運轉。如果不先了解這位年幼的主人是基於什麼理由與原委,才提出了這個問題,她偶爾會往難以預料的結果直衝而去。因為過去她為了讓孤兒院的孩子們有理由可以外出,曾打算把所有孤兒都納為侍從,這件事讓法藍一直無法忘懷。

「羅潔梅茵大人,請問是誰說了這樣的話呢?」

「是葳瑪。她說我明明同時兼任了孤兒院長、工坊長和神殿長,但對應的侍從人數太少了。我之前一直以為自己身為神殿長,擁有的侍從人數跟其他人差不多,但考慮到工作量,才發現其實每個人的負擔都很大。」

葳瑪說得沒錯。羅潔梅茵的侍從雖有五人,但妮可拉和莫妮卡經常被叫去廚房擔任助手,還無法勝任侍從該做的工作。實質上是由三個人在分擔幾乎所有的工作,所以人手根本不夠。但是,法藍也非常清楚羅潔梅茵的經濟狀況,先前已經在自己的提議下,招納了妮可拉和莫妮卡取代戴莉雅。他實在開不了口,希望能再增加更多侍從。

「關於增加我的侍從這件事,我也找神官長商量過了。」

聞言,法藍微微往前傾身。神官長斐迪南是他先前的主人。但是,因為命令法藍前來服侍羅潔梅茵,並向他報告所有情況的人正是斐迪南,所以在法藍心目中,斐迪南仍然算是半個主人。偶爾視時機和場合而定,還必須優先遵從斐迪南的命令和意見。尤其是關係到羅潔梅茵的健康與讀書時間。

「神官長說了什麼呢?」

「呃……神官長說,要由我來判斷我這裡的公務是否都能正常運作,人手不夠的話可以增加,但沒問題的話也可以不用增加。因為除了我自己賺到的收入,和當上神殿長以後能拿到的經費,還有養父大人託給神官長保管的養育費,所以他要我和法藍商量要不要增加侍從。因為金錢方面不用擔心,所以這件事完全可以由我自己來決定。那是不是增加人手比較好呢?」

聽見斐迪南下達了許可,法藍總算能安下心來,思考是否要增加侍從。

「我贊成增加工坊的管理者。現在是由吉魯一手承攬工坊的管理工作,但是,如果往後也像哈塞一樣要再增設工坊,屆時吉魯必須外出吧?因此,我認為需要再有一名灰衣神官和吉魯一同管理工坊。」

增設工坊的工作,都由奇爾博塔商會包辦。屆時如果商會要求「工坊也該派人前往」,想必會由與奇爾博塔商會往來最密切、也已經習慣外出的吉魯同行。這樣一來,吉魯不在期間所發生的各種情況,都得由法藍出面解決。因為工坊位在孤兒院男舍的底樓,很難請女性出面管理,所以現在迫切需要成年男性的幫忙。

「我知道了,那就請吉魯和路茲從工坊裡頭的灰衣神官挑人出來吧,因為必須要是和他們兩人處得來的人才有意義。」

羅潔梅茵一派理所當然地接受了法藍的意見,更交由吉魯和路茲挑選要管理工坊的侍從。法藍覺得這位主人在這方面上也是與眾不同,明明要挑選自己的侍從,卻以侍從們的意見為優先,把自己的想法擺在次要。順便說明,斐迪南在挑選侍從時,則是徹底的實力至上主義。一旦他認為需要一名新侍從,便會一口氣招納十名看中的人選,再分派工作進行鑒定,判定能力不足的人便逐一送回孤兒院。

「……那工坊的管理者就交給他們兩個人挑選,孤兒院那邊呢?」

「孤兒院並不需要再增加管理人員。當初羅潔梅茵大人是為了讓葳瑪留在孤兒院生活,也因為底樓裡頭沒有了灰衣巫女,擔心無人能照顧年幼的孩子們,才指定葳瑪擔任管理員,但原先孤兒院裡並沒有這項職務。倘若不只一人被提拔為侍從,擔任管理員,只怕羅潔梅茵大人在卸下孤兒院長的職位後,下一任孤兒院長會十分頭痛。」

斐迪南說過,羅潔梅茵只到成年為止會參與神殿的業務。這般保護孤兒到無微不至地步的體制不可能長久持續下去,下一任孤兒院長也未必願意為了管理,招納這麼多名侍從。雖然孤兒院因為羅潔梅茵產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法藍也不樂見演變到他人難以接手的程度。

羅潔梅茵聽了拍向掌心,恍然大悟地說:「這麼說來,我是因為自己任性,無論如何都想收葳瑪為侍從,才指定她擔任孤兒院的管理員呢。」因為多虧了葳瑪,總能掌握孤兒院的詳細情況,羅潔梅茵似乎已經徹底忘了前因後果。

「那神殿長室呢?我想這裡是最需要增加人手的地方吧?」

「倘若能像神官長的侍從那樣,招攬到已能妥善完成工作的人,那我當然想請羅潔梅茵大人招納進來,但現在並不需要必須從頭栽培的侍從。莫妮卡十分優秀,也很認真向上,我認為等到栽培好她以後,再招納新的見習侍從也不遲。」

雖然很感激羅潔梅茵願意減輕自己的負擔,但目前光是日常業務與指導莫妮卡及妮可拉,就已經是分身乏術。法藍誠實地轉達了現狀。羅潔梅茵露出有些遺憾的微笑。

「我本來想盡可能減輕法藍的負擔呢……」

聽見主人想為自己減輕負擔,法藍十分高興。他反芻著在心底深處緩緩蔓延的喜悅,仔細思考了神殿長室的現況,以及為什麼在教育兩名新人上會遲遲沒有進展。答案很快就出來了。因為擔任廚房助手本不在侍從的工作範圍內,卻占用掉了莫妮卡與妮可拉太多時間。

……現在最該盡快增加的不是神殿長室的侍從,反而是廚師吧。

「羅潔梅茵大人,能請您增加廚師嗎?因為不久前還有雨果和陶德,現在卻是由艾拉一個人在做三個人的工作,太勉強了。再者羅潔梅茵大人不在神殿的時候,都是由莫妮卡與妮可拉負責煮飯,但煮飯並不是侍從的工作。我希望能安排一名即便羅潔梅茵大人前往城堡,仍能留在神殿的廚師。」

由於先前是在過冬期間,羅潔梅茵以擔任艾拉的助手為由,招納了妮可拉和莫妮卡成為侍從,所以兩人現在也一派理所當然地出入廚房。但是,如果因此疏忽了侍從的工作,那就本末倒置了。

經法藍提醒,羅潔梅茵大動作地抱頭苦惱起來:「對喔!煮飯並不是侍從的工作。」儘管羅潔梅茵一直很努力表現出貴族該有的樣子,但不時仍會露出馬腳。法藍悄悄挪動位置,不讓羅潔梅茵帶有平民氣息的舉動出現在布麗姬娣的視線範圍內。知道羅潔梅茵是平民出身的達穆爾似乎也察覺到了,只見他不著痕跡地向布麗姬娣攀談,引開她的注意力。

「法藍,為了增加廚師,我會找班諾商量,問他能不能再在神殿這裡培訓義大利餐廳的新人。這樣一來應該能彌補廚師的不足吧。」

正如法藍的預料,羅潔梅茵在抬起頭時,已經變回了找不出破綻的優雅表情與舉止。因為知道她能立即改正,法藍才沒有特別提醒。

「雖然我會增加廚師,但妮可拉每次去廚房,總是很開心的樣子吧?看她那樣,我想妮可拉更適合做廚師助手的工作。我覺得別讓她離開廚房,而是繼續擔任廚師的助手,再找其他侍從來遞補會比較好吧……」

即便看來再喜歡廚房的工作,一般人也不會考慮讓見習侍從成為廚師的助手吧。但是,羅潔梅茵的金色眼眸已經閃耀著作好決定的光芒,況且要讓自己的侍從負責怎樣的工作,本來就是主人可以自由決定。

「這部分的分配就交由羅潔梅茵大人決定了。」

「那接下來去工坊吧。我想問問吉魯和路茲,有沒有適合的人選。」

法藍派了莫妮卡先去工坊通知眾人,再領著羅潔梅茵與她的護衛騎士達穆爾前往工坊。秋天的尾聲已經到了,工坊內大概是因為擠滿了人,感覺起來比走廊還要溫暖。所有人的手都凍得通紅,在做今年最後一批紙張。

「羅潔梅茵大人!」

看見吉魯和路茲跑向自己,羅潔梅茵開始向兩人說明為什麼要新增管理工坊的侍從。聽得出來羅潔梅茵為了不刺激到努力爭得自己一席之地的吉魯,在遣詞用字上非常謹慎,法藍不由得輕笑出聲。即便成了領主的養女,羅潔梅茵還是一點也沒變。

「往後也預計像哈塞那樣增設工坊,但每次需要增設工坊的時候,吉魯都得外出吧?所以我想請你們兩人推薦適合的灰衣神官,可以在那段期間把工坊交給他管理。他必須要可以和奇爾博塔商會友好相處,也希望本來就和吉魯處得不錯……」

路茲與吉魯聽完環顧工坊一圈,稍微想了一會兒後,大概是心中都有了人選,分別舉出名字。

「我認為弗利茲或是巴茲都不錯。」

「我想……我可以放心把工坊交給諾德或是弗利茲。」

兩人推薦的人選中都有弗利茲。法藍回想了自己對他的了解。弗利茲是曾侍奉過斯基科薩這名青衣神官的灰衣神官,後來斯基科薩回到了貴族社會。因為斯基科薩是非常蠻橫跋扈的主人,所以法藍對弗利茲留下過很能忍耐吃苦的印象。而且因為以前當過侍從,行為舉止十分得體,不只工坊,應該也能幫忙神殿長室的工作。

「羅潔梅茵大人,我也認為可以招納弗利茲為侍從。」

「……因為這樣,最終決定讓妮可拉擔任廚師的助手,等到整理好房間和生活用品,作好迎接的準備後,再招納弗利茲為侍從,由他擔任工坊的管理人。與奇爾博塔商會商量過後,也預計招攬新的廚師進神殿。」

法藍一如往常,來到神官長室向斐迪南報告。在說到要把煮飯一事交給妮可拉時,雖然可以看出斐迪南的眉毛在微微挑動,但法藍繼續報告。因為斐迪南從前教導過他們,要優先報告完所有事情。

「怎麼能讓見習侍從去做下人的工作。羅潔梅茵並沒有以廚師助手的名義買下她,再讓她搬去底樓吧?」

「羅潔梅茵大人似乎打算維持侍從的待遇,讓妮可拉在廚房工作……但是,這應該並無不可吧。當初醉心藝術的克莉絲汀妮大人也曾把作詩與音樂視為是侍從的工作,所以儘管少見,但我認為也可以把煮飯當作是侍從的工作。」

斐迪南有些驚訝地看著法藍,用由衷感到擔心的語氣問道:「法藍,你是不是太過受到羅潔梅茵的影響了?」法藍望向自己的雙手。雖然自己沒有什麼感覺,但他多半在各方面上都深受了羅潔梅茵的影響吧,不可能還和侍奉斐迪南那時一樣。

「但話說回來,聽你的描述,你的負擔似乎不輕。如果真有需要,不如從我這裡指派一名侍從過去吧。」

「這真是感激不盡,但神官長的負擔也會因此增加吧?」

法藍婉拒後,斐迪南輕輕搖頭。

「城堡那裡的業務減少後,我也多了點空閒時間。現在也能像坎菲爾他們那樣栽培新的侍從,所以你再讓羅潔梅茵提出請求吧。」

發現斐迪南將羅潔梅茵爭取來的空閒時間轉而用在她身上,法藍不禁想要微笑。切身感覺到了現在終於不再那麼忙碌後,法藍十分高興,斐迪南也稍微鬆開了緊皺的眉心。

「羅潔梅茵和你都一樣,老替別人擔心。果然主從會很相像嗎?」

「……以前羅潔梅茵大人也說過一樣的話。」

羅潔梅茵以前曾說過,法藍和斐迪南都是一板一眼又不苟言笑的工作狂,還下了結論說「你們主從還真像呢」。斐迪南聽了,不悅地板起臉孔。法藍以前還在身邊服侍的時候,很少見到斐迪南像這樣表露出情緒。

……其實神官長好像也受到了羅潔梅茵大人不少影響喔。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