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誌Ⅱ(8)(中文書)

書名 碎星誌Ⅱ(8)(中文書)
作者 羅森
繪者 Akaren
出版社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1-16
ISBN 9789863193869
定價 220
特價 9折   198
庫存

即時庫存=4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輕小說

商品簡介

仙佛魔妖鬼,混戰始界。碎星誌II 強勢出擊!
從此世間再無輪迴!?
如果天意不給鬼族路走,我們便從祂臉上踩過去!

冥府災變影響深遠,新任冥皇無意再啟輪迴通道,
妃月淚為此強勢問罪⋯⋯
終極殺器,禍延始界,溫去病遠在冥府無力救援,
此時,一股橫行諸天的萬古之力從始界爆發,
源頭竟來自某個下落成謎的人物⋯⋯
鬼王小白真實身分揭曉,竟與某人息息相關。
「那個人」的過往祕辛,即將揭露!

本書特色
《碎星誌》擁有龐大嚴謹的架空世界,角色人物鮮活刻劃,
劇情節奏輕快而緊湊,讓人讀起來有暢快淋漓的爽度。
無法預測的發展隨著冒險漸次展開,獨特的練功系統與派系間的明爭暗鬥,更充滿熱血沸騰的氛圍。
羅森擅長融合各類影視動漫元素,字裡行間時而惡搞、時而歡樂,在華人網路幻武小說的地位始終屹立不搖。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碎星誌Ⅱ(8)

作者簡介

羅森
「我對生活的所有要求,就是一台電腦。」

銘傳大學中文系畢業。標準天蠍座個性,討厭運動,愛看課本以外各類閒書與漫畫。高中開始接觸電腦,從在各類電玩中爆肝,到一頭栽進網路世界,最後迷上在螢幕前大量閱讀小說,久病成醫,自己開始成為其中一員。

一九九八年,台灣網路幻武小說風起雲湧,以莫仁與羅森為兩大龍頭,不但風靡席捲中、港、台三地,在商業上獲得巨大成功,也奠定了網路幻武小說的基本模式。至今台大批踢踢實業坊仍設有「黃易、莫仁與羅森之館」討論版。

羅森的作品以對角色靈魂的生動刻畫最為讀者所津津樂道,再加上龐大嚴謹的架空世界,各類影視動漫元素的歡樂惡搞,獨樹一幟的個人特色,使他近二十年來,在華人網路幻武小說的地位始終屹立不搖。

羅森作品集——
碎星誌(全三十冊)
碎星誌Ⅱ(陸續出版)
地藏在鬼界顛沛流離,苦修萬古,更身遭大難,在刀裡不知待了多久的歲月,刻骨銘心,如今能證永恆也算是苦盡甘來了,然而祂沒有藉這機會證道,只是燃燒自我,將這股天地反饋化無上神通,藉溫去病的手施展出來,力挽狂瀾。

……菩薩,你這是……

溫去病心念甫動,耳中就聽見地藏的嘆息。

「昔日我一念之差釀成一場大禍,鬼市中無數亡魂沉淪,復又流毒鬼界,一錯再錯……前衍未消,何德何能證永恆?」

地藏一聲喟嘆,「鬼市之禍起因為我,當由地藏……」

充滿懊悔的喟嘆之中,鐘鼓再鳴,衝撞神魂,溫去病元神遭到連續震盪,結構隱約變動,一道蜿蜒的金色光帶如虛似幻,圍繞周身。

「……終結!」

正自驚於眼前場面的妃月淚,看到這一幕嚇到幾乎忘了催運願力,少爺這回裝逼的特效也未免太過頭,一介大能而已,發個功居然連時光長河也逼出來,下一步難道要飛天嗎?

身為當事人的溫去病無暇去顧及妃月淚的想法,在地藏的圓滿神通之下,那一層障壁被暫時打破,雙方境界短暫同步,溫去病擁有……萬古層次的視野。

那是一種……很難用言語去描繪的景象。

晉升大能後,自己能看透空間法則,所有立體的事物在法則視野中都會退去色彩,還原成大批線條的組合,但此刻,消去的色彩回來了,所有事物變得層層疊疊,都成了一串長影。

以妃月淚來說,自己就看見無數個妃月淚,拉成一串長影,動作有的相同、有的不同,最中間的色彩與形象最清晰,往前與往後的則是越遠越模糊。

每一道身影都是她的一處時光投影,現在的她、一秒前的她、一秒後的她、一刻鐘之前的她、一刻鐘以後的她……多個她的身影同時都存在於自己眼中,只是過去的影像多,往未來的……數目就少了很多,看起來較為吃力。

這就是……萬古……或者,永恆者的視野?

溫去病心頭大震,對「能知過去未來」這個神棍詞彙有了最直觀的感受,也益發體會到太初餓鬼為何不入七界五協,不算作眾生之屬,被視為完全逆天的存在。

因為在自己開闢出的這片天地間,唯獨這些太初餓鬼沒有重疊之影,沒有過去未來!

太初餓鬼明明一直存在,在高位者的視野中卻沒有疊影,這並不代表它們沒有過去未來,而是它們原本就是天道造出,用來洗諸天時間軸的失敗工具,本身的時間、空間軸以未知方式運作,不同於諸天萬界內任何事物,自然也就沒有投影,無跡可尋。

因此,再怎麼凶猛的風火雷電都轟不開餓鬼的軀體,沒法造成有效傷害,因為它們……不屬於這個已運作萬古的體系。

然而哪怕如此,也不代表這個世界對它們完全束手無策……

「溫道友,當前狀態,我無法長時間維持……」地藏的輕語在魔屋內迴響,「但或許,你可以嘗試那個技巧了。」

……哪個技巧?

溫去病一時有些迷惘,回憶自己所會的一切,好像沒有哪一個技巧能夠解決當前的餓鬼,即便是自己最強的聖德之砲,在地藏的加持下轟出也不敢說能夠壓制餓鬼。

對付太初餓鬼必須要是帶有某些神異、某些法則壓制之類的技巧,如果只是單純強大,就算能一砲幹掉個別餓鬼,也絕不可能消滅這麼滿世界的餓鬼群。

這麼一想,答案就浮現出來。環顧自己所學,只有一式僅知訣竅從未真正練成過的法門,或許……現在能夠使得出來!

溫去病雙手一錯,先結蓮花印,佛光綻放,遍照十界,無數菩提寶樹反映光輝,將世界染成一片雪白。

在這雪亮光輝中,溫去病一掌翻起,手掌投影於半空,化成一隻遮蔽天空的巨掌,崩天打下,無光無影,沒有力量波動,看似平凡卻讓人莫名心顫,生出懼意。

蒼白天刑.永恆歸無!

酆都鬼君的成道絕式重現於世。

黑書死部的終極密式,溫去病一掌打下猶如天崩,整個世界內都是掌勢籠罩,從無數菩提樹到底下餓鬼沒有哪個能逃過,全數被這一掌之力帶著。

蘊含精純佛力的清淨菩提在這一掌之下,先是變成一片灰白,清淨不存,神異盡失,成為一棵棵灰白枯樹,隨即砰然碎裂,掉落至半途就化為灰飛,飄然而散。

無窮餓鬼也被這一下拍個正著,反應卻和那些菩提寶樹不同,無論大如星辰,還是小如巴掌都一下被打扁。

……不光是簡單意義上的打扁。

餓鬼別無神能,但被這剝奪所有神異的一掌打中,千億餓鬼不住垮塌,好像被拆了脊梁骨一樣,不光是塌下,而且扁成一片,甚至……成了一張薄紙。

不是單純地被巨力拍扁,而是支撐整個立體存在的空間法則被拆開崩潰,從三維立體的型態被整個抽扁,成為單一平面。

一掌之威,千億餓鬼垮成平面,出手的溫去病都心中駭然,想不到這一式竟有如斯神威,可以想見當年鬼君是如何縱橫天下,諸天莫敵。

就是酆都鬼君重出,也做不到真正地鎮壓太初餓鬼,溫去病亦無能為力,這仰仗地藏神能的一掌,無雙無對,一掌打崩所有餓鬼的存世之基,解裂了空間法則,看似將它們全數壓成平面,其實是拔除所有神異,放逐到一個與立體世界不同的天地,難以脫出。

透過地藏,溫去病更感覺到這一式的精髓不只如此,現在只是壓為平面,可如果自己有足夠力量推動,不住精研下去,就能拆面為線、壓線成點,一掌下去,不管是什麼仙魔妖佛鬼神,通通拔除神異,歸元成一點,而後……自己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這一式「蒼白天刑.永恆歸無」,包含著酆都鬼君對大道的理解,溫去病此刻深有體會,對前人的智慧與心血,讚歎不已。

「……太初凶物不愧是天道所造,就連鬼君成道絕學都沒法真正將之鎮壓。」

地藏的輕嘆之聲迴盪在溫去病耳邊,他也很清楚這聲嘆息是為了什麼。

蒼白天刑的一個特點,所有被打中的事物都會褪去顏色,成為一片慘白的槁灰狀態,連地藏發動的菩提寶樹都被拔除神異,成為枯枝,可餓鬼們結結實實中了一掌,雖然被壓成平面卻仍是黑黝黝的顏色,未能真正拔除神異。

「……沒有對應的權柄,無法真正鎮壓住太初凶靈,它們不久之後便會脫困,但……應該也足夠了。」

只要維持住這掌的效力就能延長封禁的時間,而維持這一掌的力量卻是來自妃月淚。

地藏在鬼市行願力之法多年,雖然沒有建立佛國,但論起在願力操作的技巧上勝過溫去病、妃月淚何止十倍,此刻來自妃月淚的滔滔願力都匯流過來,透過溫去病的身體成為維持封印的力量。

源自大半個鬼界的願力由四面八方匯集而來,竟似無窮無盡,溫去病略感心安,損耗與進帳相抵,猶有餘裕,雖然時間長了,難免生變,可若無意外,自己和妃月淚絕對可以維持到小白出來。

……怪不得地藏之前擔保,說必能為我們爭取到時間,果然幹得好,只是這種強行發揮對本身的耗損不輕,祂……燃燒神魂,圓滿大願,連番施為後恐怕……已油盡燈枯。

「……後頭,一切有賴溫道友了。」

地藏的聲音漸漸模糊,似乎步步遠離,在魔屋內的白色蓮花乍然迸散,千百潔白蓮瓣飄飛出去,半途枯萎,化灰而散。

枯榮盛衰,生死輪轉,似乎蘊含某種法理,溫去病觀之慨歎,兩名萬古大人物境界相若,在人生道路上做出不同選擇,卻又殊途同歸。

地獄龍皇以偽永恆的力量強行證道,用盡一切想得到的手段,不顧諸天萬界的眾生死活,堪稱萬古以來距離永恆最近的一個,最後卻不免身殞道消,什麼也沒有。

地藏菩薩,大願圓滿的一瞬,所得的力量、境界也可以視為一種偽永恆,只要跨出那半步,很大的可能就此證道,卻選擇為了贖罪、為了償還眾生,捨身鎮壓凶靈,如今……也要殞滅。

萬古以來,霸皇被認為是永恆之下第一人,幾乎各方都認為若有誰能身證永恆,除了霸皇,不作第二人想,但……或許不是那樣。

短短一日之內,就有兩位大人物先後直證永恆境界,都搶在霸皇前頭,卻也一一殞落,到頭來,霸皇仍是永恆之下第一人,最有希望踏足永恆境界的人。

這麼想來,或許……悠久歲月中也曾有比霸皇更天資超卓、更英雄無雙的強人,只是……終究沒能留到最後……

想要當第一,條件不一定是無敵,而是能在台上待到最後啊……

溫去病心神略分,卻沒由來地心中一震,生出一種非常不祥的危險預感,跟著,已經被削弱到極點的地藏之音竟然又一次響起。

「……終究是天命難違……」

似是一聲低嘆,既有驚愕,也有無奈而嘆,但半途就模糊不清,消散無聞,溫去病不知究竟,卻肯定絕不會是好事。

「少、少爺……」

妃月淚的聲音驟然顫抖,充滿懼意,溫去病暗叫不妙,這名鬼公主有勇有謀,不是隨便受到驚嚇的性子,是什麼讓她怕成這樣?

為了要全力維持這片天地,並且維持餓鬼封印,溫去病的感知受到限制,當即連結妃月淚的心神,透過她的願力往外感知,這一瞧連溫去病也呆了。

成千上萬……數以千萬計的餓鬼群離奇出現,正迅速在天上群聚起來,試圖攻擊這個被完全封禁的世界。

四絕合一的這片天地為了防堵餓鬼外逃,在封禁上下了死工夫,但對於外部向內的防禦力量就不怎麼樣,頂多能短暫承受萬古攻擊,卻絕對頂不住大量餓鬼的吞噬。

……問題是,所有餓鬼明明都被封住了,打哪裡又來這麼多餓鬼?

……而且,這些餓鬼的模樣很不對勁,一個個都是特大號,堪比山嶽,身上散發出的凶惡氣息更是充滿貪婪慾念,是吞噬過願力已經異化,最為棘手的餓鬼。

溫去病目瞪口呆,來自地藏最後遺留的訊息一下閃過腦海,讓他明白了一切。

……是永恆者聯手鎮壓時沒能鎮住,不得不引往其他世界隔離封鎖的那一批!

……比照當年舊法,用滿布願力的神國、佛國為隔離帶,把一些鎮壓不住的餓鬼改引往那方去困住。在當年,這無疑是好辦法,但時隔萬古,這一代的餓鬼已經進化出了應變之體,它們異變之後,吞噬願力變得更強。

……困它們在願力世界,等於是送它們入吃到飽餐廳,大吃一頓兼狂刷經驗值!

失策!百密一疏,竟成致命破綻。

最讓溫去病想喊冤枉的是,這甚至不是自己的一疏,那些餓鬼被引去隔離帶的時候,自己正被關住,不曉得還有這一齣,出來之後就忙著處理餓鬼問題,天曉得還有這麼一批殘貨會在關鍵時候殺個回馬槍,讓這邊的連串犧牲與努力全成徒勞。

所謂全知全能的永恆者啊……累起街坊的時候,照樣是不含糊的!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碎星誌Ⅱvol.08》)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