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歷史:西方的宗教、家庭、政治與資本主義如何建構出乳房神話,及其解放之路【全球長銷21年經典.成令方教授專文導讀】(中文書)

書名 乳房的歷史:西方的宗教、家庭、政治與資本主義如何建構出乳房神話,及其解放之路【全球長銷21年經典.成令方教授專文導讀】(中文書)
A History of the Breast
作者 瑪莉蓮.亞隆
(Marilyn Yalom)
譯者 何穎怡
出版社 麥田
出版日期 2019-01-12
ISBN 9789863446194
定價 450
特價 79折   356
特價期間:2019-01-07~2019-02-10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社會科學>社會
其他版本 電子書(PDF)   6折 268元 

商品簡介

誰擁有乳房?
當乳房的使用權和詮釋權一再移轉,它將往何處去?


一部至今無人能出其右的女性身體文化史


幽默、尖銳,旁徵博引
全面展示了西方歷史中乳房所乘載的多元意涵及流變

完整注釋│經典重現


成令方(高醫大性別所教授)│專文導讀
肉彈甜心、李欣倫(作家)、林蔚昀(作家)、陳芯宜(電影╱紀錄片導演)、張明旭(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黃瑞汝(前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委員)、鄭治桂(台灣藝術大學兼任助理教授)、蔡宜文(作家)
露點驕傲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序)


▍內容簡介

女性擁有好乳房,也擁有壞乳房。


在男人眼中,它代表「性」;資本主義讓它成為最好賣的商品。
對嬰兒而言,它是食物;醫師則只聚焦於其哺育功能與病徵。

從家庭角度來看,女性拒絕哺乳會遭受撻伐,但公開哺乳亦是禁忌。
在政治與宗教的濾鏡底下,乳房時而等待拯救,時而散發神聖光暈。

分類學上的「哺乳綱」,起因來自於十八世紀科學家對乳房的病態關注;
同一時期,上流社會與下層階級的乳房,形象與待遇則不可同日而語。

在兩次世界大戰中,乳房不僅鼓舞士氣,更用於國族主義政治宣傳;
但到了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之下,乳房地位遠遠不及陽具。

二十世紀歐美文化席捲全球後,乳房的情色意涵逐漸取代其他象徵,成為壓倒性的代表。
然而,乳房所乘載的意義是否也隨之劃下句點,到此為止?
或者,此乃另一場人權之戰的開端?

《乳房的歷史》是女性主義史學家瑪莉蓮‧亞隆最重要的經典著作之一。她以女性視角出發,仔細清點、爬梳乳房在西方文化不同時期與脈絡下所被建構出的複雜形象,從乳房的神聖化到情色化,政治化到商品化,乃至於乳房的階級差異與流動,以及解放的可能性,試圖闡明乳房絕非僅是一身體部位,背後更埋有龐大的性別議題,自1997年出版至今,代表性與影響力持久不衰。


★「恩格斯曾以一個國家的婦女社經地位之高低作為該國文明的指標,對本書作者來說,一個社會的文明指標則是:女人能不能從男人手中奪回自己的乳房的掌控權。」
──成令方(高醫大性別所教授)

★「乳房是一個從開始發育時就被外界各種聲音提醒要好好保護的器官。保護不是因為它很脆弱,而是因為它很容易引起別人對色情的聯想,從哺乳到穿不穿內衣,女性的乳房總被告誡要好好地包住,不要引起性欲,但其實乳房對女性來說,無論其內在外在,都有更多值得討論的地方。」
──肉彈甜心◎Amy

★「身為發育較早的胖女孩,對於乳房一直有著糾結的感受──小時候討厭胸部變大讓我看起來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樣,討厭被喚作『乳牛』或『奶媽』,甚至還討厭乳房代表的『女人味』。這些從兒時起對於身體的糾結與厭棄,在《乳房的歷史》裡得到了轉譯,我們一邊讀著(累積了幾個世紀的)對於乳房的註解,一邊嘗試用不同的角度觀看自己,一步一步,踏上與身體和解的那條道路。」
──肉彈甜心◎馬力

★「從『大奶』、『乳牛』、『貧乳』等針對女性胸部的綽號,到彈肩帶、騎車急煞、對女性胸部打分數等現象,再到『那女的沒穿胸罩耶!騷!一定很淫蕩』、『奶都下垂了還跑出來嚇人』、『公眾餵奶就是為了引誘男人』等,從乳房出發對女性施加的不平等對待、物化與貶低,在性平教育的諸多面向中,女性乳房都佔有相當的篇幅,且常可窺見父權宰制對『好乳房』與『壞乳房』的區分。而為了讓乳房回歸女性自身與自主,好好認識乳房的歷史以及背後結構性問題,實是性別平等不可或缺的一塊!」
──張明旭(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

★「一部乳房決定權的深思與感情用事之作。」
──鄭治桂(台灣藝術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乳房的歷史:西方的宗教、家庭、政治與資本主義如何建構出乳房神話,及其解放之路【全球長銷21年經典.成令方教授專文導讀】

作者簡介

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
生於1932年,知名女性主義史學家。曾擔任法語系與比較文學系教授,亦曾為史丹福大學性別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並於1984-85年間擔任所長。1991年,獲得法國學術教育最高榮譽「學術界棕櫚葉勳章」。她在文學與女性史領域著作等身,作品被翻譯成二十種語言。著有《乳房的歷史》、《太太的歷史》、《女王駕到:西洋棋王后的歷史》、《閨蜜》、《Blood Sisters: French Revolution in Women's Memory》、《Maternity, Mortality, and the Literature of Madness》等。

譯者簡介

何穎怡

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畢,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比較婦女學研究,現專職翻譯。譯有《在路上》、《裸體午餐》、《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時間裡的癡人》、《行過地獄之路》等。

名人導讀

【導讀】我的乳房,誰的詮釋?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成令方教授

《乳房的歷史》由美國資深性別研究學者瑪莉蓮‧亞隆於一九九七年出版,中文譯本由翻譯高手何穎怡完成,於二○○○年出版。由於內容豐富、歷久彌新,於是二○一九年麥田出版又將其重新推出。翻著書,乳房在西方歷史的各個階段跳躍在眼前,讀者可以想像,若你是生在那個年代,男人會如何看待女人的乳房?或者,女人又如何看待自己的乳房?

女人身體被認定最能代表女性性徵的,是突出的乳房,卻不是陰道,為什麼?因為是視覺優勢的結果。乳房是公開可見的,在衣服材質後面若隱若現,在哺餵嬰兒時會被看見,在歌詠乳房的藝術繪畫中亦不時出現。陰道則是隱蔽、私密的,只是月經和生產時流血的管道,或男女交合時會使用到,但陰道無法以畫作呈現。於是乳房勝出,成為女人身體的表徵。

恩格斯曾以一個國家的婦女社經地位的高低作為該國文明的指標,對本書作者來說,一個社會的文明指標則是:女人能不能從男人手中奪回對自己乳房的掌控權。換言之,女人是不是能夠自主決定要不要穿胸罩、在大庭廣眾下袒胸餵奶、拒絕流行獨斷的「大胸脯」美感,甚至發現乳癌後自行決定要不要接受乳房重建手術。女人若開始擁有對自己乳房的詮釋權,我們就能夠讓多元的聲音展現:「龐大的乳房造成胸肩酸痛。」、「年輕時的乳房受過自己和情人愛撫時的愉悅。」、「餵乳時的肉體快感。」、「老女人的乳房懶惰地躺著休息。」、「乳癌帶來的痛苦。」、「乳房切除後,裝或不裝義乳?」當很多女人能夠傾聽自己乳房的感受,關心自己乳房的健康,認識到每個女人的乳房都有特色,沒有好壞高下之別,就會逐漸有能力拒絕別人(男性、媒體和色情工業)操縱它們。

乳房與情色的聯想,始於中世紀文藝復興時代,這是歷史上性解放的高潮時期之一。作者以反差對照的方式引介情色乳房的歷史意義,例如:衛道人士譴責良家婦女裸露酥胸為「地獄之門」,而妓女接客規定需要裸露胸部。文藝復興歌頌圓實堅挺的乳房,卻同時在獵殺女巫的狂潮中認定女巫有第三個乳頭(可能只是痣、疣或雀斑)。貴族為了維持豐潤圓實的性感乳房,將哺乳交給鄉下的奶媽,但卻被傳道者、醫師大力抨擊,認為女人需要以哺乳來恪盡母職。醫師宣稱乳頭被孩子吸舔,哺乳可以得到快感,女人卻羞於承認。

在歐陸海峽另一邊的英國流行的卻是平胸,而且新教徒認為雇用奶媽是罪惡,天主教徒則不如此觀之。作者重視女性的聲音,在文獻中找到十七世紀英國女人的書信,說明女人渴求自己餵奶,甚至寫詩表達情欲,以乳房作為慾望的對象。但最後作者還是指出,女性的乳房色情化完全由男性主導,若當時多一些女人的觀點被記錄下來,乳房在那時代應該會有不同的面貌。

到了十九世紀中葉,醫界使用統計數字來說明,由奶媽哺乳的嬰兒死亡率達到35%,使用「代乳品」餵食的嬰兒死亡率甚至高達80%,於是醫界鼓吹母親餵乳,且最好餵乳一年,到了十九世紀末期,奶媽這個職業逐漸消失。很有趣的是,歷史不斷重複,七、八○年代,台灣母親以奶粉代替母乳,因為當時女性相信奶粉營養充分,且此舉被視為現代科學育兒的象徵。加上這段期間,育兒年齡的婦女大量外出工作,使用奶粉對工作的母親來說很方便。但近十年來風氣又逆轉成鼓吹母乳哺餵的重要性了,如今成為衛生機構推動的政策。

在心理分析的理論中,乳房也占有特別的位置。佛洛伊德把「母親的乳房」與「情欲的乳房」合而為一,認為嬰兒吸食母乳有快感。榮格學派則不同意乳房只象徵著孩子對母親的口腔快感和慾望,認為乳房在兒童心理發展期還有不同的意義。然而不管如何,這些都是以男性為中心的偏見來解釋,認為人的發展過程是要擺脫對母親的依戀,最後擁抱父親的形象。這些心理分析理論雖然不是一般人很能理解的,但卻成為日後文學藝術發揮的主題。

乳房除了是嬰兒依戀的對象以及食物的來源以外,胸衣設計還帶來無限商機。多年來,塑形乳房的內衣千變萬化,例如:十九世紀風行的緊身褡、現代又流行起來的復古馬甲以及魔術胸罩,都是以各種方式讓雙乳看起來緊實高聳,至少不會在快走跑步時亂動亂晃。一八七四年春天,美國有幾位女性醫師發表了演講,批評緊身褡對女人健康有害,而且第一波女性主義者亦發聲主張,指出女人不應該只是妻子、母親或老師,應該要為自己而活。可惜這樣的聲音在當時被忽視了。直到一百年前,又開始流行平胸,以簡單自由放任的風格稱著,於是市場拋棄了緊身連身內衣、束腰,展開我們現在所熟悉的內衣形式。平胸、豐胸,四十年一輪迴。女人的乳房為很多設計師帶來大筆的生意。

這裡要特別指出,還有一種胸衣,是專門設計給追求平胸的陽剛女同志所穿著的束胸內衣。這些女同志對象徵女性性徵的乳房不認同,若沒有做平胸手術,束胸內衣就是一個選擇。

若要論及乳房健康,十三世紀就有記載,義大利醫師曾有論文發表關於乳癌的知識,以及主張開刀割除作為治療方式,甚至還有教導婦女如何作自我檢查的插圖。如今,乳癌是我國婦女發生率第一位的癌症,發生年齡在四十五到六十九歲之間,平均每十萬人中便有一八八名到一九四名女性罹患,平均每六名婦女就有一名因乳癌而喪生。乳房對這些婦女來說,不再是情色、哺乳、歌詠的對象,而是生死攸關的健康議題。乳癌患者需要參加病友團體,藉著集體的力量一起來面對對死亡的恐懼,以便能享受生活中最好的一面。乳癌防治「拯救乳房」,是當今全世界都在關注的重要議題。

一九六○年代,積極參與婦女運動的女性開始搶回乳房的詮釋權,「焚燒胸罩」、「拋棄束腰」的口號在當時震撼了社會。一九八四年,六十名裸露上身的男女在加州街頭抗議色情業者、電影電視業者、選美大會、上空酒吧利用女人的乳房牟利,主張女人要奪回身體自主權。女人應該重新看待自己的乳房,述說自己乳房的故事。

由於作者學養的傾向(專精於法國文學藝術,曾任美國史丹福大學女性與性別研究所教授),採用的資料偏向於引用大量的藝術圖片影像,廣泛而豐富的文學、傳記和通俗文化的資料。作者研究的疆界設定,從早古歷史初端的石雕畫像,到希臘羅馬神話,到中世紀和文藝復興的義大利,進入近代以法國、英國、德國和美國社會和文化為主要關注的焦點。雖然本書已經在時間縱向方面跨越了五千多年的歷史,但是作者很有自覺地意識到,這本《乳房的歷史》僅只代表其中的一個歷史敘事,所以原文書名謙虛地標示是「一個乳房的歷史」(A History of Breast)。

這部縱貫古今以豐富資料展現論證的巨作,為什麼只是乳房歷史中的一個歷史敘事?首先,這本書並未囊括擁有長遠古文明的印度、中國、阿拉伯文化和南美洲的資料,也沒有包括近代的北歐、斯拉夫民族和非洲大陸,特別是非洲受到歐洲殖民影響的相關資料。所以本書的研究範圍是依傳統慣有的疆界,以被認定為是影響歐美文明的重鎮為中心,所開展出來的歷史敘事。其次,這本書沒有從社會邊緣者的角度出發,例如:女同志對乳房的觀點會不同於異性戀嗎?也沒有處理歐洲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的文化互動如何轉變了彼此的身體觀。還有,作者受限於主流的文化史觀,她不曾把自然環境的改變、飲食營養在各地的差異、疾病的流行以及人口的增減與每一時代對乳房崇拜的現象連結在一起。作者必然理解,如果從這些面向切入,所寫出的乳房的歷史,將會是另一個相當不同的歷史。

男女都有乳房,只是女人的乳房成為男人的關注對象。對於作為身體重要部位的乳房,你能不產生好奇嗎?本書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作者的女性主義觀點是編織在這些故事中的隱形框架。讀者隨手翻閱一段文字,都會不自覺地被吸引,一口氣看下去。作者說故事的功力真強,譯者的文字能力也是值得讚賞的。非常推薦啊!

章節目錄

【導讀】我的乳房,誰的詮釋?

【前言】不斷改變的意義

第一章 神聖的乳房:從女神到聖母

第二章 情色乳房:天賜美形的球體

第三章 家庭的乳房:健康取向

第四章 政治的乳房:雙峰為國

第五章 心理的乳房:照顧身體

第六章 商業化的乳房:從緊身褡到虛擬性愛

第七章 醫學上的乳房:生命給予者與生命摧毀者

第八章 解放的乳房:政治、詩篇與圖片

第九章 危機中的乳房

延伸閱讀
【前言】不斷改變的意義

本書旨在帶領大家以全新的角度思考乳房。對多數人而言(尤其男人),乳房是性感的裝飾品、女性氣質的王冠權杖,但這並非放諸全球皆準的想法,在美洲與南太平洋的部分文化裡,女人自古以來就是袒胸露乳,這些文化因而不像西方世界那麼強調乳房的情色意義。非西方文明有它們自己的拜物對象,譬如中國人迷戀小腳,日本人迷戀女人的頸背,而非洲與加勒比海地區的人則執迷於女人的臀部。不管哪種拜物,單獨的身體部位之所以充滿性感意味,是在於它的「若隱若現」,套一句法國詩人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 1842-1898)的話,是「遮掩的情色」。

如果我們回顧歷史,會發現當代西方人對乳房的想法其實非常武斷,本書的主旨便在回顧歷史,涵蓋過去兩萬五千年,但特別側重某些時代,在那幾個時代裡,乳房被賦予某些意義,改變了西方人看待它的方式。本書是以電影蒙太奇手法處理那幾個時代,劇情往前推進又不時重疊,因此它不是一本線性敘述的乳房史。

男人不斷企圖將女人的乳房據為己有

乳房史的演進隱藏著一個基本問題:誰擁有乳房? 它屬於必須仰賴母乳或代乳的嬰兒?還是屬於愛撫它的男女?它屬於描繪女體的藝術家,還是屬於不斷迎合市場新需求、專斷論定乳房大小美感的權威人士?它屬於向少女、成熟女人、小乳房女人推銷少女胸罩、支撐胸罩與魔術胸罩的胸罩製造商,還是屬於不斷要求女人端莊遮掩乳房的宗教、衛道人士?它屬於悍然逮捕「上空女人」的法律,還是屬於有權決定女人多久做一次乳房X光攝影、何時做切片與乳房切除的醫師? 它屬於替女人美容隆乳的外科整型醫師,還是屬於花錢購買它、暴露它,然後用以貶抑傷害女人的色情業者? 乳房是女人身體的一部分,但它屬於女人嗎? 上述疑問點出了整個乳房歷史裡,男人與建制不斷企圖將女人的乳房據為己有。

乳房做為女性身體的象徵,自古以來,便有「好乳房」與「壞乳房」不同形象。聖經〈創世紀〉裡的夏娃既是眾生之母,也是妖婦的原型。猶太教與基督教信徒或許自詡為夏娃的後裔、祖先曾吸吮過她的乳房,但無數的藝術作品也顯示:夏娃蘋果般的乳房也被比喻為引誘人類墮落的禁果。

當「好乳房」的形象占優勢時,重點都放在它的哺育功能,甚至成為宗教靈性與政治養分的來源。五千年前,西方與近東古文明普遍崇拜女性偶像,乳房的形象如此;四千五百年後,義大利盛行聖母乳子像,乳房的形象亦是如此。兩百年前,法國新共和誕生,裸露的乳房則象徵了自由與平等。

當「壞乳房」的形象當道時,乳房成為誘惑與侵略的象徵,不僅聖經〈創世紀〉的觀點如此,希伯來先知以西結(Ezekiel)也將耶路撒冷、撒馬利亞兩座城市比喻為一對放蕩的娼妓,有著罪惡的乳房。莎士比亞經常描寫「壞乳房」,其中又以恐怖的馬克白夫人最令人膽顫。壞乳房常和性與暴力連結,大量出現在現今的電影、電視、廣告與色情出版品裡。由此可見,不管好乳房還是壞乳房的形象,多半只是在表達男性觀點。

探索過去的女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乳房,是寫作本書的一大挑戰。我在本書裡探討了女人如何決定乳房該怎麼遮掩、怎麼使用,基於什麼理由決定是否餵食母乳。女人在什麼時刻才有權決定乳房應當接受何種治療? 她如何以乳房做為商業、政治工具? 女性文學與女性藝術裡的乳房和男性持有不同觀點嗎? 此外,我也特別注重二十世紀末女人奪回乳房所有權的奮戰。

哺育與挑逗左右了乳房的命運

本書從舊石器時代的女神瀏覽到當代的女權運動,乳房的歷史之旅雖漫長卻充滿驚喜。我們看到史前雕像的乳房被賦予神妙大能,譬如邁諾斯克里特文明的裸乳握蛇女神、多乳房的阿蒂米絲(Artemis)雕像,這是基督文明誕生前最後一波的女性神祕崇拜。在舊約聖經希伯來世界裡,女人最重要的角色是母親;新約聖經時代裡,人們則仰拜神奇的聖母馬利亞,因為她孕育了耶穌基督。猶太教與基督教傳統裡,乳房是製造乳汁的器物,攸關著希伯來子民與基督信徒的生存,聖母乳子的形象成為滋育信徒靈魂的象徵。

聖母乳子像興起於十四世紀的義大利,可是不久後,乳房便產生了新的性感意涵,從十五世紀到十七世紀,法國、義大利、英國與北歐出現了無數歌詠乳房性感的詩歌與繪畫,讓乳房的情色意涵遮蓋了它原始的哺育與神聖意義。

自此,乳房的兩種意義展開了拔河,哺育與挑逗兩種功能不斷拉扯著女人的命運。從猶太基督文明起,神職人員、世俗男子與嬰兒便認為他們擁有女人的乳房,毋需女人同意,便可以自由使用它。

乳房的意義隨著歷史推進而變動

到了十七世紀荷蘭共和時代,新的力量加入了乳房爭奪戰,使它成為公民責任的象徵,餵食母乳不僅對家庭有益,對國家也有貢獻。一個世紀後,餵食母乳成為法國大革命的重要部分,不少法國人奉行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的主張,認為法國母親如果不將幼兒送往奶媽處扶養,而是親自哺乳,便能達成社會改革的目標。餵食母乳原本是個人選擇,當時卻成了公民責任的象徵,無數繪畫還以裸胸女人做為法國共和的象徵。從君權統治邁向代議政治的過程裡,乳房也「民主化」了。

乳房史研究如果少了醫學,便不完整。儘管乳房醫學研究在二十世紀時逐漸聚焦於乳癌,早期的希臘與羅馬醫學文獻卻比較專注於乳房的哺乳功能,在各種語言寫就的無數文獻裡,可以看到醫師仔細教導女人注意懷孕期間的乳房變化、飲食、運動、正確哺乳方式、照顧乳房膿腫與斷奶方法,十八世紀以後,這類醫學文獻尤其多,讓我們一窺醫學雖增進女性的健康,卻將女人的主要角色界定為生育者與哺育者。

正當十九世紀的醫學界強調哺育母乳的道德價值時,新興的心理學與心理分析學派卻點出乳房在幼兒情緒發展上的重要性。佛洛伊德在本世紀初提出了大量的心理分析證據,證明吸吮乳汁不僅是嬰兒的第一個活動,也是整個性生活的起始。佛洛伊德的理論普及化後,乳房成為電影、小說、卡通、笑話、T恤與無數雜誌的主題,再度鞏固了乳房對成年男子的龐大吸引力。

十九世紀後,伴隨著工業化與後工業時期的快速步伐,大眾對乳房的要求也成倍數增加。在商業利益的推動下,廣告密集轟炸女人,刺激她們購買各式乳房支撐、塑形與增大品,包括緊身褡、胸罩、乳霜、乳液、矽膠填充物、各式減重課程與健美器材。儘管乳房在過去歷史裡並不乏商業價值,卻是在這一百年中才被資本主義充分利用,成為商機無限的物品。早在希臘、羅馬時期,女人已經開始穿著遮掩乳房的內衣。中世紀末緊身褡誕生,成為有錢婦女的流行穿著,不過一直要到十九世紀中葉,工廠量產、便宜的緊身褡才上市。專為乳房設計的胸罩則是遲至二十世紀初才誕生,價格便宜,各個階層的女人都穿得起。透過大量生產,胸罩成為「控制乳房」的必備穿著。

由於內衣設計總是迎合體態美的潮流,我們從它是誇大還是淡化乳房,便可讀出乳房的歷史。譬如一九二○年代流行扁平男孩身材、一九五○年代流行砲彈般性感乳房,緊身褡與胸罩的設計也跟著改變,忽而壓抑隱藏乳房,忽而將它推擠托高成蘋果與魚雷。

值得注意的是,六○年代的女性解放運動始自著名的焚燒胸罩事件。雖然婦運圈外人對此舉不表贊同,焚燒胸罩的確為女性抗爭樹立了典範,它雖是個象徵性動作,卻打破了施加於女人的外來箝制。從此,女人可以質疑醫學、流行工業等神聖權威,自主決定要不要穿胸罩、上空與餵食母乳,甚至自行決定要不要接受乳房切除術。

 面臨上述抉擇時,女體形象至關重要,一個女人的乳房如果不符合時代美的標準,她也很難喜歡它。研究顯示,獨斷的女體美觀念宰制了不少女人,為了符合五○年代以降所流行的瘦削身材與豐滿乳房,美國女人花費大筆金錢,只為打造出削瘦的下半身與巍然的上半身。美國最流行的美容整形手術是抽脂與隆乳,各個年齡層的女人都以宗教般的狂熱減肥,年輕女孩罹患厭食症、暴食症的比率激增,幾乎已成為流行病。當然,我們不能將乳房商品消費狂熱與病態行為,全部怪罪於廣告、電影與電視所促銷的乳房形象,但我們也不能愚蠢地忽略媒體形塑、散布「理想」女體的力量。我們甚至可以說史上第一遭,男女心目中的形體美醜標準大多建築於廣告裡的形象。

女性主義者與其他運動者企圖解放女人,讓她們不再受制於媒體塑造的獨斷美感,但她們也有自己的箝制,譬如有一度女人要「拒穿胸罩」與「淡化女性曲線」,才是政治正確! 而經過二十年的奶瓶餵乳風潮後,親餵母乳在過去二十五年裡又抬頭了。今日,在悠關女性生死的醫療選擇上,女人也奮力爭取更多自主權,尤其是乳癌。

長久以來,女人一直被迫面對乳房所傳達的兩大意涵:它既是生命的哺育者,也是生命的摧毀者。一方面,乳房與女孩蛻變成女人、性愉悅與哺育連結;另一方面,它也逐漸與乳癌、死亡連結。對女人而言,「好」乳房與「壞」乳房的對立,並不是男人經常描繪的母親、聖女與蕩婦、妓女的對抗;也不是精神分析學派所說的,孩童經驗世界裡哺育的「好」乳房與排拒的「壞」乳房相互對抗。對女人而言,乳房顯然象徵了艾洛斯(Eros)與山納妥斯(Thanatos)的緊張鬥爭,是生與死的殊死戰場。

過去兩千五百年裡,「陰莖統治」宰制了整個西方文明,乳房文化史也難逃此一架構。但是,乳房自有屬於它的支配力量,它雖然建構於男性的幻想上,卻也日益傳達出女性的需求與欲望。畢竟,乳房最終還是屬於女人的。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