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靈:詭語怪談2(中文書)

書名 守護靈:詭語怪談2(中文書)
作者 星子
出版社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12-11
ISBN 9789863193777
定價 250
特價 9折   225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驚悚/懸疑小說

商品簡介

為了守護,「他們」不計一切代價……
你不曾經歷的「詭故事」!
篇篇都有意想不到的Karma……
星子∕奇幻、驚悚、浪漫、科幻全方位作家
繼暢銷作《乩身》後再推強檔新作!

「你願意做我的守護靈嗎?我會好好供奉你。」
小碟子激動亂竄,回答問題一會兒是一會兒不是,
彷彿裡頭藏著不只一個傢伙……
十多年前,五名國中生玩著古老的遊戲,玩笑般許下願望;
十多年後,幾件詭異命案發生,
當年的「玩伴們」似乎重新找上門來。
守護靈無所不能,只要每日供血飼養,
獲得美麗的容顏、救治傷重的家人、反抗酗酒的父親,全都不成問題。
唯一的問題是,越強大的靈,戾氣越重……
※51,000字精彩重刊+57,000字全新故事

本書特色
星子全新系列「詭語怪談」第二彈,
生前牽掛的守護、神明乩身的守護、親友關愛的守護……
四段超越陰陽界線的羈絆,
四回靈與靈之間的激烈鬥法,
帶你重新定義「守護」,重新認識「靈」。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守護靈:詭語怪談2

作者簡介

星子
19790819
最喜歡也最愛寫外星人尼斯湖水怪冒險奇幻武俠愛情警匪懸疑降妖伏魔靈異怪奇等各種類型故事。
立志說一輩子的故事,寫一輩子的小說。
個人臉書:www.facebook.com/sammy.yen
粉絲團:www.facebook.com/teensy819
星子作品
月與火犬 全十四卷
百兵 全八卷
不幫忙就搗蛋
七個邪惡預兆
太歲新版 全七卷
太歲外傳 奇異旅程

日落後外傳 無名指/囚魂傘/蟲人/魔法時刻/怪物/餓死鬼/萬魔繪
日落後長篇 全十三卷
偷心賊
乩身 踏火伏魔的罪人/地獄符/活人牢/穿天降神的龍
陰間 另一個世界【新版】/黑廟【新版】/捉迷藏【新版】
詭語怪談 符紙婆婆/守護靈
美君和小筑各自垂下一手,將松仔也拉上牆,三人躍入校區內,提心吊膽、興奮緊張地奔穿過矮樹叢、單槓和沙堆,來到校園角落一處靜僻地方,那兒靠近學校後門,遠遠只看見五層樓高的教室樓房下蹲著一個人影。

「嘿,文傑──」美君朝那人影揮手呼喊,那人影起身,也向三人揮手。

三人匆匆趕去,只見那叫作「文傑」的男同學一臉神秘,在他腳邊擺著一張方紙,紙旁燃著一根蠟燭,焚著三炷香,香的煙霧順著蠟燭火氣飄裊旋繞,瀰漫著一股焦油臭味。

「你們真慢,我還以為你們不來了。」文傑這麼埋怨,瞧瞧三人,發覺還少一人,不悅地罵:「阿育不來喔,他孬種啦。」

「你幹嘛這樣說,說不定人家有事。」小筑替阿育緩頰,她低頭看了看那瀰漫著詭譎光影的方紙,上頭寫著密密麻麻的字,不禁有些害怕,心中微微響起退堂鼓聲,她說:「你來真的喔。」

「當然是真的,不然三更半夜把你們找來學校發瘋喔!」文傑揮著手將三人召來他身旁,他見到腳邊三柱香已燒去大半,急急地說:「我們開始,不要管阿育那個俗仔!」

松仔、美君、小筑三人面面相覷,照著文傑指示蹲在方紙四周。文傑掏摸書包,取出一只書本大小的飽滿布袋、一只小碟子和一本筆記本。

他翻了翻筆記本,複習幾頁內容,隨手閤上,煞有其事地掃視每一個人的眼睛,說:「你們看清楚我接下來的動作喔,一個步驟都不能少。」

文傑捏起那只背面寫著硃紅符字的小碟子,碟底朝上,反扣在方紙正中央一個圓圈上。「如果做錯了,會很危險。」

「這不是碟仙嗎?」松仔插口說:「你不是說要請守護靈?」

「你懂個屁啊,守護靈就是要這樣子請。」文傑白了松仔一眼,從口袋裡掏出一只巴掌大的棗紅色布袋,將束緊袋口的紅線纏繞上手指,再捏著紅布袋按上小碟底座;他用另一手撥翻開筆記上寫有密麻咒語的那一頁,清了清喉嚨,就要開口禱唸。

「喂──」遠處又有一個男孩低著身子奔來,壓著聲音喊:「你們沒義氣耶,怎麼不等我?」

「阿育!」「你真慢耶。」「遲到鬼!」眾人同時出聲斥責。

阿育莫可奈何地攤手說:「我等我爸媽睡了才偷跑出來的。」

「好啦好啦,不要再浪費時間了,香都快燒完了。」文傑氣呼呼地罵著,也不等阿育蹲下,急急照著筆記誦唸起咒語。

阿育儘管晚到,還搞不清楚狀況,但他見眾人神情緊張,也知道在這一刻不該再多說廢話,應該安靜謹慎些。他在小筑的身後緩緩蹲下,見到小筑的肩膀微微顫抖著。他知道小筑一向膽小,本想伸手按按小筑的肩,讓她鎮定,但他的手尚未觸及小筑的肩,便被小筑那聲驚叫嚇得向後坐倒。

同時,他見到那張方紙上的碟子動了,在方紙緩緩劃圓繞圈。

小筑察覺眾人都讓她突然的驚叫聲嚇著,趕緊摀住自己的口,露出抱歉的神情。

美君緊抿著嘴,緊抱雙膝;松仔不停推著眼鏡,大氣不敢透一聲,且不時打量文傑,松仔害怕歸害怕,也不免懷疑眼前碟子繞圈,只是文傑在裝神弄鬼。

文傑功課平平、體育平平,沒有任何特殊才藝,但他有個從政的民代老爸,也因而造就出他那驕縱個性,使得他在班上人緣並不好,眼前幾人已是他平時少數有話可講的朋友了。

此時的文傑卻一反常態,像是個穩重大人,對於小筑的驚叫、松仔那懷疑目光一點也不在意,只是專注反覆唸誦著手冊上的咒語,他甚至對手指底下緩緩轉動的碟子也不甚在意。

「請問你是男是女?」文傑突然開口問話。

在一片寂靜中,那小碟子緩緩挪動到了「男」字上。

「請問你年紀多大呢?」

碟子依序壓過「十」和「五」兩個字。

「我猜……你就是三年前從頂樓摔下來的王同學,對不對?」

眾人聽文傑這麼問,陡然一陣驚駭——

三年前墜樓跌死的王同學,在文傑等入學前一年墜樓,學校裡因此流傳起許多關於王同學死後徘徊在校園裡的傳聞耳語;因此儘管他們從未見過王同學,卻對他生前死後種種事蹟如數家珍。

大家正覺得文傑那問話似乎有些直白無禮之際,便見到那碟子移動路徑紊亂起來,像是一隻給踩著尾巴的狗般,最終卻還是壓在了「是」字上頭。

「文傑,你……」松仔怯怯地說:「我說啊……如果這是真的,你是不是應該要禮貌一點?」

美君在一旁附和地說:「對啊,你不要問這麼白目的問題。」

文傑看了看兩人,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又對碟子說:「王同學,摔在地上的那一瞬間有多痛啊?」

碟子激烈地顫動起來,文傑拋下手冊,將繫在指上的小紅布袋,湊近小碟一側,再將小碟那側微微抬高,讓紅布袋口,對準微微抬起的小碟邊緣。

在這短暫瞬間,四人屏住氣息、眼睛一眨也沒有眨,每個人都清楚地看見一股青白色光霧自小碟底下「溜」入小紅布袋裡。

小筑這次沒有驚叫,身子倒是激烈一顫,像是在放映著恐怖電影的電影院裡,讓突然乍響的恐怖音效嚇著般。

松仔嘴巴大張,眼睛瞪得快和嘴巴一樣大,眼鏡都歪了;美君同樣驚慌失措得一點也沒有察覺自己嚇得變了形的抱膝姿勢已經露出了底褲,讓蹲在對面的阿育瞧得一清二楚;阿育當下倒是根本無心偷窺美君的底褲,他同樣將全部心思都放在文傑雙手動作上。

大夥兒只見到文傑生澀地將那小紅布袋上的繫繩打了個結,他們見到文傑雙眼微泛血絲,額上筋脈畢露,知道他此時想來也興奮緊張到了極點。

文傑凝視著捏在手中的小紅布袋好一會兒,這才將視線放回其餘同學臉上,說:「這是第一個步驟,現在我的守護靈,就被關在這個袋子裡頭。」

「接下來,要讓他聽話。」文傑一面說,一面揭開了剛才一同自書包中取出的那只鼓漲袋子,裡頭是滿滿的五穀雜糧和一些不知名的配料。他將裝著守護靈的小紅布袋塞入米袋裡,說:「這樣可以化解守護靈的戾氣。」

「化解戾氣?」松仔提出了一個其實大家心裡有數的問題:「如果戾氣沒有化解,會怎麼樣呢?」

「哼哼。」文傑詭譎地朝他笑笑,反問:「你說呢?如果你把一隻冤死的鬼關進一個小袋子,又沒有化解他的戾氣,你說會怎樣呢?」

「會反噬主人!」松仔推推眼鏡,嚥著口水說。

「對。」文傑挑高眉毛,目光掃過眾人,煞有其事地緩緩點頭。

文傑將米袋封好,又從胸前衣襟裡取出另一只小紅袋,捏在手上晃著說:「這是我第一個守護靈,不過不是很好用,因為是隻狗靈。」他一面說,又從書包中取出三柱香,插在土上,將香點燃,他捏著那裝有狗靈的小紅布袋離燃香二十公分處微微晃動,彷彿在燻烤那只小布袋一般。

「你這樣是在幹嘛?」眾人問。

「餵他吃東西。」文傑回答,指著那三柱香說:「這不是普通的香喔,你們仔細看看。」

「上面有頭髮。」松仔推著眼鏡,仔細打量那三柱香上,纏繞著幾絲黑髮。

「不只耶,還有我的血。」文傑這麼說,跟著又補充:「每天都要餵守護靈『吃飯』,不然他沒力氣幫你做事。」文傑解釋所謂「餵」守護靈吃飯,就是點燃纏繞著頭髮或是沾染鮮血的線香,煙燻這只裝著守護靈的小紅布袋。

「一定要用頭髮跟血?」小筑問。

文傑點點頭說:「兩個其中之一就可以了,但是一起用的話,效果會比較好。記得一定要用自己的,不然守護靈怎麼會認你作主人呢?」文傑這麼說,還伸出他綁著OK繃的右手食指,說:「鮮血的效果又比頭髮好一些,不用太多,只要割個小傷口,盡量擠出血,摻米酒做成小小一瓶,可以用很久。」

文傑邊說,再從書包中取出一個容量約末兩百毫升上下的玻璃小瓶在四人面前晃了晃,裡頭裝著八分滿的淡紅色液體,就是他口中的鮮血摻米酒。

「其實不算太難。」松仔歪著頭考慮。

「本來就不難,你們也弄一個來玩玩吧。」文傑慫恿地說。

「養這個可以幹嘛?」阿育儘管對方才所見情形感到驚訝,卻仍然摸不著頭緒,文傑第一次向他透露「守護靈」這檔事,是在三天前的體育課後,當時阿育在負責防守的文傑面前跨步上籃,無意間將文傑撞倒在地。

文傑一反跋扈常態沒有吵鬧發作,也沒有還手推人,而是笑嘻嘻地請了阿育一罐飲料,「講故事」給他聽,內容大致敘述自己前往遠房親戚家作客時,高齡八十五歲的老姨婆傳授給他這養鬼之術。

在阿育之前,文傑已經向小筑、美君、松仔三人遊說過了,文傑敘述時,自作主張地將「鬼」改成了「守護靈」,且將這「守護靈」說得如同護法神仙一般無所不能,大夥兒的好奇心便這麼被勾了起來,也促成了今晚之約。文傑要親自示範如何「捕捉」到守護靈。

此時文傑見阿育的反應並沒有他預期中那樣熱烈,有些不快,便說:「我當你們是朋友才告訴你們這好康的事情,你動動你的大腦想想,如果我們有守護靈,而其他人沒有,我們是不是就高人一等了……不,不但是高人一等,簡直……簡直無所不能了!」

文傑這麼說時,雙眼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這小子或許是受了他那從政老爸的影響,自小就愛出風頭、想當老大,然而他所擁有的才能和條件,卻難以讓他得到其他人的注目焦點,他時常大發議論,但在別人眼中只是個光說不練的嘴砲王;他喜歡耍帥,但別人卻難以感受得到他的「帥」,只能感受到更多的噁心跟反感。

也因此,當文傑從口齒不清的姨婆口中得知了這麼一個養鬼妙法之後,想也不想地就照著做了,而當他發現這個養鬼妙法千真萬確時,便如同像是中了樂透頭獎一般地高興,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將這個國家、這個世界,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文傑會有這樣的思考邏輯,當然也和自小聽老爸剖析政局情勢、選戰策略的耳濡目染有關。

他用姨婆傳授的方法捕獲了第一個「守護靈」,那是他家後院裡一條死掉半年的老狗魂魄,老狗魂魄對他的幫助有限,他們甚至無法溝通,不像姨婆敘述裡那樣神奇,他希望獲得更強大的幫助,他需要能夠溝通的守護靈,自然是人的鬼魂。

於是他想起學校中曾經流傳在三年前某一日那位王學生墜樓身亡的事件,他要得到第二個守護靈,便挑了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獨自潛入學校,見到空曠寂寥的樓後小道,卻怎麼也鼓不起勇氣召靈,他知道自己需要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進行這樣子的計畫。

他花費數天認真遊說阿育等人,他漸漸忘記自己是因為害怕所以招募幫手,反倒將自己當成革命頭目一般地召集手下,他覺得自己和電影中那個十幾歲的帥小子特務一樣,是地球上少數幾個能夠改變世界的少年之一。他所做的是一件能夠改變世界的大事,就差沒組黨了──事實上他也偷偷地考慮過,只是將組黨這事兒排在他「掌握世界」計畫裡的中程階段。

對阿育等同齡國中生而言,此時當然無法理解文傑這番遠大志向,他們只當這麼一個白目同學意外地發現了好康的東西,與他們分享而已。

「守護靈,能增加我的桃花運嗎?」美君嘻嘻笑著問,她從國小六年級開始就時常更換男朋友。當其他同齡女孩下課圍在一起討論某個影視明星最近傳出什麼新緋聞時,美君就已經踩著媽媽的高跟鞋,與那些比她大上許多歲的高中生、大學生相伴出遊,國中二年級的她經過裝扮,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成熟不少。最近讓她感到困擾煩心的是隔壁班新轉來一個比她更漂亮、更會打扮的女生,每天放學都有一個開著名貴跑車的帥氣年輕人前來接送。

這讓美君感到自己瞬間矮人一截,往常的自信全飛不知道哪裡去了,她漸漸也開始和其他女生在下課時討論某個明星的緋聞八卦。

當美君得知名列她男友狩獵名單榜首的三年級學長,那個帥氣的籃球校隊隊長,結巴地將粉紅色信封遞給那漂亮轉學生時,心中的醋意、妒意一下子全糊成一團,像是一鍋燒焦了的壽喜燒。

此時她這麼問,心中當真期待自己能夠獲得一個強大的守護靈來使她的魅力超越那個美麗的轉學生,以及更多更多的漂亮女孩。

「這個當然沒問題啊。」文傑訕笑幾聲,他斜對著美君,眼睛不禁向抱膝而坐的美君裙底偷瞄了幾眼。

「太好了,我加入!」美君拍手歡呼,她一點也不在意文傑的窺視,事實上她很清楚地知道班上男同學經過她身邊時,視線總會在她略微敞開的領口處停留,且當她發覺竟然有男生對她的領口或是短裙下的修長白腿視若無睹時,她在那個男生視線範圍內出現的次數就會增加,直到她確定自己的魅力有效為止。

「守護靈很強嗎?」松仔這麼問,他有一個慣性酗酒的父親跟三個國小弟妹,當他老爸每每飲酒醺醉時,他和弟弟妹妹們便會被泛冒著蒸騰酒氣的拳腳追著滿屋子打,他恨透了這樣的日子,他試圖將老師在課堂上教導的生活道理向飲酒中的父親說教,卻無法得到正面的效果,僅能夠將本來四兄妹平均分攤的拳頭獨自吸收承受。當然他也會試著將這些勸告在父親未喝酒的時候提出,但效果同樣不彰,除了換得幾句惱羞成怒的吼罵之外,更會激起父親更大的酒興,使父親在下次一人獨飲時喝下更多的酒,以及揮出更重的拳頭罷了。

松仔此時並沒有推眼鏡,而是捏了捏拳頭:「能夠阻止一個喝了酒就要揍人的瘋子嗎?」

「當然可以。」文傑回答。

「那就算我一份。」松仔嘖嘖兩聲,表示了自己對這守護靈遊戲的興趣。

小筑本來默默無聲,突然開口:「守護靈能救我媽媽嗎?」

「守護靈是無所不能的。」文傑說歸說,他哪裡會知道守護靈到底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但他自幼受過專業的政客教育,有半分把握說十分話,只算是政客的基本技能而已。

「就算不能,試試也好……」小筑這麼說,大夥兒都知道她母親不久前出了車禍,情形並不樂觀,小筑隨時都有可能失去她的媽媽。

「阿育,你呢?」文傑將視線放回遲到的阿育臉上,隱隱露出了挑戰的神情。

「啊?」阿育一時間也無法反應,他只是抓了抓頭說:「我一時想不到需要守護靈幫我做什麼事……」

阿育的父母在市場中擺攤販賣水果,家境不特別好、也不特別差,他小子課業成績中間偏下,比文傑略遜些,體育則比文傑、松仔都要好上一大截。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未來,也沒發現過自己有什麼專才興趣,他最近半年的嗜好是將每週的零用錢存下來,購買某個外國搖滾團體的音樂CD,一面聽一面想著小筑在學校中的一顰一笑,哪一天和她說了哪句話,聊過什麼事,假使當天講了個能逗小筑發笑的笑話,那麼他那一天就會特別開心,如此而已。

「啊──不管啦,有總比沒有好!」文傑不耐地揮了揮手,自作主張地替阿育做了決定,他向四人說:「明天我會替你們準備道具,記事本我會影印四份,一人一份。」

「記住喔,這是我們五個人之間的秘密。」文傑煞有其事地看著四人,他將地上的道具一樣樣收入書包中,又說:「從現在開始,我們五人將會成為學校裡最優秀的五個人,什麼班長、副班長、模範生,還有五班那個臭屁王,都跟狗屎沒兩樣。」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守護靈 詭語怪談2》!)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