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事件簿(中文書)

書名 沉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事件簿(中文書)
作者 陳昭如
出版社 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出版日期 2018-12-06
ISBN 9789869667333
定價 380
特價 79折   300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社會科學>社會

商品簡介

校園裡,總會發生大事小事;而習慣上,人們總想著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縱使連老師性侵害學生,都被當成是不能說的秘密,沒有人願意出手;縱使有學生勇敢出面要求學校主持公道,卻被當成是「你情我願」的師生戀…. 有多少足以揭露體制缺失的事件,就這麼被遺忘?有多少承受傷痛的心靈,就這麼遭噤聲?又,有多少犯下錯誤的人就這麼逃逸,再也不用面對他們的錯?---作者陳昭如以報導文學的筆法,一一敘述我們這塊島嶼,曾經承載過的沉默傷痛與被隱匿的罪惡。曾發生的,終究不應無聲。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沉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事件簿

作者簡介

陳昭如
臺大人類學系畢業,曾任職首都報社、自立早報、超級電視台等媒體多年,現為自由撰稿人,出版作品達十餘種。近年報導文學創作包括《被遺忘的一九七九----台灣油症事件三十年》(2010)《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2014)《幽黯國度----障礙者的愛與性》(2018)等。

名人導讀

這不是你的錯/張萍(人本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

有位教授曾對我說:「張萍,我很怕看到妳耶!妳的案子都很~恐~怖~~!」如今,看起來文靜婉約的昭如,竟然主動請纓想記錄這些案子,實在令人費解。據我所知,光是五年前為了南部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的報導文學《沉默》這本書,實事求是的昭如一路跟著我上山下海,一一去家訪,陪孩子聊天,和家長對談,再落成文字,所花的時間和心力無法計數。想揭開校園裡的黑幕,這沉重已經讓人身心極度失調。沒想到書出版後,昭如竟然還要被朋友罵:「妳竟然跟『人本』在一起……」。昭如這時才知道,原來人本「很黑」!一路以來,為了對抗體制暴力、為了教育正常化,我們著著實實的得罪了不少人!我也沒想到,昭如不怕創傷、不怕非議、不怕被黑掉,竟然再跳一次火坑,只是這次的場景已經從特教學校,轉換成一般學校了。
對我而言,這些個案都不是我要處理的「案子」而已。這些都是一個一個生命,一個一個需要被陪伴,被理解、被支持的人。在追求是非正義的過程中,他們的痛,再三被翻攪。有時外界看到的,也許就是性平調查、拉布條抗議或是國家賠償官司,光是這些,似乎也就夠大家跳腳說恐怖了。但對在其中的人來說,這些歷程都在考驗我們如何看待人性,又如何在正義遲來時,持續有著信念。而在昭如的訪談裡,這些內在歷程,不僅被呈現,而且有了溫度。更重要的,每一個案子裡的人,都有了人的面貌,讓讀者可以體會人性的各種掙扎,我覺得這很重要。光是用正義感,並不足以讓我們靠近受害者,還是需要回到對人的看待,才足以理解。
幾乎每一個我們照顧過的「個案」,都曾經被質問「為什麼不拒絕」「為什麼不求助」「為什麼那麼傻」「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老師才誤會」?而質問他們的人,幾乎就是他們想要依賴的對象:父母、校方、檢警……等。殊不知,他們早就用這些質問鞭打過自己千百遍了!事實上,我常想,應該還有更多孩子,就因為這樣質疑自己,所以,根本不敢發聲求助,只能在某個角落裡,成為孤絕的島嶼,而沈默著。我一直認為,性侵害的本質是權力的展現,尤其在師生這種權勢關係中。我們的校園一向強調服從,是那種不論法律道理,只論權勢階級的服從,而且還美化這種權勢關係為「尊師重道」,但基本上是以尊師取代重道。這種文化的影響,讀者可以在每一個書中的故事看到。
悲劇發生時,人們很容易檢討受害者:有沒有保護自己啦,是不是穿著要改啦,或有沒有品行問題讓人有機可趁啦……等等。這種對於性侵害的迷思,常壓得孩子喘不過氣。還記得有位曾任律師的監察委員在訪談後對受害學生們說:「如果是我遇到這種情況,很可能也逃不過老師的魔爪。你們很了不起,願意說出來,否則很可能直到現在還會有人受害!」監委這番話對受害學生鼓舞很大。其實該要被檢討的,是剛剛所提到的服從文化、權勢關係,還有那些應該要協助孩子卻沒有盡責的權責單位。我們的校園體制,不但不揪舉加害者,甚至還保護加害教師,協助他們搓掉犯行,進而導致更多人受害。我們應該將眼光轉向檢討體制、文化,而不是受害者!
多年來處理校園性侵的申訴案,我們確實發現有很多漏洞,讓不盡責的體制,得以脫逃。所以我們推動修法,明定性侵屬實的教師必須被解聘;建立不適任教師資料庫,讓這些老師不能轉去其他學校;修法列出校方責任……等等。於是從2011年起,每年有近50名老師因此被解聘,到2017年累計人數達300人。
以上,讀者在書中都看到相關文字,然而如果要藉著寫推薦序,而抒發我的感想的話,我真得很想要說:我們每一個人都要設法維護每一個人的身體自主權。如果孩子的成長過程當中,是一再地、習慣性地被踰越各種身體自主權的界線,包括從小任意被摸頭、捏臉、摸生殖器,上學後又有各種體罰、髮禁、鞋禁、襪禁……等等,他要如何建立人我界線的概念?這些,都是我們慣性忽略,卻又十分重要的事。被完整尊重,孩子就能知道自己是獨立自主的個體,而不會輕易屈服於權勢之下。
我很感謝當初跟人本申訴的學生、家長及老師們,由於他們的信任,讓我們得以去改變體制。我更感謝昭如勇於「沉淪」在各個性侵事件裡,試圖還原事件現場,讓社會直視校園裡的黑幕,並得以反思、改變。最後,我想說的是,出版這本書最重要的是告訴所有受害者:「這不是你的錯!」、「你並不孤單!」更希望所有的人遇到類似的事件,千萬不要隱忍、姑息,請站出來舉發,終止惡行。

章節目錄

推薦序
沒有什麼情面價值高過孩子的人權,
沒有什麼慾望可以侵犯孩子的身體。——臥斧
這不是你的錯——張萍

往事並不如煙
罪與罰
孤獨的島嶼
記憶的光

後記
闔上了這本書後
近年校園性平相關修法沿革
往事並不如煙

十一月底,一波寒流來過又走了,留下在谷裡擴散瀰漫的重重寒氣。森冷的空氣隱約無聲地飄過來,愛林(化名)彷彿聞到某種幽冷的味道,那是她很熟悉的、來自群山本身的氣味。

○○國小教室牆上的小鐘指著四點二十分,同學都已經回家了,長長的走廊上空無一人,只有樹的光影滿地搖動。她獨自站在校長室外頭,猶豫著是否該這麼做?

她被體育老師田老師性侵,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了,她沒辦法告訴爸媽,也不知該如何解釋自己總是乖乖地任由老師欺負。那是一種混合了恐懼、驚慌與羞恥,無法分析、也說不清楚的感覺。

在一個藍天裡找不到一朵雲的日子,同樣是田徑隊的學妹小妮(化名)偷偷跟她說,田老師趁著四下無人偷偷摸她的臉,揉她的肩膀,好奇怪喔!又驚又懼的愛林不知該怎麼辦,只能委婉叮嚀,如果可能的話,儘量離老師遠一點,知不知道?小妮有些疑惑,仍順從地說了聲「好」。

隔了一陣子,田徑隊要到外地參賽,田老師點名要愛林參加。她推說最近很累,不想去,田老師立刻嚴厲地說,妳是代表隊,不可以不去!愛林被逼得無路可退,只得勉強同意。比賽當晚,隊友全部寄宿在田老師哥哥家,凌晨時分大夥都睡了,田老師無視於躺在門口的男同學,以及睡在床舖另一頭的小妮,逕自爬到愛林床上,用手侵犯了她。她用被子裹住自己,閉上眼睛,希望永遠不必再張開,直到突如其來的嗚咽,讓她掀開被子一看--原來小妮沒有睡著,親眼目睹了一切。從此兩個受傷的女孩,在最孤獨的時候有了陪伴。

原來愛林以為,只要忍耐下去,忍到畢業,一切就會結束了。直到那晚她才意識到,就算自己脫離了魔掌,未來仍有無數個的「她」會受害,就像此時處於深淵鄰界的小妮。兩個小女孩苦惱了幾天,決定將實情寫下來,趁著放學後偷偷拿給S校長。

然而此刻站在校長室外面,愛林卻不覺猶豫了起來。她擔心自己說出來的,是大人無法承受的真相,一旦說出來了,眼前的世界可能就此崩壞,而她不確定自己能否負擔世界崩壞的責任。

不知猶豫了多久,她總算鼓足了勇氣,走進校長室,匆匆將手上的字條擱在桌上,一溜煙跑了。事後S校長打開字條一看,上面寫著:「我不要再看到田○○,請校長把他調走」、「校長,我不想再被田○○教,不能再讓其它人受害」…

S校長立刻找來愛林導師,仔細詢問愛林與小妮之後,隨即通報花蓮縣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由該中心向警政及社工單位通報;與此同時,該校依程序邀請東華大學教授蕭昭君、玉東國中校長陳玉明、光復國小校長劉鳳英及該校兩位教員組成調查小組,事件的輪廓遂清晰起來:

兩年前愛林剛進入田徑隊,負責訓練的田老師以「跑那麼久,腿一定很酸,老師幫妳按摩」為由,趁機觸摸愛林的肢體。日後他「按摩」的範圍越來越廣,延伸至大腿及大腿內側,愛林覺得不舒服,卻畏於老師的權威不敢拒絕,只能拼命閃躲。大家都知道,身強體壯、一派威嚴的田老師罵起人來有多兇,沒有人敢不聽他的話。

任憑愛林再怎麼閃躲,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隔年秋天,田徑隊到外縣市比賽,當晚住在市區旅館。夜深了,田老師把愛林叫到房間問她:「我可不可以替妳按摩?」愛林不敢說不,田老師一面動手動腳,一面問她:「我可不可以摸妳下面?」愛林還來不及反應,田老師便整個人壓在她身上,用手指伸進她「尿尿的洞洞裡面」。愛林驚惶失措地大哭起來,田老師恐嚇她說,不准哭,再哭的話,就要妳好看!又驚又怕的她只能沉默、頑固、麻木地躺在那裡,像隻病懨懨的、虛弱乏力的小動物,漸漸放棄了抗拒…

愛林在接受調查小組詢問時,總是垂著頭,把眼睛交給地板,止不住地顫抖與啜泣,必須靠著性侵害防治中心借來的輔助娃娃,才能緩緩說出發生了什麼事。調查老師問她是否跟其它老師說過這件事?她點點頭,說,有。原來某天午休,她又被田老師叫進體育室,事後導師問她去了哪兒,她說,去幫田老師裝釘鞋。導師又問他,田老師有沒有摸妳?她坦白說,有,摸我下面。

看似童言童語的自白,瞬時攪亂了每個人的心。調查小組隨即向導師查證此事,他坦承聽說田老師喜歡認乾女兒,覺得不太妥當,便趁機探探愛林口風,沒想到愛林的回答超出想像,他不知是否該直接向校長報告,便委請校護告訴Y主任這件事,至於Y主任是怎麼處理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Y主任告訴調查小組,她曾向S校長報告此事,S校長只說了聲「知道了」,就沒下文了。後來又有人目睹田老師把愛林帶進體育室,並將門反鎖起來,Y主任與校護詢問愛林此事,愛林說:田老師脫我褲子,幫我按摩。這回她再度向S校長報告,S校長的回答是:這事我會列入考績,然後,就「又」沒有下文了。

真相的樣貌如此駭人,發出寫實的惡臭。原來學校早已有人知情!

如果校方隱匿案情已有一段時間,那麼受害的孩子絕不止愛林!調查小組召集人蕭昭君決定查訪歷屆田徑隊校友,追蹤有助釐清案情的蛛絲馬跡,卻被S校長批評「搞錯了調查方向」。但蕭昭君不以為然,根據她的經驗,查案就像在追逐晦暗不明的秘密,不知會遇到什麼人,發現什麼事,最後總會在雲淡風清的表相下,察覺到暗潮洶湧的真相。

調查小組四處收集田徑隊名單,終於循線找到了畢業多年的怡婷(化名)。調查小組細心探問她是否聽說田老師什麼事,空氣突然僵住,半晌,怡婷才掉下眼淚,說出像是準備已久的一句話:「我以為,這個秘密會跟著我進棺材…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