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KITORI(1):輕如鴻毛的軌道登陸(中文書)

書名 YAKITORI(1):輕如鴻毛的軌道登陸(中文書)
ヤキトリ1 一銭五厘の軌道降下
作者 カルロ.ゼン、so-bin
譯者 陳柏安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12-10
ISBN 9789863566885
定價 250
特價 79折   198
庫存

即時庫存=2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輕小說

商品簡介

全地球的人類不分國籍,通通淪為名叫「商聯」的異星球居民的次等階級。在如此一個未來世界中,為求脫離封閉的日本社會,伊保津明在募兵官的廚師勸誘之下加入了商聯的行星軌道步兵--通稱「YAKITORI」。被分配進這支由與美國人、北歐人、英國人、中國人等其他四人所組成的實驗部隊K-321,明所面臨的是施行作戰時平均死亡率高達70%的殘酷現實。由網路小說鬼才為您呈現,新戰爭SF系列開幕!

本書特色:
《幼女戰記》カルロ‧ゼン✕《OVERLORD》so-bin

這是全地球的人類不分國籍,通通淪為名叫「商聯」的異星球居民轄下的次等階級之未來世界。
在這樣的宇宙時代裡,因應新型態戰爭的需求而生的兵種「行星軌道步兵」--通稱「YAKITORI」所面臨的,
是施行作戰時平均死亡率高達70%的殘酷現實。
而在這等殘酷的現實中,志願加入「YAKITORI」的人們,尋求的又是怎樣的可能性?

由網路小說鬼才全力呈現,新戰爭SF系列揭幕!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YAKITORI(1):輕如鴻毛的軌道登陸

作者簡介

作者
カルロ‧ゼン
自2011年起於小說投稿網站「Arcadia」刊登的《幼女戰記》榮獲好評,2013年由enterbrain發行書籍版。該作亦為成功漫畫化、動畫化,成為大熱門作的系列。著有《約束の国》、《銃魔大戦 怠謀連理》、《セブンスドラゴンⅢ UE72 未完のユウマ》等作品。

插畫
so-bin
插畫家,主要擔綱作品有《OVERLORD》等。
「……該死,太久了吧!」

忍受不了漫長——和看不順眼的傢伙默默大眼瞪小眼,連一秒都嫌太長——的等待時間,我忍不住低聲抱怨。儘管周遭的傢伙們紛紛投以責備的眼光,但與我無關。

直到收到通知前,一句話都別抱怨?YAKITORI訓練所內有太多莫名其妙的規定,其中就以這條最狗屁不通。

再加上目前待的環境,的確會使人幹勁全失!儘管已經過地球化,火星的環境仍是惡劣透頂。

無需防護服也能像在地球一樣活動的宣傳口號下,其實還有「但需接受完特殊訓練」這一句小小的,小到真的不拿放大鏡看就看不到的附註。看漏了這句最關鍵附註的蠢貨到現場後不克昏倒的事件,儼然成為了身為YAKITORI必受的洗禮。

實在是玩弄人於股掌之間啊。

當然,我並沒有抱著能坐頭等艙來趟行星之旅的期待。

從地球到火星,沒錯,火星。這是往返以前曾叫這個名字的藍色行星間的航路,待遇只有最低等級。我可是有認真學過,斯里蘭卡語中所稱的「經濟艙」,簡單來說就是所謂的「貨運艙」啊。

說是這麼說,對那些曾經盛極一時,如今卻成了巴著過往榮耀不放的沒落先進國家所擁有的技術,只用一句「小孩子玩家家酒」一笑置之的,正是咱們偉大的商聯人。聽說他們是靠著引以為傲的尖端科技來工作,也難怪區區地球化根本易如反掌——這個念頭正是我不禁開始抱怨的起因。

……總歸一句話。

偉大的商聯人並沒有要親自登陸行星,而只是袖手旁觀。

會在這種行星接受訓練的也只有YAKITORI,所以不管是空氣中瀰漫著詭異的臭味,或是氧氣濃度過度稀薄,都只會用「誤差」兩字草草帶過。

就在腦袋即將沸騰之際,耳朵總算聽到了期待已久的雜音。從無線電另一頭傳來的,是如聖母般慈悲的訓練官大人說出的斯里蘭卡語。

「弱雞們,這裡是廚房。離戰鬥開始剩5分鐘,准許你們說話。」

配合極不人道的訓練官用標準斯里蘭卡語下達的指示,我看了手上的手錶。

其實從客觀角度來看,收到待機命令為止的時間並沒有實際感受得那麼久……大概是一直盯著看不順眼的傢伙,才我感覺度日如年吧。

「訓練假設條件為掃蕩式生存戰。」

此為標準訓練的一種,投入所有人員在生存、搜索與破敵能力上互相競爭的捉迷藏。只需乖乖像隻弱雞瑟瑟發抖,並專注於欺負主動靠近的弱者,可謂再美妙不過的火星娛樂。

「同時,本次也假設成無法更換相容子彈的狀況,靠目前手上有的裝備努力發揮吧。諸位YAKITORI,祝你們幸運啦。離開始還有4分30秒。廚房,Over。」

廚房單方面切斷通訊,一副表示絲毫不打算聽我們這邊的意見的樣子。雖然已經不是啥新鮮事,也實在夠看不起人。

被叫成地球產的弱雞,帶到火星廚房烤熟,變成一道宇宙烤雞上桌?

開什麼玩笑?

要說哪裡很難笑,大概是我加上周遭的傢伙,所有人都只剩這條路可走的現實吧?

「聽到沒有?你們打算怎麼辦?」

「躲起來吧,能活下來才是最棒的喔。我們不快離開這裡不行。」

稍微好一點的垃圾一提議,最糟糕的垃圾隨即應聲,這也是見怪不怪的套路了。泰隆我還稍微能忍,但阿瑪莉亞的自以為是和驕傲實在難以忍受。

儘管有句諺語叫明辨是非黑白,但我在這個火星上學到了黑人比較能夠信任。黑才代表正義,而白淨是群混帳傢伙。

然後我收回剛剛狗屁規則太多那句話,「沒事就閉上嘴」這條規則棒透了。讓這群人閉嘴形同對地球的和平做出貢獻,真想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制定的商聯人啊。

「喂喂喂,這次可是掃蕩喔。何況是所有人都會參加的混戰,我們堅守在這裡還比較好。」

我對那些講再多次都還是聽不懂人話,全身白到恐怕連腦袋都一片空白的蠢貨繼續說:

「沒賺到分數還不是只能換個吊車尾!不只得抱頭鼠竄,甚至『又要』叫我忍受單方面挨轟是嗎?開什麼玩笑啊?我大老遠跑來火星這窮鄉僻壤可不是為了和敗家犬一起玩耍喔。既然如此乾脆建立據點抵抗到底還比較好啦!」

「所以才說你這種有勇無謀的男人傷腦筋啊。看樣子越弱的狗越會吠所言不假呢。」

「假如我們這位阿瑪莉亞小姐能至少有嘴皮子五分的實力,真不知能多安心耶。」

「哈!這話我原封不動奉還給你!」

阿瑪莉亞真的一點都學不乖。

「上次和上上次妳也是這麼宣揚妳那愚蠢的主張,結果落得什麼下場?看妳那鴕鳥頭應該記不得了,我就特地再說一次——可是敗得一塌糊塗喔。」

「……那只是我還在摸索階段。何況再怎麼想,都是埋伏起來的存活機率較高。」

「是啊妳說得對,所以正確的做法哩?我們到底得到什麼時候才能去學其他傢伙早就明白的道理?」

張眼瞪去,眼前看到的是一對令我煩躁透頂的碧綠眼珠。要是能一拳把這玩意揍飛,腫得歪七扭八的話該有多痛快啊?

然而,一聲如同事前商量好的聲音插了進來。

「你們兩個,就此打住啦。」

就此打住——和上次及上上次如出一轍,一字不漏到我都懷疑起她是不是在考斯里蘭卡語的聽力測驗。

「紫涵,妳選哪一邊?要堅守陣地?還是捉迷藏?」

「哪邊都沒差啦!已經沒時間了喔!?」

「沒差?不行,紫涵,妳選一邊站吧。」

儘管我不太想同意阿瑪莉亞,但對於「選邊站」這點我也持相同意見。雖然我沒有出聲附和阿瑪莉亞的道理,但紫涵不表明是敵是友可就頭痛了。

「你們兩個都贊成我下決定對吧?都這種時候了,隨便扔個硬幣都好,快快決定吧。」

瞧這女人擠眉弄眼,真的很會裝出抗議表情。場面話說得是挺好聽,卻不曉得她本意何在,像這次,她同樣沒有清楚表明自身立場。說好聽點是努力當和事佬,但那副一點都不想表明自我主張的態度實在讓我看不下去。

到頭來,她骨子裡果然只是個中華圈的達官貴族,看她一身行頭就知道。筆挺得沒有半點皺摺的制式戰鬥裝,一頭黑髮也不知是不是抹了精油,一點分叉都找不到。另外微微飄散的香味也肯定是噴了香水。

哎呀~真是夠高貴優雅的呢!

這小妞大概是把野外演習場當成舞蹈會場了。我根本沒必要聽一個把社交界的常識帶到火星上的沒常識傢伙所說的任何話。

「總而言之,快點決定吧!」

我這時瞄了剩下的成員一眼,看到厄蘭簡直像放棄似地點點頭。這默不吭聲,自稱北歐人的臭傢伙連這種時候都愛裝北歐人嗎?難道就不能開口說句話嗎?

「我們應該躲起來啦!窩在這種顯眼的地方?實在不得不說你瘋了呢。」

「所以就得抱頭鼠竄?笑死我了……拜託,我們可是最爛的一組喔!和其他人做同樣的事怎麼贏得過厲害傢伙啊!既然這樣,還不如守在據點內抵抗來得有勝算!」

然後阿瑪莉亞是該學學閉上她那鳥嘴。一群該死的白種人,在地球的廣播內說不夠,連到了火星地表都還要繼續說這種笑話,夠了沒有啊?

大概是沒料到這種發展吧?令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直到此刻都保持緘默的男人竟然開口了。

「明說得沒錯。若想想我們辦得到的事,堅守據點才是正確的。這次我們是該好好考慮一下堅守據點呢。」

而且厄蘭竟然贊成我的提議,這或許是本日最有收穫的進步。畢竟萬一事情順利,連阿瑪莉亞都有可能拾回理性也不一定。

「可是沒必要把風險提升到最高吧!?要是待在這裡肯定會被所有隊伍盯上耶!這樣我們還不全軍覆沒嗎!」

「可能會吧,不過也有可能賺得到分數,沒錯吧?」

「厄蘭,連你都傻了是嗎?全軍覆沒喔?一旦全軍覆沒,賺再多分數也沒用啊!?」

我得更正一下。看來要讓阿瑪莉亞閉嘴,直接期待商聯人的新科技之類或許比較有希望。

而其實我也太衝動,忍不住插嘴道:

「妳蠢了啊?這是!訓練!只是場遊戲好嗎!嘗試看看又沒關係!」

野外演習場的模擬據點——就起始配置來說已稱得上最棒的條件。當周遭的人手持針槍想衝進來,窩在據點反擊的勝算還比較高,為什麼就是搞不懂啊?

「那麼改天參加實戰的話呢?你也打算以全軍覆沒為前提堅守據點嗎?真是沒用到極點耶。看樣子你的勇氣和智慧是成反比呢。」

這拐彎抹角聽得我不太爽。

「妳說錯了,是妳的嘴皮子和實力成反比才對吧?」

「明!阿瑪莉亞!拜託行行好,別再吵了好嗎?只剩3分鐘,再吵下去只是浪費時間,快下決定!」

「唉……」五聲微微的嘆氣不約而同響起。其實每個傢伙都清楚,不想想辦法讓情況有所進展不行。我應該對明明清楚,卻還是無法改善的這個事實而傻眼嗎……不,我也是參與這場愚蠢騷動的其中一人啊。

我衷心希望有一天,能夠和群更有協調性的傢伙共事。

或許是神明聽到了我的心願吧?在這個令我坐立難安的空間中,一名勇者率先開口:

「偶爾主動出擊如何?」

「泰隆,我們做不出像其他傢伙那樣的動作。」

再加上——北歐人接著說下去。

「就算開槍射擊,能不能命中都很難說。」

可能是認為裝得事不關己,一直袖手旁觀過意不去吧?真慶幸這兩個還有點腦袋的傢伙加入對話。不知是不是錯覺,這或許也是看似顯得一臉疲憊的泰隆和厄蘭在替我提出替代方案吧。

「那是你們個人的問題。換作是我多少射得中喔。」

「那我們就採取掩護泰隆的方法……」

對於北歐人主動出擊的提議,果不其然那個最爛的垃圾又開口攪局。

「不行。」

「蛤?」

「反正這麼做只會浪費子彈,又得為了彈藥消耗量被扣分喔。與其做那種事,想辦法減少存活時間處罰才更合理啊。」

為否定而否定的意見嗎。

實在聽得我越來越火。明明就是不爽這種作風,我才從日本的「社福機構」逃出來的啊。

「擔心扣分是嗎?煩不煩啊妳。」

「這麼做很合理好不好!」

「選擇放棄叫合理?哈!別說出來笑死人啦!」

正是我在日本聽到耳朵長繭的藉口。我恨透、恨透、恨透,真的恨透那狗屁歪理。

「能被你這自暴自棄的人這麼說可是我的榮幸呢。因為這讓我重新確認自己是對的,鬆了口氣喔。」

「就像那群自以為聰明的大人是嗎?我還以為是只有在地球上才看得到的物種,沒想到已經大老遠蔓延到火星上了啊。該死的商聯人,誇口說啥『已做好完善防疫措施』,做事馬虎也該有個限度吧?」

「你在找架吵是嗎?」

不知道痛毆一頓能不能讓她閉嘴?

「你們兩個夠了啦!」

「紫涵,妳也該表示意見了吧?妳到底站在誰那邊?真以為裝作事不關己就沒事了?」

「哪邊都好啊,只要大家意見能統一的話。」

一對盯著我看的漆黑瞳孔中浮現出焦躁。這謊話連篇的傢伙視線裡充滿想責怪我的意思,卻又不敢說出口。

「妳又隨便說話!節制點好嘛!」

「該節制的傢伙是妳,阿瑪莉亞。」

如今只有紫涵那句「已經沒時間了」是正確的。

「丟硬幣決定吧。」

我姑且向身旁這幾個傢伙問了一聲。

「……沒時間了,贊成。」

「我也一樣。」

紫涵和泰隆表示贊成。而往旁一瞄,厄蘭也點點頭。這下囉哩八唆的阿瑪莉亞也無法再唱反調下去了。

「正面的話就由妳當指揮官,反面就是我。硬幣要擺反面朝上嗎?」

「由你來扔喔?」

疑神疑鬼的傢伙和我都嘆了口氣。為什麼、這傢伙、沒事就愛、找碴啊?不想合作就算了,也沒必要每次都扯後腿吧?

「由我來扔吧。拜託你們可別記仇啊。」

「……我是正面對吧?好,厄蘭,你扔吧。」

在我投以「千萬別給我扔出正面」的視線後,厄蘭點點頭扔出一枚硬幣。隨著硬質金屬聲的清脆聲響,硬幣緩緩墜下。

結果是……該死!該死!該死!

「正面呢。」

巴克斯特一出聲,我馬上猜得出下一秒阿瑪莉亞將一臉得意地裝模作樣起來。早知道就不該讓自稱運氣背的厄蘭來扔了!

「……是我呢!那我們快開始逃吧!」

在得意洋洋的蠢貨一聲令下,我們衝了出去。

若要報告這場白工最後的結果,其實非常簡單。

還沒有記熟戰鬥技巧的我們,根本「沒被告知」在火星上的正確埋伏方法,相較之下,其他傢伙「從α到ω」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根本連比都不用比。以為已經躲藏起來的我們就如同過往一樣,輕而易舉便遭人發現。

在那之後,我們馬上切身嚐到身為YAKITORI的悲慘命運。

被針槍射成蜂窩的美好體驗再添一樁。我能做的只有在被射中前狠狠丟下這一句:

「去你的。」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