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印人(5):地心魔域(上+下)(中文書)

書名 魔印人(5):地心魔域(上+下)(中文書)
作者 彼得.布雷特
(Peter V.Brett)
譯者 戚建邦
繪者 Larry Rostant
出版社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12-11
ISBN 9789863193722
定價 840
特價 79折   664
特價期間:2018-12-11~2019-01-10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奇幻小說

商品簡介

長久以來,惡魔於黑夜猖獗、獵食人類,人們只能依靠魔印保護。這時有兩名英雄現世,他們曾情同兄弟,但卻因背叛而分道揚鑣。

被稱為「魔印人」的亞倫.貝爾斯,全身刺滿威力強大的魔印,因而能赤手擊敗惡魔;而擁有魔法魔印武器的賈迪爾,宣稱自己便是「解放者」,終將團結人類,並帶領人類贏得最終戰役。
而在他們傾盡全力囚困惡魔親王後,他們得知了人類最大危機——惡魔大軍將至。

在地面上,心靈惡魔與各種惡魔聯手進攻,黎莎、瑞根及伊莉莎等人挺身對抗;在克拉西亞的英內薇拉,也依骨骰預言決定離開艾弗倫恩惠,前往碼頭鎮迎戰惡魔大軍。而亞倫與賈迪爾則不得不深入地心魔域,展開一場可能有去無回的任務。因為在骨骰預言顯示出的無限未來,人類能否倖存,希望只能寄託在他們身上⋯⋯

本書特色
・紐約時報暢銷榜,奇幻傑作《魔印人》完結篇!
・美國知名網路媒體Buzzfeed 「死前必讀的51部奇幻小說」
・多集入圍或獲得大衛.蓋梅爾獎
・英國《週日時報》、美國《紐約時報》、德國《明鏡週刊》暢銷榜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魔印人(5):地心魔域(上+下)

作者簡介

彼得.布雷特(Peter V. Brett)(朋友口中的「彼特」)是土生土長的紐約客,成長過程中不斷接觸奇幻小說、漫畫以及《龍與地下城》遊戲,自有記憶以來就在撰寫奇幻故事。一九九五年他在水牛城大學取得英國文學及歷史藝術學士學位,接下來花了十年待在製藥出版業,後來才重新投入他最感興趣的奇幻領域。

《魔印人》便是彼得通勤時在手機上寫成的小說。兩年下來,每天寫八百字,他足足寫了十萬字。而這部在通勤時寫成的「魔印人」系列,讓他成為了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的作家、史詩奇幻界的超級新星,更受讀者們肯定,入圍由讀者提名、票選的大衛.蓋梅爾獎,全球銷售累計更高達兩百萬本。

在他開始用手機寫作的十年後,推出了《魔印人V 地心魔域》為這部售出二十五種語言版權、得到全球媒體與讀者熱烈好評的奇幻史詩系列畫下句點。他說:「『魔印人』系列陪伴我多時,從各方面定義了我真實世界的生活歷程,所以打下『完』時有點難過。不過寫作最美好之處,就是我可以講述更多故事。」
並且對世界各地支持他的讀者表達感謝,「讀者們給了我很多美好的事物,不只是分享了我傾注大量自我建構而成的故事,更給了我旅行、認識朋友、了解整個世界的機會。」除了寫作,他也樂於經營社群媒體發聲,利用網路與讀者們互動。

彼特現住在曼哈頓,熱愛網路、長時間掛網,但偶爾會休息練習自由搏擊或練練爸爸功。
歡迎造訪彼得的網站:www.petervbrett.com

譯者簡介

戚建邦,自由作家兼小說譯者。著有《戀光明》系列、《希臘神諭:逆子戰爭》、《筆世界》系列等小說。譯有《夜城》系列、《秘史》系列、《善惡方程式》、《審判日》、《魔印人》系列等小說。

名人推薦

書評推薦
《魔印人》好評
布雷特的處女作有著經典史詩奇幻架構、正邪對抗和喋血場景,喜愛古典屠魔設定的讀者必定會愛上這個故事。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想像力豐富、令人熱血沸騰的傳奇故事,只要你對史詩奇幻或驚悚故事有興趣,絕不容錯過。
——《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彼得.布雷特是我最喜愛的新銳作家之一。
——派崔克.羅斯弗斯(Patrick Rothfuss),《風之名》作者

《沙漠之矛》好評
延續作者如詩如畫的描述……喜歡羅伯特.喬丹和喬治.R.R.馬丁等傳統史詩奇幻作品的書迷會愛上這部風格強烈的史詩奇幻系列新作。
——《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引人入勝的續作……加強政治與浪漫的元素,卻沒有削弱惡魔戰爭的壓迫感。
——《書單》雜誌(Booklist)

讀過《沙漠之矛》後,我們可以肯定彼得.布雷特正在打造一部繼「魔戒」三部曲之後最重要、最適合改編成電影的史詩巨作。啟發人心、令人讚歎、愛不釋手。
——保羅.W.S.安德森(Paul W.S. Anderson),電影「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導演

《白晝戰爭》好評
這套系列小說能讓奇幻小說書迷毫不保留推薦給通常不看奇幻小說的朋友,它就是這麼有趣。
——科奇幻小說網站 SF Site

捨棄傳統的城堡與騎士,本書的世界觀令人耳目一新,高潮迭起的情節更令讀者愛不釋手,一路讀到精采絕倫的最後一章。「魔印人」系列是套卓然出眾的作品,作者筆下帶有中東味道的習俗與場景讓人心醉且充滿驚奇。
——報書者網站 Bookreporter.com

《頭骨王座》好評
布雷特以既私密又全面的角度訴說一個史詩奇幻故事。引人入勝,很可能成為他至今最棒的作品。本系列的最終大結局還需等待,心癢難耐的我們決定為此扣一顆星星。
——《星爆》雜誌 (Starburst),9/10顆星評價

本書最後一百頁會給你好幾記重擊。這是個黑暗又悲傷的故事,情節錯綜複雜,令人無法釋卷。誠摯推薦給各位讀者,我熬了好幾夜只為多讀一章⋯⋯或者四章。
——科奇幻評論網站 Fantasy Faction

《地心魔域》好評
布雷特成功完成了一個非常讓人滿意、維持前面幾集高品質的完結篇。
——奇幻文學評論網站 Fantasy Literature

中有許多政治陰謀策畫、一些轉折,還有最後一幕,都將讓你忍不住不停翻頁,直到深夜。
——網站Six Colors「2017年度最佳奇幻」書單
「黑夜呀。」瑞根在魔印信使大道兩側濃密的樹林突然消失時不再前進。當時已經接近黃昏,不過還有陽光。「我們不到一年前才路過此地,當時還有好幾哩樹林。」

「伐木工日以繼夜揮舞斧頭。」布萊爾說。男孩徒步行走,但卻跟得上馬的速度。

即使待在馬鞍上,瑞根還是聞得到布萊爾的味道。伊莉莎叫他洗澡,但是多年來吃的豬根已經深入他的汗水。那股味道晚上可以防止惡魔,但是其他人都很受不了。

「他們不光是剷平樹林。」伊莉莎說。「之前這裡根本沒有那些城鎮。」

「還有大魔印。」布萊爾說。「地心魔物動不了窪地。」

「讚美造物主。」伊莉莎吐氣道。「我當初離開密爾恩是為了淺嚐裸夜的氣味。現在我已經嚐夠了。我準備好要面對城牆、澡盆,還有羽毛床了。」

「城牆讓人軟弱。」布萊爾說。「忘記牆外有什麼。」

「我敢說我不會忘記牆外有什麼。」瑞根說。他們利用年久失修的信使大道離開雷克頓。瑞根有地圖,不過打從信使大道建好後,很多古老小徑就被濕地吞噬。

但是走道路太危險了。碼頭鎮之役後,克拉西亞人派兵攻陷黎明修道院。修道院是瑞根認知中除雷克頓本身外最適合防守的地點,他和艾林牧者本來打算堅守數週,但那些高牆並非克拉西亞長梯兵的對手。才第一天牆上就已經展開肉搏戰,他們被迫逃向碼頭。

克拉西亞私掠船追了他們好幾哩,但沒辦法追上黛莉雅船長和沙羅姆嘆息號的速度。他們甩開追兵,搭乘小船前往北方小漁村,展開歸返密爾恩的旅程。

克拉西亞人征服了信使大道附近所有村鎮,於是陸路由瑞根領路,穿越偏遠村落,沿著幾乎已經變成黯淡回憶的小徑前進。

他們在路上取得很有價值的情報,一有機會就派人回報歐可,雖然天知道那些信差有沒有安然抵達密爾恩。

瑞根在他們抵達第一道大魔印時搖頭。「我印象中的伐木窪地是個人數不足三百的小鎮。現在粗估人口不下十萬。」

「全都是亞倫的功勞。」伊莉莎說。

「你們真的認識他?」布萊爾問。「魔印人?」

「認識他?」瑞根笑。「我們撫養他長大。他就像是我們兒子。」布萊爾抬頭看他,瑞根伸手捏捏男孩肩膀。布萊爾通常會在親暱接觸時畏縮,但他允許瑞根這樣做,雖然還在努力習慣。「就像你一樣,布萊爾。」

「下輩子,你或許可以叫他哥哥。」伊莉莎哽咽道。「但亞倫已經走了。」

「才沒有。」布萊爾說。

「你說什麼,孩子?」瑞根問。

「有人看到他。」布萊爾說。「克拉西亞人剛來的時候。他在路上幫助大家。」

「那些是謠言。」伊莉莎說。

瑞根牽她的手。「人喝醉了就會編故事,布萊爾。」

布萊爾搖頭。「不同的人,不同的地點,同樣的故事。在空氣中繪印,地心魔物就燒起來了。」

「你認為……」伊莉莎問。

「就算是真的也不意外。」瑞根說,雖然他不太敢相信這種傳言。「那孩子太頑固了,不會這麼容易死掉的。」

伊莉莎又笑又哭。

她突然抬頭。「你有聽見歌聲嗎?」

「那邊。」瑞根用望遠鏡看,伊莉莎看不見他看到的景象。

「什麼?」伊莉莎問。

瑞根把望遠鏡交給伊莉莎。「看起來像是送葬隊伍。」

伊莉莎透過望遠鏡看見一名拉小提琴的吟遊詩人,身旁有兩個身穿鮮艷彩袍的克拉西亞女人在唱歌。克拉西亞女人身後有個牧師及一個身穿華服的女人,之後是隨從和六個扛著木架的伐木工。

他們後面跟了好幾百人,不少人跟著高歌。領頭的是一團身穿鮮艷彩服的吟遊詩人。

「是吟遊詩人領頭。」伊莉莎說著又把望遠鏡移回隊伍前面。「會不會是亞倫的朋友?小提琴巫師羅傑‧半掌?」

「除非亞倫沒注意到半掌是個兩手健全的女人。」瑞根說。伊莉莎細看,發現他說得對。最前面的三個都是女人。

伊莉莎打量那些女人。音樂清晰可聞,彷彿透過魔法遠遠傳遞出去。「葬禮為什麼要往大魔印外緣走?」

「要殺七隻地心魔物。」布萊爾說。

伊莉莎看著他。「為什麼?」

「克拉西亞習俗。」瑞根說。「他們相信殺死七隻惡魔──天堂七柱各一隻──能為逝者增添榮耀,並領導他踏上孤獨之道。」

「孤獨之道?」伊莉莎問。

「通往造物主的道路。」布萊爾的聲音緊繃。「還有祂的審判。」

他們讓到兩旁,給葬禮隊伍通過,然後隨後跟上。窪地之主手裡拿著一根看起來像是鍍金骨頭的棒子,上面刻有魔印,隨著隊伍前進,她用那根棒子在空中繪製光魔印,宛如銀色的字跡般留在空中。接著她手腕輕甩,魔印竄入天際,大放光明,待在天上照亮隊伍。

「瑞根。」伊莉莎輕聲說道。

「我看見了。」瑞根聽說過克拉西亞的惡魔骨魔法,但直到此刻才真的了解那是怎麼回事。如果惡魔骨能在地心魔物死後保留魔法,那就表示技巧高超的魔印師也能辦到窪地女主人剛剛辦到的事情。

而密爾恩只有少數人的繪印技巧,能與魔印師公會會長及其妻子媲美。

隊伍停在一大片空地上,領頭的三個女人離開道路,站在空地中央。她們改變旋律,惡魔受到歌聲吸引,開始出現在空地外圍。伊莉莎的尖指甲陷入瑞根手臂,但是他們兩個都無法吭聲。

人群裡有少數人在地心魔物幾乎撲到他們身上時叫出聲來,但音樂再度改變,惡魔突然停步,魔爪深深陷入地面。

小提琴師改變曲調,阻止惡魔進入空地中央,克拉西亞女人開始繞圈,用叫聲驅退幾頭惡魔,並讓其他惡魔留在原地,直到空地中每種類的惡魔各剩一頭。

這三個女人的控制能力實在太驚人了。伊莉莎從未見過這種事。就算亞倫故事中的小提琴巫師半掌也相形見絀。

「我們得把這種力量帶回密爾恩。」伊莉莎說。

「對。」瑞根說。

「樂曲是半掌寫的。」布萊爾說。「我見過吟遊詩人演奏。」

伊莉莎點頭。「我會去找吟遊詩人公會長,不惜代價購買樂譜。」

「他們不收錢。」布萊爾說。「半掌說所有人都可以分享。」

「你想該不會……」伊莉莎的目光移向棺罩,布上繡著交錯的小提琴和一根琴弓。

「黑夜呀。」她輕聲道。

黎莎的目光轉向一陣宛如雷鳴般的腳步聲。一頭二十呎高的石惡魔出現在空地另一邊,彷彿拔除雜草般推倒冬季凋零的樹木,走出樹林。

伐木工上前包圍,困住空地上的七隻惡魔,防止其他惡魔進入。他們把魔印伐木工具掛在肩膀後,今晚沒有拿出來用。他們單憑歌聲站在原地守衛。

那首歌是〈讓爐火燒〉,所有窪地人都會唱的伐木歌,用途是讓伐木工同步伐木。黎莎記得羅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那晚。之後幾天他一直哼那個調子,用小提琴調整旋律。他只更改了幾個地方,但她朋友的確在這首歌中灌注了魔力。

現在〈讓爐火燒〉第一段旋律能使伐木工步調一致,同時阻止惡魔進攻。第二段吸引敵人接近,第三段則在斧頭砍落時讓地心魔物頭昏眼花。

「還在保護我們。」黎莎低聲道。

「妳說什麼,女士?」汪妲問。

「即使到了現在,羅傑還在保護我們。」黎莎說。

「他當然在保護我們。」汪妲說。「如果羅傑的工作尚未完成,造物主不會帶走他。」

黎莎向來不喜歡造物主會親自決定誰活誰死的說法。如果這樣的話,藥草師的存在有何意義?無論如何,羅傑身處天堂的想法令她欣慰。

空地上共有七頭惡魔,分別代表克拉西亞天堂七柱。火惡魔在石惡魔腳邊跳舞。手臂細長的沼澤惡魔和四肢修長的木惡魔。田野惡魔,表面光滑,貼近地面。蹲伏在地的礫惡魔笨重地移動,還有一頭風惡魔在天上盤旋。

阿曼娃和希克娃不再歌唱,坎黛兒壓低小提琴。女祭司舉起一手。「賈達。」

「該我上場了。」汪妲把弓交給黎莎,捲起寬鬆的衣袖,走向空地中央。畫在她手臂上的魔印隱隱發光。

汪妲挑選沼澤惡魔,在對方出爪抓前急撲而上。惡魔肢體僵硬,不擅長近身肉搏,她展開一連串攻擊,透過拳頭和手肘上的衝擊魔印加強力道。魔印鞋跟踢得惡魔向後跌開,她立刻上前,踢中惡魔膝蓋,讓惡魔摔倒在地。她再度出擊,撲上惡魔壓制它,對腦袋拳如雨下。惡魔拚命掙扎,但是一段時間過後,它就只剩下因應攻擊而生的反射動作。她的魔印越來越亮,最後終於打爆惡魔腦袋。

「阿瓦許。」阿曼娃在汪妲終於退開,渾身都是在魔印前滋滋作響的濃汁時說道。

加爾德上前,斧頭掛在背上,不過有戴他的大魔印手套,而他挑選十呎高的木惡魔作為送給天堂的禮物。他不像汪妲那般優雅敏捷,但惡魔立刻變成挨打的一方,在他雷鳴般的拳擊聲中步步敗退。它死得比沼澤惡魔還快。

「烏馬斯。」阿曼娃喊出天堂第三柱的名字,召集以哈利‧滾球者為首的羅傑學徒上場。吟遊詩人挑選田野惡魔,用音樂逼瘋地心魔物,驅使它攻打礫惡魔。

田野惡魔跳到礫惡魔身上,出爪猛抓,但是沒辦法刺穿厚重外殼。礫惡魔把田野惡魔打到地上,一爪插爛它的頭顱。

阿曼娃轉向黎莎。「拉維斯。」

黎莎深吸口氣,迎上前去,朝礫惡魔舉起她的霍拉魔杖。她迅速在空中繪製銀色的魔印。寒冷魔印將礫惡魔凍在原地,血管中的濃汁變為固體。電魔印貫穿怪物的身體,讓它痛苦不堪。

「為了你,羅傑。」黎莎繪製衝擊魔印,惡魔粉身碎骨。

「坎吉。」

坎黛兒上前舉弓搭弦。她輕易地吸引了火惡魔,誘使它在嘴中製造火唾液。接著她改變音樂,強迫惡魔吞下唾液。火惡魔的鱗片不怕高溫,但內臟就不是那麼回事了。惡魔被唾液噎到,摔倒在地,內臟著火,死命掙扎。

坎黛兒加快節奏,繞著地心魔物走,曲調越來越難聽不諧調。著火的火惡魔哀嚎不斷,在坎黛兒越拉越快時自衛性地縮成一團。她抬起頭來,離開腮托,琴弓化為殘影。音量大到即使黎莎和其他哀悼者戴著蠟耳塞也能感到耳膜震動。

火惡魔終於抽完最後一下,躺在地上再也不動了。坎黛兒不再演奏,阿曼娃指向天上的風惡魔。「加尼斯。」

輪到希克娃叫喚風惡魔。惡魔盤旋而下,伸長利爪,打算抓起身材嬌小的女孩,然後飛回天上。但當它逐漸逼近時,希克娃碰觸喉嚨,發出阻止惡魔前進的叫聲,讓它奮力振翅,然後摔在地上,就此死去。希克娃轉向她的姊妻,鞠躬。「霍沙。」

阿曼娃的彩絲在風中飄盪,朝石惡魔漫步而去,開始吟唱月虧之歌。她的聲音盤旋夜空之中,徹底控制住石惡魔。

她一邊圍著石惡魔繞圈,一邊提高唱歌的音量。她一手放在喉嚨上,釋放項圈中的魔力。音量大到黎莎得伸手遮耳,而她還看見遠在半哩外的人也做出同樣動作。黎莎覺得她幾乎可以隨著共鳴加劇看見空氣振動。

接著,突然傳來一陣爆裂聲,石惡魔在巨響聲中摔倒。

「尊貴的丈夫,羅傑‧阿蘇‧傑桑‧安音恩‧安窪地。」阿曼娃的聲音遠遠傳開。「羅傑‧半掌,艾利克‧甜蜜歌之徒,讓我們的祭品召喚天使,在通往艾弗倫的孤獨之道上引導你,你將與祂同桌共食,直到阿拉再度需要你。」

黎莎與阿曼娃並肩走入地心魔物墳場。希克娃和坎黛兒落後她們兩步,後面是約拿牧師和扛著羅傑前往火葬堆的伐木工。

稻草師十分盡責。羅傑英俊的面孔安詳,完全看不出死於暴力。他身穿鮮艷的絲質七彩服,看起來像是隨時都有可能跳起來翻筋斗一般。

他躺在一張斧柄交織而成的床上,扛在加爾德、汪妲和半打經過挑選的窪地人肩上。道格和梅倫‧布區。史密特。妲西。喬和艾文‧卡特。

人們聚集在地心魔物墳場中,站在火葬堆前的石板地上,擠滿通往四面八方所有街道。伐木窪地所有道路都通向此地,大魔印中心。

火葬堆架在羅傑力量中樞的音貝棚前。加爾德和汪妲淚流滿面地將羅傑搬上堆柴上的巨大平台。

阿曼娃、希克娃和坎黛兒在舞台上跪倒,戲劇性地放聲大哭,一旁的克拉西亞女孩則用小魔印玻璃瓶刮下她們臉頰上的淚水。

黎莎也很想哭。她經常在淚水中尋求慰藉,過去數週裡也曾多次私底下為羅傑落淚。但此時此刻,在窪地各處聚集而來的人民面前,她覺得自己已經無淚可流。湯姆士,已逝。亞倫,失蹤。阿曼恩,命運難明。現在羅傑死了。她命中是否註定要埋葬所有她深愛的男人?

片刻過後,阿曼娃恢復自制,站起身來,望向人群,啟動項圈。「我是阿曼娃‧娃羅傑‧娃阿曼恩‧安音恩‧安窪地,羅傑‧阿蘇‧傑桑‧安音恩‧安窪地的第一妻室。我丈夫是沙達瑪卡的女婿,但毫無疑問,他本人也受艾弗倫眷顧。我們依照你們的習俗焚燒他的屍體,但在克拉西亞,沙利克霍拉──英雄骸骨,乃是逝者至高無上的榮耀。我會從灰燼中挑出我尊貴的丈夫骸骨,打磨至光滑,包覆在魔印玻璃中,在地心魔物墳場聖地上的造物主新神廟中供人瞻仰。」

坎黛兒演奏起哀悼的慢歌,阿曼娃開始演唱。希克娃跟著加入,三人樂團就像魅惑地心魔物般輕易地讓群眾融入她們音樂中。

阿曼娃一邊歌唱,一邊拿出一顆火惡魔頭顱,指向火葬堆,手指滑過魔印,啟動上面的魔法。一道火焰自下頷噴出,點燃火葬堆下方的木柴。稻草師在屍體上塗抹化學藥劑和木屑,迅速起火燃燒,照亮沉浸在克拉西亞送葬歌裡的群眾。

儀式結束後,黎莎上台,清清喉嚨。她沒有公主那種項圈,但是音貝棚裡蘊含魔力,能將她的聲音送入夜空。

黎莎依然沒有落淚,顯然人們都覺得有點有奇怪。她為什麼沒哭?她不愛他嗎?她不在乎嗎?

她深吸口氣。「羅傑要我保證,如果事情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要唱歌跳舞,把演說都和他一起丟到火堆裡。」

四周傳來零零落落的笑聲。

「我是說真的。」黎莎拿出一張摺起來的紙。「他甚至有寫下來。」她打開紙,唸出來。

「黎莎,我打算活到能變魔術給孫子看的年紀,但我們都知道人生常常不會按計畫進行。如果我死了,相信妳會確保我的葬禮不會變成無聊又死氣沉沉的儀式。告訴大家我很棒,點火的時候唱首悲歌,叫哈利翻個筋斗,然後命令大家閉嘴跳舞。」

黎莎摺好紙,塞回一個口袋裡。「如果不是羅傑‧半掌,我現在根本不會站在這裡;我敢說很多人都不會。不只一次,他的音樂成為窪地的最後防線,為我們爭取時間重新集結,堅守陣地,抓緊機會喘息。」

「亞倫‧貝爾斯在新月那天從天上墜落時,是羅傑的小提琴引誘地心魔物闖入一個又一個陷阱,給我們機會守住那一夜。」

「但那並非他在我心中最美好的記憶。」黎莎繼續。「每當我傷心時,羅傑總是準備好笑話說給我聽,也隨時願意聽我訴苦。他可以前一刻是我的良心,下一刻就來個後空翻。當麻煩接踵而來,一切難以承受時,只要羅傑拿出小提琴就能趕開煩惱。」

「那就是他的魔法。不是繪製魔印或投擲閃電;不是預見未來或治療傷勢。羅傑‧音恩深入心靈,不管是人類,還是惡魔的心,然後透過他的音樂與之交談。我從未遇過這種人,我想以後也不會再遇到了。」

「羅傑很棒。」她哽咽,伸手掩嘴,突然間淚如泉湧。阿曼娃衝向前來,在眼淚流下臉頰前接住。

黎莎花點時間恢復自制,然後轉向音貝棚裡的吟遊詩人。「哈利,翻筋斗的時間到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魔印人5 地心魔域》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