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為朝傳說殺人檔案(中文書)

書名 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為朝傳說殺人檔案(中文書)
ST 為朝伝説殺人ファイル〈警視庁科学特捜班〉
作者 今野敏
譯者 劉姿君
出版社 青空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12-08
ISBN 9789869605175
定價 280
特價 79折   221
特價期間:2018-10-30~2018-12-25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推理小說

商品簡介

是超常現象,還是殺人事件!?
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挑戰千年詛咒之謎!

跳躍千年的今野敏警察小說代表作!
###########「傳說」系列第一彈!開幕!############

當科學遇上傳說,ST將遭遇何種難題?

伊豆大島與奄美大島相繼發生潛水人意外死亡事故,難道與流傳千年的「為朝傳說」有關?
電視節目女播報員前往沖繩進行「為朝傳說」採訪,也不幸溺斃。這千年的詛咒,果真順著黑潮流竄於列島之間?一連串的巧合透過媒體報導,使得人們議論紛紛。
謎樣的死亡事故,原本要以意外結案,為了安定被擾亂的人心,ST受命出動「做做樣子」調查,沒想到卻被他們嗅出不尋常之處……
究竟,這一連串的死亡,是詛咒造成的意外還是精心策畫的謀殺?平安末期的武將源為朝,他傳說中的百步穿楊之箭,真能穿越千年,擾動二十一世紀?

史上最強科學搜查部隊ST,跳島追查,
撥開傳說的層層迷霧,勢必揪出隱蔽的操弄之手!

本書主角
百合根友久:
統領ST,高考出身的精英警官,代表ST與警察體系溝通往來。常因為年紀輕而被看扁,在關鍵時刻又得出面扛起責任,一直努力要當一個稱職的三明治主管。
赤城左門:
ST的法醫學專家,具有吸引人的獨特氣質,一出現經常身邊就會形成人牆,但本人卻認為獨來獨往才是他的生活方式,患有「社交恐懼症」(?)。
青山翔:
ST的文書/心理學專員,同時也是美男子一枚。專攻心理分析、人物側寫的專家,能夠從犯案手法準確描述兇手特徵、行為模式,只消一眼即可說出一個人的人格特性。弱點是極度潔癖所引起的秩序恐慌症,處在有條不紊的環境下會坐立難安。
結城翠:
物理專員,ST唯一的女性,火辣辣的身材常讓在場的雄性動物失了心魂。彈道與聲紋比對是她的專長,擁有異常靈敏的聽覺能力,最想當個潛水艦的聲納手,可惜因幽閉空間恐懼症,夢想永遠無法成真。
黑崎勇治:
精通各種武術,ST的第一化學專員,專長是鑑定化學意外、毒氣意外等,嗅覺異常靈敏,可分辨出微量的化學物質,已經到了香水調香師和香道高手的等級,人稱「人肉嗅覺感測器」。不是啞巴,但幾乎不說話。
山吹才藏:
ST的第二化學專員,藥學專家,負責毒品等物的調查分析,同時也是具有僧籍的曹洞宗僧人,兼營家中的寺廟業(!?)。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為朝傳說殺人檔案

作者簡介

今野敏
一九五五年出生於北海道,興趣廣泛、多才多藝,是名日本空手道高手,還善於射飛鏢、模型製作、潛水等。大學時期即開始寫作,曾任職知名唱片公司,之後全心投入於創作之中,擅寫多種領域的高質量娛樂小說,著作超過上百部。
二○○六年以《隱蔽搜查》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二○○八年以《果斷:隱蔽搜查2》獲山本周五郎獎及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成功開拓警察小說新境界,躍居一線作家,爾後陸續推出「同期系列」(《同期》、《缺席》皆由青空文化出版)等膾炙人口的警察故事,而「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系列」、「東京灣臨海署安積班系列」等作品分別改編為日劇、電影,大受好評。二○一七年又以「隱蔽搜查系列」獲得第二屆吉川英治文庫獎,奠定其不可動搖的地位。

譯者簡介

劉姿君
台大農經系畢,赴日歸國後曾任職於貿易商,現為專職日中翻譯。
譯作有《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青色、紅色、黃色、綠色、黑色調查檔案等書。
1

「雨好大啊⋯⋯」

柏葉清把俗稱「6‧5」的黑色橡膠製潛水衣扔進洗衣場的清水裡,對有田浩人說話。

有田正在為下午潛水的客人要用的氣瓶充氣。似乎是壓縮機的聲音讓他沒聽清楚。

「什麼?」

「雨啊。」

「哦⋯⋯」

有田抬頭看。院子裡搭建的木造露台也好,小木屋也好,全都被雨打濕了。

柏葉在伊豆大島開潛水店時,原本只有後面那間辦公室。寬敞的木製露台和氣派的原木屋,都是柏葉與工作人員親手搭建的。

木製露台已經傷痕累累,曾經美麗的原木屋也有了歲月的痕跡。

柏葉所經營的「幸運草潛水屋」,在伊豆大島是極受歡迎的潛水店,回頭客也很多。但進入梅雨季的這個時期生意相當清淡。

伊豆大島的最佳潛水季節其實是秋天到入冬時分。夏天時海水的能見度很差,而且正值昆布生長期,海況不佳。海水的溫度變化比氣溫晚兩個月,也就是說,即使到了十月,水溫仍一定程度維持著八月蓄積的熱度。

一下雨,河川的濁流便灌入海中,海水立刻混濁得連一公尺能見度都不到,潛水人將這個狀態稱為「味噌湯」。

梅雨時期的海象尤其差。

上午的能見度就已經相當糟了。柏葉猶豫著要不要中止下午的潛水。為安全起見,必須避免讓客人在視野不佳的海中潛水。

上午的收拾工作完成,正準備離開原木屋的時候,警笛聲響起。是救護車和警車的警笛聲。

「幸運草潛水屋」位於大島北部。附近有「秋濱」、「野田濱」、「KEIKAI」這些潛點,柏葉主要是使用這三個地方。警笛聲是從串起這些潛點的海岸通傳來的。

難道是潛水人出了事?──這是柏葉的第一個念頭。

潛水是意外事故相對較少的海上運動。如果不是太亂來,性命交關的意外不會發生。

事實上,柏葉從事潛水導遊多年,一次意外都沒有發生過。然而,他並不是沒有見過意外。

他聽到停車的聲音,便朝原木屋後的馬路看。是「幸運草潛水屋」的廂型車。

本來去潛水看海象的荻原浩志跳下廂型車小跑步過來。年輕的荻原臉色反常地發青。

「怎麼了?」柏葉問道。

「好像是野田濱那裡出事了。」

柏葉立刻走向廂型車。

「去看看。」

原先的猶豫因此而有了結論。

他對有田說:「下午的潛水中止。」

荻原再次發動廂型車。

柏葉坐在前座。開車一下就到了野田濱,一駛近海邊,只見海岸通已經聚集了人群。警車和救護車也停在一旁。

「是潛水同好嗎?」柏葉問荻原。

「我猜是。」

雨勢變大了。

往下朝海岸看,只見救護隊員正在進行心肺復甦術。

看那個樣子,是沒救了⋯⋯。

柏葉心裡這麼想。本來是希望能盡點棉薄之力才過來的,但看來似乎沒有在地潛水人幫得上忙的地方了。

「回去吧。」

柏葉坐進了廂型車的前座。荻原默默發動車子駛離現場。

到了當天傍晚,鄉公所的朋友打電話來,柏葉才了解詳情。果然是潛水意外。出事的潛水人沒能救回來。

喪生的潛水人不是客人,而是教練。是本土的潛水店組團來的。

聽到這一點時,柏葉鬆了一口氣。因為他慶幸不是客人。

若客人不幸喪生,將會是導遊和教練不能承受之重。

死了一個人,當然是件大事。但死的人是誰,後續的影響截然不同。

若是客人意外死亡,事情將演變為教練和導遊的生計問題。柏葉自己就認識一個同行,由於出過事,無法再擔任休閒潛水教練,只好去當護岸工程和海底清潔的潛水作業員。

死因目前還不清楚。屍體要在元町的醫院驗屍之後,再運送回本土。

「既然是教練,應該是專業的啊?怎麼會出事?」柏葉對著電話另一頭的朋友說。

「任何人都難保不會出意外。更何況是對野田濱不熟的本土潛水人。」

每當有潛水人喪生,柏葉都會感到萬分沉痛。

「他是一個人去潛水嗎?」

「好像是。聽說是為了導遊而先去探路。卻因為下雨,海水變得很濁⋯⋯」

除非是熟悉地形的當地導遊,否則狀況相當危險──朋友是這個意思吧。

「要是有詳細的消息,再告訴我。」

「好。那先這樣。」

電話掛了。

第二天,這起意外只在報紙的社會版出現了小小一欄。電視則是午間新聞報導過一次而已。至少,柏葉只看到這麼一次。

東京電視台,一般簡稱東視的會議室裡,《兩點看世界》節目正在進行午餐會報。

主任製作人中田幸祐說:「那麼,剩下的就交給瀨戶村先生⋯⋯。老樣子,麻煩了。」

他身著三件式西裝,領帶花俏。五十四歲的他,已經有個不小的鮪魚肚,似乎也很在意日漸稀薄的髮絲。結果,中田CP只在會議開頭時露個面,就不知去向了。

這是慣例。

永島龍彥偷看了瀨戶村英明的表情。瀨戶村板著一張臉,只微微點了一個頭。

主持人瀨戶村英明雖然五十六歲了,但與中田CP形成對照,身材維持得不錯,頭髮也還很茂密。儘管已冒出白髮,但也懂得運用這些白髮展現熟男魅力。

出席會議的,還有擔任助理主持人的自由播報員小西律子,以及當天的名嘴,與兩名導播。

名嘴名叫野口春男,頭銜是非小說類作家。但永島從來沒在書店看過他的書,倒是常看他在幾個電視節目出現。

野口年紀約五十歲左右,但外表顯得相當年輕,說起話來十分輕快,又有幽默感,相當受到主婦喜愛。

瀨戶村英明曾是某電視台的主播,約滿後獲邀主持夜間新聞性節目。靈活的節目風格與簡潔易懂的解說使他風靡一時,但後來各電視台的夜間新聞紛紛因收視不振而收棚,瀨戶村負責的新聞性節目也停播了。

瀨戶村英明與該電視台結束合作。然後,成為東視這年四月起開播的午間娛樂生活節目《兩點看世界》的主持人。

瀨戶村所屬的經紀公司「柏德事務所」很久以前就在檯面下進行交涉了。實際上的窗口是永島。

永島曾經待過東視的新聞部,被瀨戶村挖角進了「柏德事務所」。在做夜間新聞性節目時,由於是新聞部的節目,永島對於採訪的態度一如他性格般相當硬派。

如今,永島完全被當成瀨戶村的經紀人。

瀨戶村板著臉看著今天的項目表:「這是什麼?伊豆大島的潛水意外⋯⋯」

聽到瀨戶村這麼說,兩名導播立刻抬起頭來。他們面對瀨戶村總是戰戰兢兢,提心吊膽。

「那是昨天的新聞。」楠田進導播語帶保留地說:「接下來就是戶外活動的季節,想藉此提醒觀眾留意戶外活動安全⋯⋯」

「你以為主婦會對這種話題感興趣?播娛樂新聞不就好了?」

永島心想:不妙。

瀨戶村打從心底瞧不起午間娛樂生活節目,所以才會有這類發言。而這會打擊工作人員的士氣。

這個節目本來就是瀨戶村一個人說了算。而條件,是中田CP答應的。本來是希望瀨戶村可以好好發揮在夜間新聞性節目裡磨練出來的本事,但現在怎麼看,都感覺是把一切責任全都丟給了「柏德事務所」。

「有什麼關係。」小西律子說:「現在也來不及抽掉成別的新聞了。」

只有她,敢完全不顧慮瀨戶村的心情。

小西律子也曾是東京某主要電視台旗下的主播。去年約滿,被邀請來這個節目。

她有著一頭俏麗短髮和一張人見人愛的臉蛋,被女主播迷們稱為療癒系,但其實個性強悍。

永島倒是認為女主播沒有不任性、不凶悍的。儘管是因為主播的工作繁重又競爭激烈,個性溫吞的人做不來,但一天到晚被捧在手心,對自己的實力和魅力不免過度自信了。

現在,瀨戶村正積極說服小西律子加入「柏德事務所」。她知道瀨戶村很中意自己,說話才敢這麼不客氣。

「別鬧了,這可是我的節目。」瀨戶村說:「我對潛水一無所知,要怎麼評論?」

接著,名嘴野口春男說話了:「我在沖繩潛過水⋯⋯不過只是體驗就是了。我可以評論啊。」

瀨戶村瞪了野口一眼。

「體驗潛水,能派上什麼用場?」

「可以豐富話題啊。只要說,在休閒娛樂之際更應該注意安全什麼的就行了⋯⋯」

「那個⋯⋯」剛才說過話的楠田導播又開口了:「那不是一般意外,還和大島譜系有關⋯⋯」

瀨戶村瞪著楠田。

「大島譜系是什麼鬼⋯⋯」

「剛才,九州傳來最新消息,說奄美大島的加計呂麻也發生了海上意外。」

「也是潛水嗎?」

「是的⋯⋯」

「伊豆大島和奄美大島的潛水意外。」瀨戶村嘆了一口氣:「這是繞口令嗎,觀眾會嗤之以鼻吧。」

「呃,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可是⋯⋯是他說,難道是為朝嗎⋯⋯」

楠田以姆指指著另一位導播。他比三十五歲的楠田小兩歲,名叫加島伸幸。戴著眼鏡,一副文青樣。

「為朝是什麼東西?」瀨戶村盯著加島問。

加島緊張得不得了,臉色慘白。

「呃,是那個⋯⋯源為朝。」

「源為朝⋯⋯?我只知道賴朝或義經⋯⋯」

瀨戶村的臉還是一樣臭。

加島頻頻以食指推眼鏡,那是他緊張時的毛病。

「源為朝算起來是賴朝和義經的叔叔。他是神射手,在伊豆諸島、奄美大島和沖繩這些地方留下了傳說,被瀧澤馬琴拿來作為《椿說弓張月》的題材。」

對了,聽說加島在大學裡唸的是日本歷史。但是,只是因為伊豆大島和奄美大島不巧連續發生潛水意外,就要和源為朝的傳說扯在一起,怎麼想都太誇張。

永島還在這麼想的時候,瀨戶村說話了:

「那是實際存在的歷史人物吧?既然能被寫成故事留下傳說,可見還算有名⋯⋯」

「很有名啊。伊豆大島和沖繩還有祭祀為朝的神社。」

「哦⋯⋯」

「那個⋯⋯。其實最早提起的是中田CP。他看著送來的影片,咕噥著說這是為朝嘛。一開始我也沒聽懂,但很快就想到了。」

「這倒是挺有意思的。」

永島吃了一驚,說道:「瀨哥……你該不會是想把那兩件潛水意外結合為朝傳說來播報吧?」

「永島,這種事,誰會動腦誰就贏了。這兩則新聞都播過了嗎?」

楠田導播回答:「報紙只做一般報導。電視台只有午間新聞簡單提一下而已。」

「其他電視台呢?」

「也差不多。」

「很好,這就表示誰也沒有注意到。好,今天的節目稍微提一下就好。緊急調查源為朝的相關資料。有影片最好,沒有的話用圖卡或什麼的都可以,做個可以上鏡的。等原稿出來了,小律就照著唸。」

「請考慮一下意外死亡的死者家屬。」永島說:「不可以用半娛樂的心態來報導意外。」

「半娛樂?」瀨戶村的嗓門大了起來:「我隨時都是認真的。引起觀眾的興趣比什麼都重要。午間的娛樂新聞,收視率再高也就是個位數,我現在說的是,我要超過二位數。」

在做夜間新聞性節目的時候,瀨戶村從來不提收視率。然而,自從主持午間娛樂生活節目之後,就開始在意數字。

或許是新聞部製作的夜間新聞性節目能給瀨戶村帶來額外的成就感。然而,在生活資訊部所製作的娛樂性節目裡,除了收視率,他不知道還能堅持什麼。

「今天只要稍微提一提。總之,一定要在還沒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時候搶先播出才有意義。等今天節目一結束,就立刻飛往當地。所幸今天是星期五,週末沒有節目。要在星期一之前帶回有趣的報導。」

「不可能有什麼有趣的報導的,」永島反射性地說:「這一定是純屬偶然。播了只會丟臉。」

「永島,你什麼時候敢這樣跟我講話了?別說了,叫你做什麼你就去做。週末你要也去,知道了嗎。」

現在沒時間爭論,節目就要播出了。接著眾人便依照項目表討論了閣員的爭議性發言、啃老族問題和訪問潮流新店等話題之後,會議便結束了。

到了正式播出,瀨戶村便快活得判若兩人。

過去,他從開會就很快活。

這是由於他喜歡的是新聞部的硬派節目,目前的節目滿足不了他也許是理所當然的。

永島很清楚這一點,因此覺得瀨戶村值得同情。然而,東視的工作人員應該是不爽到極點。

節目一結束,或許是情緒亢奮的關係,瀨戶村通常心情都會變好。到時候再和他談一次採訪的事吧。永島一邊想一邊看著螢幕裡滿面笑容、活力十足地說著話的瀨戶村。

(待續)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