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三部領主的養女II(中文書)

書名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三部領主的養女II(中文書)
本好きの下剋上〜司書になるためには手段を選んでいられません〜第三部「領主の養女II」
作者 香月美夜
譯者 許金玉
繪者 椎名優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12-10
ISBN 9789573334088
定價 299
特價 79折   236
特價期間:2018-12-03~2019-01-20
庫存

即時庫存>5
分類 中文書>類型文學>奇幻小說

商品簡介

神殿長難當,沒想到採集藥水材料更難!

隨書附贈:「採集瑠耶露果實大作戰」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韋菲利特的一日神殿長〉、〈哈塞的孤兒〉、〈尤修塔斯的潛入平民區大作戰〉+四格漫畫〈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

羅潔梅茵成為領主的養女,並一肩扛下「神殿長」的重責大任,她一方面要準備收穫祭、照顧孤兒,另一方面還要設法解決來自鄰近城鎮的不滿。
雪上加霜的是,小神殿竟在此時遭受攻擊!羅潔梅茵沒有想到,這一切其實都是鎮長自導自演。而這件事也讓神官長斐迪南對羅潔梅茵開出了前所未有的艱難課題,讓她陷入萬分苦惱之中……
但是羅潔梅茵決不會輕易放棄!家人、朋友和書重新帶給她滿滿的活力,她也將前往一年一度的「舒翠莉婭之夜」,採集製作藥水的材料……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三部領主的養女II

作者簡介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正在《大家的圖書館》雜誌上隔月連載散文。
這次有機會與繪製漫畫版《小書痴的下剋上》的鈴華老師一起吃飯,
度過了非常愉快的時光。
漫畫版請您多多費心了。

繪者介紹:
椎名優
個人覺得韋菲利特太不認真學習是個問題,
但羅潔梅茵太認真工作也是個問題呢。
斐迪南大人,您覺得呢?

譯者簡介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離別前,再說一次再見》、《官僚之夏》、《雨樹之國》、《機械狂人》、《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Story Seller故事販賣者》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序章

伊娃把茶杯放在不會妨礙到多莉的位置上,然後坐下來,注視多莉手上的動作,因為顧客希望不只花朵,還要做出能感受到秋天果實氣息的髮飾,所以為了回應這強人所難的要求,多莉一結束學徒的工作回到家,立刻心無旁騖地做起秋天用的髮飾,而且吃完飯了以後接著繼續做。伊娃喝了口自己杯裡的茶,觀察著工作的進度,看準了多莉應該可以暫時停下來的時機,開口攀談。

「多莉,妳聽說了嗎?就是年幼神殿長昨天在成年禮上做的事情。」

「今天工作的時候勞菈詳細告訴我了,因為她的姊姊有參加成年禮。」

伊娃也因為鄰居有個婦人的女兒出席了夏季的成年禮,所以才剛在井邊聽說這件事,看來多莉也已經在工作的地方聽說了。

「雖然我們也跑去神殿看梅茵,但儀式進行期間,大門不是都關著嗎?我今天聽到這件事以後,真是嚇了一跳。聽說梅茵居然跟星祭的時候不一樣,因為大家都不認真祈禱,要求大家重新祈禱吧?」

多莉說,伊娃苦笑著點頭。為了看一眼羅潔梅茵擔任神殿長的模樣,不只星祭,他們一家人又在夏季的成年禮跑到了神殿門前,但儀式期間因為大門緊閉,看不見內部的情況。大門打開後,正式成年的年輕男女們紛紛走出禮拜堂,大家都小心著別讓加米爾被擠壓到,同時專心地看著羅潔梅茵的身影,所以沒有去聽周遭人們在說什麼。跑到了神殿去的一家人誰也沒有發現,但今天卻到處都在討論成年禮發生的事情。

「勞菈說她的姊姊大吃一驚呢,因為祈禱不一樣,祝福的量也真的不一樣。」

多莉在正好告一段落的地方停下雙手,站了起來,一邊笑說一邊移動到放有茶水的位置,因為在星祭的結婚儀式上給予了真正的祝福,年幼的神殿長已經是居民議論紛紛的對象了,這次又在夏季的成年禮上要求大家重新祈禱。與神殿長有關的傳聞更是一傳十十傳百,讓人都要納悶,以前大家曾這麼熱烈地討論過神殿的事情嗎?

「可能是因為星祭那時候的事情傳開了,昨天的成年禮上很多人都對真正的祝福感到好奇,所以表現得心不在焉吧。」

「可是神殿長是貴族大人,聽到她說『大家都不認真祈禱,再重來一次!』,一般平民都會害怕,覺得自己做錯事了吧。梅茵明明也該知道啊,真是的。」

多莉鼓起了臉頰說。

「是啊。可是,神殿長雖然年幼,卻能給予真正的祝福,我想神官長不會容許平民用好奇或輕視的眼光去看待她吧。」

遠遠站在祭壇上的神殿長看來就像是真正的貴族大人,伊娃一瞬間都要懷疑她真的是梅茵嗎?因為訂做髮飾的關係,獲准在孤兒院與梅茵見面的多莉還說過:「梅茵的動作優雅到了讓人大吃一驚,我都快認不出她了。」確實正如多莉所說,看在父母眼中,梅茵也簡直像是變了個人。為了成為貴族,梅茵是不是正硬著頭皮苦撐呢?伊娃擔心得不得了。

「一定是為了要以貴族大人的身分活下去,梅茵才會重新給予祝福吧。」

「嗯……我倒覺得一定是因為梅茵又想到了什麼奇怪的事情,才會這麼要求大家呢,因為以前就算不認真祈禱也沒關係啊。」

多莉噘著嘴唇說。的確有這個可能──伊娃忍不住笑了出來。

「因為梅茵以前就會基於自己覺得可行的理由,開始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呢。不過,現在她是貴族大人了,就算做一樣的事,我想身邊的人也不會任她擺布吧。」

「但是聽路茲說,她的內在好像一點也沒變喔?都怪梅茵要大家重新祈禱,現在秋天要舉行洗禮儀式的孩子們都被威脅說,要是沒有認真祈禱,就得不到真正的祝福了。我想以後大家都會認真祈禱了。」

喝完了茶,多莉坐回原來的椅子,重新開始編織髮飾。之前多莉一直對髮飾感到不滿意,重做了好幾次,現在終於快要完成了。

「這次看來很順利,快要做好了呢。」

「……這都是多虧了梅茵寫信教我怎麼做。只有我一個人,根本做不出這麼多種樹木的果實。」

「但看著那些畫滿線條的信,多莉還能知道織法,也只有妳才做得出來喔。」

因為知道多莉一直看著梅茵的信,反覆摸索嘗試,所以看到髮飾總算要完成了,伊娃感慨萬千。除了多種果實造型,多莉還使用了高級的極細絲線,一片一片地編出花瓣,再利用明膠把織好的花瓣捲在花蕊上,讓花瓣帶有柔軟的曲線,製造出立體的效果。為了這個髮飾,奇爾博塔商會還給了多莉新的金屬鉤針,所以成品比最一開始做的髮飾還要美麗又精巧。

「因為三天後就要提交了,我打算修到最後一刻。只有幫梅茵做髮飾這份工作,我絕對不會被任何人搶走……因為這可能是我唯一能見到梅茵的機會了。」

聽說奇爾博塔商會的人告訴多莉,等梅茵更常在城堡裡生活,就沒辦法再見到面了。多莉的藍色雙眼綻放著堅定的強烈光芒,幾乎是瞪視地望著髮飾。

當天晚上,伊娃對正在晚酌的昆特轉述了自己與多莉的對話。

「……聽說梅茵會越來越少待在神殿,也沒辦法再見到她了。甚至可能沒辦法在舉行儀式的時候,待在遠處看著她……再說秋天的洗禮儀式也因為有很多鄰居的孩子要受洗,我們本來就沒辦法去看了吧?」

梅茵因為很少與鄰居往來,喪禮也已經結束了,祭壇上與祭壇下又有一段距離。根據多莉與路茲的形容,言行舉止也判若兩人,所以伊娃認為應該很難有人能夠認出,梅茵與年幼的神殿長其實是同一個人,但是,要是伊娃他們特別跑去神殿,那就不一定了,因為儀式結束過後,如果還探頭往神殿裡張望,會讓人覺得很奇怪,而且要是有人追問起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畢竟簽了魔法契約,我當然會和梅茵保持適當的距離,但還是想在近距離下看看她呢。我還是很擔心她。」

「因為只有伊娃沒辦法就近見到梅茵啊。」

昆特是守門士兵,神官們要從艾倫菲斯特的神殿移動到哈塞的神殿時,他已經確定會擔任隨行的護衛,所以能在哈塞見到梅茵。看著昆特那麼雀躍期待的樣子,伊娃此刻有些羨慕。

「多莉提交髮飾的時候,妳跟她一起過去如何?」

「不行啦,我得照顧加米爾。」

「我可以問問看有沒有人能和我交換休息的日子。既然現在的多莉可以獲准去孤兒院長室,伊娃應該也可以吧?」

伊娃的父親從前是大門士長,在有數名貴族出席的士兵會議上,她曾被叫去幫忙端送茶水。當時學會的儀態與用詞,和現在的多莉他們差不了多少,所以只要拜託奇爾博塔商會,也許伊娃能和還在接受訓練的多莉一同前往神殿。否則等到路茲和多莉的言行舉止都磨練到了足以站在貴族大人面前,屆時不管伊娃再怎麼懇求,也會因為在貴族面前不夠得體而被拒絕吧。

……孩子們的成長速度很快。真的就只有現在了。

伊娃心中升起了難以形容的焦急。

「而且我會說只能趁現在,不光是因為禮儀。等到梅茵住進領主的城堡裡生活,怎麼想也不可能再見到面,因為我們別說城堡了,根本進不了貴族區,而且妳現在是暫停工作在照顧加米爾,只要我請人和我交換休息的日子,我也能幫忙照顧,但一旦妳重新開始工作,要休息就難了吧?」

……昆特說得沒錯。

伊娃緊捂著胸口。要見到成為貴族的女兒,真的就只有現在了。

「昆特,麻煩你問問看其他人,能不能讓你三天後工作休息。」

伊娃向奇爾博塔商會提出懇求,希望能讓自己在提交髮飾的那天同行,最終她獲准來到了孤兒院長室。

「媽媽,在這裡要叫羅潔梅茵大人才行喔。」

「我知道。」

懷有加米爾的時候,法藍希望她先別進出孤兒院長室,所以這天還是伊娃頭一次踏進孤兒院長室。

……原來是這副模樣啊。

雖然聽多莉他們描述過,但光聽到「開門進去後就是客廳,光客廳就比我們家還要大,還有很多從來沒見過的豪華家具」,實在很難想像出院長室的全貌。伊娃一邊環顧四周,一邊在法藍的帶領下走上二樓。房間裡有樓梯這件事也令伊娃感到新奇,覺得很不可思議。

「羅潔梅茵大人,奇爾博塔商會的人到了。」

「法藍,謝謝你。」

羅潔梅茵坐在雕有精緻圖案的豪華椅子上,帶著在家裡從未見過的完美笑容回過頭來,但下一秒,她立即摀住嘴巴,壓下吃驚的「嗚咦?!」怪叫聲,瞪大了眼睛,雖然馬上重新露出了優雅的笑容,但由此可知女兒一點也沒變。

伊娃差點要笑出來,路茲和多莉似乎也一樣。兩人都帶著努力憋笑的表情,聽著班諾開口問候。

「這位是每次都與多莉一同製作髮飾的工藝師,本日帶來向您問候致意。」

照著事前說好的,班諾介紹伊娃是製作髮飾的工藝師。羅潔梅茵微微一笑起身。

「我一直非常愛用兩位製作的髮簪,請到另一個房間讓我看看新髮簪吧。」

說完,羅潔梅茵向騎士和侍從下達指示,打開了位在偌大床舖後頭的一扇門。院長室已經這麼大了,裡頭居然還有房間,伊娃驚訝地走進那個房間。

一關上房門,羅潔梅茵馬上變回了伊娃熟悉的梅茵,瞪著路茲叫道:

「路茲,你怎麼都沒告訴我!我嚇得心臟差點要停止跳動了!」

「這不能怪我啊,是昆特叔叔請人跟他交換了休息的日子,他才能幫忙照顧加米爾,因為弗伊的妹妹秋天會參加洗禮儀式,他們不能來神殿,所以很臨時才來拜託我。妳要是不喜歡,我就再也不帶她們來了。」

「對不起,我只是嚇到而已。我很高興,以後有機會再帶她們過來吧。」

看見羅潔梅茵用平輩的輕鬆語氣與路茲交談,就知道無論穿得再華麗高貴,內在還是梅茵,並沒有改變,但是,伊娃不曉得他們一家人究竟到怎樣程度的交流,都還在契約魔法的許可範圍內。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和羅潔梅茵攀談,伊娃張開了嘴巴又閉上,思索言詞。身為母親,她應該要謹言慎行吧。看著一起走進這間房間的騎士達穆爾,伊娃如此判斷。

達穆爾是從見習巫女時期就擔任護衛的騎士,和伊娃也見過面。她知道達穆爾是性格溫和的好人,但他畢竟是貴族。一旦在這裡做錯了什麼事,她再也無法見到女兒。

「……看到您平安無恙,教人安心不少。」

左思右想了好一會兒後,伊娃對於好久沒能在近距離下見面的女兒,只能說出這麼見外的寒暄,但是,羅潔梅茵還是顯得非常開心,露出了害羞的微笑。這是想撒嬌時的表情呢,伊娃心想,但在這個場合下,她不能有任何疼愛女兒的表現吧。

「多莉,把髮簪交給羅潔梅茵大人吧。」

班諾說,多莉輕輕點頭,用恭敬的動作取出髮簪。這是她在家裡練習過了無數遍的動作。一開始還很僵硬,現在已經變得非常流暢,但多莉還是不甘心地說:「梅茵更厲害。」親眼見到了羅潔梅茵的儀態以後,只能對多莉的話表示贊同。

「羅潔梅茵大人,這便是新做好的髮飾。」

大朵的淡黃色花朵先是一片片地編織好花瓣,再用明膠黏捲在花蕊上,讓花瓣像真正的花一樣帶有立體弧度,所以成品非常華美奪目。為了增添秋天的氣息,還點綴了可愛的橘色樹葉和紅色果實,是多莉使出了渾身解數完成的自信之作。

「可以麻煩妳幫我戴上嗎?」

羅潔梅茵說完,轉身背對伊娃。伊娃先用確認的眼神看向班諾和多莉,最後看向達穆爾。達穆爾像是在說可以,微微收起下巴。

伊娃拿起多莉做的髮飾,走向羅潔梅茵。對著比以往更漂亮又更有光澤,還編織著複雜造型的頭髮,伊娃用緊張得有些顫抖的雙手,慢慢戴上髮飾。同時,伊娃尋找著達穆爾看不見的死角,輕輕地撫過羅潔梅茵的髮絲。對於想向母親撒嬌的女兒,這是伊娃此刻竭盡所能可以給予的回應。

「好看嗎?」

近乎呢喃的微弱話聲聽來帶著哭腔,一想到女兒甚至渴求著這麼微不足道的肌膚接觸,伊娃整顆心揪了起來,眼眶跟著發熱。

「是的,非常……非常適合您。」

伊娃的聲音也跟著顫抖,雖然羅潔梅茵回過頭來,但伊娃不曉得自己是否好好地露出了笑容,但是,仰頭看著自己的那對金色眼睛閃爍著水光,好像隨時會喊著「媽媽」,撲上來抱住自己。以前梅茵偶爾會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感到十分不安,渴求起人的體溫,那種時候就會露出這種眼神,但是,剎那間流露出了愛撒嬌梅茵的表情後,羅潔梅茵像是清醒過來,換上了死心的落寞微笑。

「羅潔梅茵大人,這個髮簪非常適合您。」

班諾說,毅然斬斷了兩人之間想伸手但又不能伸手觸碰的氣氛,羅潔梅茵這才轉過頭去。這時,她臉上已經掛回了貴族大人應有的完美客套笑容。

「多莉,這個髮飾真是太出色了,甚至超乎了我的想像呢。」

一旦談起生意上的事情,便沒有伊娃出場的餘地。伊娃往後退了一步,目不轉睛地注視羅潔梅茵。明明伸手就能觸及,自己的身分卻不能伸手觸碰,讓伊娃十分懊惱。

……貴族當中有人能夠抱抱現在的梅茵嗎?我好擔心。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