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路︰心靈的科學(中文書)

書名 短路︰心靈的科學(中文書)
作者 楊定一、陳夢怡
繪者 施智騰
出版社 天下生活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12-12
ISBN 9789869670548
定價 300
特價 79折   237
特價期間:2018-12-01~2019-02-28
庫存

訂購後,立即為您進貨
分類 中文書>科學>生命科學

商品簡介

人類大腦接近90%都在休眠,
一旦全部活化起來,會展現多大的潛能?
讓你我透過意識的轉變,
探索心靈的科學,
就從「短路」揭開序幕——

【電流(I)=電壓(V)/電阻(R)】
一旦電阻趨近於零,
那麼電壓除以電阻所得到的電流會趨近無限大,
產生極大的熱,甚至將設備燒掉,也就是短路。

借用短路的比喻,如果把「我」的阻抗(R)縮到最小,
落在身心的意識流
生命力量、「氣」(I)趨近無限大,
而為我們的身心帶來「短路」。
讓最強烈的生命流流過身心,
我們自然脫胎換骨,
這一生將徹底而全面地改變。


「我認為,真正的科學精神是──打開心胸,拿自己做一個體驗者,而可能會發現,還有一個完整的科學,在等著我們隨時找到它。不過,這一套科學,和人間目前已經有的科學,一點都不相關。
透過這本書,我希望一步步打開,將一些大家認為很玄的現象,變得科學化。」
——楊定一博士


「全部生命系列」之前的作品,透過臣服和參的解說,著重於一個人醒覺的機制和理論基礎。然而,如果隨時讓一體浮出來,讓全部生命無限的潛能通過,對我們的身心可能產生什麼作用?脫胎換骨的轉變,又是什麼?

楊定一博士在《短路:心靈的科學》,借用各種電學、物理學、生物學與醫學的比喻,來解釋傳統所認知的由意識轉變所帶來的身心變化。包括五官的作用、神經覺受的波動、生理機能的調整、脈輪與氣脈的通流,以及身心徹底的大樂與解脫。身心的反應可以變化萬千,唯一不變的,也只是面對任何現象,都臣服,都放過,都可以參,倒不需要刻意去追求。

本書橫跨從「有」到「在」的完整意識光譜,為讀者架起絕對和相對,一體和人體,無色無形和有色有形,靈性和物質,以及「在」和「有」,「空」和「做」之間的橋梁。書末附六個練習,陪伴你我度過人生與身心浮光掠影的經歷,而一再地回到一體,回到心,找回真正的自己。

◎什麼是「短路」?
電流從壓力高向低處流動,依照所經過的物質的特性不同,會有不同程度的阻礙。這個阻礙,也就是電阻,限制了電的流動。
電流、電壓和電阻,各自用I、V和R來表示,可以寫成【I=V/R】的式子。假如電阻R趨近於零,那麼,電壓除以電阻所得到的電流I,也就接近無限大。只是,任何一個設備,不可能允許電流量大到無限大。到最後所產生的熱,甚至會把設備燒掉。這個現象,我們稱「短路」。

◎本書的「短路」指的是強烈的生命流,流過我們身心的不可逆過程
本書借用設備短路的概念,來詮釋另一種「短路」,也可以說是意識轉化的恩典(Grace):
電流(I)=意識的流或生命的力量。
電壓(V)=指的是一體或生命最原始的潛能。
電阻(R)=「我」、頭腦、身心帶來的阻抗、反彈和阻礙。
用【I=V/R】的公式,來比喻無限大的一體或全部的潛能,透過一個巨大的流或生命的力量,突然通過我們的架構──我們局限的頭腦和身心。
舉例來說,把最大的阻抗——「我」——縮到最小,落在身體的意識流或生命力量、也可說是「氣」,就會趨近無限大,為我們的身心帶來短路。讓一體流過,我們自然脫胎換骨,這一生將徹底而全面地改變。

◎如果人的大腦近90%都在休眠,透過這一心靈的科學可以開啟超乎想像的奧妙
念頭、感受、全部肌肉的動作所造出的習慣……總和起來所佔用的大腦資源不到10%,頂多20%,卻讓人感覺到人生超不出這個範圍,落在這些習慣帶來的框架裡。想想,如果一個人生命的潛能徹底活躍起來,那又是如何呢?
一個人要經過意識上的轉變,身心才可以跟著轉變。無論東西方,都有煉丹和煉金術的傳統,透過身體、物質的變化,其實想探討的是生命根本的轉變。本書所談的心靈的科學,可以說是一套奧祕科學,或現代人口中的非傳統科學。

◎如何讓自己「短路」?
這不是刻意追求可以達到,而是一個人準備好了,自然可以跟宇宙「插對頭」或「接對頭」。
對「全部生命」的理論,我們並不需要照單全收。它不是信仰,而是一套可以實作的理論與練習。每一個人都可以將自己當實驗者,透過臣服與參,踏出意識轉變的第一步。

◎修行的目的,是醒覺。《短路——心靈的科學》正是「絕對」與「相對」的橋梁
就物質的角度來看,生命有生老病死,一切都是無常,只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將這無常的人生當作全部。然而,人類即使能享百年壽命,和永恆相較,也不過像草叢間忽明忽暗的螢火蟲,生命亮起的時間遠遠少於不亮的時間。站在時間的局限裡,人類自然產生修行的傳統――鼓勵人在有限的人生當中好好修行,希望可以改變命運、離苦得樂、跳脫輪迴。
然而,修行並不是為了在無常中取得完美、永恆和無限,而是為了醒覺──明白自己本來就是完美,就是永恆,就是無限。《短路——心靈的科學》這本書作為無色無形和有色有形,靈性和物質,「在」和「有」之間的橋梁,陪伴自認為活在相對世界的我們,一探絕對之境的完美與無限。

【楊定一書房】「全部生命系列」簡介
人的健康,身、心、靈從來沒有分開過。楊定一站在全人健康的角度,重新整合從古到今、世界各地的健康法門與哲學系統,用現代的語言重新表達,幫助你我活出全部的生命潛能。

楊定一博士的第一本中文作品《真原醫》,是希望在這個快步調的社會,幫助你我身心做一個整合,希望每一個人回到均衡。畢竟,在失衡的狀態下,一個人隨時都會被身心的不均衡給拉扯,而難以體會生命更深的層面。然而,一切都是幾面一體。有了「全部生命系列」的基礎,自然可以在這個最完整的預防醫學的每一個角落,體會到愛、平等、寧靜與希望。
從《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以及「全部生命系列」《全部的你》、《神聖的你》、《螺旋舞》、《結構調整》、《不合理的快樂》到《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問答性質的《十字路口》、《插對頭》,以及接下來的《時間的陷阱》和這本書《短路》,逐漸地,自然移動角度,從二元對立轉到一體,從「空」看著「有」,從內心看著外在,從「在」看著「做」,從「心」看著「人」。
隨著每一個作品,我們深入的,不是知識,而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有的層面——生命最深的智慧與慈悲。這,是人類終極的療癒。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短路︰心靈的科學

作者簡介

楊定一博士
文字作品:《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
音聲作品:《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四大的瑜伽》
影音作品:《螺旋舞》、《結構調整》、《蛻變.重生》、《這裡、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DVD

陳夢怡(編者)
編有《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結構調整》、《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譯有《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呼吸的自癒力》、《奇蹟半生緣》、《性、金錢、暴食症:談形式與內涵》、《親子關係:世間最難修的一門課》、《心理學:適應環境的心靈》等書。

作者自序

【序】
假如你跟我一起走到這裡,除了讀「全部生命系列」的書籍,也接觸了許多影音的素材,包括讀書會和音聲作品,而同時還願意繼續走下去……我相信,你已經有了一個相當穩固的基礎。甚至,可能已經踏上一條沒有回頭路的路,希望這一生能在這方面告一個段落。
在哪一方面,告一個段落?
我指的是──把自己找回來,徹底了解「我到底是誰?」「我怎麼來的?」「生命怎麼來的?」「一切怎麼來的?」「一切,又可能往哪裡去?」
我也相信,你已經認同,這個主題比在人間要面對的問題,甚至任何可以想像的問題都更為重大,而且是遠遠大得不成比例。只是,你偶爾還是會被人間帶走,被頭腦帶走。但是,只要冷靜下來,還是會想回到這個主題。最多,只是需要有人不斷為你做個提醒,幫你扎根。
也許,如果我這一生來,還有一個目的或任務好談,最多也只是扮演這個角色──就像拿著榔頭不停地敲打,不斷地提醒你,提醒我,甚或刺激你,刺激我,讓我們共同做個反省。
這本書的書名「短路」很有意思。有一天,我在解釋為什麼會寫《插對頭》這本書,突然體會到「插對頭」還不足以表達我真正想說的。
說「插對頭」,好像還在很溫和地為我們自己做一個準備,好跟生命的全部或一體接軌。所以,「插對頭」也含著「接對頭」的意思,帶著「對準」、「接軌」的味道。也在表達,一體最多是等著我們接受祂,讓祂自然可以浮出來。
雖然這種表達是正確的,但是,我也自然發現,這種表達方式最多是在強調過程的機制,而沒有反映「結果」──在人間,會有什麼變化可談?我們的身體或感受,在插對頭之後有沒有什麼大的變化?
再進一步講得更透明一些,如果隨時讓一體浮出來,對我們的身心可能產生什麼作用?
用這個角度來看,我自然會選擇更強烈的用詞,才能準確而妥當地描述這個足以翻天覆地甚或天崩地裂的過程。因為這樣的轉變,會比人類演化億萬年來所累積的變化還大。
然而,你可能還不相信,我在這本書也必須從抽象轉回具體的層次,而可能還要借用科學的框架來表達得更清晰。
對一般人來說,「短路」指的是一個設備被很大的電流流過而燒壞了。沒錯,我選擇「短路」這個書名,也就是希望表達這種強烈的生命流,流過我們有限身心的過程,而這過程是不可逆的作用──讓一體流過,我們自然也就脫胎換骨,讓這一生全面而徹底的變更。
然而,和一般短路不同的是,一體所帶來的短路,完全是正向的。其實,我本來也可以用「恩典」(Grace)來表達這本書要談的「短路」。畢竟這些變化不是我們刻意追求得來的,而是一個人準備得剛剛好,跟宇宙插對頭或接對頭。只是,我擔心對一般的朋友,用這個詞反而把它的力道淡化,而反映不出來它所帶來的作用可以大到什麼程度。
這麼說,連用「短路」的比喻,其實還是太低估這一作用。

章節目錄


第一章 什麼是短路?
第二章 生命的梯度
第三章 意識──生命螺旋場的根源
第四章 「我」是最大的電阻,也是生命流最大的阻礙
第五章 物質為主的世界
第六章 打開頭腦
第七章 生命場的作用
第八章 五個感官的轉變
第九章 嗅覺和味覺
第十章 觸覺
第十一章 生理機能的變化
第十二章 神經的變化
第十三章 脈輪
第十四章 短路,在經典留下來的紀錄
第十五章 心流,跟短路的關係
第十六章 水晶小孩、走火入魔、種種現象──都是螺旋場的作用
第十七章 絕對延伸的生命場
第十八章 內心的力量,遠遠更大
第十九章 觀念脫落,徹底的短路
第二十章 短路到無我
第二十一章 大短路 Short-Out or Bliss-Out
第二十二章 業力的轉變
第二十三章 每一個瞬間,都可以當作一個反復的修行
練習
一 睡眠的練習
二 「面對一天」的練習
三 Netti Netti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
四 「一切都好」的練習
五 「我-我」的練習
六 平等心
結語
第三章 意識──生命螺旋場的根源

站在「全部生命系列」,我想表達的是──事實,跟我們人間所看到、體會到的,完全是顛倒的。包括生命流的方向,跟一般人想的,也都相反。是從心內流到外,從絕對流到相對,倒不是從外流到內。

這一點,我相信很少人觀察到。

還有另外一個現象,我認為相當有趣,也就是說,假如我們承認,一切是從心流出來,包括生命,包括意識,那麼,這個流可能長什麼樣子?

它其實是個螺旋。最有意思的是,螺旋是一種阻力最小的運動路徑(path of the least resistance)。如果不是螺旋,而是走圓的路徑,必須不斷地克服向內的慣性,才能維持正圓的軌跡。然而,向內的螺旋運動,不需要克服這個慣性,所帶的角度可以完全轉化成動能和速度。循著螺旋的軌跡向中心移動,會愈來愈向內集中,速度愈來愈快,這是螺旋運動最重要的特質之一。

我一般也用螺旋的軌跡來談演化,來形容人類不斷重複同樣的機制,但抵達不同的點。這個不同的點,也許更高,也許更低。假如不是如此,而是圓形的路徑,人類最多只可能一再回到同一個點,不可能有什麼進步或退步好談。

換個方式來說,人類的演化從「沒有」到「有」,就像一個顛倒的螺旋,是透過速度慢下來,才有物質。我們仔細觀察,自然的物質和現象都是透過螺旋的軌跡成立的。遙遠銀河系的大星雲、超新星的爆發、颱風、漩渦、礦石的沉積紋理、咖啡泡沫上的花樣、螺貝、羊角、蝸牛、生物體內的DNA和蛋白質分子樣……樣都離不開螺旋。

再說清楚一點,從心往外流出來的生命流或意識流,和向內集中的螺旋剛好相反──是從中心最快的速度(其實是超越速度的速度)一點點慢下來,慢到一個幾乎快要停滯的速度,才會從意識凝結到物質。

然而,走到最後,從物質要回到靈性,回到一體,方向只可能是顛倒的。有意思的是,人類認為的愈來愈發達,從一體的角度來說,反而是愈來愈慢──愈來愈落到一個物質、分別的層面。也就是說,透過人類到目前的演化,等於是把全部的潛能,落在物質面去呈現出一小部分,而這一小部分是不成比例的小,但我們在人間還非要把這一小部分稱為「全部」的潛能。

一般人用「頻率高低」來描述意識和物質的分別,這種表達其實並不精確。我會提到這一點,因為有很多朋友在分享時會談頻率,好像意識才是更高的頻率,而物質頻率比較低。但是,這種說法,在物理方面沒有根據。

我們最多只能說,意識是個場,而這個場充其量只能用螺旋的扭力和速度來表達。速度快到一個地步,會造出一個意外的奇點,而超過人間的範圍。反過來,速度慢,會逐漸凝結下來。

可以這麼來形容──從物質層面到意識層面,螺旋的速度要提高。或者,換句話說:絕對,當然是無限大的螺旋場,包括無限速度的自旋。這種高速度,甚至是用數字無法描述的,我們最多只能用無限的觀念來表達。透過無限的觀念,讓我們可以去投射、去逼近絕對。

接下來,我用一個很簡單的實例,做另一種說明。

以前,我喜歡帶小孩做實驗,來解釋生命的過程和意外的奇點,去推敲為什麼自然界會突然湧現各種神祕的力量。

最簡單的實驗,只要拔開水槽的塞子,就可以觀察水順著螺旋方向不斷流掉。而且水順著螺旋打轉,阻力減少,速度不斷增快。甚至,在螺旋運動的中心,水的速度接近無限大。

很有趣,從一開始有限的速度,怎麼一路達到無限大?

我們可以這麼推算下去,水體螺旋運動的轉速是中心半徑的反函數,只要螺旋運動繼續向中心推進,半徑就不斷變小,轉速也不斷增加,當半徑接近無限小時,轉速也接近無限大。更重要的是,因此而帶有高度的能量。

前面提過,在有限的空間中,不可能達到無限。然而,螺旋會產生一種奇點 (singularity),就好像透過這個奇點,眼前這個封閉的系統(水)接觸到了時-空的邊緣,幾乎要跳到無限!

同時,極速螺旋運動的水分子,會將分子內的氫及氧原子各自往相反方向拉開,正負電部分分離而產生高的電位差,就像是冷漿的離子化狀態一樣。

我曾經帶著孩子,用類似離心機的設備,模擬大自然的螺旋運動,發現水體螺旋運動核心的電位差可以高達兩萬五千伏特。在很特殊的狀況下,氣體螺旋運動核心的電位差則高達二十萬伏特。假如一個封閉系統,就可以產生這麼大的電位差,那麼,跳出這個時-空,位能差會有多大,而能夠產生多不可思議的能量?

談到這裡,其實還含著另一個顛倒的觀念。前面提過,只要觀察,在人間處處都可以體會到螺旋的軌跡,就好像「絕對」想留下自己的腳印。也就是說,要產生物質,自然要透過螺旋的形狀帶出來。

所有物質都離不開意識,我指的是意識場。而意識場在人間可以被感知的,也就是螺旋場。我才會不斷地說,絕對和相對假如有一個共同的連結,最多,只是個螺旋場。既然物質本身是螺旋場組合的,所以,從心,很容易去帶動、甚至影響物質界的每一個角落。它從來沒有離開過,只是我們平常體會不到。

然而,並不是說心需要去發揮什麼作用或力量,甚至不需要我過去稱為「定」的功力。心,從來沒有和物質分開過,本來就是兩面一體。最多,我們只是把「我」的阻礙降低。「我」愈強烈,就像前面提到的電阻愈強烈,通過的電流(在這裡是生命流)也就愈小。如果「我」的阻力愈低,甚至低到幾乎沒有,那麼,從絕對帶出的心流,或說螺旋場的扭力,自然大到一個地步,而造出「短路」。

其實,連「短路」這種表達都不正確。它不是一種特殊狀態,而是我們的根本狀態。

第八章 五個感官的轉變

我們全部的知覺和觀察,都離不開五官。所以,意識的擴大當然會首先影響到五官的作用。而所牽動的改變範圍,還不是人間一般所知道的範圍,不是單純的頻率範圍擴大。

舉例來說,我們都知道海豚的聽力範圍,比人耳更廣。我這裡談的轉變,倒不是說我們聽的頻率範圍會突然變得跟海豚一樣,而是站在不同的能量層面,可以體會到更廣的範圍。

這裡談的能量層面,假如我們用螺旋場來表達,也就自然發現,生命的螺旋場變快,我們的知覺會跟著速度的轉變,而跑到其他意識層面,而突然能體會到過去沒有體會過的。

比如說,我們的眼睛會突然看到一些生命,是過去認為不存在於人間的。有些人體會到各式各樣的異象,也許看到天堂,看到地獄,跟人類相似甚或完全不一樣的生命。這些異象,好像都跟我們的世界在重疊。生命螺旋場的扭力跟速度,決定了我們在人間可以體會到的現實。我們自然會發現,這些異象可以重疊,而且互相不影響。

有另一個相關的現象,相當有意思,也就是自然打破時間的觀念。畢竟,時間最多也只是腦的產物,站在整體,它其實不存在。

一個人,到這個階段,可能常常看到異象或有一個記憶,但不知道這記憶是這一生、前幾輩子、還是未來的。也許是明天、一星期、一年後的事。或是遇見了人,發現過去彼此的關係。所看到的,不光是個人的經過,也可能是站在全人類、地球或星系整體在看,而且相當具體。因為時間的觀念已經愈來愈模糊,他自然會發現,有時看到的,是接下來會發生的。

有些人不重視這些現象的內容,只是隨時活在瞬間,就變成永恆。自然不會在意任何這種異象,會認為都沒有什麼代表性。這時他會發現,每一個瞬間是很長的,甚至可能是永恆,而他隨時停留在每一個瞬間,自然發現時間也跟著消失了。

前面也提過,不去管它,這些現象自然會消失。然而,有些朋友會很好奇,很重視這些異象,甚至去追究裡面的意義和真實性。特別是有些大規模的記憶,比如地球未來的發生,也會想跟別人分享,想去預言,甚至去預防。只是,這些朋友很快就會發現,這種追求本身就帶來阻礙,反而讓質變的過程踩了一個很大的剎車。甚至,可能一生從此忙忙碌碌,被這些現象給綁住。

這些異象或記憶,好像都不是在一個線性先後的軌道,最多只能稱它是一種靈感,或一種重疊。有些人稱為神通,含著一種自認為特殊甚或「不正常」的涵意。卻不知道,這些變化是我們每個人本來就有的,連動物和植物都有,並不值得去分析。當然,也有人想從科學層面研究神通。其實,再怎麼研究,所謂的神通,跟我們個人的轉變一點都不相關。所以,我認為這種追求是多餘的,一樣離不開物質的層面。

我過去也常勸朋友不要在這方面著手,甚至跟他們分享──最高的神通,其實是智慧。一個人把真正的自己找回來,完全投入內心,自然會發現全部人生的體驗,包括神通,都不重要。最多只是一種讓人分心的現象,帶給自己更多障礙。

前面講到視覺的異象,其實聽覺、嗅覺、觸覺、味覺也離不開這種類似的變化。有些人會突然聽到好像從天上落下來的音樂,或是可以透過聽,理解到一些不可思議的訊息,而這些訊息,跟人間其實都不相關。甚至好像聽覺、嗅覺、觸覺、味覺已經沒有什麼區隔。透過聽,也可以看到,甚至好像可以觸碰到。好像原本五官和五感的區隔,都跟著打破,而可以隨時互相替代,再也沒有什麼障礙。

這麼一來,一個人會發現自己對生命的觀察,突然不受這五官的限制。就好像透過每一個細胞,都可以覺察。自然發現我們過去的認知其實相當有限,最多只在幾個固定的頻率範圍內運作。然而,知覺其實可以是不成比例廣大,甚至可以是無限大的頻譜。只是因為過去不知道,我們從某些層面體會到一些訊息,還會認為那是特別的「靈感」或神通。

可以想像,「短路」帶來的這種整頓相當巨大,也會帶來一些身體的症狀。比如說,有些人會頭痛,而這種痛有時候集中在某一個部位,相當激烈。去檢查,又查不出什麼異常。過了一段時間,也自然沒有了。

針對這類現象,我個人的解釋是──和任何物質都一樣,人的結構最多只是生命螺旋場慢下來,從無限大的意識凝結成的物質。本來是自由流通,在這過程中堵塞了。假如沒有這種堵塞,我們也老早解脫,自然體會到什麼叫做一體。

堵塞,也許在頭腦某一個部位,透過這個高速度的螺旋場,自然得到打通。在疏通的過程,氣穿過去,造出磨擦,碰到神經,轉成痛。但是,痛,不是唯一的症狀。也有人突然失掉記憶力,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會忘記。也有些人,在各式各樣的層面都不對勁,比如說,有些人突然看到一切都是顛倒的,甚至連房子、人,全部都是顛倒的。一樣的,這些現象是短期的,不去管它,也就自然會消失。

也有人突然之間,包括平常的興趣、跟人打交道的勁頭、喜歡熱鬧的習性,甚至任何欲望包括性欲、食欲都會受到影響。飲食的層面可能自然轉變,比如說突然體會到自己需要哪一類的營養。口味可能變得清淡,或者食量大減。體質也自然有大的轉變,就像換了個人,連代謝都突然改變。這些變化,可能是長期,也可能是短期。

我們可以想像的是,只要任何部位有堵塞,透過螺旋場而打開,都會帶來局部的症狀。從醫學角度可能會認為不對勁,有異常。但是,假如我們真正了解生命螺旋場是生命的根源,而力量又有多大,我們自然也可以接受這些變化,甚至可以不去管它,不去理它,讓它自己完成它的作用。

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幾年,坦白講,甚至可能需要好幾輩子。但是,一個人只要有信心,只是不斷地肯定一體,都可以度過。可以把這些變化當作自然的轉變,而不會將注意力集中在上面,反倒把這些變化變成阻礙。這樣,不知不覺,也就過去了。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